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情感 > 都市纨绔大少爷

更新时间:2021-03-26 03:42:15

都市纨绔大少爷 已完结

都市纨绔大少爷

来源:微小宝 作者:八月不飞雪 分类:都市情感

精彩试读:见秋霁的脸色,凌天也知道这事瞒不了,索性尴尬一笑道:“都是我打了!”秋霁听了,不由美目一瞪,显然有些不敢相信凌天所说的话。见秋霁美目中充满了疑惑与不信,凌天也没打算解释,转而岔开话题说道:“这事先别管,嫂子你还是先看看这份赔偿协议再说吧!”刚想问话的秋霁,被凌天这么一打岔,当下带着几分疑惑,伸手接过了凌天递来的赔偿协议。粗略地看了一遍,神色瞬间阴沉了下来。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4-如此赔偿

“喂……老弟,你怎么了?年纪不大,却跟一个七老八十的老头似地,满腹的心事!”

躺在一旁的魏东,见凌天随口应了一句,突然间又沉思起来,不禁有些纳闷。

“没什么!刚才忽然想到一些事情,一时间有些感慨吧了!”

从沉思中醒来,凌天翻身下床后冲魏东说道:“你若是不怕变残废的话,就陪我去老城区走一趟如何?”

见凌天小看自己,魏东一听顿时不高兴了,不满地冷哼了一声。

“小老弟,你也太小看我了。这点小伤也能把我魏东吓住!”

只见魏东说着,似乎为了要证明自己很厉害似地。一屁股从病床上翘了起来。

不过他的双腿尚未站稳,便哎呦一下,惨叫了起来。

“妈的,那帮混球,下手也真够狠的!”只见魏东咬牙坚持站起了后,不禁破口骂道。

见魏东伤势不算厉害,凌天微微点了点头,伸手抓起床上秋霁留下的钱,转身朝病房外走去。

眼睛凌天一声不吭地走出了房门,魏东见了,慌忙追了上去。

“小老弟,你去老城区干吗?”

“没什么,闲着无聊,去转转!”凌天不想这么快将事情的原委告诉魏东,于是就随口敷衍了一声

“行,你牛!”

魏东本就是一个八面玲珑的人物,如何听不出凌天是在敷衍自己。于是也不再继续揪着这个问题,仅是快步地跟了上去。

一个头缠着纱布,另一个则张着两个胳膊,瘸着腿,屁颠屁颠地跟在后面。就这样两个人一前一后地走出了医院,随后上了一辆出租车。

大约十五分钟左右的时间,出租车便载着两人,开进了正准备拆迁的老城区。

坐在副驾的凌天,看着两旁萧条败落的老城区,实在是很难将它与日后宁阳市的商业中心联想到一起。

想到眼前这条破败的街道,关系着凌家未来的命运。坐在车内的凌天,双拳紧握,心中暗下决心。

“既然上辈子老城区的开发,成了父母以及嫂子的心中遗憾。那么这辈子,就让我来改变历史,把它建设成为凌家一只下蛋的金**!”

左右环顾着两旁,很快在凌天的脑中,就有了一个庞大的建设规划。

不过,就在凌天想着,该如何最大限度地开发,挖掘老城区商业街的潜力时,坐在车后的魏东忽然张口怒骂了起来。

“草泥马……狗日的三毛,竟然又带人来强迫大伙签协议了!”

“司机……快停下!”

只见情绪激动的魏东,说着便准备伸手打开车门。

坐在副驾驶的凌天,听到魏东的怒骂后,不由伸头看去。

只见一旁的街道边,正站着一伙七、八个市井混混,各个手持钢管,围在一家小商铺前。

听着从上铺里面,传来的哭喊与争吵声,凌天的脸色渐渐地阴沉了下来。

这边司机刚停下车,凌天随手丢下一张五十的,便打开车门,朝对面走了过去。

紧随下车的魏东,则是一脸怒气地,冲着前方怒吼道:“三毛,你tm的孬种,有本事你跟老子单挑,欺负老实人算什么!”

对面正围在铺外的众人,一听身后传来的怒骂,无不带怒意转头看去,等他们看清来人后,顿时笑成一片。

随后,就见一个三十出头的光头,嘴里叼根烟,从店铺走了出来,一脸的不屑道:

“魏东,你他妈的,还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实话告诉你,今天这里所有人的不签也得签。要是耽搁了钱少的大事,当心老子弄死你!”

“妈的……你有种,就动手试试!”匆忙赶来的魏东,听后,顿时怒骂道。

“慢着,东哥……”

到是一旁凌天,急忙伸手拦住了冲动的魏东。随后只见凌天面带微笑地走上前,看着面一脸凶色的光头,笑问道:“你就是三毛!不知能不能把赔偿协议让我看看?”

眼见一个十六、七岁的学生崽子,竟然跑到自己面前充大,三毛心中不禁有些怒意。

不过,当他见眼前的小子面对自己时,竟然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三毛心中不禁犹豫了一下,随后冷哼了一声,“小子,你以为你是谁,你能代表他们签吗?”

凌天听后,笑着点了点头道:“瞧你说的,我既然要看赔偿协议,自然就能代表他们签。当然,这协议得让我看的满意才行!”

“老弟!”

身后魏东一听,凌天竟然要代表大伙签订赔偿协议,不禁急了。

“放心吧!这事交给我吧!”凌天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魏东,微微有些感叹。

“好小子,既然如此,希望你待会别后悔!不然……我三毛也不是好惹的!”

见凌天的气势,三毛冷哼了一声,转过头对身后的一名小弟,吩咐道:“给他一份赔偿协议!”

“好的,三哥!”

随后只见其中一个青年,笑着从手里提着的塑料袋中,抽出了一份协议递递给了凌天。

“小子,看仔细一点,要是有不认识的字,可以问哥哥我!”

眼见凌天接过协议,这名青年不由嘿嘿笑道。此话一出,顿时引的四周众人,一片大哄然大笑。

“谢谢提醒!”凌天笑着点了点头,打眼扫了一遍后,脸色却渐渐地阴沉了下来。

“奶奶的,这哪里是赔偿协议,简直就是一份霸王协议!”

如今宁阳市的商品房价中心地段,都已经快达到七千多一平方。即便是新开发的东城外环,房价也达到了近五千多一个平方。

虽说,此时的西城老城区,目前乃是宁阳最落后的地段。但是,以后这里绝对是一个聚宝盆,只要不是傻子都能看出来。

却是没想到,自己手里拿的这份赔偿协议中,竟然规定了这拆迁的赔偿价格,每平米才两千五百元。

这样欺人的价格,难怪老城区居民不愿意签订。这要是签了,那么整个老城区的人,还不都得去睡大街,流浪了!

一想到就是因为这样一份霸王条约,害的凌家陷入经济危机中,凌天心中的怒火可想而知。

只见,凌天在看完了赔偿协议后,几乎是咬牙切齿地恨声道:“好,好的很!”

只见他说着,嘶啦下一,伸手就将手中的协议给撕的粉碎,对着三毛的脸就砸了过去。

“小杂种,你想死是不是!”

见少年突然发疯地撕了自己的协议,还朝自己砸了过来。三毛不禁怒了,抬手就伸朝凌天抽去。

“啊……小老弟,当心!”

眼见三毛突然动手,站在凌天身后的魏东,顿时惊呼一声。

只是场中有人的动作,却比他更快、更狠。

几乎在三毛动手的瞬间,凌天转身一个华丽的侧踢,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中,一脚就将三毛给踢飞了出去。

这是什么情况?出乎意料的结果,令场中众人一时间竟然没反应过来。

好在紧接着一声惨叫,令众人瞬间回过神来。眼见面前的少年,竟然一脚就踹飞了自己的老大。顿时纷纷怒吼一声,挥动着手中的钢管,就朝凌天攻了过来。

“老弟,当心!”

而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的魏东,一见七、八个人围攻凌天,不禁急了,惊呼一声后,忍着伤痛,就要过去帮忙。

只是,场中的凌天,可不想魏东过来添乱。不等魏东上前,就转脸轻笑道:“在一旁给我呆着,别添乱!”

只听凌天说着,人已经纵身上前,伸手从一个混子手中夺过了一根钢管。接着翻手一棍子,就拍爬下一个混混。随即怒喝道:“都他妈的,给老子住手。不想死的,都给老子把手中的钢管放下!”

只是这边凌天话尚未落音,不远处被凌天一脚踹飞的三毛,双手握着肚子从地上爬了起来,忍着剧痛,咬牙切齿地恨声道。

“草泥马……给老子弄死这小王八蛋!”

“上啊……”

随后场中,不知是谁,跟着大喊了一声。原本迟疑的众人再一次攻向了凌天。

一旁魏东感受到三毛动了杀意,不由神色一慌,顾不得伤势,对着三毛怒吼道:“三毛,你他妈的,要是敢胡来,老子和你没完!”

只见魏东说着,就慌忙拐进了小商铺中,拿起电话便开始拨打起来。

“黑子,快他妈的,给老子把兄弟们都叫来。老子的兄弟正在与三毛拼命呢!”

只见魏东说着,又接连打了好几个电话。只是等他挂掉电话,在看向门外时,两眼珠子差点没惊的蹦出来。

尼玛……这么情况?老子不过是打了几个电话,外面就已经结束战斗了!

更牛b的是,竟然是一群人,被一个高中生给干翻了!

这他娘的,说出去谁信啊!

当然,这并不是说凌天就一点没事。

尽管重生前,凌天已经是先天罡境高手。但是此时,却依旧不过是一个十六、七岁的高中生而已。

因此,一番厮杀下来,凌天身上或多或少还是受了点伤。浅蓝色的病服上,隐约可见几处鲜红的血迹。

此时只见,凌天一手紧握着钢管,冷眼扫视了脚下哀嚎一片的众人。随后这才漫步走向被自己再一次放倒的三毛。

看着躺在地上的三毛,看着自己的眼神带着几丝愤怒与不甘。凌天不由冷哼了一声,抬腿便是一脚重重地踩向了三毛的胸前。

凌天这一脚下去的力道可不轻,差点没将三毛给踩晕过去。

看着脚下咬牙坚挺的三毛,凌天这才厉声问道:“说,那狗屁钱少到底是谁?”

5-你可以滚蛋了!

眼见面前的少年满脸杀气地,俯身看着自己,这一刻三毛的心里竟然隐约感到了一丝害怕。

没想到自己出道十几年,有朝一日竟然栽在了一个名不经传的学生手中。

想到这,躺在地上的三毛心里,不禁憋着一股怨气。暗暗发誓日后,定要一洗今日之耻。

只是面对此刻凌天的强势,三毛还是理智地选择了暂时的屈服。喘着粗气道:“钱少,就是阳天房地产副经理钱笑杰。因为他父亲乃是城建局局长钱少华,所以大伙都称他为钱少!”

“城建局局长钱少华的儿子!”凌天听后,不禁哑然一笑,却是没想竟然是那混蛋的儿子。

上辈子,凌天虽然是个胡作非为的富二代,但是对宁阳市城建局局长钱少华的贪污大案,那可是记忆犹新!

说起来钱少华的父母,也不知道是不是存心的?

竟然给自己儿子,取了这么一个名字富有含义的名字“钱少华”,这不是在提醒自己的儿子以后要“钱少花”嘛!

不过,可惜了!

这钱少华显然是辜负了父母的厚爱。在他当上城建局局长这几年可没少捞钱,自然也没少花钱。

最后也不知道得罪了谁,竟然被人家给匿名举报了。

结果自然是与诸多贪官一样,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

尼玛……不过一个小小宁阳市城建局局长,上任不到三年,竟然伸手捞近五千多万!

这还只是媒体公布出来的,未公布的还不知道有多少!

因此,知道钱笑杰乃是钱少华的儿子后,凌天总算是明白了为何钱笑杰,会当上自家公司副经理了。原来是有个当局长的好老子啊!

真是不知道自己的老爸,当时是怎么想得。竟然让这二世祖,混进自家的公司也就算了,竟然还委以重任。

眼见混球,竟然借着自己公司的名字,在外****,败坏自己的名誉。这是凌天无论如何都不能容忍的!

即便你老子是市长或者是市委书记,犯了你二少的底线。凌天也绝对会毫不客气地将其一脚踹飞。

更何况这钱笑杰的老子钱少华,不过是一个快要下台的2b货。凌天自当不用再做过多的考虑。

因此,凌天心中当下就已经下了决定,无论如何都要将这混蛋撵出自己的公司。

只是,想到目前整个宁阳的事务,都是由自己的大嫂秋霁在负责。一时间凌天又有些迟疑了,就是不知道大嫂是否知道此事?

就在凌天有些犯难时,躺在地上的三毛,眼见凌天脸色有些犹豫与迟疑,不禁冷笑了一声,“小子,老子劝你还是识相点,别他妈的多管闲事。别惹毛了钱少,把自己的小命丢了,还要连累自己的家人,到时可就怨不着别人了!”

三毛做梦都没想到,他这一句话,不但把自己坑了,连带着钱少华父子,也被他坑进了沟里,甚至还牵连了一大批宁阳市乃至皖南省的高官。

“找死!”

原本还有些迟疑的凌天,一听这混蛋,竟然胆敢拿自己的家人来威胁自己。

凌天顿时心中一怒,脚底一发力,直接将三毛给踩晕了过去。

接着就见凌天阴沉着脸,豪不犹豫地转身走进小商铺中,拿起电话便拨通秋霁的号码。

此时,刚开完一个研讨会的秋霁,还未来得及坐下来喝杯茶,就听到手机的铃声。

听着电话铃声,秋霁的秀眉皱了皱,但还是伸手拿起了电话。

见是一个陌生的号码,秋霁迟疑了片刻还是按下接听键。

只是不等秋霁说话,那边电话那头就传来了凌天略带阴沉的声音,“嫂子,我是凌天。我现在正在西城老城区!”

一听是自家小叔子的声音,秋霁不由一愣。这小混蛋不是正躺在医院嘛,怎么一转眼又跑到西城老城区了。

尽管秋霁心中疑惑着,但还是慌忙问道:“小天,你不在医院好好呆着,跑到老城区干嘛?”

“这事说来话长了!嫂子,你现在若是有空,就赶快过来一次。对了,最好将阳天房地产公司的经理也一道叫上。我恰巧有些事情想问问他!”

这次电话那边传来的凌天的声音,较之先前要柔和不少。

一听凌天竟然要自己叫上阳天房地产公司的经理。秋霁心中顿时咯噔一下,意识到肯定是阳天房地产这边出事了。要不就是阳天房地产公司的人惹毛了这二世祖。

不然,以那二世祖的性格,绝对不会无缘无故插手自己生意的。

因此,想到这,秋霁连忙问道:“小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可别胡来!”

电话这边,凌天一听嫂子,竟然如此不信任自己人品,无奈地哑然一笑道:“嫂子,是这边的补偿款出了问题,你还是赶快过来处理一下吧!若真等这边出事,那可就大条了!”

得到嫂子肯定的答复后,凌天这才笑着放下手中的电话。见一旁魏东一脸诧异地看着自己。

凌天不由尴尬地笑道:“很抱歉,我就是你口中那黑心开发商的儿子!”

“这……这……小老弟!我不是……我不是说你的……”

早知道凌天家世不简单,只是魏东却是没想到,凌天竟会是阳天房地产老板的儿子。

想到在来之前,自己还当着凌天的面,大骂他老子黑心。魏东不由神色慌乱了起来,一时间结结巴巴地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到是一旁的小商铺的老板,一听眼前少年,竟然是阳天房地产老板的儿子,顿时情绪激动起来,恨声道:“小哥,你们阳天房地产也太黑心了吧!你们这是想把我一家老小往死里逼啊!”

见老板情绪激动,凌天慌忙安慰道:“大叔,实话告诉你,这事我也是无意间听东哥说起才知道的。而且,我这不是就立刻匆匆赶来,为你们主持公道了吗?你就放心好了,我们阳天房产,绝不会昧着良心赚钱,更不可能把大伙往死理逼的!”

原本还一脸尴尬的魏东,听了凌天这么一说,也是激动不已。自己之前拼死拼活的,不就是为了给邻里谋条生路嘛!

眼见凌天承诺,魏东也是激动的连忙跟着安慰道:“张叔,小老弟可是个好人。不然也不可能仅听我一面之词,就不顾伤势,从医院跑了过来。而且这小老弟还是我家妹子的同班同学!”

一旁凌天听后,慌忙笑着补充道:“大叔,我就坐在芯语后面!”

“是嘛!没想到你还是芯语那孩子的同学啊!那真是太好了,这下我们总算是有盼头了!”

听魏东这么一说,小商铺老板总算是放下心来,笑着连连点头道。

得知西城老城区赔偿出了问题,秋霁不敢怠慢,火急火燎地驾着车就直奔了过来。

当她开车一拐进老城区,就看见不远处的一个小商铺前围着一大堆人,地上还横七竖八地躺着七八个。

见此,秋霁心里顿时咯噔一下,暗道一声不好,心中隐隐有些担心凌天的安慰。

随后只见秋霁一踩油门冲了过去,紧接着一个急刹车,恰到好处地将车停在小商铺门口。

车门尚未打开,便传出秋霁慌忙的叫喊道:“小天,小天!”

“嫂子,我在这呢!”

此时,正坐在屋内与众人闲聊的凌天,突然听到屋外秋霁慌乱的叫喊声,心里不免有些感动。当下急忙应和了一声,慌忙起身,迎了出去。

眼见凌天头裹着纱布,一脸嬉笑地从店里走了出来,秋霁这才松了口气。转而看着地面躺着哀嚎的一片几人,不禁皱了皱柳眉问道:“小天,这是怎么回事?”

见秋霁的脸色,凌天也知道这事瞒不了,索性尴尬一笑道:“都是我打了!”

秋霁听了,不由美目一瞪,显然有些不敢相信凌天所说的话。

见秋霁美目中充满了疑惑与不信,凌天也没打算解释,转而岔开话题说道:“这事先别管,嫂子你还是先看看这份赔偿协议再说吧!”

刚想问话的秋霁,被凌天这么一打岔,当下带着几分疑惑,伸手接过了凌天递来的赔偿协议。粗略地看了一遍,神色瞬间阴沉了下来。

看完手中协议,秋霁总算是明白了为何凌天会叮嘱自己将阳天房产的经理叫来。

只是,恰在这边秋霁刚看完手中的赔偿协议时,身后便传来一阵怒喝声。

“混蛋……你这是想干什么?是不是想造反啊!在你们眼里,还有没有王法了!”

一听身后来人的叫骂声,一时间秋霁脸色就更加显得难看了。同样,四周的众人的目光,无不是被吸引了过去。

只见一个年约四十多岁,大腹便便的胖子,梳着个大背头,颐指气使地走了过来。再见到地上躺倒的几人,顿时一脸的不满与愤怒之色。

只是等他见到面前的秋霁后,脸上瞬间堆满了笑容,慌忙小跑过来,赔笑道,“秋总,让你看笑话了!这事你放心,我很快就派人解决了!”

秋霁闻言,冷哼了一声,将手中的赔偿协议递了过去,冷声道:“胡经理,麻烦先看看这些赔偿,然后再给我一个解释!”

见秋霁脸色阴沉的可怕,胡彪心中不禁咯噔一下,暗道一声不好。转眼瞟了一眼地上已经晕死过去的三毛,眼底不由闪过一丝怨气与怒意。

就在胡彪刚准备伸手接过秋霁递来的赔偿协议时,场中忽然响起了一声极不和谐的冷哼。

“不必了!你可以滚了!”店里走了出来。

眼见说话的是一个病号,而且还是一个少年。胡彪不禁冷哼道:“谁家的孩子,这么没教养!大人说话,也是你能随随便便插话的吗?”

只是,凌天没有回话,转而看向了眼面前的秋霁。

见凌天看着自己,秋霁迟疑了一下,最后还是阴冷道:“他是少董!你说他没有没资格!”

“什么……少董……”

原本还一脸不屑的胖子,听了这话后顿时傻眼了!

尼玛……不带这样玩人的啊!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