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薄情少爷,饶了我

更新时间:2021-04-10 14:20:47

薄情少爷,饶了我 已完结

薄情少爷,饶了我

来源:微小宝 作者:上晚妆 分类:总裁豪门

精彩试读:“不是责怪,你没有做错什么。”她慌张的解释,她没有什么恶意的,只不过是一时的有感而发,是不是她哪个字或者哪个语气让他误会了什么?“那就用餐吧。”他绅士的拉开椅子,让曲流萤坐下来。时间已经不早了,曲流云还在等他,虽然不知道她有什么急事找他,不过他还是去看看比较安心。曲流萤坐在椅子上,看着面前丰富的食物,满意的点点头,不过用具都是一人分的,她疑惑的问道:“你不吃饭吗?”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薄情少爷,饶了我第16章试读

她看着墨年泽微笑的侧脸,如莲花般纯净的微笑缓缓绽放,她等了这么多年,都是值得的,只要能够拥有他,就算付出再多她也在所不惜。

他带着她去酒店里开了房,上次真是委屈了曲流莹,她的第一次,居然在车上就这么匆忙的给了他。

墨年泽打开门,将钥匙随意的仍在一旁,抱起她,吻深深的落下,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怒气,他是在惩罚她,竟然为了一个不值一提的男人而难过,她的心,她的人,都是他墨年泽的,一丝一毫都不允许别人觊觎。

她被吻的浑身发软,有些手忙脚乱的,搂着他的颈子,生涩的回吻,正是这个青涩回吻,让他的脑海犹如崩断了弦。

她是个聪明的女人,或者说是孺子可教,这么短的时间里就已经掌握了如何挑拨男人的底线,真是让人爱不释手。

一番缠绵之后,墨年泽先站起来,随意的将西服披在自己身上:“我先去洗个澡,你可以睡一会,我会叫你的。”

曲流莹眼神因疲惫而有些迷离的风情万种,让他不禁喉咙易紧,黑着一张脸,头也不回的走进浴室。

曲流莹不解的看着墨年泽映在玻璃上的背影,羞涩的一笑。她终于要成为墨年泽明媒正娶的老婆了,这些年来她的心愿终于可以达成。

他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握起拳头,最终还是慢慢的放开了,一定是很重要的电话吧,还是等他自己来接吧,要是她接的话说不准年泽会不高兴。

“你去洗吧!”他穿着浴袍,用毛巾擦拭着头上的水渍,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头也不回的说道。手机已经响了很多次,他打开的时候发现都是曲流云打过来的。

她穿上衣服,慢吞吞的向浴室走去:“应该是个很重要的电话吧,已经响了两次了。”

墨年泽点点头:“是公司合作方的电话,你先去洗吧,我去接一下。”

他按下接听键,女人娇斥的声音立马就传了过来:“是不是正在跟我妹妹私会啊?”

他看了一眼正在沐浴的曲流莹,点燃一根雪茄:“在宾馆。”

他没有直接的去回答,但是意思显而易见,很多事情都掌握在他手里,正是因为了解曲流莹那软弱个性,所以他连最基本的防御都懒得去做,比如是给手机设置一个静音。

“那你还接我的电话?”曲流云的声音欢快,心里因为这点小小的虚荣心而无比的满足,果然在他心里,她才是最重要的那一个。要不然的话,他也不会跟流莹在一起还接她的电话。

“没事的话,我就挂了。”他知道流云是怎么想的,她不是一个不知道分寸的人,今天他来接曲流莹出来玩的这件事情,她早就知道,现在打电话过来无非就有想验证一下,她在他心目中的地位。

薄情少爷,饶了我第17章试读

“等等。”曲流云见他要挂断电话连忙说道:“你晚上来吗?我在老地方等你。”

墨年泽想了一会,将手里的烟扔进一旁的垃圾桶,他的计划还没有成功,这个女人他虽然不喜欢,但是在这关键的时候,他不能允许出任何岔子:“晚上等我。”

四个字几乎是唤醒了她所有的活力,之前因为他要去见曲流萤她就有些闷闷不乐,论身材,论长相,她可一点也不必曲流萤差,但是天意就是那么的不公平,她有一个将他捧在手里的哥哥,而她什么都没有。

“好,我等你!”她无疑是相信他的,因为墨年泽跟她一样,恨曲流萤,恨曲家的所有人。

墨年泽看着手机不停闪烁的挂机画面。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曲流萤站在他身后,慢慢蹲下来搂着他的肩膀:“是不是公司出了什么棘手的事情?”

棘手?再大的风浪他都经历过,现在连扳倒曲家都是屈指可待的事情,还有什么事情会比这个更棘手。他抓着她的手,自然的在她手背落下一个吻:“只不过是一些小事,不值一提。”

“嗯,我们要去吃饭吗?我肚子有些饿了?”她咬着嘴唇,不知道自己这样冒失的问,会不会给他留下什么不好的印象,不过她是真的饿了,更何况现在她现在就跟墨年泽在一起,要是有个烛光晚餐的话,那是多么美好的事情。

“哦。”他愣了一下,然后缓缓的说道:“我送你去酒店吃饭吧。”

“恩恩,好。”曲流萤开心的笑了起来,挽着墨年泽的手臂,走出了房门,虽然她对墨年泽的性格有些琢磨不透,甚至可以说是毫无了解,有些时候她真的怀疑眼前这个男人是不是真的爱自己,他看她的眼眸,太轻太冷,没有丝毫爱情到来时的热情,她想,也许是生活的历练早就使他成为了一个沉着稳定的男人,她的那套爱情理论在他面前也许只不过是小孩子过家家的把戏。

一路上他们都没有说话,来到酒店之后,他定了一个最好的露天场所,一万块一桌,听起来奢华而又精致。

她看着服务员递过来的消费单,纵然是有钱人家的小姐,但一万块对于一顿饭来说,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她伸出手将她手里的单子拿过来,注意到两道视线同时射像她时。曲流莹不好意思的说道:“我突然不饿了。”

“曲家的大户小姐也会在乎这么点钱吗?”墨年泽双手环肩,目光饶有兴趣的在她身上扫视,不懂她为什么就跟别的女孩子不一样。

“我只不过”她到底在干什么,居然拿着订单说不饿,明明刚刚才跟墨年泽说自己饿的,可是她现在却突然改口,不知道他会不会觉得自己是个很多事的女人,曲流萤脸发烧似得红了起来,然后将订单缓缓的放在桌上一言不发的看着玻璃外川流不息的城市。

这里果然美丽。

“你好像有心事?”他倒靠在围栏上,不去看那繁华的景色,那样美丽的景物看多了,只会消磨自己报仇的毅力。

“只不过是习惯。”四年的时间,滴水穿石,习惯岂是说改就会突然改掉。有无数个夜晚她也曾经这样傻傻的望着星空,期盼那个人早一点出现,结束这暗无天日的日子。

现在如愿以偿了,墨年泽已经出现在她身边,而且已经向哥哥提亲了,这就意味着,她,将成为他相伴一生的伴侣。

“你是在责怪我吗?”他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他没有逼她做什么,等待只不过是她选择这条路的上的荆棘,她的人生路还长着,何必这么点痛苦就在他面前惺惺作态。

“不是责怪,你没有做错什么。”她慌张的解释,她没有什么恶意的,只不过是一时的有感而发,是不是她哪个字或者哪个语气让他误会了什么?

“那就用餐吧。”他绅士的拉开椅子,让曲流萤坐下来。时间已经不早了,曲流云还在等他,虽然不知道她有什么急事找他,不过他还是去看看比较安心。

曲流萤坐在椅子上,看着面前丰富的食物,满意的点点头,不过用具都是一人分的,她疑惑的问道:“你不吃饭吗?”

“我还有点事情要去处理,你先吃饭吧,等你吃完打电话给我,我送你回家。”说完就拿着刚刚脱下的西服,动作干净利落的穿好,头也不回的走出酒店的露天餐厅。

他走的实在是太匆忙了,连一个说再见的机会都没有给她,或许真的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吧,不然下午就不会有那么多的电话。

曲流萤是理解的,因为哥哥也是做老板的,很多时候都因为临时有事,或者公司开会就耽误了回家吃饭的时间,只不过这个男人突然变成墨年泽,她还是有些不习惯。

曲流萤趴在桌子上,看着一道道美味的食物端上来,丧气的吐了一口气,真不知道是应该赞扬墨年泽对工作的重视超过了她这么未婚妻,还是应该为了他认真负责的积极态度而感到高兴。

“小姐,菜已经全部上了,你可以看一下,要是有什么吩咐的话,我们就先下去了。”她的态度很恭敬,能上这里吃饭的人并不是很多,所以这样的大客户,她们还是小心对待的比较好。

“你们下去吧。”曲流萤礼貌的笑了笑,摇着手里高脚杯里的红褐色葡萄酒,心不在焉的看着外面美丽的景色,她还以为可以跟墨年泽来一个烛光晚餐,但是没有想到,最后却孤身一人,空落落的看着繁华的街市。

“什么事?”墨年泽一进门就问道了扑鼻的香味。她好像在炒菜。隔着厚厚的玻璃还是可以看见那忙碌的是身影。

“给你做饭。”她在厨房里伸出一个头,笑眯眯的说道,她就知道他回来的,曲流萤那些小手段怎么可能留的下墨年泽这样的大雕。

“我不饿。你别忙活了。”他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不停播放的电视剧,不耐烦的说道:“找我来有什么事?”

曲流云端着一碗菜吗,慢悠悠的走了出来,眼睛微微眯起:“你是不是心情不好?”

他不说话,起身来到她面前,正想说什么,她突然伸出手握住他的肩膀,将他往凳子上一按。神秘的在他耳边吹了一口暧昧的热气:“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他一愣,然后摇摇头,这些时间上的琐事他从来都不会放在心上,又怎么可能今天是什么日子。

曲流云不满的摇着他的手臂,风情万种的咬着嘴唇说道:“今天是人家的生日,你难道忘了吗?”

生日?为了这样的事情就打乱了他今晚的计划,看来是他太宠曲流云了,她现在做事情越来越没有分寸了,墨年泽拿起刚刚放下的打火机,起身冷道:“以后不要为了这样的小事,而耽误你我的大事。”

“什么是大事?”曲流云急忙站在他面前,很多时候,她真的看不透墨年泽这冷酷的外表下,到底隐藏着怎样的一颗心,她自嘲的笑了笑:“难道陪曲流莹就是你所谓的大事吗?”

别以为她什么都不知道,他心情不好是因为,她突然搅和了他跟曲流莹之间的烛光晚餐,这么美好的事情,可惜不是她跟年泽之间,这对她来说,简直是太不公平了。

“你又不是不知道,她只不过是我报仇路上的踏脚石,你才是我真正的爱的人。”他的态度软了下来。也许是太凶了吧,不然她的眼里也不会流露出那样的失望,现在他还需要曲流云的帮助,他,不能失去她,仅此而已

“是吗?那就陪我切蛋糕吧。”她意兴阑珊的说道,蛋糕早就准备好了,今天这个生日,她希望跟自己最爱的人一起度过。尽管他很有可能不情愿,但是她不能放任他跟曲流莹的感情越来越好,这个男人是他的!只能是她的!

墨年泽打开面前的纸盒,里面摆放一个精美绝伦的蛋糕,无数的小花瓣铺垫着整个蛋糕,样子虽然看起来极为普通,但是当你仔细一看的时候,就会发现,每一朵小花,都是那么的精美逼真,就像是一个华美的工艺品,让人不忍心破坏它的美感。

既然来了,就坐下来吃一点吧,他已经很久没有吃过蛋糕了。

见墨年泽慢慢的坐下来,曲流云眼里的失望立即一扫而光,她高兴的拿出包装纸里的塑料刀放在他的手上,然后握着他的手开始切蛋糕。声音甜美的问道:“我今天是不是给你添麻烦了?”

“你说呢?”他并没有正面回答,高深莫测的拖音,让人猜不透他的心思。

“我觉得是吧,因为你心情不好。”她很敏感,一点点的风吹草动就能勾起她防备的心里,墨年泽一个眼神,或者一句话的语气,她都能迅速揣摩出他此刻的心情。

“你很聪明。”他淡淡的一笑,眼里闪过些许赞叹,跟曲流萤比起来,她简直就是一个老奸巨猾的狐狸,随时随地都能读懂他的内心。

“是坏事吗?”她叹了一口气,很多时候她很羡慕曲流莹,因为她的那份天真与单纯,是她穷尽一生也没办法得到的。

她现在真的觉得心里很乱。不仅仅是因为计划马上就要开始实施了。更多的是墨年泽跟曲流萤接触的越来越多了,她的心里就像是打翻了五味瓶。酸甜苦辣不是滋味。扳倒曲家的日子指日可待,她就可以光明正大的成为墨年泽的妻子,每每想起这样的事情,她就会觉得十分的欣慰。但是她又十分害怕墨年泽会爱上曲流莹,那么单纯的女孩子,怎么会有男人不动心。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