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科幻 > 龙夫强势:小妻入梦来

更新时间:2021-03-26 03:42:10

龙夫强势:小妻入梦来 已完结

龙夫强势:小妻入梦来

来源:微小宝 作者:赞美死亡 分类:灵异科幻

精彩试读:他下巴一抬:“这就是你求人的样儿?” 我没说话,拿了一把香去了阁楼小屋,一股脑儿全给他点上了。虽然我刚入行,但我也知道香火对他们这类东西的修行有用处。供上香之后我跪下一边磕头一边说道:“求曲仙太爷救我爷。” 我知道长虫跟进来了,就站在门口看着我,只要他满意了才会点头救我爷。 过了一会儿他突然说道:“有人想害小爷的时候那小子就冒出来了,未免太蹊跷了,自然留不得,杀了他你还心疼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11-:小爷不吃这套

  

  长虫冷森森的看了我一眼放开了叶恒丰,一闪身人就不见了。

  叶恒丰咳嗽了好一阵儿才缓过劲来:“不好意思啊……我这人不太会打架,吃饭的家伙都在包里,刚才那种情况我也没来得及拿……”

  我闷声说道:“看出来了,一开始还以为你多厉害呢,什么都知道,结果是个绣花枕头。你这人不会打架就算了,嘴还那么欠,都这幅样子了还敢惹人家,当真不怕死。不过……你那一脚踢得不错,门都给你踢飞了……”

  他苦涩的笑了笑:“说实话,你供这家伙太冷血了,不适合做出马仙。本身出马仙跟自己的出马弟子就是共勉的,你遇到危险他都不立刻露面,何苦呢?他能杀别人,也就能杀了你。”

  这个我又何尝不清楚?帮我安顿好我爷和我奶奶之后叶恒丰也累得起不来了,一躺下就没了动静。还好他呼吸正常,看样子不会那么容易死,这一时半会儿我也没办法带他去镇上看医生,只能先这么着了。

  我守着我爷的尸体坐到了后半夜,哭到最后都哭不出来了,我奶奶醒了,她没落泪,只是说我爷爱干净,打了水帮我爷擦身子。我知道这事儿对她打击不小,也没说话,受不了屋子里那味儿,打了桶水去清理。

  天知道我是吐了多少回才把谭二麻子稀碎的尸体收拾干净的,屋子里的味儿轻了许多,但还是有,估计得好些天才散得掉了。

  刚收拾完屁股还没坐热长虫就出现在了我跟前,我现在没心思搭理他,他冷不丁的说道:“把那臭道士扔出去。”

  我皱眉:“下这么大雪,扔出去不冻死了?”

  他态度坚决:“冻不冻死跟你也没关系,你不扔,我扔。”

  说着他当真就把叶恒丰拽起来往外面拖,他抓叶恒丰的衣领,我抓脚踝:“不能这样!你不是想早点重新修炼出龙丹吗?你这样总杀人的话是没有办法增长修为的!你们这些野物修炼不就图个能成正果吗?你这样怎么成正果?当心遭天谴!”

  他不理我,我也拽不过他,他直接把叶恒丰丢到了院子里,我一跟出去他就把门给关上了。我心里当时就跟哔了狗是一样的感觉,这是我家好吗?!

  我使劲拍门,我奶奶想给我开,但是被长虫给制止了:“不准开门!”

  我奶奶肯定怕他“曲……曲仙太爷?外面那么冷……给俩娃冻死咋个整?”

  长虫冷哼一声:“你家丫头冻死了我再给她救活,那臭道士就让他死吧。”

  我奶奶不敢作声了,我一听他还能把死了的人救活,第一个想法就是让他救我爷:“曲天风!你能让人死而复生是真的吗?!”

  他不理我,我乞求道:“我知道你能,你救救我爷好不好?算我求你了,下半辈子我一定给你当牛做马报答你!”

  门开了一条缝,长虫站在门口看着我:“让我救你爷可以,你别管那臭道士死活,否则免谈。”

  二选一,这是要把我逼疯的节奏。

  我跟叶恒丰虽然萍水相逢,但是哪能让人家把命丢在这里?他为了救我已经受了伤,我欠人家一个人情。我还没把长虫的性子揣摩透,不敢再乱说话惹他生气,斟酌了一番我说道:“你让叶恒丰进去,你救我爷……我……我去死好了……”

  他把门一关:“那你跟那臭道士一块儿死吧!”

  我是看出来了,长虫是跟我杠上了。其实我现在心里也十分挣扎,一咬牙想任由叶恒丰去死,我爷才是我的至亲,他就是个萍水相逢的陌生人,死在他乡丢进山里也没人知道,可我良心揪着疼,这样的话我跟长虫有什么区别?我这是在助纣为虐。

  打消了邪恶的念头,我把叶恒丰拖到了屋檐下,他身上已经有了一层积雪,脸上没了血色,身上也冷得吓人。见识过人在雪地里被冻死的事情,我犹豫了一下抱住了他,这种时候用人体取暖是唯一可行的,我也不能贸贸然带着他去村里人家里寻求帮助,这家伙进我家门的时候生龙活虎的,村里人可都是看见的,现在弄成这副样子,我没工夫跟人解释。

  过了没十分钟长虫突然冲出来将我一把拎进去丢在了地上,他则转身带上叶恒丰以飞快的速度越过墙头不见了踪影。我想追,我奶奶拽住了我:“莫追了,追不到的……就当……不晓得这回事儿吧,人肯定是没了,那方向是往山上去的,那么大片山,等我们找到,人都遭野物吃干净了……”

  我没说话,心里特别不是滋味,我奶奶叹了口气又说道:“也难怪曲仙太爷囊哎恨道士,他就是遭你太爷爷害了的哒嘛(语气词),只能怪小叶倒霉了……”

  我倒是忘了这茬,难怪长虫非要叶恒丰死。现在事情几乎已经成了定局,我再怎么撒泼打滚也没用了,叶恒丰是真的死了。没过多久长虫就回来了,一副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的样子,我心里恨他,但是也怕他,准备了一万句骂他的话都不敢冒出一个字来。

  见他要上楼,我急忙说道:“你不是说叶恒丰死了你就救我爷吗?”

  他斜睨了我一眼:“我是让你别管他死活,你可是管得够够的,现在还敢跟我讨价还价?小爷不吃这套!”

  虽然他这么说,但是也没走,我咬咬嘴唇:“人都被你丢上山了……你还想怎么样嘛……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他一撩长发:“不稀罕造那玩意儿!”

  我差点没给他气出心脏病,要不是还指望他救我爷,我现在就能跟他翻脸!

  我奶奶知道我脾气有点暴躁,悄悄拽了拽我的衣服,我知道她什么意思,让我别把长虫给惹急了,惹急了咱们都活不了。我深吸了一口气说道:“算我求你。”

  他下巴一抬:“这就是你求人的样儿?”

  我没说话,拿了一把香去了阁楼小屋,一股脑儿全给他点上了。虽然我刚入行,但我也知道香火对他们这类东西的修行有用处。供上香之后我跪下一边磕头一边说道:“求曲仙太爷救我爷。”

  

12-:没忍住

  

  我知道长虫跟进来了,就站在门口看着我,只要他满意了才会点头救我爷。

  过了一会儿他突然说道:“有人想害小爷的时候那小子就冒出来了,未免太蹊跷了,自然留不得,杀了他你还心疼了?”

  我直起身转过头看着他,突然想到叶恒丰之前也说过有人在谭二麻子的尸体上做了手脚,而且是利用长虫杀死谭二麻子时留下的毒液做的文章,虽然不知道跟他现在说的有没有关联,可我也好奇在尸体上做手脚的是谁。

  真要像他说的那样有人要害他的话,叶恒丰就死得不冤,这节骨眼儿上,长虫最为敏感,偏偏叶恒丰是道士,还进了我家门。看来长虫仇家也不少,之前收拾那猪精的时候猪精就说过了,长虫丢了龙丹的事情迟早会被人知道,到时候长虫就完了。当时我没把这话放心上,现在联系起来倒是有点意思。

  虽然我心里不服气,嘴上还是必须要服软的:“我只是觉得好歹叶恒丰救了我,你这样我良心上过不去……”

  他不屑:“良心值几个钱?少在那里假慈悲,你就敢说你心里没想过不管叶恒丰让你爷活?”

  他说对了,我还真想过,他虽然没人性,但是却把人性摸得透透的。想摆脱他的计划暂时是落空了,谁也没想到半路杀出个叶恒丰来。

  见我不说话了,他就更加理直气壮了,拽得二五八万似的:“滚去洗干净,臭死了,弄脏了小爷的地儿。”

  我起身下楼去洗澡,心里暗骂了一句老泼皮,本来是我家,搞得好像变成他的了一样。

  我不敢一个人去洗澡,天都还没亮,奶奶在一边儿陪我,一直唉声叹气的。我说道:“我会求长虫救爷的。”

  奶奶做了个禁声的手势:“你说啥呢?咋能这样叫曲仙太爷?被听见了你要背时(倒霉)。”

  我撇了撇嘴没说话,大雪天的洗澡冻得我直哆嗦,要不是被谭二麻子那缺德鬼弄得一身脏兮兮的,我才不洗。

  过了一会儿我奶奶嘴里嘀咕道:“我咋觉得有点怪?蛇仙一般都姓柳,叫柳仙,他咋姓曲……?”

  我也觉得有点奇怪,灰、黄、狐、白、柳中的‘柳’指的就是蛇,别的我不知道,这五类野仙都是以这几个字冠姓的,长虫偏偏不姓柳,难不成真是龙?也不对,他不像龙,只是姚仙姑说过他身份不简单,身上有神龙血脉,说不定他是个串儿(杂交品种),龙跟蛇的串儿么……?不敢想象……

  洗完了之后我当然是去阁楼找长虫问他还有没有下一步指示,现在啥都得顺着他的意。可这家伙不知道干嘛去了,我叫他他也不应,我一时火起,拿起供的木牌就要砸,他突然变成一条蛇从木牌里窜了出来:“你敢砸试试?”

  我浑身一个哆嗦,顺手把木牌擦了擦放回了原位:“没有……我就给你擦擦灰……”

  他的蛇身缠绕在了我手腕上:“谅你也不敢。”

  我赔笑道:“你现在能救我爷了吗?香火你也吃了,表个态呗……”

  他脑袋一歪:“那点东西就想收买小爷?”

  我心一沉:“那你要怎样?”

  他眯起眼睛细细的打量我:“你这脸蛋儿还有点看头,把小爷伺候好了就如你的意。”

  呸!老流氓!色胚!

  我狠狠的咽下这口气:“曲仙太爷……您老就放过我吧,您这样……我以后怎么嫁人啊……?是吧?”

  他冷笑:“你还想嫁人?上了小爷的床就是小爷的人!还有……小爷不老,你要是再‘您老您老’的,割了你的舌头!”

  我舔了舔嘴唇才能感觉到自己舌头还在:“话不能这么说啊……咱俩也不合适啊,我一普通人怎么配得上你?而且我是你弟子,差着辈分呢……像你这样都能化人形的,起码也修行了几百年了吧?那是尊称,不是说你老……”

  他顺着我手臂一路往上,在我领口磨磨蹭蹭,蹭得我鸡皮疙瘩又冒出来了:“你以为小爷说的‘弟子’是指师徒?想多了,你就是个帮小爷办事儿跑腿的,跟东北的出马弟子没什么区别,真要论辈分,小爷能当你祖宗!”

  好吧,是我想多了,这家伙就是个畜生,糟蹋完人不算,在他心里我还只是个跑腿儿的,还想当我祖宗,我呸!

  突然觉得脖子上一疼,我吓得瘫坐在地:“我……我要死了……曲天风你混蛋!能不能让我死得体面点儿?!”我不想死后变成谭二麻子那样啊……浑身蛇毒肿如鼓,想想就……

  不知道为啥,他声音听起来有点迷糊:“没忍住……”

  没忍住就完了?没忍住就能咬我一口把我毒死?!

  这还不算,他从小蛇顷刻间变成了小腿粗的蟒蛇,将我整个人都缠绕住了,缠得不算紧,可我还是觉得呼吸不畅,是给吓的,现在我满脑子都是他杀猪精的时候的场景,想到他的血盆大口我就不行了……

  “别人求都求不来,你还一副死了亲娘的样子。”

  我特么……想撕了他的嘴!

  知道逃不了,我哑着嗓子说道:“你能变成人吗……?”

  他顿了顿遂了我意,将我抱起往供桌上一放,抓着我的腰身就把我往他跟前摁,一想到他是条长虫我就委屈,再想到他可能是个丑八怪我就更委屈,伸手想摘下他面具:“你到底长啥样啊?”

  他迅速的把脸侧到了一边:“再碰小爷剁了你的手!”

  我随口骂了句丑东西,他狠狠挺动了几下腰身:“再不济比姓叶的臭道士好看!再不闭嘴小爷给你堵上!”

  我脸上一阵发烫,暗骂他不要脸,供桌上的香薰得我眼泪哗哗的流,他勾起嘴角笑道:“还没怎么着就哭成这样,小爷要是来真的,你不得死在这儿?”

  我特么……

  见他的鬼去吧!

  我伸手把香炉推到了一边:“香给熏的……”

  他没吭声,我知道他现在已经没工夫搭理我了,我也不是第一次经人事了,本身再怎么反感也抵不过生理上无法控制的刺激,一开始我还能忍着不吭声,后边根本就不是我能控制的了。

  

小说《龙夫强势:小妻入梦来》 第11章 :小爷不吃这套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