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甜心天降:顾少宠妻无节制

更新时间:2021-03-26 03:42:09

甜心天降:顾少宠妻无节制 已完结

甜心天降:顾少宠妻无节制

来源:微小宝 作者:花小瑾 分类:总裁豪门

精彩试读:“张恒,你也不要自作多情了,我现在已经彻底和你没有关系了!”莫晴天微微扬起下巴,态度决然而冷漠,扭头就要走。再继续和这个男人对视,她怕自己会直接恶心到吐出来。“再见!”“晴天!”看她转身要走,张恒也不知道为什么,一把拉住她。“你这是干什么?死缠烂打么?放开!”莫晴天有些怒了,挣扎起来。“你……”张恒并不知道要说些什么,情急之中看到便当盒,脱口而出:“你要拿便当那给谁?”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甜心天降:顾少宠妻无节制:只怪那天夜里关了灯

“晴天……”

张恒看着人来人往的大堂,拖着莫晴天走到一旁的角落,这才松开了手。

“我一直想要找个机会给你说清楚,虽然我曾经为了你后悔想要离婚,但菲菲已经怀孕了,我是不可能离开她的,你这样纠缠我又是何必呢?”

莫晴天只觉得他真的是莫名其妙,不免语气越发凉薄:“我纠缠你?别给自己加戏了好么,我爱上哪去上哪去,用得着你来管?”

“那你手里的是什么?”张恒指了指莫晴天手里的便当盒。

“你是知道我这两天照顾菲菲,都住在这里,就特意带着些不入流的东西来找我,是想用这个来让我回忆从前吧……”

张恒微微叹了口气:“晴天,年少时期我的确是吃了不少你做的便当,但现在不一样了,我真的不能为了你离婚。”

不入流的东西?

莫晴天沉默的看着便当盒,这才反应过来,当初,他还是她男朋友的时候,她也常常给他做便当。

他初入职,加班忙,她怕他会饿着,还特意去报了一些烹饪班,做各种各样的便当,换着花式带给他。

那时候他怎么说的?

他说,这是我吃过的世界上最好吃的食物。

后来,他背叛了他们的感情,就连曾经温暖他的胃的便当也成了不入流的东西。

莫晴天只恨自己眼瞎了,没有早一点看清这个虚伪男人的真面目。

“张恒,你也不要自作多情了,我现在已经彻底和你没有关系了!”

莫晴天微微扬起下巴,态度决然而冷漠,扭头就要走。

再继续和这个男人对视,她怕自己会直接恶心到吐出来。

“再见!”

“晴天!”看她转身要走,张恒也不知道为什么,一把拉住她。

“你这是干什么?死缠烂打么?放开!”莫晴天有些怒了,挣扎起来。

“你……”

张恒并不知道要说些什么,情急之中看到便当盒,脱口而出:“你要拿便当那给谁?”

说着,他伸手要去抢。

“关你什么事!快点放开!”

“你……”

哐当……

争抢之中,便当盒掉在了地上,玻璃盒子碎了,里面的米饭蔬菜也一地狼藉。

莫晴天愣住了,心里复杂的情绪难以言喻。

张恒同样看着地上已经摔碎的便当,狠狠开口:“还说不是来找我的!你……”

“大庭广众这么拉拉扯扯的,你的夫人和孩子可还在住院呢。”

凉凉的嗓音,突兀地响起。

这声音……

莫晴天回过头,看见顾沉深此刻正靠在一旁的柱子上,两手插兜。

虽然还穿着统一的病号服,但他的身型和气质却硬是穿出了一种国际时装的感觉。

顾沉深头上的纱布已经拆了,深邃挺括的五官看着这边,勾起的唇角似笑非笑,显得有些邪肆。

但莫晴天总觉得他的眼里闪着怒火。

“顾总?”张恒已经从张菲菲那里听说了,莫晴天似乎已经下贱到去给顾氏集团的CEO当小三了。

仔细看来这个男人的确眼熟,在不少财经杂志上都刊登过他的照片。

他就是……顾沉深吧……

张恒多少有些尴尬,放开了莫晴天的手,低咳一声。

在他心里认为,莫晴天一定是因为他结婚而深受刺激,这才不顾礼义廉耻,去答应被有钱男人包养……

其实,等他再打拼几年从副转正了,他也一样可以包养莫晴天的。

顾沉深只用一眼,就把张恒心里所有的花花肠子都看在了眼底。

他眸色一深,一步走开,拉起了一旁的莫晴天。

“你送个便当而已,和不相干的陌生男人废什么话?”

“不相干”和“陌生男人”这两个字,他咬得很重。

他看着她,把她纤细的小手捧在自己的手心里飞快检查了一遍。

没有被玻璃渣割破的伤口。嗯,很好!

手臂上,男人手心的温度透过莫晴天的皮肤,直达心底。

“便当都已经不能吃了……”莫晴天有些心疼。

这可是她上午花了三个小时做的!

顾沉深看了一眼地上的食物:“吃不了就算了。”

“可是……”

他懂她的意思,笑了笑,俊朗的五官生出几分明媚:“今天不吃这个,我们改吃别的。”

“嗯?”

顾沉深并没有即刻回答,只是拉着莫晴天转身离开。

侧身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他不注意,重重地撞了张恒一下,撞得张恒一个趔趄,差点站不稳。

张恒闷哼了一声。

“我以为你走了?结果还在这里挡道?”

顾沉深挑挑眉毛,脸上是一副我就是撞了你你能把我怎么吧的神色。

莫晴天有些无语,恍惚才发觉,顾沉深也有如此幼稚的一面,不由得觉得有几分可爱。

“你的伤已经好了么?”回到病房里,莫晴天关切的问了一句,随即又瘪了瘪嘴,“看来今天只能你的叫助理给你送饭了。”

“他就是你以前的男朋友?”顾沉深没有答话,嗓音压低。

莫晴天点了点头。

男人噗嗤一笑:“你眼光可真不怎么样。”

他说话非得要这么难听么?

莫晴天苦笑地扯了扯嘴角:“是怪我当时太年轻了吧!我们父母都是旧识,我和他从小一起长大的。”

“所以你余情未了,借着给我送饭的时候,又企图勾搭他?”

顾沉深蓦地一问,眸色中有几分醋意。

当他在病房里饿着等她送饭的时候,这个女人却跟前男友在外面拉拉扯扯?

莫晴天觉得房间里的温度都降低了几分,立马摆了摆手:“我并不知道张菲菲也在这家医院养胎,所以碰到张恒完全是个意外……”

“我只是来给你送饭的。”

不知为何,她就是觉得自己有必要解释一下。

“所以?”顾沉深不急不慢,“饭呢?”

饭被打翻了啊……

莫晴天变得更加苦恼,然而下一秒,男人却把她搂入了怀中。

“饭没了,我要吃点别的。”

还不等莫晴天说什么,顾沉深附身,他的唇贴了上来。

霸道灼热的气息扑面而来,但紧随其后的却是绵柔的温暖。

莫晴天愣怔住,不自觉的微微张开嘴,顾沉深就趁机攻城掠地,探入得更加深入……

男人的唇薄美至极,让莫晴天情难自禁,不由的发出轻微的哼声。

然而这一次,顾沉深却是很快的离开了莫晴天的唇。

像是带着欲拒还迎的挑t逗,盯着莫晴天娇y艳欲滴的嘴唇,顾沉深眸色越发深邃,唇角也勾起了一抹邪肆的笑容。

“喂……你……”

记不清是第几次的窘境了,莫晴天的脸红的快要滴出血来。

“是不是觉得没有吃饱?”

顾沉深似笑非笑,逆光下看起来犹如食髓知味的恶魔。

“我没有……”

下一秒,顾沉深竟然开始脱衣服。

莫晴天大惊:“你要做什么!这里可是医院啊喂!”

男人脱下了病号服,露出上半身,露出结实有力的胸肌,在阳光下显得立体而纹理清晰。

有阳光在他的皮肤上闪烁,让他看起来仿佛是下达凡间的天神。

莫晴天不由得咽了咽口水,脑海里电光火石的闪过一个念头!

只怪那天夜里关了灯,没有仔细欣赏过……

咳咳!如果你真的要在这里,那就……

“别动,我给你拿纸巾……你流鼻血了。”顾沉深的声音里带着几丝憋不住的笑意。

莫晴天只觉得自己脸上瞬间扎红了。

该死!这个男人就是妖孽吧!多看两眼就会迅速夺人心魄的那种!

“你刚才,是不是想到了什么?”

顾沉深明知故问,眼角的戏谑显而易见。

“你脱衣服是几个意思?”

莫晴天避开男人的锋芒,觉得自己真的是越发不矜持了。

“换件衣服,带你出去去吃饭。”男人勾起嘴角,“保证你吃得开心解气。”

甜心天降:顾少宠妻无节制:是小三的格调

“我们来这里干什么?”莫晴天有些疑惑的从黑色的劳斯拉斯上下来,眼前是一栋装修风格都极具设计感的建筑。

不是说好了去吃饭么?

他把她带到了私人私人造型室做什么?而且还是A市数一数二的造型室啊!

“去吃霸王餐,不应该先收拾收拾?”顾沉深斜睨着她,“你瞧你身上的油烟味,像话么?”

“……”

莫晴天闻言,低头闻了闻自己的衣服,没啥油烟味啊,又不是做了炸大虾……

“那回家换一件就可以了,用不着来这里吧……”

她哪有什么闲钱来这种高档的地方消费啊?

“我的女人,不光鲜亮丽一点怎么行?就当是这一周以来的饭票折现了吧。”

“我……”

顾沉深也不理她,对身边早已恭候多时的造型师吩咐道:“去,带她去拾辍一下,最快的时间,我要看到一个改头换面的她,懂?”

“明白,顾总。”总造型师点头应了,毕恭毕敬,“这位小姐,请跟我来。”

……

顾沉深平时最烦等人,可是今天,他却有着极好的耐心。

坐在等候区的沙发上,男人较有兴致的翻看着时尚杂志,水晶灯把他脸部的轮廓打造的立体而又深邃。

等候区也有其他几个人坐着,可偏偏就属他最是惹眼。背脊挺拔,俊美无铸的脸自成一道风景。

“顾总,好了!”

造型师率先走出来,又急忙拉开身后的遮帘,已经彻底打扮过的莫晴天便出现在了视野中。

顾沉深本事漫不经心的的抬头,却在看到莫晴天的那一瞬间,一时不免的看得呆了。

造型室都是服装鞋子 和基本首饰及化妆发型一体的。

此时的莫晴天,穿了一条人鱼款的白色长裙。

她身材本就很好,更是被裙子勾勒得妖娆有致,却又不显得庸俗,反而还带了点少女的纯真。

小脸上是淡雅的裸妆看似质朴,实则精致到无可挑剔。

黑色的长发简单的绾到脑后,又在一侧的耳前留出一缕微卷的发,使她看起来精神又靓丽。

顾沉深有一瞬间的微微愣神。

“那个……有必要穿成这样么?”莫晴天平日里还算比较大大咧咧,不太适应穿这样高档的礼服裙,就连张恒生日那天,她也只是一身简单的日常装扮。

这裙子好看是好看,可总感觉胸的地方好像随时会掉下去啊!

“还好。”

顾沉深站起身来,走到莫晴天面前,又山下打量了她两眼,眸色刹那间深了几分。

“咳……”

这身材……真好。

逆光下莫晴天的身型轮廓被完美勾勒出来,让他下腹不自觉燃气一股邪火。

顾沉深清了清嗓子,把眼中的情y欲压制在了黑眸之下。

为什么每次在这个女人面前,自己那引以为傲的禁欲把持能力,就这么不堪一击呢。

“真的不会奇怪么?”莫晴天将衣服往上扯了扯。

“走吧,不是要吃饭吗?”

……

瑞林国际大酒店二楼的餐厅,分设了多个包厢,装潢考究奢华,是全A市都是出了名的顶级餐厅。

A市很多有身份地位的人,总喜欢到这里来吃饭,不过,能不能订得到位置,又需要另说了。

顾沉深带着莫晴天站在其中一个包厢门外,正要推门,想起了什么,一把拉住了她。

“等一下,你就只管吃,别的什么都不要管。”

“可是……”

莫晴天心里没由来的有些晃着,她不知道等下要见的是什么人,要是就被顾沉深这样牵着手进去,真的好么?

他似乎看出了她的纠结,难得地安慰道:“别担心,有我呢。”

……

包厢的门自外面打开,原本在里面还边吃边聊、其乐融融的人们,不约而同地看向了门口。

“顾……顾总?!”

看清楚来人,坐在主位上的王总有些惊讶,却又马上扬起了笑脸,打起了招呼。

而他旁边,坐的的正是张恒。

张恒同样一脸诧异,想不到顾沉深会出现在这里,还把莫晴天也带了过来。

现在包养小三,都已经这么高调了么?直接出席一些公开场合?

张恒的眼眸死死盯着顾沉深和莫晴天牵在一起的手,眼角有些微微发疼。

顾沉深大致扫了一眼屋里的情形,脸上的表情很淡:“王总,不介意多两个位置?”

虽然话语内容上是一种客套的问话,但语气却不容置喙,根本就没有可以商量的余地。

莫晴天看着屋里的人,王总她自然是不认识的,可是还有个旧相识坐在那里又惊又疑看着她和顾沉深。

看着张恒的瞬间,莫晴天似乎已经明白顾沉深带她来的目的了。

带她去造型室,将她带到这里,鲜衣美食,还有个比你更好的人待我如同珠宝。

王总一听,心中欢喜,脸上连忙堆起笑容。

要知道,他约顾沉深的饭局,半年都没有约上。

原本今天洽谈的这个项目是想要和顾氏集团合作的,可是向顾沉沈的助理预约了好几次,对方都是回他一句:“投入太大,收入太低,顾总没兴趣。”便将他草草打发。

他这次约张恒,也是退而求其次,想着张恒他们公司SH讯飞也不错。

而今天简直就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顾沉深居然主动来,王总自然是高兴不已。

“顾总若是能赏光,王某人荣幸之至!”王总站了起来,“顾总,快,快请坐!”

顾沉深点了点头,矜贵优雅地牵着莫晴天走了进去。

“顾总?这位小姐是?”

刚才只顾着和顾沉深说话,现在看到莫晴天,王总的眼中闪过惊艳。

顾沉深没有即刻回答他,只是先极为绅士的为莫晴天将椅子拉开,待她坐好后,自己坐在她旁边,这才回答王总:“莫晴天。”

简明扼要的几个字,男人嗓音带着凉意。

“哦……莫小姐!幸会幸会!”王总也是纵横官场数十年的人,一看顾沉深的态度,就知道他们两人关系匪浅。

于是莫晴天也不得不打招呼:“你好。”

顾沉深优雅细致的为莫晴天整理着面前的餐具。

旁人看起来,倒是不觉得莫晴天是一个攀附权贵的女人,反而觉得顾沉深十足的像伺候有钱少奶奶的妖孽小白脸。

张恒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莫晴天,只觉得心里像是压了一块石头一半难受。

那毕竟也是他呵护了多年的女孩子,她的单纯和美好,都是他喜欢的。

尤其是今天的她,真的是太美了。

以前起和他在一起,她何时有这样花过心思来拾掇自己?

看来做人家小三就是不一样,真的得想着法的变漂亮,才能圈住男人的心……

想到这里,张恒又忍不住有些吃味了。

王总本来还有些别的歪歪心思,可看见顾沉深一番举动下来,再也不敢又他想,笑嘻嘻的恭维道:“莫小姐真是漂亮,若是放在我们公司,这是随随便便就要红的节奏啊!”

王总的公司是一个娱乐公司,这几年来,在业界有了不错的口碑。

他一心想要和顾氏集团谈的,也是新一轮的融资计划,希望顾氏集团能赏光投资。

顾沉深听了,似笑非笑地说:“王总,你递交给顾氏集团的合作方案我看过了,突然就觉得有些兴趣了,不如我们单独成立一个经纪公司……”

“真的么?!”王总眼睛里都激动得快要发光了,顾氏集团愿意投资,简直就是天上的馅饼砸到自己脚下了啊!

“嗯,签q约的艺人我都想好了……”顾沉深故意放缓语速。

“是影帝张泊函,还是影后周昕茹?”王总深谙顾沉深的实力,只要是这个男人想要的人,没有挖不过来的。

顾沉深嘴角勾起一抹戏谑的笑容:“是坐在我旁边的这位,莫晴天,莫小姐。”

小说《甜心天降:顾少宠妻无节制》 第15章 只怪那天夜里关了灯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