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乡间喜事:农家娇妻有点甜

更新时间:2021-03-26 03:42:16

乡间喜事:农家娇妻有点甜 已完结

乡间喜事:农家娇妻有点甜

来源:微小宝 作者:一叶云 分类:穿越重生

精彩试读:她很想把孩子放进空间随身携带,可是,这样的话空间会暴露,一旦暴露,她这辈子怕是会被迫过上颠沛流离的日子。 顾婆婆心疼孩子,皱着眉头想让她留下,但看到她两眼放光的模样之后,改了口,“你俩早点回来。” 秦蔚铭点了点头,带着许默上了马车。 马车颠簸的紧,许默的瞌睡在抖醒了一次又一次,她眼皮最沉的那一回,脑袋突然撞上了车,脑袋一痛,她低声哎哟了一声。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乡间喜事:农家娇妻有点甜第4章试读

 柳姨娘一脸懵逼地往自己头上一抓,许默用水黏在上面的头发成片掉落。

  她看着自己的头发,惊恐万状的尖叫出声。

  “啊!!!”

  一场好戏看到这个份上,许默终于忍无可忍,扑哧一下笑了出来,连带着周围的仆从发出一片哄笑。

  柳氏悲愤交加,指着众人的鼻子大骂了两声之后,一口气没憋上来,白眼一翻,硬生生地被气晕了过去。

  许志腾面色阴郁,伸手往众人身上一指,“都出去!”

  一场闹剧到此结束,许默算是狠狠出了一口恶气,当晚,她顺了个钱袋溜进空间。

  次日天一亮,她想好了发家致富的小计划,在集市上买了点菜籽,找了一辆马车离开这破地方。

  按着原主的记忆,她外婆家在邻国边境,母亲是贫寒出生,她上头有两位哥哥,大舅常年在战场杀敌的将军,二舅在城内经商,而外婆常年居住边境的某个小山村里。

  而许默这次回去,是打着借外婆家两块地发家致富的心思回去的。

  她连续赶了两天的路之后,终于到了目的地,把孩子从从空间里抱出来后,她在村口拉住了一位浑身散着‘生人勿进’气息的青年,手里拎着一只刺猬。

  他面部轮廓分明,眼眸略深邃,一阵粗布麻衣,跟普通的乡间青年有着天差地别。

  “请问,顾满家在哪里?”

  “我是他的侄女,由于我大舅经常在外打仗,换我来照顾我外婆。”

  他把她打量了一遍,又瞅了一眼她怀中的孩子,好半晌才道:“跟我来。”

  许默心里一喜,抱着孩子屁颠屁颠跟在了他身后,在乡间小径上七拐八弯走了一段之后,他领着许默到了家里,把人一领进门,他就把刺猬带到了灶房里,出来后开始鼓捣喂猪喂鸡。

  顾婆婆坐在门前的香樟树下洗着衣服,一听见头顶有一声‘外婆’响起,她缓缓抬起了头,在看到那张极似自己小女儿的脸蛋那一刻,泪水迅速噙满了她的眼眶,嘴馋颤了好一会儿,才磕巴出一个昵称。

  “阿珍……”

  许默敏锐的意识到,老人在隔着她的面孔看另一个人,她的生身之母。

  “像,真像……”

  外婆见到她,相当高兴,跟她介绍道:“这是蔚铭,是你大舅的部下,最近在战场上受了伤,这段时间他没少照顾我。”

  这晚上,顾家杀鸡又是宰刺猬的招待她,外婆嘘寒问暖,问她近年的情况之后,把注意力全放到了她怀中的孩子身上。

  许默笑:“这是我的女儿,因为我未婚先孕产子,被我爹赶出家门了。”

  秦蔚铭坐在一边看着她眉开眼笑,不痛不痒的讲着遭遇,内心对这个女人产生了几分兴趣。

  换做传闻中的那个许家大小姐,不应该是偷偷摸摸的弄死孩子么?从她嘴里讲出这事,怎么反而有种光荣无线的感觉?

  

乡间喜事:农家娇妻有点甜第5章试读

 顾婆婆听了这事,傻眼了两秒,陷入沉思之后道:“没事,问题不大,外婆照顾你们,外婆过世之后,还有你舅舅养得起你们母子俩。”

  许默听了,在心里惊叹这老婆子的接受能力强悍无比,对她的好感度蹭蹭往上涨,两人并未注意到,秦蔚铭的视线一直放在孩子身上,眼角有几分柔和。

  许默就算是在外婆家安顿了下来,她的到来迅速成了村子里火热的话题,村里开始流传了不同个版本的故事。

  有人说,这是顾婆婆给阿秦蔚铭找的媳妇,买一送一。

  有人说,这是秦蔚铭从军营里带回来过日子的妓子,孩子的老爹变成了烂肉还是尸体都没人知道。

  在这样的风言风语里,许默开始了发家致富的小日常。

  白天,她背着溱溱上山找药材,晚上,她编织渔网,在深浅不一,时湍时急的河里捕鱼,实打实的过上了靠山吃山,临水吃水的日子,还强行拉着秦蔚铭耕地,种菜。

  两人在同村人的眼里,几乎每天都是形影不离的。

  这天是镇上的赶集日,秦蔚铭要去卖野味,许默把最近晾晒的中草药与小鱼小虾全部装在了背篼里,把孩子往床上一放,嘱咐外婆。

  “外婆,粥在锅里,等溱溱哭了,你随便喂她吃点,等我回来了再给她喂奶。”

  她很想把孩子放进空间随身携带,可是,这样的话空间会暴露,一旦暴露,她这辈子怕是会被迫过上颠沛流离的日子。

  顾婆婆心疼孩子,皱着眉头想让她留下,但看到她两眼放光的模样之后,改了口,“你俩早点回来。”

  秦蔚铭点了点头,带着许默上了马车。

  马车颠簸的紧,许默的瞌睡在抖醒了一次又一次,她眼皮最沉的那一回,脑袋突然撞上了车,脑袋一痛,她低声哎哟了一声。

  紧接着,她听见面前的男人嗤笑了一声,“口水都流出来了,擦擦。”

  她两眼一翻白,起了恶搞的心思,把脑袋往前面一凑,“来啊,你帮我擦!反正村里人都传我们是两口子,这点儿亲昵,完全是没有关系的吧!”

  许默的本意是要看他脸红羞愧的模样,谁知这男人竟意外不要脸,把脑袋一偏,勾起唇角皱眉,“你是想让我用手,还是用嘴。”

  许默一愣,身为一个开放的现代人,脸立马就红了一片。

  这种对话,一般都是那啥那啥的时候说的居多。

  意识到这点,许默的脑子开始不由自主的浮想联翩。

  她面前这位要是光溜溜的在她身上,那场景……

  许默一想到刺激的画面,头脑突然一热,鼻血随即从她的鼻孔里流了出来。

  她伸手一捂住口鼻,竖了个大拇指,“你赢了。”

  秦蔚铭看着她那模样,竟意外觉得这个女人有点俏皮可爱。

  她跟传闻中很不一样,是她以前隐藏了本性,还是有人故意炒作她的名声?

  不出一个时辰,两人就到了镇上。

兴平镇周围连接着五六个村落,县城就坐落在不远处,加上地处三国边境,这里人流众多,物价也普遍偏高。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