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爱你何来亏欠

更新时间:2021-04-04 11:03:09

爱你何来亏欠 已完结

爱你何来亏欠

来源:微小宝 作者:张这这 分类:总裁豪门

精彩试读:电梯中的一行人都往市场部去,闫文林经过她的时候,余光上下扫了扫垂着眼恭敬让路的江时婉。只这一眼便宣布了江时婉的凌迟开始。闫文林走了之后,她一直心不在焉,不知道闫文林会好言相劝让她辞职,还只直接甩给她辞退书。江时婉想,即便闫文林的性子再难揣测,但是也能确定,他是绝对不会留下一个心怀不轨的女人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晃悠的。更何况,她现在还可以进入他公司的内网,随时可以将视频往网上一放,对他的威胁更大!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5-闫文林,对不起

但是江时婉却从未想过她站在电梯间,茫然的往电梯里一忘,刚好对上了闫文林那双寸寸渐冷的双眸!

电梯中几名西装革履的男人,闫文林身旁是林文集团的总经理,看到江时婉发怔的样子,以为她太过紧张,笑着说道:“杵着这干嘛?领导视察,还不去好好表现。”

江时婉赶紧做出一副员工应有的反应,嘴角上扬,礼貌的招呼:“闫总,许经理。”

电梯中的一行人都往市场部去,闫文林经过她的时候,余光上下扫了扫垂着眼恭敬让路的江时婉。

只这一眼便宣布了江时婉的凌迟开始。闫文林走了之后,她一直心不在焉,不知道闫文林会好言相劝让她辞职,还只直接甩给她辞退书。

江时婉想,即便闫文林的性子再难揣测,但是也能确定,他是绝对不会留下一个心怀不轨的女人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晃悠的。更何况,她现在还可以进入他公司的内网,随时可以将视频往网上一放,对他的威胁更大!

可是江时婉却风平浪静的在公司待了一天!

下班时候,赶上倾盆大雨。江时婉跑到出租车站台的时候,全身基本上已经被淋了个透彻。一辆高档轿车缓缓的停在了她的身前,透过挡风玻璃,她能看到驾驶座上的闫文林,车上的男人神情明显,可江时婉却佯装没有看见。

没过几秒,江时婉的手机便响了起来。

“上车,我有话说。”手机一通,江时婉就听见闫文林的声音冷冷的响在耳边。

江时婉知道躲不过,心想就如前两次就好,于是挂了电话走下台阶。可是大面积的积水让她根本就看不清,江时婉一时不查,一脚踩下去,高跟鞋卡在了井盖儿的缝隙中。

江时婉抬脚往外抽,可是那鞋跟就跟嵌进去的一样。她正想蹲下去检查,男人高大的身形顿在她狡辩,说道:“脚放松!”

话音刚落,江时婉就感觉到男人的手心贴在了她的脚踝上,另一只手托住她的鞋底往上一抬。江时婉一时怔住,不受控制的歪了下,雨伞上的水顺势倾落在闫文林的背上。

闫文林有些不耐烦:“把伞拿好。”

江时婉这才发现,闫文林你的白衬衫已经湿透,肩背和手臂处的肌肉轮廓清晰可见。

闫文林忽然一用力,江时婉整个人瞬间失衡,摔进了闫文林的怀里,瞬间脸红,原有的淡定也一去不复返。

闫文林将她扶正,一脸不悦的说道:“大雨天穿什么高跟鞋?”

江时婉被他说的接不上话,赶紧收了伞坐进车里。

车里开着冷气,江时婉刚坐下就打了好几个寒颤。

闫文林眼睛盯着前面的路况,却开口说道:“后面有毛巾。”

“哦。”江时婉转身够了两条,一条递给闫文林。自己一边擦一边说道:“你不是有话说吗?”

“你自己辞职,别把事情闹的太难看!”闫文林说。

江时婉擦头发的动作一顿,就知道闫文林要让她走人,她想了下,觉得还是有必要解释一下,于是说道:“我还没回国之前就向林文集团投了简历,在那之前我已经通过了两轮面试!”

“你想说什么?工作是工作,不能跟私人恩怨混为一谈?”闫文林沉静轻飘的语气透露出不屑。

江时婉干脆闭嘴,反正她所有的解释都会被这男人认为是有所企图。

“你应该知道,不论是出现在林文集团是有心还是无意,我都不可能留你!”闫文林把话说的很明白,即便语气随便淡然,但是从来不影响效果。他身上有种阅历带来的沉稳内敛,也有商人的精明与狠辣,只是他善于将自己的狠劲儿融入骨子里,将其以谦谦君子般的成熟稳重掩盖起来。

江时婉募的一笑,撑着窗沿向他线条冷硬的侧脸,说道:“那怎么办才好,我不想失去工作。”

闫文林突然呵了一声儿,低冷的声音让人听不出喜怒,“我之前听人说,江总的大女儿性子安静懦弱。”他顿了顿,看了一眼江时婉,说道:“你这蹬鼻子上脸的劲儿,证实了谣言不可信!”

江时婉也不生气,语气淡静的说道:“可不是吗?造谣一张嘴,辟谣跑断腿。也不知道是谁传出去的,到让你低看了我!”

江时婉这油盐不进的样子,让闫文林有一种一圈打在棉花上的感觉。说道:“我还真是低看了你!”

江时婉没去看也知道此时闫文林的表情有多狠。扭头看向窗外,她心里觉得,其实就这样把闫文林拖下水很自私。

再说了,能配上闫文林的女人多的是,如今因为自己的算计,因为酒后乱性受制于她的闫文林还没有动她,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江时婉也不知道哪天就会彻底触及他的底线,那个时候,怕是她连回头的余地都没有了。

江时婉小声的说了句:“闫文林,对不起。”一副做错事的小孩子模样。

闫文林正开着车,冷不防的听见这么一句,讶异于她语气中那突如其来的无力与苍凉,抿了唇到底没做声儿。

下雨天不好走,又赶上有的路封了。闫文林调转方向,江时婉原本以为他是送自己回家,谁知道车子疼在了一处高端小区。

江时婉跟着闫文林乘电梯上楼,进了一间独层独户的大平层公寓。

这公寓没什么生活痕迹,冷色调的装修与闫文林到是很搭配。

江时婉站在他身后随意的问了一句:“你不常住这吗?”

“落脚的地方而已。”闫文林说完就进去了。江时婉站在门口,喊住他:“我穿什么?”

鞋柜里一共两双拖鞋,一双夏季的在闫文林脚上,还剩一双冬季的。

“新的,穿吧。”闫文林指了下剩下的那双鞋。

江时婉俯身换鞋。

闫文林的眼睛无意间扫过换鞋的江时婉,白色的真是衬衫扎在黑色半身裙里,二十多岁的女人混合了干练与半熟的味道,只是现在看起来有点狼狈。湿衣服贴在身上,住不住任何东西,好在里面穿了打底的吊带才不至于走光。

“客房里有卫浴,去洗洗。”闫文林说。

“闫先生。”江时婉拦住了正要去卧室的闫文林说道:“我说我并不想失去我的工作,并不是说说而已。”

6-跟他硬碰硬便同于以卵击石

闫文林看着江时婉,被她眉眼间的诚挚坚定气乐了,指着她说:“江时婉,我看你还是不明白一句话,人心不足蛇吞象,你就是一个看起来拎得清却是不知道轻重的人,一会儿拿着视频逼我跟你结婚,一会儿要留在林文集团,你以为这世间的便宜都能被你占尽了?”

江时婉猝不及防的被她一顿冷斥,双手握拳,冷笑道:“占便宜?你有什么资格说我占便宜?你闫文林就是干干净净刚正不阿?林文集团的工作是我凭资格拿到的,至于那晚的事儿,我一没给你下药,二没把你捆床上,你自己管不住你自己,就别做出一副被人占了便宜的委屈样儿!”

闫文林脸色青黑,俨然动了怒!说道:“你还真会一本正经假装正义言辞的给自己张脸!”

江时婉刚说完,便懊恼的闭了闭眼,大意了!一时没控制住,真把他惹急了,之后怕是说什么都不管用了。她兀自心中悔恨,不再出声儿。

闫文林见她低着头闷不吭声,心里更是郁气:“哑巴了?不是挺能说的吗?”

江时婉抬起头看他,再多的话也是哽在喉咙里,其实闫文林说的没错,她就是蹬鼻子上脸,次数多了,以至于都快忘了闫文林是谁了!

跟他硬碰硬便同于以卵击石。

江时婉深深吸了一口气,嘴角慢慢的晕出一抹笑来,眼睛眯眯的,说道:“哪里,是我不会说话,闫先生你大人有大量,不会跟我计较的哦?”

闫文林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转身走进浴室。

江时婉的电话响了起来,账户莫名的多了50万。

这是什么情况?

再看汇款账户,江时婉心便有数了。可是他哪来的那么多钱?担心的将电话打了过去,可是对方却没接,反复的拨,最后却是被对方按掉电话。

江时婉皱着眉头,正在一筹莫展,不知道该如何是好,闫文林从浴室中出来,腰间也只围着一条浴巾。

江时婉手中攥着电话,强自安奈住不安分的心跳,勉强的扯出一抹笑来问道:“你洗完了?”

闫文林站在那,随意的望了一眼过来,走廊上清雅的灯光笼罩在他的头顶上,将他的肤色照的白净却不显得丝毫阴柔。

“给谁打电话?”闫文林说着才将右手指尖的香烟拿起来吸了一口,燃了半截烟,灰烬散落在地上。江时婉顺着那些灰烬看去,眼皮一跳。

见江时婉没说话,闫文林便迈着步子走进。

江时婉身上还穿着浴袍,她的贴身衣物洗干净还在烘干,也就是说,它里面不着寸缕。

江时婉转身朝着床头的方向走去,将手机放在了床头上,不着痕迹的与他拉开了距离。

“我一个表弟,我想问问他最近的学习情况。”江时婉说。

闫文林停在原地,目光却是停留在江时婉身上,深邃的太久中夹杂了几分似笑非笑,他也不说话,这种沉淀了三十几年阅历的眼神,沉稳内敛,却是极其让人心慌意乱倍感压抑。

江时婉拨了下额前的头发,以此掩饰自己的不安。努力的挤出一个笑。

江时婉睡在闫文林的房子里总归是不安。一宿也没怎么睡着,干脆早早的起来。洗漱之后去了厨房,用冰箱里仅有的食材做了早饭,熬了粥。

闫文林一早起来就看见在厨房里晃悠的纤细身影,还是昨天那身衣服,裙子将她的腰线收的恰到好处。闫文林站在那,眼神仿若无底深洞一样触不及底,也不知道在想什么,悄然无息的也没打断她。

江时婉转身便看见站在餐桌旁一身西装革履的闫文林,吓的颤了颤,惊慌的问道:“你怎么不出声儿?”

闫文林扫了一眼桌上的粥和三明治。江时婉手上的盘子里还盛着煎蛋,她把东西放在桌上说道:“你家里就这么点东西。”

闫文林扣着衬衫上的袖口问:“你有想做什么?”

江时婉听到那个“又”字,心里沉闷,怔了一下,随后靠在餐桌上,手指沿着餐盘边缘转了转,想了下便一副轻慢样子的说道:“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想得到某些东西,注定要做出牺牲。”

闫文林要笑不笑的盯着她看,看的江时婉心中发毛。

“你牺牲了什么?”闫文林问。

“色相……和尊严!”江时婉说。眼睛里却慢是紧张的闪烁。

这么恬不知耻的纠缠于他,将他的冷漠和嘲讽照单全收,做点早餐也被他理解成别有心机,虽然她确定这其中确是有讨好的成分在里面,这当然算是牺牲了尊严巴!

闫文林盯着江时婉那张近在咫尺的脸,她清透的眼睛中布满了红血丝,单转并没能完全遮住眼底的那一片青黛,绯红的唇轻轻的勾着……他沉定的盯着她,就像是要将她抽丝剥茧一般,让人觉得不安。

闫文林伸手正了下领带,男人骨节分明的手指修长有力,腕上的名表彰显着他的身份地位。江时婉无声的抿了下嘴唇,定睛看着他,这皮相与身份还真是极其好。

发呆的功夫,闫文林说:“我不吃早餐!”言罢,拿起车钥匙就要走。

江时婉看了一桌的食物,眉头紧皱,强压这心中的不快,可是脸上却迅速收起了表情,下意识的脱口而出:“我看新闻说,不吃早餐会影响男人正常的性能力!”

闫文林转身的动作霎时顿住,转过身来,有些咬牙切齿的意味。他脸色阴郁的看了江时婉一眼,冷声说道:“你操心操的真多,一个姑娘家家的张口闭口就跟风月场上的老司机一样。”

江时婉闭了嘴,心脏加速,耳根有点烫,眼珠子转了转,意图找点什么来掩饰这些尴尬。

闫文林瞥了她一眼,轻嗤一声儿,算是明白了,这女人也就是只会扯扯嘴皮子功夫。

江时婉问:“你确定不吃吗?”

“嗯。”闫文林答。

“哦。”江时婉说便低头收拾餐桌,转身就将一点未动的早餐全数喂了垃圾桶!

小说《爱你何来亏欠》 第5章 闫文林,对不起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