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情感 > 你是我的入骨相思

更新时间:2021-03-26 03:42:15

你是我的入骨相思 已完结

你是我的入骨相思

来源:微小宝 作者:玫瑰宝宝 分类:都市情感

精彩试读:竟然不知不觉过了这么久?顾星海没刻意关注过日期,现在经她提醒……她倒是记得很清!难道这个死女人比他还想结束这段关系,天天倒数着过日子?这段婚姻明明是她有意为之,她竟然敢先厌恶?没了视觉、其他四感就变得更加敏锐。就像现在,驾驶室的男人就跟不要钱一样的嗖嗖释放着低气压,沈默婉却根本不知道他在气什么。也许是因为她在沙龙说的话?她自认为说出了他心中所想,他应该高兴才对啊。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你忸怩的样子-玫瑰宝宝

沈默婉清晰地听到自己如鼓的心跳声,那里像是关着一只猛兽,已经苏醒正伺机挣脱囚笼。

男人完美的俊脸在眼前倏然放大,冷冽的古龙水混合着烟草香,争先恐后的涌向她。

他们离得这般近,近到只要她踮起脚,就可以吻到他的唇……但她不能。

长臂伸向她的耳侧,沈默婉几乎僵住了身体,屏住呼吸悄悄地抬眸看他。

浓密的羽睫半垂着,此刻他正专注的看着她,乌亮的黑眸清晰地倒映出小小的她。下一秒,发圈都扯了下来。

如瀑的黑发倾洒下来,垂散在肩上。

眼神闪过一丝异样,顾星海很快敛了神色,他抽回手臂,退远了身,“别磨蹭了,走吧。”

“.…..”

直到他的身影走远,沈默婉才如释重负般吐了口气,狠狠拍了拍发烫的面颊。

她在干什么啊……人家只是稍微靠近,她就几乎缴械投降。

怪不得会被他骂,自己还真是下贱啊。

她垂下眼,掩去了眼中的寂寥落寞,快步跟了过去。

顾星海的车停在了她面前,沈默婉会意,上了车。

然而他们所去的方向,并不是老宅,沈默婉皱眉,警惕的质问,“你要去哪?”

顾星海掀眸,透过后视镜看向后座的女人,“就你现在这幅模样,我根本没办法领你回老宅,更不能开口宣布你的身份。”

“沈默婉,你既然费尽心思做成了顾太太,那就麻烦你维持好形象,你不要脸我还要呐。”

她没应答,扭开了头。

顾星海明明什么都不知道,却一味地指责她。像她这样没有背景的女人,想在鱼龙混杂的官场社会保护自己,只能伪装。

顾星海说他给了她拥有的一切,简直是笑话。

她现在所拥有的一切,都是完全靠她自己一步步打拼来的。

而她的丈夫,除了给予她无尽的羞辱,再无其他。

“下来。”沈默婉回过神,车子已经停在了女装门口。

她默不作声地下了车,跟在顾星海身后。

“顾少。”店员毕恭毕敬的迎上前。

“帮她挑一套礼服,打扮成人样再领出来。”

“好的,顾少。麻烦您稍等。”说完,店员礼貌的朝她伸出手。沈默婉刚搭到她的手上,就被一把拉进了里间。

一群人将她围在中间,拿着不同款式的鞋子礼服对她上下比量。

要不是因为合约,沈默婉根本无心陪他折腾。可是眼下,她只能乖乖坐在那里任人摆布。

“小姐,我们要帮你摘一下眼镜。”店员边说着,边伸手去摘眼镜。

沈默婉一把将她抓住,“不行。”

“小姐,顾少的话你也听见了,别为难我们了。”

抓住她手腕的力道渐渐放松,沈默婉认命地闭上眼睛。

外间。

顾星海慵懒的倚在沙发上,叠着腿,关注着股票的动向。

午后的暖阳透过玻璃窗洒在这人的身上,俊朗清晰的线条在光与影的交织中,也变得明明晃晃而不可察。可即便如此,仍然掩不住他一身的倨傲。

“顾少。”

顾星海循着导购的声音掀眸,目光落在了不远处那抹身影上。

鹅黄的抹胸长尾晚礼服勾勒出女人曼妙的身姿,莹白的脚腕上系着丝带,裸露出的肌肤光洁如瓷。平日里藏在衬衫下的锁骨精致诱人。

黑眸闪过惊艳,顾星海微怔地看向那张绝美的小脸。

勾人的桃花眼水波潋滟,眉如远黛,唇如红樱。像极了江南的绵绵细雨,温婉多情。

他自诩阅人无数,尤其是美人,但还是被沈默婉惊艳到了。

不同于化妆和后天人为形成的精致,她的美,是一种真实又迷人的美。

“过来。”顾星海站起身,导购会意的搀扶沈默婉朝他走去。

现在的沈默婉根本没有任何的反抗能力。她是高度近视,离开了那副眼镜什么都看不清。

眼前模糊一片,但男人身上特有的气息提醒着她,他们越来越近。

沈默婉不自觉的攥紧了裙摆,自己170的个子,在190的顾星海面前没有任何优势。

“沈默婉?”她看不清男人的表情,却能感受到他凑近了她,炽热的鼻息喷洒在她的脖颈间,泛起丝丝痒意。顾星海挑起她耳侧的青丝,亲昵的如同热恋中的情侣,“你刚刚走过来的扭捏样子,当时很像酒吧里欲拒还迎的坐台小姐。”

他微凉的指尖刮过她的下巴,“既然你这么爱演,不如我晚上带你去看看有没有男人会点你?”

像是一盆凉水从头浇到脚,冷的她发抖。

沈默婉拍开他的手,“顾先生,这种下流的话,你还是留给你的小情人听吧。说不定还能增加闺房情趣。”

“下流?”头顶上方传来他的嗤笑,“你竟然还会嫌下流。需不需要我提醒你,你跟你那个下贱的妈都做过什么?”

“顾星海!”沈默婉仰起头,脸色阴沉,“我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还有几个月合同到期,我们就都自由了。到时候你就可以去娶你心中高贵的白月光,我们井水不犯河水。”

“而且,我希望顾先生可以认清,今天的家宴是你求我帮忙,请你拿出求人的态度。你知道我的性子,不然我可不敢保证今晚的家宴,我会做出什么令你难堪的举动。”

合同快要到期了?

顾星海有些发怔,依稀回忆起了婚约的内容——甲方与乙方将持续三年的婚姻,期间不能因任何变故离婚。三年后婚姻自动解除,甲方将得到乙方名下所持有的所有的股份。

原来,他们已经结婚快三年了?

竟然不知不觉过了这么久?

顾星海没刻意关注过日期,现在经她提醒……她倒是记得很清!难道这个死女人比他还想结束这段关系,天天倒数着过日子?

这段婚姻明明是她有意为之,她竟然敢先厌恶?

闹剧该落幕了-玫瑰宝宝

没了视觉、其他四感就变得更加敏锐。就像现在,驾驶室的男人就跟不要钱一样的嗖嗖释放着低气压,沈默婉却根本不知道他在气什么。

也许是因为她在沙龙说的话?

她自认为说出了他心中所想,他应该高兴才对啊。

沈默婉就这么坐在后座独自猜测着,直到车子停了下来。

车门被人从外面打开,刘叔苍老的声音自车外响起,“少爷。”

顾星海点了下头,径直朝屋内走去。

刘叔这才转身去扶从车座挪下来的沈默婉,无声的叹了口气。

挺好的两个孩子,为什么不能好好过日子呐?

“少奶奶。”

沈默婉已经站稳,闻声侧过头,“刘叔?”

“需要我帮您吗?”

她当然需要,但她不能!

像顾家这种百年大族,根本就是个食人血肉的地狱,稍有不慎就会万劫不复。更况且,她本来就不受宠。

如果真让刘叔给她扶进去,恐怕会落个摆架子的罪名。

沈默婉摇了摇头,低声道了谢,便自己摸索着向屋内走去。

眼前模糊一片,她只能凭着记忆大概猜个大概的位置。

“哟,这是谁啊?看起来可像是我们大名鼎鼎的沈律师呐。”

话里的讥讽再明显不过,沈默婉敛着神态,循着声音的方向看去,平静道,“妈。”

“可别,你这一声我可是担不起。”徐茉莉眼底的不屑愈加明显,她环抱着手臂走了过去,“今天还特意打扮一番啊,怎么?连我们家星海都看不上了,想再爬别人的床?”

“还真是应了那句话,有什么妈就有什么样的女儿。别的没学会,勾引男人的手段倒是继承的很好啊。我今天明摆着告诉你,这个家没有楚秦护着你,你什么都不是。”

“我何时想爬上别人的床了?”沈默婉弯了嘴角,“难不成是因为妈您自己有这个想法,所以才看谁都觉得是敌人跟您争吗?”

“你…….”

“诶,”沈默婉手指抵住嘴边做了个嘘声的手势,“您小点声,别张扬,小心被爸听见。”她甚至能想象到徐茉莉咬牙启齿要撕碎她的模样,不由心情大好,恶趣味的补充了一句,“你知道的,我还年轻,就算被顾星海甩了也不怕。但您可就不一样了……”

“沈默婉,我可是你的长辈!你就是这么跟你婆婆说话的?”徐茉莉压住怒火,恶狠狠地瞪着她。

“婆婆?”她嘴角笑意渐冷,“我记得刚才徐女士不是说担不起这个称号吗?”

“您的自我定位还是值得肯定的,凭您现在的地位,像我这种有能力又有地位的,给您当儿媳妇确实委屈了。”

“沈默婉!”徐茉莉扬手就朝她打去,沈默婉本能的后退想躲开,然而意料中的巴掌并没有落在她身上。

身旁是刘叔的声音,“太太,家宴是闹这么大动静,会惹老爷不高兴的。”

“刘忠平!你不过是我们家的一条狗,什么时候轮到你对我指手画脚了?”

“太太,我只忠诚于老爷一人。并没有要跟您做对的意思,只是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从老爷的角度出发。老爷对少爷和少奶奶的看重程度,想必您比我更清楚。”

刘叔的态度不卑不亢,徐茉莉却被气的脸色铁青,恶毒的目光在这一主一仆的身上流转着,“你们给我等着,只要星海成了家主,我一定不会放过你们!”

“我等着这一天。”沈默婉神情淡漠。

徐茉莉不想再与她废口舌,转身走了。

人彻底走远,刘叔才低声劝道,“少奶奶,何苦呐?”

“刘叔,我也不想这样啊。”但是没办法。

刚嫁给顾星海的时候,她是住在老宅的。顾星海根本见不到人影。

那时她想做一个好儿媳,她几乎卑微的去讨好所有人,放下了尊严。可是除了顾楚秦和刘忠平,别人都是怎么回馈她的?

徐茉莉跟别的贵夫人说,“她啊?一条听话的狗而已,对我言听计从,而且也不抱怨。当我的仆人我还是很满意的,但是要做我们顾家的儿媳妇吗……她根本不配。跟她妈一个样,都是下贱的东西。不知道耍了什么手段,竟然能让楚秦同意。”

她付出了所有的努力,只感动到了自己。在别人眼中,她不过就像个跳梁小丑一样滑稽可笑。

徐茉莉的话让她认清了现实,而顾星海的所作所为,更是成为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在失望达到顶峰后,她搬了出来。

她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工作中,不靠顾家,完全凭借自己取得了今天的成就。这样她才能在顾家,在他们面前挺直腰杆。

刘叔知道这几年沈默婉是怎么过来的,他轻声劝道,“少奶奶,其实少爷挺好的,他只是看起来有些不近人情。你们两个孩子都是性子太倔,只要您能……”

“刘叔,”沈默婉苦笑着打断他,“别再说了。我跟他结婚快三年了,你说的我都知道。他对沈子琪、对那些小情人总是有数不尽的耐心柔情。对我,只有无尽的憎恶。”

“以前我还能骗骗自己,时间久了,连骗都懒得骗了。不属于我的,不管我怎么努力都永远不会属于我。以前是我天真,以为委曲求全也能换来幸福,现在我想通了,我就想安静的过完这几个月,然后跟他好聚好散。”

到时候,他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将沈子琪娶回家,幸福的过上小日子了。

到时候,她的世界就彻底不再有顾星海了。

“您真想通了?”

“恩,真放下了。”女人甜美的声音透着浓浓的疲倦,“我努力过了,可还是不行。这场荒唐的闹剧也该落幕了。”

……

顾星海倚在扶手边,大半个身子笼罩在阴影中。女人清浅的声音传进他的耳朵里,在壁灯昏黄的灯光下,他的目光也变得明明暗暗不可察。

小说《你是我的入骨相思》 第4章 你忸怩的样子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