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唯你所爱,唯爱缺席

更新时间:2021-03-28 11:27:11

唯你所爱,唯爱缺席 已完结

唯你所爱,唯爱缺席

来源:微小宝 作者:流云若水 分类:总裁豪门

精彩试读:“赵致墉,你无耻!”南湘气得浑身发抖。她怎么也没想到,他居然会拿两份截然不同的离婚协议来做要挟的资本,甚至连她家里的事,都算计了进去。“随你怎么说,总之,我给你选择了。反正你也不是没跟他上过,上一次和上两次又有什么区……”“啪!”清脆的一个耳光打掉了他接下来的话。南湘是使出全力打的这一耳光,甩出巴掌的同时,眼泪也大颗的掉落下来。赵致墉用舌尖在腮帮子里面舔了一下,脸上浮现一抹森冷的笑意,忽然一伸手,掐住了她的脖子,用力的将她的脑袋按到了桌子上。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唯你所爱,唯爱缺席:那个男人究竟是谁

富华饭店。

南湘已经提前订好了包间,秦如烟本来想陪她一起来的,却被她拒绝了。

离婚这件事,她三年来不是第一次想过,却没想过提上日程的时候,变得这么的不堪,如烟如果来了,一定会以她律师的专业来帮她争取最大的利益,但此刻的她不需要什么利益,只需要快快将这段关系结束掉。

深吸一口气走进包间,没预料到赵致墉居然已经在了。

他还穿着订婚时的那套藏青色西服,难为他竟然还记得。

桌上有一大束的白玫瑰,是她自己订的,当初他求婚的时候,用的是一大束红玫瑰,那时的她,虽说不上有多幸福,但至少是被感动过的。

三年,一千多个日夜,消磨了为数不多的感动,和那一点点亲情维系,甚至站在这里,她不敢说,她是不是真的爱过他。

赵致墉架着二郎腿坐在那里,一手夹着烟,眉心拧在一起显得很是烦躁。

听到开门的声音,也不过是抬起眼皮瞟了她一眼,复又垂了下去。

南湘走过来,轻轻咳嗽了一声,他随手把烟头捻灭在烟灰缸里,顺手把边上的离婚协议丢了过来,“签字吧!”

倒是够简单直接。

接了过来,南湘低下头去,细细的翻看着,上面的条款其实跟之前律师拿过来的差不多,不过做了细微的改动,不再是完全的剥夺她所有权利,甚至将车子和一小部分钱都划到了她的名下。

下意识的抬头看了他一眼,赵致墉看着她,不语。

她便复又继续看条款,很怀疑他会有这样的好心,中间会不会夹杂着什么没看到的细则条文。

赵致墉又重新摸出一根烟来,打火机刚揿出火苗,眼睛眯了眯,又放了下去。

一根烟,就这么捻在手指间玩弄,他盯着她的侧脸看。

唇角的红痕已经消了不少,只有隐隐的胭脂色,挺翘的鼻子圆润而可爱,颈项曲线毕露,愈发衬出白皙的肤色,便是这样看上一会儿,赵致墉也忍不住喉结上下滚动。

很快,南湘便看完了条款,确认真的没问题,拿起笔正要签上自己的名字,那份协议却突地被夺走了。

手中蓦地落空,她手里还握着那支笔悬在半空,偏头看他,“你什么意思?”

如果没有诚意要离婚,也不必来了,既然来了,协议也拟好了,现在这又是唱哪一出?

“这里还有一份协议,你想签哪一份?”

仿佛变戏法一般,他又拿出来一份,摆在了她的面前。

狐疑的睨了他一眼,赵致墉却是努了努嘴,示意她先看看再说。

快速的将另一份协议也看了一遍,发现这根本就是律师带来的第一份,也就是说,完全让她净身出户的那份离婚协议。

“你什么意思?”举起这份协议,她再次追问了一遍。

赵致墉却没有直接回答她的问题,而道,“你妈给我打电话了。”

南湘只觉得自己的眉心跳了跳,“然后呢?”

“她让我跟你不要离婚,还说你有什么不对的,她会帮我管教。还说……你爸爸现在的情况很不好,最好不要给他再带什么刺激了。”

沉默的看着他,南湘没有开口,知道他还有后话。

果然,等不到她的回应,他便继续说了下去,“在谈协议这件事之前,我想先问你个问题。”

“那个男人,究竟是谁?”

南湘看着他,事到如今,她不会傻的问他指的是“哪个男人”,只是见他眉眼紧张,神色间透着惶惶然,忍不住有些想笑。

最终,也只是牵动了下唇角,“这还重要吗?”

“重要!”

他果断的回答道。

不可否认,他是爱她的,那么爱她,爱得这三年辗转反侧痛苦不堪,每次想碰她的时候,只要一触到她的身体,就会想到曾有个男人将她贯穿,和她挥汗如雨缠绵悱恻,他就会翻江倒海的反胃,咬牙切齿的痛恨。

所以他一次次的把火泄到外面的女人身上,每一次的欢愉奋力,脑中想的却都是她的脸。

现如今,他不想再这样折磨自己,也不用再担心南家人的脸色,但梗在他心头的,始终是这个问题,那个让他日日夜夜难以安眠的男人,究竟是谁!

南湘盯了他一会儿,唇角弯了弯,“如果我说,不知道,你信吗?”

赵致墉沉沉的笑了起来,喉结颤动,他笑了好一会儿,才停了下来,脸色变得格外森寒肃冷,将两份协议往她面前一推,“我们还是来谈这两份协议吧!”

南湘知道,他不信。

他压根儿一个字都不会信。

可她没有说谎,她的确不知道该给他一个怎样的答案,可就算有答案又如何,事到如今,那个人究竟是谁已经不重要,到底存不存在这么个人,也不重要。

他赵致墉能把她当成一份礼物,一个东西物品送出去,还是以那样屈辱的方式,他们之间,就已经没有回头路好走了。

“我说过,你妈的意思我明白。你们南家最近的业绩一直下滑,从你家老爷子过世以后,内部就混乱不堪,靠你妈一个女人想要撑起来,呵呵!”

冷笑了两声,赵致墉接着道,“南郊那块儿地,也不仅仅是我想要啊!”

他提到南郊两个字,南湘忍不住抖了一下。

这两个字,提醒她回忆起那个肆虐的台风天,那个男人将她压在冰冷的玻璃窗上,嘲弄的口吻羞辱着她,“南郊的一块地,不到八千万的项目,赵致墉就把你给卖了。但是南湘,你觉得你值吗?”

“你到底想说什么?!”

深吸了一口气,捏着笔的手指攥紧,她努力控制自己不要发抖,却依然克制不住的轻轻发颤。

睨了她一眼,赵致墉冷笑着递出一张房卡,“上次那个房间,今晚八点。你去了,咱们就签这份协议,顺便,你妈的要求,我会考虑。不去,就签这一份……”

一边说着,把两份协议一前一后的推到她的面前。

唯你所爱,唯爱缺席:他亲自点名要你

“赵致墉,你无耻!”

南湘气得浑身发抖。

她怎么也没想到,他居然会拿两份截然不同的离婚协议来做要挟的资本,甚至连她家里的事,都算计了进去。

“随你怎么说,总之,我给你选择了。反正你也不是没跟他上过,上一次和上两次又有什么区……”

“啪!”清脆的一个耳光打掉了他接下来的话。

南湘是使出全力打的这一耳光,甩出巴掌的同时,眼泪也大颗的掉落下来。

赵致墉用舌尖在腮帮子里面舔了一下,脸上浮现一抹森冷的笑意,忽然一伸手,掐住了她的脖子,用力的将她的脑袋按到了桌子上。

“跟我装什么纯情少女,你以为你还是以前那个南湘吗?你以为我还是以前那个傻乎乎被你骗的愣头青吗?你敢说那天你跟他没上过床?你敢说你没被他玩过?你敢说你他妈还是处女?!”

南湘被他死死的按着,挣扎不得,眼泪掉落的同时却大声的笑了起来,“对啊,我是被他玩过,我跟他上过,还是你亲手送过去的。你碰都没碰过的女人,让别人尝了滋味,你绿帽子是不是戴的很爽?爽的你迫不及待还想再戴一次?”

“赵致墉,你这个要靠自己老婆身体去拉生意的loser,你这个只会对女人逞能的懦夫!好,我去,我去告诉他,千万不要把那块地给你,那八千万用火烧了看烟花也不要给你这种人,我看你怎么竹篮打水一场空!”

她的肆意谩骂彻底激怒了他。

他一把将她掀起,翻了个身直接压在桌子上,两手用力的去撕她的衣服,“我竹篮打水一场空?我空的时候就是你们南家死的时候!到时候你就知道,是你爸先死还是我先死,是南家先完蛋还是我先完蛋!”

“你说的对,我还没尝过你的味道就离婚,不是太便宜你了!我现在就来尝尝,你这个人尽可夫的荡妇,究竟是个什么味道!”

他一边肆意的骂着,一边疯狂的扑在她的身上亲吻。

“禽兽,你放开我!流氓!”

“流氓?这难道不是你最喜欢的吗?我看你是兴奋吧!三年了,你日日等我回来吃饭,夜夜开着灯入眠,不就是等我来睡你吗?我现在就遂了你的愿,我睡你,我好好睡你!”

南湘怔了怔,旋即反抗得更加激烈了。

他知道,原来他全都知道!

结了婚以后,她一直想做个好妻子,每天都等他回来吃饭,晚上不知道他几点回来,就开着灯等到睡着为止。

从最初的紧张期待,到后来慢慢的失望心死,她始终等不到他的回心转意,到头来,等来的是一场毕生难忘的羞辱。

她以为他不知道,却原来,她所做的所有一切都知道,只不过他恨她,用这种漠视和冷淡来报复她而已。

“放开,放开!”

赵致墉一只手顺着她的大腿往上抚,另一只手在用力扯开她的衣襟后,却颤着停下了所有的动作。

察觉到异样的南湘一把拢住自己胸前的衣服,用力的一抬腿,顶在了他的要害位置,眼看着他痛苦的弯下腰去,慌忙滑下桌子绕到另一侧,顺手抄起桌上的茶盏,“你别再过来。”

赵致墉捂着裆部,一张脸拧巴在一起,看上去丑陋不堪。

“赵致墉我告诉你,别想用你的生意来威胁我!我本不想跟你计较那么多,既然你那么无耻,该我的一个子都不能少,不然的话,你那些照片还有婚内出轨的证据,我也不是没有,大不了大家法院走一趟!”

气喘吁吁的说完,她转身就要离开。

手刚碰到门把拉开一点,却听到他在身后吼道,“走法院!我不怕!”

“不过,你最好先问问你妈,你爸听到这个消息,能不能挺得住!还有……”他脸色涨得通红,抽着气起身,“需要这块地的,你以为只有我吗?你南家不是更眼巴巴指望着呢?我也不妨告诉你,你不答应也没关系,你不怕得罪我,更没关系,但是你就不怕慕正北吗?!”

听到这个名字,脑中不自觉就浮现那张冷酷沉郁的面庞,南湘的心尖颤了颤。

见她停住了脚步,赵致墉缓步走过去,将那张门卡递到她的眼前,“坦白告诉你,这次不是我要送你去,是慕正北点名要你去。”

“慕正北在滨城的权势,我想也不用我跟你说了吧?如果得罪了他,你觉得你们南家,还能撑几天?南湘,其实我也很好奇,你究竟哪里得罪人慕总了?你的床上功夫,真的有那么差吗?”

他的目光放肆而轻佻的从她的颈项一路往下,只是却不敢再伸手触碰。

她不伸手,赵致墉便硬将门卡塞到了她的口袋里,“去不去,自然随你。不过我奉劝你一句,他可不是什么好惹的人。你去了,我们皆大欢喜,我拿到拿块地,心情一好,也会跟你妈好好的谈,一切都好商量。你爸爸不会受刺激,你我离婚这件事,也会要多低调有多低调,不会对你的名誉有任何影响。不然的话……”

“你知道后果的!”

他说完,便握住门把用力拉开,越过她,直接离开了。

南湘站在原地良久,身体颤得几乎站不住,要不是扶着门板,几乎都要瘫坐在地上了。

口袋里硬邦邦的硌着腰间,是那张房卡,方才她已经看见了,上面的门牌号,还是上次的那间房。

她原以为,赵致墉是一次又一次想要利用她的身体来换取利益,却没想到,是慕正北亲自点名的。

为什么,上次他的眼神,他的言辞,明明是那么的憎恨自己,厌恶自己,为什么还要让她去,还嫌羞辱得不够吗?

手机铃声突然响起,她恍然回过神来,摸索出手机,上面却是个陌生的号码。

“喂?”

“南小姐,请问您今晚会准时赴约吗?”

对方的声音有点耳熟,但甜美的声音透着那么丝冷淡,她一时想不起来,“你是?”

“如果您已经决定了,下午六点,我们会派人准时去接您。”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