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情感 > 重生之逆袭成首富

更新时间:2021-03-28 09:39:23

重生之逆袭成首富 连载中

重生之逆袭成首富

来源:微小宝 作者:智信仁勇严 分类:都市情感

精彩试读:手下对他说,听说是北江镇一个有头有面的人物,知道这收购站的手续有问题,所以向有关部门举报,这个头面人物,极可能就是王长龙。曾国华一听,只感到身体发颤。他心里想着,他可一直没对王长龙有什么不敬啊。毕竟王长龙在这附近一带,可以说财势冲天,比他父亲曾振天更有能量,更有人脉背景,他可不敢随便得罪。想来想去,曾国华决定再尝试打一遍王长龙的电话,却还是没能得到接听。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摆平那些麻烦-智信仁勇严

陆志远点了点头。

他对王长龙说,他是医科大学的在读学生,精通古老中医学,因此对这种怪病最为拿手。

那个洋西医陆克文,听到陆志远只是个在读大学生,即时暗哼了一下。

他轻蔑地对着陆志远讥讽:“我们这里硕士,博士的都有好几个,而且有几十年的都中医,你一个在读大学生,有什么资格说话?我们都救不了,难道你比我们厉害?”

而那几个老中医,也苦笑起来,他们七嘴八舌的议论,觉得陆志远实在是不知天高地厚,竟然敢跑到这里来,以为能解决他们也解决不了的问题。

最终他们都一致认为,必须把陆志远赶出去。

“快点离开这里!我们的病人可不能成为试验品,让你这种小角色来治疗!”陆克文大声对陆志远叫喊,他接着望向王长龙,只想让王长龙赶走陆志远。

可王长龙却只想着,这几个中西名医,全部都没办法。现在陆志远表现得这么有自信,或许能治也不一定。

想到这里,王长龙跟妻子商量了一下,他对陆志远说:“我决定让你试一下,但你必须要小心,因为这是我女儿,我女儿的命就掌握在你手里了。

陆志远点了点头。

他冷静地走到王婉柔的床前,经过一番把脉后,他就拿出一块牛角刮痧板,在王婉柔的颈部刮下去。

可正当他要下手的时候,那个洋西医陆克文即时大叫:“你想干什么?你这是要对王老板的女儿干什么?这是最愚蠢的中医治疗法,这会损伤病人的软组织,只会让病情加重!”

这一刻陆志远却对陆克文大声反骂:“你这个洋西医!别在那里碍手碍脚的,你根本不懂我们的国粹,不知道我们传统中医疗法有多么厉害,可以创造奇迹,你再这样叫的话,请你出去!”

陆克文被怼得无言以对。

而王长龙就只是把陆克文劝到一边去,接着他让陆志远继续,只要不伤到他女儿的五脏,他也可以让陆志远一试。

陆志远这刻沉住气,他只想在接下来的时间创造奇迹,到时看一看陆克文是什么样的表情。

可不仅是陆克文,就连在场的几个老中医,也觉得陆志远这样的做法太不对了,他们纷纷开口指责陆志远,说陆志远简直就是不懂装懂。

陆志远却对这些人的冷言冷语不作理会。

他只是专心致志地继续着对王婉柔进行刮痧,不一会,他就把这王婉柔的颈部刮得红肿,突然间,王婉柔好像想作呕。

陆志远立刻叫喊,快准备痰盆。

结果不到一秒钟的时间,王婉柔突然吐血,把一些红得发黑的淤血吐出来,继而是睁开眼睛,不再像刚才那样呼吸困难,仿佛平缓了很多。

这一刻,王长龙夫妇就像看到曙光一样,激动不已。

而洋西医陆克文以及那几个对陆志远指手划脚的老中医,即时都惊得张开嘴,好久没有合上,只感到这实在太出乎意料了。

眼前这个年轻人,竟然使用如此简单的疗法,就解决了他们千辛万苦思考也解决不了的问题。

如果这事传出去,那他们这些权威资格以及超好口碑,不是要被砸招牌了吗?

陆志远在这刻却对王长龙说:“王先生,现在你女儿的病还没有完全好,必须要让她喝一点黄酒,让血液快速流动,从而真正的循环起来。”

当洋西医陆克文听到陆志远这样的说话,即时大发雷霆:“什么?你竟然让这么虚弱的病人喝酒?你不知道酒精就是乙醇,这是要伤害肝脏以及脑神经的。”

陆志远却反怼:“我们中医的方法你不懂,请你出去!”

这时王长龙夫妇却在紧急商量,他们只想着,陆志远刚才利用刮痧的方法,已经把女儿的病情缓过来,因此他们选择相信陆志远。

没一会,王婉柔喝过黄酒后,她的面色由惨白变得红润起来。她含着泪对王长龙说:“爸,我现在好多了,是这个小哥救了我。”

所有在场的名医全都瞠目结舌,说不出话来。而洋西医陆克文只是一脸的难堪,他最终只是忿忿地走到外面去,也没有颜面向王长龙提出要收诊疗费。

而其他的老中医,也同样纷纷离开,觉得这会儿还要收钱,实在太厚脸皮了。

“你治好我女儿的病,我真的很感谢你。说吧,你需要多少钱?有什么要求,我尽量的满足你。”王长龙对陆志远说。

“王先生,我不需要你的钱。”陆志远说。

王长龙一听,不禁愕然。

他对陆志远问:“你不需要我的钱?那你跑来这里,帮我这么大的忙,有什么目的?”

陆志远只是对王长龙说:“我只想跟你交个朋友,并且得到你的帮助。因为,我家里也是做生意的,开的是小工厂,现在这小工厂遇到了一些麻烦....”

接着,陆志远就把他家的牛仔裤加工厂,最近被人恶搞的事说出来。

而恶搞他们的人,就是他的情敌曾国华,曾国华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逼他和女朋友张倩分手。

王长龙听后,立刻说:“竟然有这样的事?曾国华,不就是曾振天的儿子吗?”

陆志远点了点头,对王长龙说,这曾国华正是曾振天的儿子。

王长龙即时拍了拍陆志远的肩膀。

他对陆志远说:“你治好我女儿的病,现在你就是我的朋友。虽然曾国华的老爸曾振天跟我有生意合作,可我愿意撑着你,支持你...”

接着,王长龙就说,陆志远所遇到的所有麻烦,他都会帮忙摆平,这对他来说,是易如反掌的事。毕竟他在这附近一带,可以说财势无双,只手遮天。

“曾国华这小子算什么,我会帮你解决这一切。”王长龙说。

陆志远听到王长龙这样的话,只感到心中激荡。想着这一次,曾国华还真的玩不过他,很快,曾国华就会知道他的厉害。

陆志远在这刻思潮起伏,心跳不止。

他在想,这一次,他不仅让王长龙应允,帮他摆平那些麻烦。

并且他争取到一个机会。

他提出,要跟王长龙合资投下镇中心的一块地,建成一个地标式的酒店。

这样的话,曾国华家里的酒店,就要关门倒闭。

而曾家父子将破产,并且倒霉透顶。

曾国华受挫-智信仁勇严

曾国华在最近这两天里,每隔一些时间,就打电话给陈海。

他总是向陈海询问:“陈老头,你现在是不是已经加租,把陆志远赶走?我要让他们这小工厂尽快倒闭,你必须加他一倍的租金,他肯定接受不了!”

陈海受到这样的压力,不得不对曾国华说,他现在正催促着陆志远,让陆志远要么尽快把工厂关闭,要么就搬走。

这天,曾国华准备给陈海施加更大的压力。

可他却听到陈海在电话里说:“曾老板啊,现在我可不能对陆志远加租了。因为,有一个很大的老板,他提出,要把我这个物业买下来,以后他就是陆志远的房东。”

曾国华即时懵了。

他连忙对陈海问,究竟是哪个老板,能一下子把陈海的那个厂房买下来。

陈海对曾国华说,这正是北江镇最有钱的大老板,王长龙。

曾国华一听,不禁想着,为啥王长龙突然间在这时做出如此的投资,会不会是插手到他和陆志远的纷争当中去?

他想来想去,觉得这样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毕竟陆志远出身的家庭是如此的普通,那小工厂根本赚不到什么钱。而王长龙可是北江镇财势最强大的有钱人,哪里会跟陆志远打交道?

最终,他决定打电话联系王长龙,准备在王长龙那里说陆志远的不是,从而让王长龙帮他的忙,整陆志远。

然而曾国华打这电话,打了一通又一通。

可他却一直没得到王长龙的接听。

他心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难道王长龙现在很忙,忙得根本没时间接听他的电话?

他没再打下去,心想或许需要通过他父亲曾振天出面,才能找到王长龙,把这个事情商量好。

这刻,他倒是想起他租下那块空地,搞的垃圾收购站。这垃圾收购站建在陆志远他们工厂的后面,产生的恶臭,估计很快就让那工厂的工人们顶不住,最终纷纷向陆志远辞职。

想到这里,曾国华就得意洋洋,他拿起电话,想打电话给他的手下,问一问这垃圾收购站的建设是否顺利。

然而,他却听到手下告诉他,这垃圾收购站由于手续不齐全,被有关部门查处,需要停业整顿。并且,那块空地的持有者,也提出不再出租给他。

曾国华大为惊愕,他立刻对手下问:“到底是什么人,这么斗胆,这不是要跟我们曾家作对吗?”

手下对他说,听说是北江镇一个有头有面的人物,知道这收购站的手续有问题,所以向有关部门举报,这个头面人物,极可能就是王长龙。

曾国华一听,只感到身体发颤。

他心里想着,他可一直没对王长龙有什么不敬啊。毕竟王长龙在这附近一带,可以说财势冲天,比他父亲曾振天更有能量,更有人脉背景,他可不敢随便得罪。

想来想去,曾国华决定再尝试打一遍王长龙的电话,却还是没能得到接听。

无奈之下,他只好驱车前往父亲的公司办公楼,只想找父亲曾振天出一出面,联系一下五长龙,顺便跟王长龙吃个饭。

在路上,他竟然就接到他父亲曾振天的来电。

“你马上来我办公室,我有事情要跟你说!”曾振天的声音很严厉,像吃了火药一样。

这让曾国华心里一怔,他只是声音颤抖回答说:“爸,我现在就去你那里,你想跟我说啥事啊?”

他心想,父亲平时可不是这样的语气对他说话,或许这会儿,是因为他犯了什么错误,才叫他去那边,然后对他训斥,因此他只感到七上八下。

“你过来再说!”曾振天说了这么气冲冲的一句,就挂了线。

曾国华忐忑着,他最终走到了父亲的办公室门前。

里面坐着的曾振天,脸色非常难看。

看到儿子曾国华的出现,曾振天立刻大声喊:“快进来!别浪费我的时间,我想尽快跟你说清楚!”

曾国华灰溜溜地走进这办公室,对着曾振天问:“爸,什么事啊?”

曾振天站起身,气打不到一处来的样子。

他对着曾国华就一阵叫骂:“什么事?你做的好事!你说,你是不是在外面胡作非为?跟一个叫陆志远的小年青,争女孩了?并且,你还恶搞这陆志远,是不是?”

曾国华即时懵了。

“爸,你怎么知道的?”他对着曾振天小声地问。

曾振天大声说:“我怎么知道?我告诉你,是王长龙刚才打电话给我,跟我说了这些事,我才知道的。你混帐!”

曾国华想不明白,父亲为什么会对他如此严厉的训斥,仅仅是因为这样的事。他以前在外面也恶搞过不少对头人,父亲从来不会干涉,也不过问。

让他想不通的是,王长龙竟然打电话给他父亲,把这些事告诉他父亲知道。

他立刻对父亲曾振天说:“爸,这个陆志远,他太可恶了。我整一下他,让他家的小工厂快点倒闭,没什么大不了。王老板为啥就知道这事,然后找你,跟你说这个了?”

曾振天即时板着脸,对曾国华说:“陆志远是认识王长龙的,并且,他们的关系,极为不寻常,王长龙有意要护着陆志远!”

曾国华即时瞠目结舌。

他心想,陆志远不过就是一小角色,怎么会跟王长龙这样的人物扯上关系?

“爸,这会不会是王老板弄错了?他跟陆志远没有亲戚关系啊。”曾国华小声地对父亲曾振天说,

曾振天却气急败坏,使劲地抽了曾国华一记耳光。

接着,他又破口大骂曾国华:“没亲戚关系?那为什么王长龙跟我说,如果你跟陆志远过不去,就是跟他过不去!”

曾国华没想到,父亲竟然会因为陆志远的事情而打他,他即时心里觉得要多委屈就有多委。

他从来没看到父亲这么火爆。

可这时,曾振天又对着他说:“你知不知道?就因为你搞这样的小动作,让王长龙很不满意,他跟我说,他现在暂时不会再跟我谈合作投地的事...”

曾国华没想到,这事还影响到父亲最重要的一个项目合作,他顿时惊诧不已。

曾振天接着又对他怒吼:“我不管!反正接下来的时间里,你得老老实实,别在外面惹什么人,现在这一回,你把我的好事都弄砸了!”

曾国华不得不灰溜溜点头,毕竟他全靠着父亲曾振天,如果没有父亲的撑腰,他什么都不是。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