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科幻 > 阴缘难断:我的老公是阎王

更新时间:2021-03-30 15:26:18

阴缘难断:我的老公是阎王 已完结

阴缘难断:我的老公是阎王

来源:微小宝 作者:夜阑听雨 分类:灵异科幻

精彩试读:二长老无奈的摇了摇头:“孩子们都吓着了,玄英啊,你带着兴宝和苏苏先回去吧,我去一趟杨村。估计今晚我就住在那儿了,你回去和三长老他们通报一声便可。” “明白了,那您千万多加小心。”师父答应下来,然后带着惊魂未定的我和宋兴宝回了道观。 “我就在这里,就在这里,你跑不掉的!”一只脚刚跨进清风观大门,我的耳边就响起了一阵邪魅的女音。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阴缘难断:我的老公是阎王第1章试读

  “五星镇彩,万神奉迎。急急如律令!”满头大汗的我手上捏着一张自画的道符,对着面前的一只锁鬼匣一阵喊叫,结果道符只是闪了闪微弱的光,便很快熄灭了。

  匣子中干瘦如柴的小鬼吐露着猩红的舌头,见我的道符失效,它立刻鬼叫一声嘶鸣着冲我扑了过来,吓得我面色惨白,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收!”站在我身后的师父一挥手,那狰狞可怖的小鬼就立刻被吸回了小小的匣子中。

  “唉。”师父无奈的摇了摇头叹息一声:“云苏,匣子里头装的可是最弱小的食香鬼,这都七天了,鬼都快被你饿死了,你还是降不了它,我看你是真的没有当阴阳师的天分啊。”

  我惊魂未定的从地上坐起来拍了拍胸口,脸上红的发烧,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

  “云苏,我答应过你娘,如果你从不了这行,就得让你乖乖下山念书。”师父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她拿走桌子上那只墨色的匣子,口中轻念几句,匣中的小鬼立刻化作一捧青烟消散了。

  言毕师父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屋子,我无奈的叹了口气,心情落寞的靠在屋内的椅子上睡着了。这一个礼拜下来我没日没夜的研究符咒,身体疲倦不说,更是心累到了极点。

  没想到到头来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明明又累又困,可一想到将要离开这里,心中便有些难受,毕竟也是呆了这么多年的地方了。

  “苏苏…”

  朦胧中仿佛有人叫了一声我的名字,我精神一震,下意识的脱口而出道:“谁?”

  黑暗里传来一声若有若无的轻笑,一串清脆的铃声仿佛自幽冥地狱而来,眼皮有些沉重,心中越发警觉,脑子里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遭了,这是遇到鬼了!

  念头刚刚升起,只觉一只冰凉的手指触碰了一下我的嘴唇,轻轻的摩擦。

  “苏苏…”又是那道声音,只是却是在自己的头顶响起,依然有若有若无的铃声传来,一切变得模糊梦幻。

  随即整个身子便无法动弹,耳边是他微凉而平稳的呼吸,移开手指的时候,我看到了他指间缠绕的红线,甚是熟悉的红线…

  抬头便落入一双深邃眼眸…

  怔愣之时,他欺身而上,霸道的将我占有,那种突如其来的撕裂般的痛楚,让我的意识猛的清醒!

  “啊!”我惊呼一声,猛的从床上坐起,环顾四周,屋内空无一人,我究竟是何事睡着的?刚刚的一切仿佛都是一场春梦…

  但我心里很清楚,这并不是梦,而是我十五岁的时候真实发生过的事情。

  我叫云苏,今年芳龄十八,生的倒算是玲珑标志腰细腿长,可自从我出生开始,就始终被各类灵异的事件所缠身。

  我刚出生没多久,父亲就在前来看望我妈的路上出了车祸。白发人送黑发人,我的爷爷伤心欲绝,在我满月的那一天也不幸离了世。我奶奶从此视我为扫帚星,连带着对我妈也没了好脸色。

  我妈成了寡妇,小时候她将我寄送到了舅舅家暂时寄养,但因为我总能看见一些不干净的东西,舅舅一家没过多久就把我送了过来。

  舅舅一家都觉得我这孩子着了邪,我妈伤心欲绝,她夜里时常抱着我哭泣,而我总能在那时候看到爸爸的亡魂坐在床边叹息,可我不敢告诉我妈。

  没过多久我妈就将我送上了上明月山,这儿有一座千年道观清风观,她希望观里的大师们能够驱除我身上的邪物,让我像正常人一样生活。

  道观里的道长见我天生通灵,立刻就建议我妈把我留在道观修习阴阳法术,从此我便认识了我现在的师父,道观内为数不多的女道长“玄英道人”。

  十五岁之前我在阴阳风水术上的天赋颇为出众,直到那一夜,我被那只手指上朝着红线,来时伴着清脆铃声,拥有深邃眼眸的鬼怪缠上了身,从此以后我便再也画不出一道用的符了。

  师父也觉得蹊跷,所以那时候她对我做了无数回法,甚至请了观内的“老祖宗”出山,得到的结果却是老祖宗捋须叹息,道出一句:“阴缘巧合,命理注定。”

  那时候的我,还不知道老祖宗口中的因缘,不是因果的因,而是阴阳的阴。

  多年过去,我以为一切都平静结束,自己能像正常人一样生活,可没想到就在半年之前,我夜夜都会梦到那晚发生的事!

  一开始还只是零星的片段,但最近那梦境却变得越来越具体,甚至连被夺去身子的痛楚都真实的撕心裂肺……

  “死人了死人了!杨村的打更老头死了!”就在我呆坐屋内发愣的时候,屋外忽然响起了一阵喊声,我急忙起身出屋想一探究竟,师父还有道观里的其他长老也都纷纷走了出来。

  这不是宋兴宝吗?看到慌里慌张跑进屋来的小道士,我心头不由纳闷。

  这家伙平日里嘻嘻哈哈的总爱说笑贫嘴,今天怎么忽然变了个腔调?

  没一会儿工夫前堂大厅里已经挤满了人,我踮起脚尖透过人群的缝隙张望过去,只见宋兴宝已是脸色煞白,他跑的上气不接下气,眼神中透露着无比的惊恐。

  “兴宝,慌什么,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德高望重的二长老皱着眉头扶住兴宝的肩膀问道。

  宋兴宝的样子令我也忍不住犯起怵来,只见他像丢了魂似的呆望着二长老,忽然哭出了声来:“二长老!打更的杨老头死在了路中心,全身的血肉都不知道哪儿去了,就剩下一张皮包着骨头!”

  我心中咯噔一下,我虽然和打更的杨老头并不熟悉,但也见过他几次。一个上了年纪的穷苦老人,在杨村打了一辈子光棍,至今无儿无女。

  “元明,我带人过去看看,你管好观里的人别让他们随处走动,我觉得这事情有些蹊跷。”二长老沉吟片刻,开口对三长老说道。

  我心里也暗自琢磨,杨老头这等死相实在是凄惨,如果宋兴宝没有夸大其词,那么下此毒手的,很可能并不是“人”。

  三长老元明道人一点头,二长老重镇道人便吩咐我师父道:“玄英,你跟我来。”

  师父神色严肃的应下,我一咬牙一狠心,抓住机会提议道:“师父,让我跟你去吧!兴趣我能帮上什么忙呢。”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这事与我有关。

  我有这种想法,并不是空穴来风,实际上从刚才开始,我就一直有种说不出的奇怪感觉,冥冥之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指引着我,让我前去杨村一探究竟。

  所以这一次,我一定要跟着去一趟。

阴缘难断:我的老公是阎王第2章试读

“不行!死人了人可不是闹着玩儿的,今天这种场合,你乖乖给我呆在观里头。”师父毫不犹豫的拒绝了我。

  这时候二长老脸上掠过一丝泰然的神色,他看深深的看了我一眼,随后又扭头对我师父道:“玄英,就让她一起来吧。凡事都讲究个天命缘结,这孩子身世特殊,说不定我们看不到的事,她反而能发现些端倪。”

  二长老都放了话,师父只能默许下来,我冲二长老感激的笑了笑,心脏飞快的跳动了起来。

  自从幼年上山入清风观后,我还从来没有参与过真正的驱邪除魔的工作,师父总担心我道行不够遇到危险,所以外出办事儿的时候从来都不带我。

  快步来到了杨村村口前大道上,我惊讶的发现此时路上已经挤满了围观的村民,有几个汉子正欲上前替杨老头收尸。

  “乡亲们!大家千万不要靠近尸体!”二长老的话如同惊天炸雷,围观的村民们听到之后本能的朝后退了几步,杨老头的尸首这才彻底暴露在我眼前。

  只见杨老头浑身赤裸,真如宋兴宝所说那样,只剩下一具骷髅般的骨架,上头挂着一层薄薄的人皮,两只眼睛深陷下去,张开的嘴巴里露出森然的牙齿,死相凄惨无比。

  更渗人的是杨老头全身的血肉虽然都已不翼而飞,但他的下体却意外的高耸而起,村民们似乎是觉得这东西让妇女儿童看到了不好,所以临时用一块白布遮掩了上去。

  二长老抽出身后的桃木剑挑开这块白布,我只看了一眼便立刻原地干呕了起来。

  那是一只血淋淋的,干瘪变形的柱状物,上头还有不少怪异的组织结构,活似一只被扒了皮的蛇形怪物。

  这时候村长杨忠国慌了神,他快步走到二长老身边说道:“重镇长老!这这,这使不得啊!村里保华家的媳妇儿刚才就是看到这玩意儿彻底吓晕了过去,现在还没醒呢!”

  “杨村长,此时非同小可,你赶紧让村民们全都回家,明天之前谁都不许出门,就算要屙屎拉尿,都在家解决!还有,名字里带‘女’子旁的,睡觉前都放把剪刀或者菜刀在床边!”二长老要紧牙关开口说道。

  我心中猛的一颤,听说这打更的杨老头,名字就叫“杨善好”。

  “快,都听见了没有?都听道长的,赶紧都回家去!”我吐的昏天黑地,朦胧间听到村长大吼。

  再一抬头,现场除了二长老外,就只剩下师父和我,还有报信的宋兴宝了。

  “玄英,你怎么看?”二长老绕着地上的尸体走了两圈,随手挥出两张符纸,一道淡金色光芒的屏障很快就将地上的尸体给笼罩了起来。这道金光令我非常心安,虽然曾经也见过二长老施法,但阴阳师手段奇妙术法通天,反掌之间都蕴含无数变化,不管看多少次都不会厌。

  师父凑近了杨老头的尸体,仔细观察一番后说道:“二长老,我觉得应该是媚鬼所为,而且还是道行极其强大的媚鬼。”

  媚鬼……我在心中默念,身为阴阳师的我自然知道这种鬼,媚鬼以吸食男人精血为生,会用美女的外皮来迷惑阳气旺盛的男性。

  但是普通的媚鬼并不能够将一个人吸干的这么彻底,像杨老头死的这么惨的,除非是一堆媚鬼同时作为,要么就是一只凶狠异常,道行强大的媚鬼干的。

  “下身溃烂变形,全身隐隐透露绿光,基本可以确定是与媚鬼交合后中的尸毒。”二长老肯定的点了点头,分析说道。

  我心中大惊,杨村距离清风观只有不到三里路,什么媚鬼能瞒过道观里长老们的眼睛,肆无忌惮的来到这里为非作歹?

  师父没有说话,我看到她眼神里充满了担忧。

  “天地神极,万法归一,邪魔退散!”这时二长老随手丢出一张黄底红字的道符,手中桃木剑轻点,一剑穿过了道符同时扎中地上杨老头的尸体,瞬间一阵烈火燃起,尸体焚烧时腾起袅袅的绿雾,很快就只剩下了一地的灰烬。

  就在这时候,我忽然看到一道黑色的鬼影出现在路灯下,冲我诡异的笑了笑。最骇人的是这鬼影脸上除了一张嘴以外就没有别的五官,可我偏偏有种被它盯住了奇怪感觉。

  我的瞳孔急速缩小,身子一缩朝后退了半步,冷汗一下子就从背后渗了出来。但我再一睁眼,路灯下却又什么都没有了。

  “云苏,你看到什么了?”二长老见我神色慌乱,不由问道。

  “啊,没什么,就是有点儿害怕。”我不敢跟二长老说实话,况且我自己也搞不清楚那到底是真实还是我的错觉。

  二长老无奈的摇了摇头:“孩子们都吓着了,玄英啊,你带着兴宝和苏苏先回去吧,我去一趟杨村。估计今晚我就住在那儿了,你回去和三长老他们通报一声便可。”

  “明白了,那您千万多加小心。”师父答应下来,然后带着惊魂未定的我和宋兴宝回了道观。

  “我就在这里,就在这里,你跑不掉的!”一只脚刚跨进清风观大门,我的耳边就响起了一阵邪魅的女音。

  我吓了一跳,立刻回头望去,但身后出了一片黑暗外别无他物。

  “云苏,你没事吧?”师父见我举止异常,忍不住也开口问道:“刚才在杨村那头的时候你就有些异样,究竟发生什么事儿了?”

  “我好像听到有什么奇怪的声音。”我只好苦笑着:“可能是我太累了,所以出现幻听了吧。”

  师父轻叹一口气:“我就劝你不要跟来,你非不听。阴阳师并不是只有天赋就能当的,入了这一行,眼中的世界就和正常人的不一样了。也怪我,当初劝你妈将你留下。回房早点休息吧,明天一早我送你下山。”

  我默默点头,回到房间里胡思乱想一阵后便浅睡了过去。

  梦中我又遇见了那位霸道的男人,但这次的梦有一些不同。这次他似乎不像以前那么粗暴了,动作温柔而缠绵,朦胧间我羞耻的咬紧嘴唇,想醒却又不愿意醒来。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