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玲珑俏厨娘

更新时间:2021-03-27 14:50:11

玲珑俏厨娘 已完结

玲珑俏厨娘

来源:微小宝 作者:南瓜灯 分类:穿越重生

精彩试读:正思虑着,云娘已经得了信儿,一路扭着水蛇腰,手帕子遮住半边胭脂红粉腮,放声哭着从后院小楼过来了。“哎呦,可是要塌了天了哟,老爷,您要是不成了,我这终身靠谁呀?”玲珑听到那尖尖细嗓越来越近地传来,不禁锁紧了眉头,她赶忙奔出去,一把拦住哭哭啼啼的云娘。“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这么哭哭闹闹的,我爹需要静养,你先回去,别闹的他病情加重。”云娘杏眼一睁,嚷道:“老爷还没死呢,你就不许我见他了,安的什么心?”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遇难

长安,玉府的厨房里,一群下人站成两排,饶有兴趣地看着大小姐玉玲珑挥舞着锅铲在铁锅中翻炒着香气四溢的饭菜。

玉玲珑用手帕擦擦额头的汗,吩咐道:“爹最喜欢这道‘烩百味’了,这道菜要再焖上半个时辰才入味,你们可别记错了时辰。”

盖上锅盖,玲珑叉起小蛮腰,审视着自己准备的饭菜。今天是父亲玉山的大寿,她一早儿就开始忙活了。

玉山是长安城首富,家财万贯。玉玲珑是长女,从小就招人喜欢。一双眼睛亮晶晶的,像深夜里细碎的星光,不凌厉却动人。若说美,她可没有妹妹琳琅生的美丽,琳琅的美貌是出了名的。但是玉玲珑有她的娇俏可爱,而且,她从小不爱什么脂粉钗环,就是喜欢下厨做饭,厨艺一绝,就连吃刁了嘴的玉山,也赞不绝口。

玲珑准备好了饭菜,从厨房出来,想着去迎一迎父亲。不料小厮阿三一路跌跌撞撞地跑过来,气喘吁吁地朝着玲珑喊道:“大小姐,出事儿了,老爷,老爷他……”

玲珑快走两步,上前忙问道:“怎么?爹怎么了?”

“老爷运往南方的货物,被强盗劫了去。老爷一着急,吐了血,从马上摔下来了。”

正说着,家丁已经抬了玉山从外面进来。玲珑赶忙叫人请大夫,自己个儿一溜儿小跑地跟着往卧房里进。

玉山躺在床上,眼睛微微张开。看到玉玲珑白嫩的小脸儿,心中更是疼痛。“玲珑,完了,全完了……你也知道,爹把大半身家都押在这批货上,这回……完了,完了……”

玲珑明白此事莫过于灭顶之灾,可是什么也没有玉山的身体重要。她劝解着父亲,但是看到父亲气若游丝,心中怕起来,赶紧派人叫妹妹琳琅和弟弟玉林过来。

姐弟三人围着父亲,等着大夫医治。大夫还没来,那平日只会来打秋风占便宜的叔叔玉堂却先来了。他也不问哥哥病情,张口就报坏事。“哥,这下糟了,你那批货丢了的事传开了,现在一些货商挤到货栈要货,你快去看看吧。”

玲珑气急败坏道:“爹都吐了血了,叔叔怎么还这么冒失,就算是天塌了,我也不许爹爹去管货栈的事。”

玉堂翻了一个白眼,看了看脸色已经惨白的哥哥,假惺惺地问道:“哥哥没事儿吧?要不先养着?货栈的事儿,弟弟去替你担着。”

说罢,转身就走,也不多看玉山一眼。六岁的小玉林用手里的金丝弹弓瞄准了玉堂的脑袋,“咚”地一声,弹丸正中玉堂的后脑勺。

玉堂惨叫一声,回头怒气冲冲地看向玉林。玲珑赶紧将弟弟护在身后,大声喊着:“阿三,送二叔出去。”

“哼,还跟我摆大小姐的架子?好,我看你们嚣张到什么时候。”玉堂捂着脑袋带着怒气离去。

琳琅害怕地拉着玲珑问道:“长姐,爹爹不会有事吧?”

玲珑拍了拍琳琅的肩膀,让她放心。正说着,金万慈到了。他给玉山诊了脉后,唤出玲珑到外厅去,说:“大小姐,玉老爷摔得不轻,而且急火攻心,病势危急啊。这样,我先开药,给玉老爷调养着。记住,千万不能再动怒,他的身体,经不得。”

玲珑连连答应着,可是心里犯了愁。家里出了如此大的变故,父亲怎么可能不动怒呢?

她在一刻钟之前还是无忧无虑天真烂漫的大小姐,可是转而就愁苦万分。她们姐弟三人的母亲前年病逝,已然失却了半边天。父亲纳的小妾云娘更是一个花柳架子,向来不得他们姐弟的亲近。如今,千斤重的担子仿佛都压在了玲珑的肩上,怎么不让她发愁呢?

正思虑着,云娘已经得了信儿,一路扭着水蛇腰,手帕子遮住半边胭脂红粉腮,放声哭着从后院小楼过来了。“哎呦,可是要塌了天了哟,老爷,您要是不成了,我这终身靠谁呀?”

玲珑听到那尖尖细嗓越来越近地传来,不禁锁紧了眉头,她赶忙奔出去,一把拦住哭哭啼啼的云娘。“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这么哭哭闹闹的,我爹需要静养,你先回去,别闹的他病情加重。”

云娘杏眼一睁,嚷道:“老爷还没死呢,你就不许我见他了,安的什么心?”

玲珑冷笑一声,说:“说的好,我爹还没死呢,你再吵嚷,我就让他休了你,赶出玉府。”

她这么一说,云娘登时没了声儿,小脚一跺,转身扭着腰回了后院儿。

琳琅已经是泪痕满面,她一张娇气,此时更是没有一点儿主意。而玉林更是瞪着一双圆溜溜黑亮亮的大眼睛,望着睡过去的父亲,不知所措。

当晚,姐弟三人守着父亲,一夜不眠。

次日一早,玉府的大门就被砸得“砰砰”直响,墙倒众人推,得到消息的长安商人,但是和玉山有金钱往来的,都来讨债了。

玲珑心寒无比,出门去理论。面对众位平日里和父亲亲兄热弟的商人们,她厉声道:“你们素日也不少得我爹的恩惠,如今不过是有一些钱押在我爹那批货上罢了,还不是当日想靠我爹挣钱?现在一点儿情面也不留,大不了我卖了店铺还债,以后大家也不必来往。”

其中一位矮短男人大声嚷道:“做你的梦吧玉大小姐,您不知道呢吧?昨天你叔叔玉堂已经典当了你们玉家所有的商铺,今天一早,人去宅空,您倒是说说,拿什么还债?”

玲珑一惊,登时头皮发麻。玉堂叔叔,他怎么做出这种丧尽天良的事?

还未等她理清头绪,阿三又急冲冲跑了来,在玲珑耳边颤声道:“了不得了大小姐,云娘她,昨天夜里卷了细软金银,她跑了。”

“什么?”玲珑知道自己的父亲,一张豪爽疏财,对云娘也没有避忌,他的钱财所在,云娘是清楚的。此刻她也顾不得这些商人吵嚷,赶紧回府去清点财物。

这一番清点可不得了,家里的银票宝物,大多丢失。此时一个婆子站出来告诉玲珑,说那云娘早就和玉堂眉来眼去,一半的财物老早就偷了给玉堂了,如今一定看玉家散了架,所以釜底抽薪,和玉堂合计了,两人就此私奔了。

玲珑腿一软,倒在地上。她眼前一片恍惚,这几进几出的大院子左右乱晃。

然而坏事永远只会更坏,最坏的消息紧接着从前厅传来。

“大小姐,快来看看吧,老爷他,老爷他不行了……”

重新来过

秋风扫落叶,长安的街头冷冷清清。玉山今日出殡,来送葬的只有几位至亲好友。想到父亲生前经常宾客满堂,撒出去接济朋友的银两不计其数,如今却落得如此凄凉,玲珑心中甚是酸楚。

现在她明白了父亲为什么在临终前,一定要自己答应他,要凭借自己的能力,不依靠任何人,去撑起玉家。因为父亲看透了世态炎凉,明白只有自己不会背叛自己。

正心痛着父亲的殡期冷落时,街道上突然热闹起来。一群女子簇拥着一驾马车从街头转过来,只听到这些女子叽叽喳喳冲着马车里的人一个劲儿地嚷嚷。

“平王殿下,平王殿下,这是奴家做的香囊,您看一眼。”

“您前几日做的诗,我绣在了帕子上,一刻也不敢离身呢。”

“平王殿下,听说冬月您会去城郊为吴妃娘娘上香祭祀,是真的吗?”……

吵吵嚷嚷,马车从玲珑面前经过。只听得马车里有女孩子的娇笑声,玲珑不经意一瞥,只见里面坐着一男二女,两个女孩儿香肩微露,粉脸儿紧贴着中间那位男子。

男子一袭华服,眉眼如画,坐在两位美人儿之间,竟然将她们衬得毫无韵味,只显得他俊逸非常,很是惹人心动。

然而此时的玲珑是不会心动的,她只恨这群毫无廉耻的人,冲撞了父亲的亡魂。她恨恨地朝着渐渐远去的车驾呸了一声,对马车中那位英俊飘逸但是放荡不羁的平王很是不屑一顾。

身旁的阿三扯一扯玲珑的衣袖,悄声道:“那是圣上第六子,平王李勐,平素一贯是流连歌台舞榭,风流浪荡。大小姐不必如此,惹到了官家,倒平生了事端。”

玲珑叹气,俯身将玉林头上被秋风吹歪的孝帽扶正,不再计较。

黄昏时分,一袭素衣的姐弟三人将来送葬的几个人,送到了大门口。玲珑谢绝了他们几位送到手中的散碎银子,神色凝重地说道:“谢谢你们还特意送爹爹,银子拿回去吧,所谓救急不救穷,如今玉家虽然散败了,但是我玉玲珑还能操持这个家。诸位也做个见证,我一定,会凭借自己的力量,重振玉家。”

到了晚上,玲珑搂着玉林,和琳琅并肩坐在空落落的院子里。为了还债,她已经做主把这套大院子和值钱的东西典卖,明天,她们就要搬走了。

下人们也一一被遣散,只有阿三不肯走。他从小被玉山养大,视玉山如父,不愿意这时抛下她们三个不管。

阿三垂手站在一旁,轻声说道:“大小姐,萱草巷那家小院儿我已经交了租金了,一会儿我连夜收拾出来,明天您带着二小姐和少爷,直接过去就行了。”

玲珑点点头,留恋地环视着这里,她在这儿养尊处优的生活了十八年了。离开这里,到外面去讨生活,她从前想都没有想过。

幼小的玉林枕着她的腿睡着了,长长的睫毛在小脸儿上落下了一段影子,他看起来明显的瘦了一些,白天的泪痕干在脸上,沾上了灰尘,成了黑黑的几道印子。

琳琅也看起来单薄了许多,下巴尖尖的,一身孝衣更衬得她别有一番清姿。她问玲珑:“长姐,我们以后怎么办?”

玲珑抚摸着玉林瘦小的脊背,眼神坚定地说:“相信我,我一定能养活你们,也一定能让玉家兴盛起来。”

萱草巷的房子只有三间,玲珑和琳琅一间,玉林跟阿三睡一间,另一间做了正厅,摆放着父母的牌位和桌椅。小院儿里空空荡荡,只有几步见方。玉林撇着小嘴儿,觉得这里并不好,可是看到玲珑忙来忙去的身影,又讨巧卖乖起来,“长姐,我喜欢这里,因为时刻都能看到你们。”

玲珑顾不得去称赞弟弟的懂事,她心中盘算了很久,决定到街市上去碰碰运气。虽然阿三说了要做苦力养活她们,可是她不敢忘记父亲的遗言,靠自己,不能依靠他人。

她嘱咐阿三好好照看琳琅和玉林,自己到街市上去找事做。

这长安街市最是坊肆众多,但是招收女工的实在是少。玲珑又不善刺绣女红,也不会歌舞乐器,所以晃了半日,一无所获。

正发愁着,她突然闻到从身旁“明月楼”飘出的食物香味。“明月楼”是长安最有名的酒楼,这里酒香菜好,还有美貌的歌姬舞女,许多王孙大臣最喜欢来这里吃喝。从前玉山经常到这里宴请,可是每次回去以后,他都会对玲珑说这里的厨子做菜固然美味,但是比起玲珑的手艺还是差得远。

想到这儿,玲珑一个机灵,自己何不来这里做厨娘?她双手一拍,嘴角露出久违的笑容,一对儿小梨涡浮现出来,眼睛里光亮起来。

一走进明月楼,玲珑就故意扯开喉咙,大声嚷道:“老板,你们这儿饭菜味道不对啊,怎么,这么大的酒楼,就是这么做菜的吗?”

那老板本来正靠在窗前看账本,斜眼一看玲珑一派小丫头的架势,不屑地摆摆手,说:“去去去,哪儿来的黄毛丫头,我们这儿的厨子可是重金请来的名厨,你懂什么,赶紧出去。”

玲珑索性一转身,双手背在后面,做出要走的样子,嘴里依旧大声道:“啧啧啧,还名厨呢,这道‘醉酿鸡’的料都放错了,连梅酒黄酒都分不清,真是可笑。”

老板一听,忙叫住玲珑,问道:“听你这意思,你懂做菜?我们厨子,倒不如你?”

玲珑心中暗暗发笑,她眼中亮着灵光,跟老板商量道:“老板,你家厨子是佣金多少?你看这样好不好,我给你做一道‘醉酿鸡’尝一尝,要是我做的比他好,我只要他工钱的一半就行。要是没他做的好,我赔你一只鸡的钱。”

她这么一嚷,倒引来不少食客过来,都要求老板让小姑娘试一试,想看一出热闹。

那老板也觉得有趣,索性道:“好,我就让你试一试,但是你听好了,你做的好,我请你做大厨,工钱比我们厨子一文不少。可要是你做的不好,嘿,我要你赔偿侮辱我酒楼名声的钱,十两银子,如何?”

莫说十两,玲珑身上连一两也没有。她犹豫了一下,但还是一咬牙,倔强道:“十两就十两,大家做见证,小女子献丑了。”

小说《玲珑俏厨娘》 第1章 遇难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