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异能 > 绝代仙医

更新时间:2021-03-27 14:35:32

绝代仙医 已完结

绝代仙医

来源:微小宝 作者:隔壁小王 分类:都市异能

精彩试读:一辆大巴在秦家庄村口的公路边上缓缓停下来,车上走下来一个眉目清秀的男生,他穿着一件红白相间的格子衬衫,那条有着破洞的牛仔裤在都市里正是流行的款式,但是现在看来却像是乞讨者的标准装扮。他的头发有些乱糟糟的,好像是刚睡醒的样子,这个人正是匆忙赶回乡下的秦越。秦越朝司机摆了摆手,大巴重新开动,缓缓离开了秦家庄,在车后面扬起了一阵尘土。秦越捂着鼻子,赶紧朝老家的方向跑过去。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绝代仙医:自己的事自己解决

急诊室里的专家们看见程老爷子已经醒了过来,包括主治医生张文在内的所有医生都暗自松了一口气,他们开始依次走出急诊室,去忙各自的事情去了。

只有张文站在原地,心想,这个其貌不扬甚至有些邋遢的年轻人,简直是他们医院的救星啊,一定要给他转正,加薪,对了,还要给他奖金!不过刚才秦越已经答应程老爷子做他的私人医生了,这可怎么办!他实在舍不得身负针灸绝技的秦越就这么离开医院。

张文悄悄把秦越拉出门外,说:“秦越啊,咱们仁康医院给了你实习的机会,你可不能就这么一走了之啊,我可以跟院长申请给你提前转正,而且还给你加薪,另外发一万块的奖金!”

秦越仍旧是那一副笑眯眯的样子,他搓了搓手,说:“人活一世,无非图个活得潇洒!我在你们这儿上班,要钱没钱,要地位没地位,你现在看我有本事了,才知道挽留我了?晚啦!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你们这座小庙装不下我这个大神,拜拜了您呐。”

秦越丢下了脸红发烫的张医生,重新走回急诊室。

看见秦越走了进来,程彪给黑鹰使了个眼色,黑鹰从兜里拿出一张纸来,用笔在上面写了一串数字,等他写完了把纸条递给了秦越,说:“上面是我的电话号码,如果遇到了什么麻烦,打我的电话,不管是多么麻烦的事我黑鹰都能帮你摆平。”

秦越把纸条小心地收起来放进口袋,微笑着对程老爷子说:“老爷子您好好休养吧,针灸疗法一周一次就可以,在您下次针灸前,我肯定会去找你的。”

程老爷子和蔼的看着他,点了点头。

程彪把一张银行卡丢给秦越,说:“里面有五万存款,密码是六个八,就当是先预付你一个月的工资了。”

秦越压下心中的狂喜,不动声色的把银行卡装进口袋,刚要说话,这时候手机突然响了起来,秦越看了一下来电显示,是他的好朋友强子打来的。

“不好了,越哥,耗子带着手下又去你家了!”

听到“耗子”这两个字,秦越心里突然一紧,咬着牙问道:“我爷爷呢,他没事儿吧?”

“大门外面有人守着,我根本不敢进到院子里去,不过这次他们来势汹汹,秦老头估计要吃苦头了,这里的情况我已经通知过村长了,可是村长说这些混混都是亡命徒,他惹不起,所以让大家还是和以前一样,装作没看到!”

秦越心中突然升起一股无名火,朝电话里喊道“赶紧报警啊!”

“已经报过警了,可是那边听到是耗子在惹事,立马就把电话挂掉了。”

秦越把拳头攥的咯咯直响,用愤怒到发颤的声音说:“强子,你躲起来别被他们发现了,我现在就回乡下!”

程彪从秦越的电话里听出了个大概,因为他本身就是道上混的,所以关于“耗子”的名号他也有所耳闻,是个心狠手辣的人物。

秦越挂完电话扭头就要走,却被程彪喊住了:“喂,小子,需要帮忙的话,我可以让黑鹰带上人跟你一块儿去。”

秦越背对着他摇了摇头,说道:“我自己的事自己解决,没必要麻烦你们。”说完,快步离开了急诊室。

绝代仙医:秦氏医馆

秦家庄是济州市郊区的一个小村庄,位置比较偏僻,而且经济比较落后,这里甚至还用牛来耕地,用马来拉车,这样的落后的地方在现代社会里似乎显得格格不入。

一辆大巴在秦家庄村口的公路边上缓缓停下来,车上走下来一个眉目清秀的男生,他穿着一件红白相间的格子衬衫,那条有着破洞的牛仔裤在都市里正是流行的款式,但是现在看来却像是乞讨者的标准装扮。

他的头发有些乱糟糟的,好像是刚睡醒的样子,这个人正是匆忙赶回乡下的秦越。

秦越朝司机摆了摆手,大巴重新开动,缓缓离开了秦家庄,在车后面扬起了一阵尘土。秦越捂着鼻子,赶紧朝老家的方向跑过去。

秦家庄里没有多么豪华的建筑,基本上都是清一溜的红砖青瓦,有的人家还是用着老一辈流传下来的土坯房,这里的人都是名不经传的小老百姓,但是一提起秦氏医馆,附近十里八乡的村民都会竖起大拇指。

秦氏医馆据说从民国时期就存在了,传到秦老头这里,已经是第三代了。秦老头的医术都是祖上传下来,针灸、推拿和治疗各种疑难杂症都样样精通。而且秦老头几十年如一日的为附近的村民看病,从没多收过一分钱,有时候甚至免费给困难户看病,所以他的口碑在附

近一带都非常好。

“爷爷!爷爷!”

秦越刚跑进院子里就开始大声喊起来,但是并没有听到什么回应,他抬起头看着正堂挂着的那个黑底金字的牌匾,上面写着“医者仁心”这几个大字,他的眉头紧紧皱起来。

数个小时之前。

耗子带着七八个混混一脚踹开了秦氏医馆的大门,他对几个手下使了使眼色,那几个人站在大门口,开始把起风来。

耗子走进医馆里,看见秦老头正在抄写偏方,大声冲他喊道:“老不死的,识相的就把神农医书交出来,要是这次再敷衍我,别怪我不客气了!”

秦老头搁下毛笔,抬起头看着这个胡子拉碴,长得有些贼眉鼠眼的混混头子,眼神没有丝毫的慌乱,他咳嗽一声,沉着声音说:“耗子,我已经说过很多次了,我没有你说的什么神农医书。”

耗子朝地上吐了一口吐沫,嘿嘿一笑,说:“你当是骗三岁小孩子呢,我实话跟你说了吧,指使我来你这里的是我们大哥李成虎虎爷,虎爷你认识吧?嘿嘿……”

听见李成虎这个名字,秦老头的手哆嗦了一下,毛笔掉在了桌子上,那张写着一个治疗头疼偏方的劣质宣纸上,多了几道墨汁的划痕。

秦老头不由得陷入了回忆,十几年前的一个清晨,一个年轻人浑身是血的晕倒在了秦氏医馆的大门口,当时他全身上下全是触目惊心的刀伤,就连左脸上都被狠狠的划了一道。

秦老头赶紧把正在抄写药方的小秦越叫出来,一老一少费了好些力气才把这个人抬进了医馆里的病床上。秦老头用剪刀把他那身沾满血的衣服剪开,吩咐秦越把毛巾用温水浸湿拿给他,他轻轻的给他擦拭伤口,然后撒上自己秘制的金疮药,年轻人疼得醒了过来,秦老头

示意他先不要说话,帮他仔仔细细的缠上了白纱布。

之后年轻人在秦氏医馆里休养了半个月的光景,身体上的伤口全都愈合了,只不过左脸上从此留下了一道吓人的疤痕。他告诉秦老头他叫李成虎,为了报答救命之恩,愿意帮秦老头做三个月的小工,秦老头推辞不过就留他住了下来。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