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你在仲夏,我在寒冬

更新时间:2021-03-26 03:42:16

你在仲夏,我在寒冬 已完结

你在仲夏,我在寒冬

来源:微小宝 作者:毒牙 分类:总裁豪门

精彩试读:简直就是耻辱!万一这个死女人必须是他的禁脔,她要为以前所做过的事付出惨痛代价!“你,你居然这么卑鄙玩偷袭!”莫香侧过身就要拉开车门,可惜车门已经上锁。陆离烦躁的皱了眉头,“你以为你逃得出我的手掌心吗?”逃不了……莫香提的一颗心,身边的男人已经靠近,嘴角噙着似有似无的笑,透着危险气息,“不让你知道什么叫惩罚,你永远学不乖!”胸口微凉,衣服已经被他撕开。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你在仲夏,我在寒冬第8章试读

陆氏宽敞的总裁办,窗外阴沉,室内将至冰点。

男人坐在办公桌后,冷厉的目光定在诚惶诚恐的助理身上。

助理吓得不敢抬头,声音更是弱不可闻,“boss,没……没找到太太的人。”

“没找到?那么大个人能长翅膀飞了?”他咬着牙,怒火中烧,冲着众人吼道:“明天,三和医院门口,严防死守。要是她去看了莫伯父你们没抓到,都不用回来了! ”

一干人冷汗如瀑,个个提着脑袋在办事。

***

次日,莫香在乔家院醒过来,从二楼看下去,正好瞧见明亮的身影端着早餐搁在餐桌上。

乔军居家打扮,阳光帅气,冲着她挥了挥手:“下来,早餐好了。”

“这都是你做的?”

一桌子的美食,薄片春卷,油条豆糕,水晶包蒸饺,豆浆牛奶……

“嗯,孕妇口味挑剔不知道什么合你胃口,所以都做了些。”乔军给她摆上碗筷,并悉心的拉开了椅子。

莫香从来没有想过,生活在地狱的她有朝一日也能被温柔对待。

她感动得想哭,却尽量在笑。

如果……

如果陆离能对她有一丁点的好,那该是怎样的感觉?

“吃饱喝足,我领你去医院,但是你要答应我,走路不能快,切记大喜大悲。”

“嗯。”

她重重的点头,带着浓浓的鼻音。

其实,莫香并不擅长掩饰情绪,很轻易被乔军看穿,忍不住大手挠了挠她头顶的发,“别想太多,我没下毒的。”

“噗。”

莫香笑开,明媚恬淡。

乔军的手似触了电般,猛然抽回。旋即,他清咳了两声坐回自己的位置上,两人埋头扒饭,他忍不住偷瞟了两眼。

昨天晚上,两人相互介绍之后,竟发现两人在线上还有一丝牵扯。

记不清是什么时候,他被大学同学拽进群里,结识了莫香,从没见过她的人,平常也就像个朋友一样嘘寒问暖。

世界,就这么小。

***

医院的走廊,身穿白大褂的医生亦步亦趋。

走在前的气宇轩昂,跟在后的蹑手蹑脚,然而,医院人流涌动,并没有人注意两人的怪异细节。

“这样,真的不会被发现么?”

尾随的大夫戴着口罩遮住大半张脸,长发扎成了马尾,紧张的环顾四周。

“不会,你别跟做贼一样就不会。”

乔军瞥了她一眼,双手插兜,脚步平缓,相较之下,莫香莫名的有些好笑。

还得感谢乔军大夫的职业,两人这才能悄无声息的溜进医院来。

据乔军打探来的消息称,陆离派了保镖镇守在莫冬病房外,守株待兔。

果然,加护病房外几个男人穿着黑西装,走来走去,耳廓上挂着蓝牙耳机。莫香能想到,要不是乔军支招,她贸然的冲进病房会有什么后果!

父亲心脏病突发送医,根本就是引蛇出洞。

“走。”乔军想也没想,拉着她的手离开,走过拐角停下来,莫香探出脑袋望着病房愁肠百结。

“没事的,伯父应该不会有危险。”

乔军的话虽在理,可莫香仍旧揪紧了一颗心,“我爸是不是真的病倒了?他身体一直不怎么好,要是我能陪在他身边……”

亲人近在咫尺,她却只能偷偷摸摸的遥望。

从早上坐到天黑,莫香恨不得把头发一根根揪下来,还是乔军一而再再而三的提醒,她是个孕妇,要为孩子着想,她才回到房间。

可是这一晚上,她彻夜未眠。待到天灰蒙蒙的亮,双眼乌青浓重的她,昏昏沉沉的走出房间,正好看见乔军慌张的拾起东西藏在背后。

莫香有预感,绝对是关于父亲的事,她几步上前猛地夺过手里。

晨报的版面上分明写着:盛腾董事长因心脏病突发而亡,盛腾彻底失去了主心骨。

“不,不会的!一定是哪里搞错了……”

莫香只觉得一口气提不上来,头疼欲裂。

昨天她应该进去的,她怎么也没想到因为惧怕被抓,错过了与父亲见最后一面。

天塌地陷的打击使她站不稳脚,连连后退了好几步,嘴里喃喃不信,“这篇报道绝对是假的,假的……”

“莫香你冷静一点,你听我说……”乔也意欲安慰她,刚搭出手去,莫香身体一软,倒在他怀里。

噩梦连连,惊吓而起的莫香,额头细密的虚汗,入眼是一片雪白。

“这……这是医院!?我不能在医院里,陆离会找到我的……”

说着,她掀开被子就要走,乔军连忙上前压住她肩膀,“ 你别乱动,身体特别的虚弱,已经昏迷了两天两夜了! ”

“乔军快带我离开,这里到处都是陆离的人,我不能在这里! ”

“放心吧,这里不是三和医院,这家院长是我姑姑,他找不到的。”

见她慌张的情绪在眼中慢慢消散,乔军像安抚孩子一般,顺着她的头发让她躺下。

他紧蹙的眉宇,忧心重重,这两天来一直守在她身边,害怕她就这样一直长眠。

缓了缓情绪,莫香突然想到自己的父亲,又一次坐起,“爸,我爸爸没有去世对不对?我要去叫我爸! ”

闻言,乔军的脸色有些沉重,“莫香……伯父,伯父他已经火化了,你昏迷了两天……”

他欲言又止,莫香整个人呆愣住了。

她以为那只是一场梦,一场极其可怕的噩梦,没想到竟然是现实。

“哈,哈哈哈……”突然,莫香崩溃大笑,眼角浸着泪,笑得疯狂若癫。

乔军的看着她疯癫样子,心疼似针扎,在残酷的事实面前,他好像什么也不能做,连安慰她语言都显得苍白。

你在仲夏,我在寒冬第9章试读

迷迷糊糊的睡着,莫香做了一个梦。

梦里她还是小时候,父亲每次回家总会给她带一支冰糖葫芦,甜甜的,酸酸的,那种味道,一辈子也忘不了。

醒来已经是满面的冰凉,趁着乔军去给她买早餐,她偷偷摸下床,直奔三和医院去。

陆离为了找到她,父亲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随便拿手机点开搜索引擎,消息铺天盖地。

骨灰留在三和医院,还没来得及下葬,陆离还在等着瓮中捉鳖。

饶是知道这是个圈套,她还是要一意孤行,然而人还没到医院,突然后脖子一麻,眼前一黑就倒。

浑浑噩噩的,她似乎闻到了一种香烟的味道,男人熟悉的胸膛,温暖到颤栗。

整个人仿佛置身在冰窖,醒来时已经斜躺在了车后座。

而她身边坐着的男人,丰神俊逸,面色冷清不是害死父亲的问凶手又是谁?

“我还以为你铁石心肠,到连你父亲也不顾了。”

陆离不含任何情绪的话,不似往常的清脆磁性,显得暗哑低沉。

为了找到莫香,他已经三天没有好好休息,居然在漳平市让她给逃走了!

简直就是耻辱!

万一这个死女人必须是他的禁脔,她要为以前所做过的事付出惨痛代价!

“你,你居然这么卑鄙玩偷袭! ”莫香侧过身就要拉开车门,可惜车门已经上锁。

陆离烦躁的皱了眉头,“你以为你逃得出我的手掌心吗?”

逃不了……

莫香提的一颗心,身边的男人已经靠近,嘴角噙着似有似无的笑,透着危险气息,“不让你知道什么叫惩罚,你永远学不乖! ”

胸口微凉,衣服已经被他撕开。

一向对她了若指掌的陆离,在她领口看见了一丝几寸长的短发。

他脸上如铅云压顶的天马上就要迎来一场暴风雨,“说,这几天和哪个男人鬼混?”

她是什么?是他圈养的宠物吗?

父亲都被他害死了,他还有空质问这些,他怎么就这么狠心?

“你凭什么管我?我跟谁在一起跟你有什么关系?”她忍不住反问,眼里怒火与憋屈共存。

“跟我有什么关系?因为你现在还是陆太太,谁给你沾花惹草的权利! ”

言语间他狠厉之色,大手掐住了他脖子,狠狠用力。

在她手里,她纤细的脖子就像玩具一般。莫香认命的闭上眼,只求一死时,他却松开了手。

他垂下的手,将她的衣服一撕到底,仔细检查过后,没有发现一丝瑕疵。

莫香睁开了一条眼缝,看到他眼里的阴鸷渐渐化去,取而代之的是浓浓的欲望。

这样的陆离分明是恶魔的化身,莫香怕了,不停的拍打窗户,“救命,来人啊! ”

就在此时,他亲吻着她耳廓,温柔得呼吸引得莫香越发心神无主。

很满意她慌张的眼神,陆离邪魅笑道,“这条街没人,有也不会救你,别白费力气! ”

说罢,他撕开她贴身内衣,轻车路熟的攻占。

莫香几次脱离,又被他压下,车在路边剧烈的起伏。

“陆离,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爸跟你什么仇?你要害他,盛腾破产跟你脱不了干系对不对?”

陆离心烦,动作愈发的快速,让她惨叫连连。

续而,他俯身在她香肩咬下一口留下印记,才道:“你爸死的时候,神志不清地喊着你的名字,他说他想见他的女儿。可是你因为一己私心,让他老人家死不瞑目,你该摸着自己良心问自己为什么这么铁石心肠! ”

莫香突然忘记了挣扎,对,她不孝……

她该死!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