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情感 > 岂曰情深,奈何缘浅

更新时间:2021-04-01 11:09:04

岂曰情深,奈何缘浅 已完结

岂曰情深,奈何缘浅

来源:微小宝 作者:孔阳 分类:都市情感

精彩试读:“这……”顾远也忍不住发出了疑问,他伸手想去握我的手,却被我不着痕迹的避开。我走到了安琳身边,冲她笑,说:“安琳,生日快乐啊。”“姐,谢谢你,我没想到,你受了这么多苦。”安琳眼睛一眨,几乎要哭出来。“去年,也是在这里办的生日聚会。那天我没参加,也就没法给你祝福。”安琳听我这话,脸色突然大变,嘴唇都有些颤抖。“因为,那天,我正在医院做手术,流掉我已经三个月的孩子。”我再也保持不住笑容,我能听到自已的声音,咬牙切齿,每吐出一个字,都仿佛用尽了所有力气。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岂曰情深,奈何缘浅:回归

在赵颖的帮助之下,我开始新的治疗。

名义上是因为我体内癌细胞数量已经被控制到正常指标,可以减少并慢慢中止化疗。

但实际上却是她一直在帮助我修补我被化疗几乎损害过度的身体。

三个月来,我大大小小做了八次手术。

心脏、肝脏、肾脏都是受损最重的地方,即便手术之后,我身体依然虚弱的像是一张纸,风一吹都能跑。在我的要求之下,我的真实病情由赵颖隐瞒了下来,并且,我留下了那些原始资料,作为证据。

治疗依然痛苦,但这些比起之前,都已经不算什么。

因为对我来说,我要活着从这里走出去的渴望,大过一切。

只有回去,我才能查出真相,让杀我孩子还想用最残忍方式让我身败名裂、痛苦而死的人付出代价!

我是特意选在12月12日这天出院。

因为今天是安琳的生日,听说安琳最顺风顺水,不仅恢复了健康,还顺利坐上安氏集团副总的位置。

我想,我应该给我的“好妹妹”送上一份礼物。

当我推开兰苑别墅的大门,走进去的时候。

正在热闹欢庆的生日聚会被我这个不速之客打断,音乐、人声全部戛然而止。

穿着肥大不合体羽绒服的我,被无数双惊诧的目光注视着,仿佛我是从地狱归来的鬼魂。

我笑了,在这些人的目光之中,缓缓走向人群的中心。

如果现在能有面镜子照着我自已,我想我能看到,即便是虚弱消瘦的不成样子,我依然是那个一瞬间就能抢走所有人关注的安氏千金安盈!

“你怎么来了?谁允许你出院的?”顾远皱眉,向我走来,我在他的眼中看到了一丝愤怒、一丝惊讶,或许还有一线关怀?

我笑了,关怀?怎么会有呢?

“医生说我康复,可以出院了。记得今天是安琳的生日,接一个半死不活的我出院,实在是太晦气。所以,我自已回来。”我笑着,声音沙哑中带着疲惫。

我这话一出,原本是关注焦点的安琳,瞬间苍白了脸。

我知道,这话会引起别人的误会,为了安琳的生日,连好不容易癌症康复的病人都不肯去接,无论如何都太过残忍。

“为什么没人通知我?”顾远目光一凛,注视我时,多了几分不耐。

我知道,他一定是生气了,以为我又要来搞事情。

他还真猜对了,我怎么会是把所有委屈都吞进肚子里的人呢?这也不附合我邪恶姐姐的人设啊。

“通知?顾总,您太忙了,自从安琳据说是被我,一个化疗之后,连床都起不来,话都说不了的虚弱病人下毒毒害之后。顾总就承担起了照顾妻子之外的女人的重担,再也没有去看过我。我哪有时间通知您我康复的消息呢?”我抬眼,看着顾远时,带上三分挑衅。

顾远果然立刻被我激怒了,他伸手就要去拉我,而上手一抓,却是过于肥大而显得空荡的衣袖,他愣了一下,仿佛是没有想到我会瘦成这个样子。

岂曰情深,奈何缘浅:闹场的

“盈盈,你别胡闹了。既然出院了,就好好回房间休息。”安常山走过来,他看着我的眼神里有恼怒,但也有疼惜,到底他是我的父亲,但嘴上,却还在指责着我的无理取闹。

“胡闹?怎么?我来给安琳送个生日祝福,都不可以吗?”我眨眨眼,压下所有的情绪。

“当然……爸,姐能出院,是天大的喜事儿,她病情刚刚恢复,心情不好,是一定的。爸……顾远……快让姐姐坐下休息一下吧。”

果然不出我所料,这种时候,安琳那朵小白莲花戏精,怎么能不出来开始她的表演。

她走过来,一手扶着我爸,一手轻轻拉我老公,那感觉像是她才是这家的女主人,还用那种关怀欣喜又带着委屈的眼神看着我,那么楚楚可怜,那么让人恶心。

我没理她,只是顺着顾远拉我衣服的动作,就势把外衣脱了下来。

“啊!”我听到人群中发出一声声惊呼和倒抽冷气的声音。

没错,的确应该惊呼。

我穿着康复院的病服,瘦的根本撑不起那件衣服,拉起的双手腕上,有无数次扎针留下皮下瘀血,已成青紫一片。

任谁都看得出来,这具身体应该已经千疮百孔。

“这……”顾远也忍不住发出了疑问,他伸手想去握我的手,却被我不着痕迹的避开。

我走到了安琳身边,冲她笑,说:“安琳,生日快乐啊。”

“姐,谢谢你,我没想到,你受了这么多苦。”安琳眼睛一眨,几乎要哭出来。

“去年,也是在这里办的生日聚会。那天我没参加,也就没法给你祝福。”

安琳听我这话,脸色突然大变,嘴唇都有些颤抖。

“因为,那天,我正在医院做手术,流掉我已经三个月的孩子。”我再也保持不住笑容,我能听到自已的声音,咬牙切齿,每吐出一个字,都仿佛用尽了所有力气。

这时,不光是安琳,就连顾远脸上都流露出不忍与痛惜,我的父亲更是难过的涌出了泪花,而继母周芳此时却用一种怨毒的眼光在看着我。

看来,我这句话,真的刺到了某些人的神经。

“那一天,我失去了孩子。马上要再上手术台,切除四分之一的胃。听说,当天生日聚会很欢乐?我和我的孩子,都没有机会来热闹一下,真是太遗憾,太抱歉了。”

在场的许多人,都流露出了异样的神色,我知道,他们去年都来参加过安琳的生日会。

就连我的丈夫顾远,也在我手术之后,匆匆赶来,为安琳送了祝福。

只有我从手术台上奄奄一息的下来,在生死一线挣扎。

他们的欢乐,建筑在我的垂死挣扎之上,只要是正常有良知的人,都不会觉得理所当然。

更何况,顾远!他是我的爱人,我的丈夫。安常山他是我的亲生父亲。

安琳一张脸惨白如纸,她已经伪装不下去那副优雅的样子,似乎立刻就要昏倒一般。

但总有人会在这个时候站出来找不痛快。

“你这个恶毒的女人,那还不是因为你在的时候,总是欺负安琳,她才连生日都不敢过。你病的都快死了,还想毒死安琳给你垫背,你活该!”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