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步步攻婚:腹黑小叔惹不起

更新时间:2021-04-04 15:56:07

步步攻婚:腹黑小叔惹不起 已完结

步步攻婚:腹黑小叔惹不起

来源:微小宝 作者:西瓜不甜 分类:总裁豪门

精彩试读:直到……砰地一声,浴室门被粗鲁的打开。巨大的声音惊的顾心柠猛地转身,随手抓过浴巾裹住身体。惊魂未定中,看到傅景寒怒气冲冲的脸。“你干什么?”傅景寒愣了一下,很快又冷笑了声,逼近顾心柠:“遮什么遮!怎么,可以给野男人看,自己的丈夫不能看?”“有事吗?”顾心柠用尽全力把心里的苦涩压下去,一脸淡然的看着傅景寒。她这幅模样让他更气恼。“当然有事。”傅景寒冷笑,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顾心柠的肩膀。她的皮肤本就白皙,被热水一淋,整个都是粉嫩的,诱人无比。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8-回傅家老宅

丢下恶狠狠地警告,顾心蕊愤怒的转身离开。

顾心柠垂下眼,半晌嘲讽的笑了笑。

下午顾心柠接了个电话,是傅家老宅那边的管家打来的,通知她三天后老宅那边要举办一个大型酒会。

傅家是百年家族,在宁城颇具影响力,酒会的规模可想而知。所以顾心柠必须提前两天去老宅,帮忙准备,宴会的大小适宜、安排也要她盯着。

顾心柠给傅景寒打了电话,被挂了。

她没有再打,第二天就自己开车回了傅家老宅。

“少夫人。”

管家傅康笑盈盈的走上前,跟顾心柠打招呼。

“康伯早,爷爷呢?”

“老爷在花房,您先去客厅歇着,我去找老爷。”

“我自己去吧。”

顾心柠是小辈,怎么也没有让长辈过来见的道理。她说完,笑了笑,转身往花房的方向走。

傅家老宅在傅景寒爷爷的爷爷辈就有了,到现在少说也有小两百年。一代代的修缮,扩建,规模可想而知。又因为傅景寒的爷爷傅恒志颇为喜欢古典有底蕴的东西,所以老宅完全是按照古代大家族的府邸建造,在现代社会也算是特立独行的存在。

就连周围的绿化也是园林式的,唯一例外的就是隐藏在园林中的一座现代化玻璃花房。

没人知道它为什么会存在,也没人知道傅恒志为什么独独对它情有独钟。

顾心柠花了快二十分钟才终于看到玻璃花房,远远的就看到坐在椅子上泡功夫茶的傅恒志。

“爷爷。”

她走上前,语调欢快的跟傅恒志打招呼。

“心柠来了,快尝尝我这儿的新茶。昨儿个刚买的,上好的碧螺春。”

傅恒志年近七十,身体却很硬朗。多年的修身养性,身上那股杀伐果断的气势沉淀许多,却依旧不容小觑。面对唯一的孙媳,他的态度还是和蔼的。

“谢谢爷爷。”

顾心柠对傅恒志也挺喜欢,笑着双手接过他手里的茶杯,尝了尝。

赞叹道:“恩,真好喝。唇齿留香,清雅又沁人心脾。爷爷,您泡茶的功夫更好了。”

“你这丫头,就知道哄我。”

傅恒志呵呵一笑,又给顾心柠添了茶,随意问到:“景寒呢?怎么没跟你一起来?”

顾心柠的神色有片刻的不自然,很快就被她掩饰,她笑着说:“景寒还在忙,我晚会儿再给他打个电话。”

“混小子,真是反了天了。你别管了,电话我给他打。”

“那就麻烦爷爷了。”

既然有人通知傅景寒,她也没必要推辞。

“这次的宴会还要麻烦你。”

“怎么会麻烦呢,我是傅家的孙媳妇,这本来就该是我做的。”

傅恒志笑着拍了拍她的手背,又伤感的叹息一声:“如果不是景寒的父母走的早,你也不用这么忙。好孩子啊,辛苦你了。”

“我没关系的,爷爷。”

顾心柠笑着安慰傅恒志,不露声色的转移话题,说了些开心的事,把傅恒志从伤感情绪中拉出来。

很快顾心柠就开始忙活起来,一直到晚上十点多才拖着疲惫的身躯回房间。她拿了睡衣,去浴室洗澡。洗了一半的时候,卧室门被猛地推开。

9-是不是这样勾引别人

水声掩盖了一切,顾心柠什么都没听到。

直到……

砰地一声,浴室门被粗鲁的打开。巨大的声音惊的顾心柠猛地转身,随手抓过浴巾裹住身体。惊魂未定中,看到傅景寒怒气冲冲的脸。

“你干什么?”

傅景寒愣了一下,很快又冷笑了声,逼近顾心柠:“遮什么遮!怎么,可以给野男人看,自己的丈夫不能看?”

“有事吗?”

顾心柠用尽全力把心里的苦涩压下去,一脸淡然的看着傅景寒。

她这幅模样让他更气恼。

“当然有事。”傅景寒冷笑,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顾心柠的肩膀。她的皮肤本就白皙,被热水一淋,整个都是粉嫩的,诱人无比。

想到这具诱人的躯体别的男人曾经享用过,傅景寒就无法遏制胸口的愤怒和暴虐。

他猛地上前,一把抓过浴巾,用力扯。

“傅景寒,放手!”

顾心柠不想在这种情况下跟傅景寒发生什么,她拼命挣扎。而这些挣扎在傅景寒看来就是抗拒,抗拒他的靠近,不让他碰。

“我可是你丈夫!”

傅景寒冷笑,伸手掐住顾心柠的脖子,暴力扯掉浴巾,压过去,逼迫着她后退靠在冰冷的瓷砖上。

他掐住她的下巴,抬高,让她看着他的脸:“贱人!做出这幅贞洁烈妇的模样给谁看?欲迎还拒吗?说,你是不是对着外面那些野男人也摆出这副姿态,勾引他们?”

“傅景寒,放手。”

她的脖子被掐着,呼吸困难,小脸憋得通红。

“回答我!你是不是也像这样勾引别的男人?回答我!”

傅景寒满目狰狞,眼睛里满是恨意。他大吼,质问,手上也不断用力。顾心柠发不出声音,没办法回答,他却当她不愿意、当她无声抵抗。

愤怒掌控着他的大脑,傅景寒阴狠的冷笑,大手毫不客气的抓着她柔嫩的身躯,不在乎会不会在上面留下淤青。

“贱人,回答我!”

凭什么他的女人要被外面那些野男人睡?呵,他把她当宝贝捧在手心,什么都不舍得做,她却在外面放荡。既然如此,那他又何必客气。

傅景寒狞笑着,捏着她的下巴就吻了过去。

不同于傅池渊的、带着烟味儿的吻让顾心柠从内心深处抗拒。

只要一想到他或许刚从顾心蕊的床上下来,她就觉得恶心。

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力气,顾心柠猛地推开傅景寒,冷漠的看着他:“别碰我!傅景寒,你让我恶心!”

“恶心?你居然嫌我恶心!外面的男人就不恶心吗?顾心柠,你不就是个缺男人的婊子吗?嫁给我,你就是我的人,我想什么时候睡就什么时候睡,想怎么睡就怎么睡。”

傅景寒狰狞的冷笑着,再次逼近。

顾心柠被他凶狠的眼神惊到,她的手慌乱的在周围抓着,一把握住金属的喷头。

“别过来!傅景寒,别逼我!”

“怎么,想打我?顾心柠,你以为你是谁?”

傅景寒毫不在意的逼近,在他的手要碰到顾心柠的时候,外面响起敲门声。

“少爷,老爷让您过去一趟。”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