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新婚哑妻宠上瘾

更新时间:2021-04-02 11:57:44

新婚哑妻宠上瘾 连载中

新婚哑妻宠上瘾

来源:微小宝 作者:沐七 分类:总裁豪门

精彩试读:他僵了好一会,才终于挂断了电话。沈默思抬手把手机丢到了角落里,重重的倒在地上,就着冰冷的地板,透过落地窗看向外面清冷的月亮。她以为自己会就那么躺死在地板上,没料到霍骞北居然回来了。他回来的时候,手上居然还提着外卖盒。“我给你买了吃的。”霍骞北的影子被月光拉的很长很长。沈默思闭上了眼睛,好半晌才有气无力的抬手比划:“我不想吃。”“咔!”空气里传来了打火机的声音,很快“啪”的一声,灯被霍骞北打开。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断绝往来-沐七

沈默思水杯里的水是刚刚接的,滚烫无比。

“哗啦!”水浇了沈默思一身,刺痛瞬间传遍全身,沈默思的太阳穴也一鼓一鼓的。

到了这个时候,沈默思真的恨自己不会说话,要不然她一定不会给白慧心面子,让所有人看看到底谁才是无耻的小三。

沈默思才入职没两天,加上大家对沈默思和宋然之间的关系有过揣测,所以没人上前帮忙,全都做了看客。

用力的咽了一口唾沫,沈默思盯着白慧心,抬手慢慢的比划:“我告诉你,你曾经怎么对我,我就会怎么还回去!我不但要抢走宋然,还要拿走属于你的一切!”

“啊!”白慧心尖叫了一声,扑过来就揪住沈默思的头发。

头皮疼的像是要被扯掉,沈默思也不会坐以待毙,抓起桌上的裁纸刀就朝着白慧心的胳膊上扎上去。

血,流了一地,闹得特别难看。

最后有人报了警,沈默思和白慧心都被带到了警察局。

可惜沈默思身上没有什么直接的伤口,加上白慧心还有个做律师的表弟,当时就走了。

倒是沈默思,在警察局里蹲了一夜,隔天还是霍骞北把她接出去的。

“人为什么总是要对别人步步紧逼?”沈默思抬手比划,心里却苦涩无比。

她一向觉得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可白慧心也太过分了。

本不多话的霍骞北,看着沈默思一会,还是说了一句:“人心都是不满足的。”

“我要让白慧心后悔!”

“或许我可以帮你?”霍骞北的指尖燃着一根烟,袅袅的烟雾笼罩在他身上,让人看不透。

让他帮忙?或许只是一句话的事。

可是,她想亲手夺回属于自己的一切!

原本,沈默思只是打算离间白慧心和宋然,让白慧心好好的尝尝被抛弃的滋味,可谁知道白慧心越发的变本加厉。

也不过五天以后,沈默思就接到了孙曼霜的电话。

即使之前发生了那样的事,都能坚强面对的孙曼霜,这次哭的话都说不清楚。

她说,孙卓死了。

怎么会?沈默思手机都握不住,她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赶到孙家的。

她一进去,孙母就扑过来,说她是扫把星。

“妈,你冷静一下。”孙曼霜拉住了孙母的手,却没有像以往一样说事情不是沈默思的错。

“孙叔叔怎么会死的?”沈默思抬手匆匆比划,很想哭,眼泪却怎么都流不出来。

当时的她,和孙母一样,认为自己特冷血。

可后来经历的事情多了,她才知道真正的伤心,是连哭都哭不出来的。

孙母的情绪很激动,等安抚好孙母以后,孙曼霜才告诉沈默思,孙卓在看守所里生病了,也不是多严重的病,就是拉肚子。

可他在里面蹲了这么久,身心俱疲,加上脱水,后来被送去医院抢救也没抢救过来。

“思思,这件事不能怪你。”孙曼霜嘴上那么说,却沉沉叹了口气。

沈默思抬手想说点什么,最终却无力的垂下。

本以为这件事只是意外,谁知道沈默思在离开孙家的时候,居然在门口遇到了白慧心。

她看来是等待已久,坐在车里看着沈默思。

“沈默思,你可以再试着和我斗试试!我会让你身边更多的人跟着遭殃!”

沈默思死死地咬着牙齿,抬手比划的每一下都充满恨意:“孙叔叔的死,是你做的?”

“你认为呢?”白慧心的嘴角,露出了得意的笑。

“你这个贱女人!”沈默思头一次失去了修养,恶狠狠的比划完冲过去就想打白慧心。

白慧心略微缩了缩,指了指车上的摄像头,“你可以打我,不过你可能会把孙卓走过的路再走一遍。”

恨,恨的灵魂都在发颤,可是沈默思只能死死地咬住嘴唇让自己冷静。

最后,在白慧心在嚣张的笑声里离开。

沈默思去参加孙父的葬礼,被孙母又侮辱了一通,她整个人都失控了,要不是被人拦着,沈默思估计不止挨了两巴掌那么简单。

葬礼结束以后,孙曼霜和沈默思静坐了很久,“默思,我很抱歉。”

是的,她叫的默思,不是思思。

沈默思放在身侧的手握成了拳头,脸上却什么都没露出来,安静的等待孙曼霜往下说。

“我知道不能怪你,可我妈……我妈和我放了狠话,要么和你断绝往来,要么和她断绝母女关系,所以……”

心口很疼,疼的像是被冰锥子扎了一下又一下。

可最终,沈默思还在扯出一个笑,抬手比划:“我能理解你和阿姨,我很抱歉,连累了孙叔叔。”

孙曼霜张了张嘴,似乎还有话要说,最终只是叹了口气离开。

孙曼霜是沈默思唯一的,也是最好的朋友,对于她来说,孙曼霜就像她的亲姐妹。

现在孙曼霜说断绝往来,就像活生生斩断了沈默思的手脚,她疼的浑身上下都呼哧呼哧的冒着鲜血。

这件事对沈默思的打击太大,她干脆也不去上班了,直接发了短信给宋然,说自己要离职。

宋然没有立刻回复沈默思,等他回复她的时候,已经是五个小时有以后。

“默思,我不知道白慧心做了那些事。”宋然的语气挺凝重。

如果不知道孙卓一开始就是他送进去,还以为他是个好人。

“不过,我不会同意你辞职。”

反正沈默思不会说话,也懒得和他说话,干脆沉默以对。

他僵了好一会,才终于挂断了电话。

沈默思抬手把手机丢到了角落里,重重的倒在地上,就着冰冷的地板,透过落地窗看向外面清冷的月亮。

她以为自己会就那么躺死在地板上,没料到霍骞北居然回来了。

他回来的时候,手上居然还提着外卖盒。

“我给你买了吃的。”霍骞北的影子被月光拉的很长很长。

沈默思闭上了眼睛,好半晌才有气无力的抬手比划:“我不想吃。”

“咔!”空气里传来了打火机的声音,很快“啪”的一声,灯被霍骞北打开。

虽然没睁眼,沈默思却能感觉到霍骞北盯着她看,眼神锐利的像刀子,刮得她脸皮疼。

不会爱上你-沐七

要说了解霍骞北,沈默思不敢说。

可如果说一点都不知道,那也不至于。

实际上,她并不是很怕霍骞北。

所以任凭他看,就是赖在地上不起来。

好半晌以后,沈默思听到了一声轻微的叹气声,霍骞北的脚步声也越来越近,最终在她身边停下。

空气里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沈默思睁开了眼睛,才发现霍骞北居然坐在了她身边。

是的,他坐在了地上。

他可是霍骞北,跺一下脚就能让晋城抖上一抖的霍骞北,现在却陪着她坐在地上。

“吃点东西,要不然饿死了,谁去找姓宋的复仇?”霍骞北深邃的五官在灯光的照耀下,很柔和。

沈默思重重的咬了一下嘴唇,终于挣扎着坐起来。

可谁知道躺的久了,起来的时候居然头一阵眩晕。

天旋地转里,沈默思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鼻翼间是隐隐的男士香水味。

说不上来是为什么,委屈一瞬间涌上心头,沈默思干脆抓住霍骞北的衣襟,哭的肝肠寸断。

她不会发出声音,所以就算哭,也安静到了极致。

“好了,再哭就晕过去了。”霍骞北突然抬手拍了拍她的背。

沈默思用力的吸了吸鼻子,抬眼看向霍骞北。

在泪眼朦胧里,霍骞北的五官似的被放大,看的很清楚,就连他的睫毛都根缕分明。

霍骞北也看着她,然后吻霸道的落下。

这次的吻不似上次的浅尝辄止,带着侵略一切的架势,吸光了沈默思肺叶里的氧气。

“接吻的时候不会换气吗?”霍骞北松开了沈默思,嘴角带着浅浅的幅度。

可是沈默思觉得,他在笑。

今夜的霍骞北特别的温柔,他很有耐性的哄沈默思吃了东西,然后和她躺在了一张床上。

即使领了证,沈默思也大大方方的住了进来,可他们只是单纯的躺着聊天。

大概是黑夜让他们看不到彼此,霍骞北居然和沈默思说起了他的过去。

所有人都以为霍骞北高高在上,一出生就站在金字塔顶端,可有钱人的争斗,远比一般人想象的要严重。

霍骞北在十二岁的时候就遇到了暗杀,后来他查出来了,结果却特别的讽刺,居然是他的亲舅舅做的。

后来他十九岁的时候遇上了一个姑娘,爱她爱到了骨子里,他甚至打算一满法定结婚年龄就娶她,可后来才知道,她就是个骗子。

骗他的原因,就是为了霍家的钱。

沈默思安静的听着,伸手抓过霍骞北的手,在他的掌心慢慢的写字,问他:“你为什么会和我领证?”

这个问题,她以前就问过。

可这次,霍骞北沉默了。

一颗种子在沈默思的心底发芽,她大着胆子继续写:“那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都说一颗荆棘满布的心,只需要一点点温暖就会满足。

沈默思这段时间遇到了这么多事,要不是霍骞北出现,只怕她也撑不下去了。

“你是想问,我是不是爱上你了,是不是?”霍骞北的声音终于传来,在黑暗里,像是有魔力,轻轻地拨动着沈默思的心。

噎了一下,沈默思还是厚着脸皮写下:“嗯。”

“那你想太多了。”霍骞北坐起身来,点了一根烟抽着,猩红的烟火照不亮他的脸庞,“我发过誓,这辈子再也不会爱上任何一个女人,所以,我也不会爱上你。”

后来他们谁都没说话,沈默思却一整夜都睡不着。

霍骞北对她,或许还算不错,可他的好,仅止于普通朋友。

接下来有一周的时间,霍骞北每天都会回来,可他们之间并没有发生任何夫妻该发生的事。

他们,只是躺在一张床上的普通朋友。

偶尔霍骞北也会带着沈默思出去玩,见的是陆子霁和周厸他们。

他们是一群很会和人相处的人,所以相处的挺愉快。

后来,沈默思接到了宋然的电话。

他说希望沈默思回公司去上班,还说会处理好白慧心。

事情拖着是没结果的,所以沈默思干脆编了个要去幼儿园看乐乐的理由,直接去了宋然的公司。

有了上次的事,沈默思回去的时候,不少同事都用异样的目光看她。

不过无所谓,沈默思问心无愧,直奔宋然的办公室。

宋然看起来精神不错,还在鼻梁上夹了一副无框眼镜,特别的斯文败类。

如果不是他的额头上还一条褐色的疤痕,已经看不出来他被人阴过了。

沈默思盯着他看了一会,抬手开门见山的问:“白慧心现在在哪?我要找她。”

“她……”宋然似是有点为难,“她就在我家。”

白慧心又回去了?沈默思突然觉得挺有趣。

黄桂英和白慧心那么不对付,白慧心居然还有本事回去。

看来,她真的小瞧了白慧心的手段了。

估计是看出来了沈默思眼底的讥嘲,宋然干巴巴的解释:“默思,我也想和她断绝关系,但是……你知道的,我走到今天这一步,都是靠她。”

沈默思的嘴角勾了一下,没回答。

宋然居然还有脸提这事,好歹白慧心阴的人是沈知行,她的父亲!

“她扬言,要是我绝情,她就不让我好过。”宋然皱着眉头,一脸的为难,“我好不容易走到今天,不能因为她……”

恶心,恶心到肚子里的酸水都涌到了嗓子眼。

可沈默思还是死死地捏着拳头,极力的让自己忍住。

“你或许可以想办法除掉她。”沈默思抬手,面无表情。

“除掉……”宋然愣了一下,眼底出现了犹豫。

看来,他也不是对白慧心全然无情。

“你留着她,就是给自己埋了个随时都会爆炸的隐形炸弹。”

这话说出来,沈默思后悔了。

这个道理,宋然怎么可能不知道?

她这么急不可待,太轻易的就让宋然对她起疑了。

果然,她话音落下以后,宋然的眉头慢慢的松开,脸上的表情一点一点的变得冷漠。

“默思,你是你真的想回我身边吗?”宋然盯着沈默思,眼神锐利的像是想直接看穿她心底的想法。

小说《新婚哑妻宠上瘾》 第17章 断绝往来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