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情感 > 许我不回头

更新时间:2021-03-26 03:42:13

许我不回头 已完结

许我不回头

来源:微小宝 作者:豆豆白 分类:都市情感

精彩试读:“你的声音很动听。”厉函循序渐进的引导,将她捂着嘴巴的手攥住按在一侧。舒恬渐渐迷失在情欲的旋涡里,这一次,她仿佛明白了为什么唐泽辰会热衷这种事。……一次做完,桌上的饭菜已经凉了大半,舒恬仅剩的饿意也在巨大的体力消耗中变成了倦怠。他们站着做,她双手双脚都是酸的,别说是吃饭,就是动一下都觉得麻烦。厉函则轻松许多,将自己整理好后,还不忘多洗两遍手,而后坐在餐桌前优雅的进餐,并且一一点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008 别样柔情-豆豆白

舒恬心中一惊,想转身已经来不及,那人从背后伸手攀上她胸前的柔软,“啊!你……你不吃饭了?”

“先吃餐前甜点。”

说完,厉函直接吻上她的脖子,微凉的薄唇一路往下,大掌很快将她身上的衣服褪去,虽然已经是晚上,可头顶的灯光明晃晃的刺眼,舒恬连看都不敢看一眼。

在这之前,舒恬从未经历过男女情事,唯一的两次也是匆匆忙忙,如今有了时间,厉函做足了前戏,他是高手,不多时便让身前的女人微微颤栗起来。

身体内慢慢燃起的欢愉让舒恬措手不及,她羞愧难当,不小心溢出一句话娇媚的低吟,她立刻捂住自己的嘴巴,防止自己再喊出声。

可厉函却不让,“叫出来。”

舒恬全部的感官都被带动,她就想漂泊在海面上的一只小船被狂风暴雨席卷,身不由己。

厉函见她不肯出声,更变笨家里折磨她。

舒恬忍不住低呼一声,身体软成一滩水。

“你的声音很动听。”厉函循序渐进的引导,将她捂着嘴巴的手攥住按在一侧。

舒恬渐渐迷失在情欲的旋涡里,这一次,她仿佛明白了为什么唐泽辰会热衷这种事。

……

一次做完,桌上的饭菜已经凉了大半,舒恬仅剩的饿意也在巨大的体力消耗中变成了倦怠。

他们站着做,她双手双脚都是酸的,别说是吃饭,就是动一下都觉得麻烦。

厉函则轻松许多,将自己整理好后,还不忘多洗两遍手,而后坐在餐桌前优雅的进餐,并且一一点评。

“以后不要做黑椒,我不喜欢。”

舒恬从卫生间走出来就听到这句话,忍了忍还是没忍住,“你不喜欢就别吃。”

厉函握着筷子的手一顿,没想到她会顶嘴,抬眸看过来,舒恬一下就怂了,别看脸,“我的意思是,你不吃……我吃。”

厉函顺势拍了拍身边的椅子,“过来。”

舒恬本来打算直接上楼休息的,这下不过去都不行了,只能强忍着双腿间的火辣痛感,姿势别扭的坐过去。

看着几道菜,她没太有胃口,象征性的吃了几筷子就放下,忽然想起什么,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我有个东西想给你看,今天……”

“先吃饭。”厉函看都没看她,“我不喜欢吃饭的时候说话。”

“……”

你不喜欢的还真是不少。

舒恬心里腹诽,面上还是和和气气的收起了手机,尽管她没再吃什么,却还是被厉函捉着陪他吃完。

收拾完碗筷,舒恬去三楼书房找他,得到允许后,她推门进去,厉函已经换了一身深蓝色的缎面睡袍,领口微开,露出好看的锁骨和小麦色的肌肤,不知道还以为是来勾人的。

舒恬脸上有些不自在,垂下视线,将手里的手机递过去,“这是我今天拍的,你看下。”

厉函接过去,点开视频,面无表情的看完整段,“拷一份到我邮箱来留底。”

舒恬将手机收回来,对于他的淡定有些意外,“就这样?”

男人反问,“不然?”

“……”

见她不说话,男人又道,“如果我是你,会在唐泽辰隐藏信息之前,去查一下他的开房记录。”

舒恬恍然大悟,她之前怎么没想到!

“我明天就去查。”

说完,急忙就要离开,被厉函喊住,她以为对方还有什么问题要说,却不料他竟问,“视频最后怎么突然断了?”

舒恬心里咯噔一下,敛下眼皮遮住眼底的慌乱,故作镇定的开口,“没什么,手机掉地上了。”

厉函显然不会被她三言两语糊弄过去,动动小脑也知道怎么回事,仔细看向她的小脸,法案嘴角处有几道不明显的红痕,上面盖着一层粉,被她遮过了。

神色一凛,“他们打你了?”

舒恬不想这样的窘境被人发现,连忙低头,用耳边的头发去挡,“没有,谁能打我啊,就是手机没拿稳。”

“舒恬,我不喜欢别人对我撒谎。”厉函神色彻底沉下来,“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实话实说,嗯?”

男人眼底已有威胁,舒恬看着心惊,咬了咬唇,终究还是没胆子继续骗他,有些窘迫的低下头,“我丈夫的小三,蒋梦瑶。”

“……”厉函沉吟几秒,重重吐出一口浊气,恨铁不成钢的咬牙道,“前几年我也接过离婚官司,被原配暴打的小三没少见,倒是第一天见到你这么心甘情愿被小三打的原配。”

舒恬被他讽刺的抬不起头,小声反驳,“我也打了唐泽辰。”

厉函冷笑一声,“用不用我夸你厉害,嗯?”

“……不用。”

看着身前缩头乌龟是的小女人,厉函第一次感到一种挫败感,他没说话,转身出了书房,就在舒恬反思是不是自己哪里惹到他的时候,这人又重新回来,手上多了一个紧急医药箱。

他坐在沙发上,翻出一瓶碘酒,“过来。”

舒恬乖乖走过去坐下,左边被打的脸颊立刻被涂上清凉的碘酒,然后是药膏,质地柔软混合着男人指尖的温度,有种温柔的错觉。

舒恬忍不住偷瞄他,男人低头查看着她的伤口,专注且仔细,跟平时精虫冲脑的模样比起来顺眼了很多。

他竟然帮自己上药,连唐泽辰都没这么做过。

舒恬心跳没由来的一阵加快,刚准备移开视线却被厉函抓了个正着。

“看够了吗?”

舒恬本来就是薄脸皮,被他一调侃更是不好意思,脸颊爬上绯红,看的厉函原本淡定的心有些躁动。

“谢谢……”小女人别扭的开口。

厉函挑眉,将手里的药膏扔开,“与其嘴上说,我更喜欢实际行动的感谢。”

“什么实际……唔!”

话未说完,男人修长的手指忽然抚上她的嘴巴,食指和无名指捉住她的小舌纠缠挑逗,不时刮过她的口腔内壁,那感觉……舒恬说不上来,只觉得怪异。

她伸手扣住男人的手腕,想将他的两根手指拉出来,被他反握扣在腿上,连挣扎的余地都没有。

009 吃醋占有-豆豆白

舒恬刚想闭嘴,牙齿磕到他的手指,吓得她立刻重新张开,两只水灵的大眼睛慢慢爬上暗红,要哭不哭的样子,看的厉函不仅没收敛,反而变本加厉。

最后,他玩够了撤出来。

桌面上放着湿巾,厉函拿过来仔细擦拭自己的手指,却看到舒恬一脸呆像的坐在那,眼睛里写满了茫然。

对于他现在做的事,她似乎一无所知,单纯干净的让厉函差点起了反应。

不过刚才餐厅才做过,太频繁,她承受不了。

“唐泽辰对你没情绪,估计他是没见过你现在的样子。”厉函又想到刚才舒恬拿给他看的视频里的女人,讥讽开口,“放着珍味佳肴不吃,偏偏爱啃馊饭。”

厉函或许并没有贬低的意思,可听在舒恬的耳朵里却变了味道,她羞愤的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裹着衣服夺门而去。

厉函看着消失在门口的身影,眼底笑意渐浓,不仅是小雏菊,还是个小古董。

舒恬直接跑到了厉函给她安排的房间,她把门反锁,扑到床上用被子捂住脸嘤嘤哭起来。

想到刚才,舒恬想到就一阵反胃,起身跑到屋子内部的洗手间,打开水龙头不停地漱口,冰冷的水混合着眼泪噼里啪啦的砸进水池里,她看着镜子里嘴唇红肿的女人,连她自己都嫌弃的别开了眼。

现在的她,和唐泽辰又有什么不一样?

虽然要离婚,可她毕竟没有离婚,如今她委身厉函,除了那个男人强权不让她走,是不是还有一部分私心存在呢?

舒恬扪心自问,竟不敢面对。

她想让厉函夺回属于自己的东西,想让厉函帮她赢了这场官司。

而对方要的,不过就是这具身体。

舒恬无疑扫到自己脸上有些暗红的地方,那里还残留着药水的颜色,她微微一怔,想起刚才书房,他低眉顺目替她处理伤口的模样……

舒恬连忙摇头,不让自己沉浸在幻想当中。

‘砰砰砰’

敲门声打断了她的胡思乱想,不用说也知道门外的是谁。

她将脸擦干净,走过去将门打开,映入眼底的是厉函有些不爽的俊颜,“锁门?”

舒恬抿唇,“我准备睡觉了。”

男人邪邪一笑,暗含怒火,“谁跟你说我们分床睡的?”

舒恬愣了,难不成他要跟她一起睡?

她回头一看,这才发现,这间卧室好像是主卧……

分神之际,厉函已经推门挤了进来,反手将门关上后,直接将舒恬抱起压在了床上,“试探我的底线,不乖。”

舒恬对上他的视线,那里面已经褪去刚才的玩味,只剩下一片让人看不懂的深暗,她咽了口口水,刚要编个借口,床头的手机忽然振动起来。

舒恬松了口气,“我、我先接个电话。”

厉函也没拦着,却也没松开她,长臂将电话拿过来,在看到屏幕上的来电显示后,微微挑眉,接起来放在了她的耳边。

“舒恬,你行啊,连续几天不回家,还把证件拿走了,你他妈想造反是吧?”唐泽辰暴躁的声音从话筒传出。

舒恬脸上的红润被苍白代替,“有事说事,我没时间听你废话。”

“呵,舒恬,我看你是忘了自己的身份,我告诉你,一天不离婚你都是我唐泽辰的合法妻子,我就有权利要求你回家!”说完,唐泽辰下流无比的又道,“别说回家,我就是上你,你也得给我乖乖躺好。”

舒恬吞下满心酸涩,语气冷静且无情,“唐泽辰,我就是让狗上也不会让你上。”

说完这句话,唐泽辰还没破口大骂,覆在她身上的厉函却狠狠掐了她一把,舒恬没有防备,低呼出声,撞上男人不悦的目光才明白过来。

让狗上……

她……没有那个意思啊。

不等舒恬开口,唐泽辰忽然语气激动起来,“舒恬,你给老子在哪儿鬼混呢?”

刚才她猝不及防的惊呼声,唐泽辰最为熟悉,可此时深夜,听到舒恬发出这样暧昧的动静,是个男人都忍不了,况且还是唐泽辰。

“我在哪儿跟你有关系吗?唐泽辰,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了,等我回去的那天,就是你在离婚协议上签字的那天。”

电话那头,唐泽辰还在叫嚣,舒恬却听不下去,即使挂断电话,她知道唐泽辰不会善罢甘休,索性将手机关机。

尽管装得很强势很无所谓,可是挂了电话之后,舒恬还是忍不住心底一阵空落,毕竟那个男人她爱了这么多年,她做不到说放下就放下,如今两人走到这般田地,已经是满眼荒唐可笑不复曾经。

厉函看着她低落无比的模样,想到刚才那通电话,没有过多的交流,他直接掀起舒恬的上衣,大掌探进去。

舒恬心情不好,根本不想做,抗拒的推他,“我不想做……”

闻言,厉函脸色更沉,扯开腰间的睡袍带子,将她的双手绑在床头,低头对上女人惊恐的视线,没有一丝怜香惜玉,“舒恬,你以为你是谁?你没有拒绝我的权利!”

说罢,身上的衣服已经在男人的掌间化作碎片。

舒恬大惊,不安的踢蹬着双腿,“别!厉函,我不舒服……”

她的体力根本就承受不了他无节制的索要。

可厉函却以为她说的是因为那通电话心里不舒服,火气更胜,“那我们可以用别的方式解决。”

他将舒恬的双手从床头解开,而后绑在她的后背,力道大的她手掌都微微充血。

舒恬被迫跪在床上,羞愧的眼泪都挂在眼角,心里百般不愿,不断的摇头,“不要这样好不好,求你……”

男人充耳不闻,深邃的眼眸一下子加深了颜色,五指穿过她的发间将她脑袋固定……

舒恬整个人都是懵的,好像什么都感受不到了,像个提线木偶一样随厉函摆弄。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