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情感 > 北风知我意

更新时间:2021-03-26 03:42:14

北风知我意 已完结

北风知我意

来源:微小宝 作者:君漪 分类:都市情感

精彩试读:白安垂着头,眼睛已经快要闭上,沈司寒又拍拍她的脸,“那就跟我说说话,你不是一直很想跟我好好说话吗?你快说,我听着。” “我……”白安气息很虚弱,将拇指覆上中指的钻戒,问道:“那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到底……有没有一刻,为我动心过?” 沈司寒顿了顿,敛下眼皮,似在认真思考一个合适的答案。 白安垂眸盯着钻戒,喃喃道:“我知道,你根本给不出我想要的答案。可是司寒,我爱了你13年,除了沈太太这个身份,这孩子是你给我最好的礼物……往日你总说,是我毁了你一辈子,让你爱不了你想爱的人,如今我把这位置还给它原本的主人,但其实……我希望……”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和她共生死-君漪

“滴!”

白安话没说完,视讯便被挂断。

沈司寒双拳重重落向桌面,浑身上下,戮气深重。

怀揣着复杂忧虑的心情过了一晚,次日九点半刚过,沈司寒便独自一人提着钱来了昨晚指定的地点。

这里平常荒无人烟,沈司寒一下车便被一群小混混骑着机车往腰上抽了一棍子,接着趁他不注意才将他手中的密码箱抢走。

那群小混混吹着口哨刚走不远,手机忽然响起,沈司寒沉声道:“耍我?”

“别着急啊,这只是个见面礼。再往前开一点儿,有个别墅,你老婆就在里面。”

沈司寒按着那人的提示沿着这条路又开了一段,看见一幢荒凉到杂草丛生的小别墅。

门敞开着,一眼便能望见里头被绑在椅子上的白安!

沈司寒下了车刚踏进别墅,门便自动关上,空气里一股刺鼻的汽油味。 

白安垂着头仿佛没了生命气息,血痂顺着她脚根蔓延向上,极为醒目,沈司寒呼吸沉重,忙解开她身上的绳索。

白安被突如其来的动静惊扰到,勉强睁开眼,皱眉道:“你来干什么?!快走……不要管我!”

沈司寒紧抿着唇,解开绳子后正欲抱起她,白安移了移身子,“不要假好心了……你快走……”

面前的电视机忽然闪了闪,昨晚的人鼓着掌出现在画面中,“真感人,想不到沈少爷还有这么深情的一面呢。”

沈司寒直起身子,神色阴鸷,“放了我妻子。”

“你不是自己救了她嘛,不过要走出这里,可不容易。”

“什么意思?”

那人阴笑了一声,“呵呵,去另一个房间看看。”

沈司寒忙不迭地跑去打开门,看到白苓也被绑在椅子上。

那人的声音从外头传来:“咱们玩个游戏,她们俩,你选一个?”

白苓嘴巴被胶带封着,身体在奋力挣扎,另一边白安虚弱的不像话,发不出一丁点求救信号。

“快点儿吧沈少爷,时间可不多,你只能救一个。”

沈司寒四下看了看,只是一间很普通的别墅,不像有什么埋伏,正思考着,那人却像透过屏幕看穿了他的犹豫,“别看了,我不妨告诉你,这别墅下面埋着一颗炸弹,外面的枯草上全是汽油,屋子里机关重重,你走不掉的。你要是再犹豫,我就引爆炸弹,你们三人一起黄泉路上作伴好了。哈哈哈哈!”

白安意识很模糊,恍惚中好像听见,沈司寒选了白苓,然后走到她身边说了一句,“我陪你,我一定救你出去。”

      白安心尖一颤,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什么,又在失落什么,沈司寒的选择几乎是意料之内。

    她是他选择的对立面,他能甘愿陪她深陷危险之中,已是莫大的恩惠!

下一秒,白苓椅子下的地板忽然下陷,人就像凭空消失了一样,接着别墅外便燃起层层大火。

“你的目的是要我死吧?跟白安没有关系,你放了她,想怎么弄死我都随你。”沈司寒试图争取道。

白安虚弱地抬起手揪住他衣襟晃了晃,“别浪费时间了……你快看看,有没有别的出口。”

看着他们一言一语,那人忽然拍手笑道,“真是伉俪情深,我都快感动的哭了。沈司寒,你可真是太辜负沈太太了,既然宁愿救一个外人也不救自己的妻子呢。”

“我欠白苓一条命。”

沈司寒不知是向那人解释还是向白安解释,眼神坚决,“但是我会和白安共生死。

她不见了-君漪

那人耸了耸肩,“我就当你情深意重好了,反正是个将死之人,谁在乎呢?对了,您们有时间多看看彼此吧,黄泉路上好相见啊!哈哈哈!” 

话落,电视机再次黑频,别墅外火势随着杂草烧地旺盛。 

白安呼吸有些困难,额角泛了一层汗,喘息道:“司寒……你一个人一定可以出去的,如果不想跟白苓天人永隔,就快走!” 

沈司寒四下望了望几个被堵死的出口,不顾白安的拒绝,抱起她往二楼跑去。 

“我不会扔下你。”沈司寒说。 

闻言,白安嘴角扬起一抹微弱的弧度。 

这一定是沈司寒对她说过最动听的话,比世界上任何一句情话都要动人! 

真好啊,能在死前听他说这句话,也不枉她爱了这么久。 

沈司寒抱着白安到一个房间放下,再到洗手间将自己的外套脱下拿水打湿,回到房间敷在白安额头上。 

“白安!你不准睡,我会想办法出去!”沈司寒边说着边拿出手机看了眼。 

他来之前就把自己的定位系统打开了,现在手下人应该再来的路上。 

“可是……我好累……从昨晚,就没休息过……” 

白安垂着头,眼睛已经快要闭上,沈司寒又拍拍她的脸,“那就跟我说说话,你不是一直很想跟我好好说话吗?你快说,我听着。” 

“我……”白安气息很虚弱,将拇指覆上中指的钻戒,问道:“那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到底……有没有一刻,为我动心过?” 

沈司寒顿了顿,敛下眼皮,似在认真思考一个合适的答案。 

白安垂眸盯着钻戒,喃喃道:“我知道,你根本给不出我想要的答案。可是司寒,我爱了你13年,除了沈太太这个身份,这孩子是你给我最好的礼物……往日你总说,是我毁了你一辈子,让你爱不了你想爱的人,如今我把这位置还给它原本的主人,但其实……我希望……” 

“别说了!别说了!”沈司寒眼眶酸涩地厉害,懊悔、愧疚,统统涌上心间。 

“我希望你会一直恨着我,这样你就能永远记住我,记住这世上再没有第二个如我一样爱你的人!就算……很自私,我也不想,把你让给别人的时候心里再也没有,我的位置。还有,别救我了,我要去陪我的孩子……孩子……” 

最后一个音节落下,白安亦如陨落的星辰,眼中的光芒逐渐暗淡。 

“白安……” 

“白安!” 

沈司寒猛的睁开眼,没有浓烟,没有被大火炽烤的别墅,也没有白安。 

“司寒,你醒了!” 

左手被包裹着,很真实的温度,不是做梦。 

沈司寒木然地转眼看向声源处,白苓温柔的笑,脸色略显疲惫。 

“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白苓说。 

“白安呢?”沈司寒一开口才发现自己声音沙哑地厉害,“她在哪里?我要见她!”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