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悍妻至上:总裁你死定了

更新时间:2021-04-03 11:08:04

悍妻至上:总裁你死定了 已完结

悍妻至上:总裁你死定了

来源:微小宝 作者:月殇 分类:总裁豪门

精彩试读:车上的鼠眼男死死的抓着车把手,说什么都不下车,一副你拿我怎样的傲娇,不知怎么的林娅突然为鼠眼男感到一阵唏嘘,投过去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林娅看着莫萧然动了动脖子,不自觉的屏住了呼吸,车里的鼠眼男吓得紧贴着车门缩成一团,惊恐的瞪着莫萧然,显然被之前那一脚吓得不轻啊!就在林娅以为莫萧然有什么大动作的时候,莫萧然在两股视线凝聚下,依旧站着不动,莫萧然脸上泛起了红晕,不自然的咳嗽两声,医药箱很重的好么,就不许他活动活动?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悍妻至上:总裁你死定了第6章试读

“哎呀……你特么扔得够准的哈,劳资就不信你还有萝卜。”鼠眼男跑着跑着,被萝卜砸中了右腿,那酸爽比抽筋还厉害,怒争一口气,就是不停,消失在转角。

林娅看着鼠眼男转弯了,百米冲刺的追过去,看着鼠眼男一瘸一拐的跑着,脚下站定,抡起萝卜丢了过去,缓了口气,“那就满足你的要求,再赏你一个,接好了。”

鼠眼男听到林娅的话,气得吐血,因为腿疼速度慢了不少,回头看着林娅,却看到飞来的萝卜,转身赶紧跑,没想到被萝卜砸趴在地上,麻利的爬起来跑,哭诉着,“哎哟……你追我三条街,累不累啊?”

“为了全部家当,这点路算什么。”林娅奋力去追,说不累是假的,腿间传来的刺痛,早就令林娅痛苦不已了,速度不自觉的放慢了,可是为了包里的钱,再累也要跑。

鼠眼男回头看着林娅速度慢了,心下一喜,加快了速度,一回头就看到前面的门开了,从里面走出来一个男人,吓得大喊,“快闪开啊……”

门边的男人看着狂跑而来的鼠眼男,听到这话,虽然有些疑惑,但还是听话的让开了,鼠眼男惊恐的瞪大了眼睛,来不及刹车,认命的闭上了眼睛。

‘嘭’的一声巨响,撞在了铁门上,头一昏,直挺挺的倒在地上,没有力气再爬起来了,内心不甘的呐喊着,这特么谁按的门,居然反着按。

“哎哟……小伙子,你没事吧!”门里站着位老太太被鼠眼男吓了一跳,看着躺在地上的鼠眼男,赶紧出来查看,嘴里还嘀咕着,“我就说要出事吧,改天还是得让按门的人来弄一下。”

“帮……帮我抓住他,他……他是小偷。”林娅眼睁睁的看着鼠眼男撞上去了,那一下别提有多高兴了,疾跑两步,让前面的人抓住地上的鼠眼男。

林娅跑到跟前,看着地上的鼠眼男,放松下来,大口喘着气,终于不用跑了,再跑下去,腿都怕是不能要了,紧皱着小脸,天知道她现在是有多痛苦。

莫萧然站在门边,看着林娅小脸因为跑步的原因,通红通红的,有点羞红的样子,鼻尖上冒着细汗,提了肩上的药箱,疑惑的看着地上的鼠眼男,“他是小偷?”

“对,他手里的就是我的包,里面是我的全部家当,还有我的身份证,不信,你可以拿出来看看,在一个小钱包里。”林娅生怕莫萧然他们不相信,后退一步,让莫萧然自己去看。

莫萧然把药箱放在地上,蹲在鼠眼男身边,斜视着林娅,拽过挎包,看着里面的钱,眉峰一挑,难怪说是全部家当了,不拼命才奇怪。

林娅趁莫萧然检查的时候,打量着莫萧然,一头乌黑的短碎发,俊秀帅气的脸,还有那修长的手指,看这翻包的姿势都这么行云流水,简直就是连月经常描述的理想型男神。

一袭白色风衣拖曳在地上,丝毫不嫌弃地脏,休闲的黑长裤,黑面红纹的休闲鞋,余光看到地上的药箱,倒是让林娅惊了一下,没想到他居然还是一位医生。

莫萧然从包里翻出一个小钱包,从里面拿出来身份证,跟林娅对比了一下,脚边的鼠眼男见势不对刚想要跑,一只脚生生阻断了他的想法。

“哎哟……轻点,轻点,我不跑了。”鼠眼男被这一脚踩在胸口上,疼得差点没背过气去,双手抬着莫萧然的脚,赶紧出声求饶,减少一些皮肉之苦。

莫萧然把脚从鼠眼男身上拿开,确认完毕,把身份证原封不动的放回去,斜睨着地上的鼠眼男,嘴上却说的风轻云淡的,“看来我有必要带你们去一趟警察局了。”

莫萧然把挎包丢给林娅,林娅赶紧接住,这可开不得玩笑,里面可是她的命根子,凝视着莫萧然,只见他捡起医药箱挂在肩膀上,嘱咐一旁的老太太,“您药吃完了,记得再打电话给我。”

“哎,不会忘,这次我记着了。”老太太听着莫萧然的话,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大致明白了情况,道:“你有事儿,就先去忙吧!”

莫萧然点了点头,脚尖踢了一下赖在地上不起来的鼠眼男,鼠眼男看着莫萧然温柔的眼神,感觉背后发毛,吓得麻溜的从地上爬起来,余光看着走神的林娅,猛地推开林娅,想跑。

刚一起步,就被莫萧然一个漂亮的回旋踢,给踩在了墙上,鼠眼男这次知道厉害了,趴在墙上,泣声求饶,“大哥饶了我吧,我错了,我错了,我发誓我再不跑了。”

林娅被推到一边,还没缓过神来,就看到莫萧然以帅气的姿势,制服了想要逃跑的鼠眼男,要不是抱着包,她都想给他呱唧两下,太帅了有木有。

莫萧然得到鼠眼男的承诺,收回脚,从医药箱里,拿出绷带卷,在鼠眼男惊恐的眼神下,将他的手一圈圈缠绕住,完了还留了一截拽在手里,眼神示意林娅跟上。

林娅紧紧抱着怀里的包,跟在他们后面,失而复得心情,被眼前的一幕煞了风景,怎么看怎么怪异,风华帅气的医生牵着一只哀嚎落魄的老鼠,倒有点遛狗的意思,偏偏他还做得那么自然。

三人出了左拐右拐的出了居民巷子,由于莫萧然的气质,和费尽心思挣脱的鼠眼男,两人形成了一个怪异圈,路边的看客逐渐增多,不是看帅哥的,就是拍照发朋友圈的,林娅遮着脸,她可不想上新闻,让爸妈他们担心。

鼠眼男眼看着事情已经落了实锤,看着周围对着他一通乱拍的人,疾走两步到莫萧然的身边,低声服软,想让莫萧然放了他,发誓保证没有下一次了。

莫萧然本来不在意的,可是看着眼前围成一圈,阻挠前进道路的看戏人,眉头皱了一下,扯着鼠眼男走到街边上,拦了一辆出租车,让林娅坐副驾驶,他跟鼠眼男坐后面,直奔警察局。

悍妻至上:总裁你死定了第7章试读

林娅下了车,看着门口的警徽标志,不禁感慨,没想到她有生之年还能光顾一下警察局,回头看着死活不下车的鼠眼男,余光看着淡然站着的莫萧然,看他要怎么处理。

车上的鼠眼男死死的抓着车把手,说什么都不下车,一副你拿我怎样的傲娇,不知怎么的林娅突然为鼠眼男感到一阵唏嘘,投过去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

林娅看着莫萧然动了动脖子,不自觉的屏住了呼吸,车里的鼠眼男吓得紧贴着车门缩成一团,惊恐的瞪着莫萧然,显然被之前那一脚吓得不轻啊!

就在林娅以为莫萧然有什么大动作的时候,莫萧然在两股视线凝聚下,依旧站着不动,莫萧然脸上泛起了红晕,不自然的咳嗽两声,医药箱很重的好么,就不许他活动活动?

林娅看得有点懵,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到身后想起一阵脚步声,回头一看愣住了,从警察局里冲出来一群警察,火速将包围出租车,把司机都给吓个半死。

而站在另一边的警察用力拽开车门,只见鼠眼男就跟挤痘痘一样,滋溜一声滑了出去,闷声掉在地上,一脸懵逼,鼠眼男愣愣的看着周围站着的警察。

他就抢包未遂,怎么还惊动了这么多警察,难道在他未知的情况下,颁布了什么新禁令不成,抢包未遂也要判重罪啦?

林娅呆愣的看着八位警察把鼠眼男围在中间,居然由这么多警察亲自‘请’出来,这得多大的面子啊,看着被押着的鼠眼男,肯定的点了点头,厉害了大兄弟,这牛皮够你吹几年的了。

“进去吧!”莫萧然看着愣在原地的林娅,以为是被这场面给吓着了,出声提醒着,往警察局里走去。

林娅跟在后面,看着依旧施施然的莫萧然,心下了然,难怪他看着鼠眼男不下车,一点都不生气,原来是猜到会有警察出面?

不对,林娅摇了摇头,将脑海里的想法甩出去,一路上他都没有打电话或者发短信给警察局,而且他也不可能未卜先知,凝视着莫萧然的后背,沉思片刻,直觉这个人一定不简单。

林娅刚走到大厅里,就被很客气的请进了问询室,看着舒适的布置,以为的凳子变成了软皮沙发,竟还有钢化玻璃红漆木的茶几,摆着一套煮茶的茶具,竟然还有女警动作娴熟的给莫萧然倒茶。

虽然达不到豪华的地步,但相比电视里一张桌子的问询室高级太多了,这简直不可思议,林娅很肯定她不是来做客的,原来警局并不是冷冰冰的环境,也可以这样温暖。

转眼看着蜷缩在角落凳子上的鼠眼男,找回了一点现实感,那充满怨念的眼神,倾诉着他的不甘,还真是两个极端,林娅打量完坐在莫萧然的身边,等着问话。

“你叫什么名字?多大?第几次偷了?”警察看了一眼莫萧然,坐在鼠眼男面前,眼神冷冷的,脸如冰封一样没有表情,手里握着笔,随时记录。

“书叶,二十,因为没钱了,就觉得她好下手一点。”谁知道就栽到她这个好下手的人手上了,这是他唯一的败笔,书叶不悦的盯着林娅,被警察一拍桌子,吓得转移视线,蚊音道:“第一次……”

“老实说,偷了几次,一共多少?”警察记录到次数的时候,眼神略带一丝怒气,声音平淡得宛如平时客套。

“第三次……上个星期失业了,找不到工作才抢包的,八百……”书叶却感觉背脊一凉,如实说了,看着警察不信任的眼神,赶紧发誓保证,“真的只有八百。”

警察看了一眼书叶,那声音里透着一丝无奈与不甘,在次数一栏里写下三次,金额后面写了八百,不禁有些可怜这个小偷。

轮到了林娅,林娅如实说了当时的情况,警察提醒着她,走路走神是众多小偷中的最爱,下次注意点,真丢了钱,哭的地方都没有。

莫萧然坐在一旁喝着茶,余光看着身边被数落得脸红的林娅,这才打量着她,齐腰长发散落在后背,第一眼只觉得是漂亮的那一类,再一看却是越看越着迷的那一类的,敛下眼眸,喝茶。

问完话,林娅愣愣的站在警察局门口,反应过来,秀眉皱成一团,不对啊,怎么只问她和书叶,为什么不问那个人?

而且他居然说什么有事,就这么先走了,看来那个人确实不简单呐!

林娅余光看着身边的书叶,愤恨的盯着他,把包带打了个结斜挂在肩上,慢慢的靠近他,然后站定,双手握拳起势。

“大……大姐,你要干什么?”书叶一惊,吓得不知觉得后退,看着林娅突然转身回旋踢,吓得大喊,“这可是警局门口,你不能打我。”

“哼……不挺能跑么?还敢跟我叫嚣,人不肥胆挺大。”林娅在书叶惊恐的眼神下,放下贴在他脸上的脚,出其不意,猛地一巴掌拍在了他脑袋上,那力道可不轻,“我打的就是你。”

“嘶……包你也拿回去了,我一分都没动。”书叶双手捂着脑袋,疼得直咧嘴,这大姐力道还挺大的,看着林娅威胁的眼神,赶紧保证,“我发誓再也不偷了,会认真找工作的。”

林娅绷着一张脸站得笔直,嘶……太得瑟,忘了还有伤,闭眼咬着嘴唇,缓了一会儿,看着书叶举手发誓,也就不计较了,毕竟同是天涯失业人,何苦为难同类呢!

林娅挥了挥手,转身就走,反正以后也不会再见了,挪着小碎步,出了警局,一步一刺痛,心里愤恨的咒骂着。

书叶想着林娅死命咬嘴的表情,愣了一下,这是有多恨他啊,看着林娅走了,默默的跟在后面。

走了一段路后,林娅觉察着不对劲,转身站定,双手叉腰的看着要撞上来的书叶,咳嗽两声,质问着他,“咳……你跟着我干什么?还想找机会下手?”

书叶听到咳嗽声,看到林娅冷漠的眼神,吓得赶紧收住力道,后退一步,才没撞上林娅,解释着,“误会,误会,我……我不知道去哪里,不知不觉的就跟着你走了,绝对不是惦记你的钱,我已经发过誓了。”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