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科幻 > 道士诡秘手札

更新时间:2021-03-28 10:40:07

道士诡秘手札 已完结

道士诡秘手札

来源:微小宝 作者:枫叶恋秋落 分类:灵异科幻

精彩试读:养父说道:“现在为阳,阴煞之物威力也减了七分,所以,我才会选择在这个时候破解七煞聚阴局。”就在养父说完,他从黄布包里拿出一张蓝符,嘴里念动着咒诀的同时,蓝符无火自燃,很快就将那只金蟾和尸油烧了个一干二净。养父看向刘长跟说道:“七煞聚阴已破一煞,我们必须抓紧时间,不过,我希望你能够再找两个人来。”刘长跟没有犹豫,看向保卫说道:“去,把保卫科的所有人都给我叫来。”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道士诡秘手札:可疑之人

不得不说,吴子君还真的很守时,第二天下午一点多钟的时候,吴化照着地址找到了我家的小卖部。他交给我养父一块黄布,不用猜也知道这里面就是那几张符箓。

我显得很好奇,因为,从小到大看到的符箓最高级的也只有蓝色,从来没有见过紫色甚至银色的符箓。在我催促下,养父将黄布打开,在最上面放着的就是那两张银色的符箓,下面则是紫色的。

我想伸手将银色的符箓拿在手里仔细查看,养父却立刻伸手阻止,随后,他在楼上找出一块红布缝成荷包又找来一根红线穿了起来,把那张银色的护身符放了进去。“戴在脖子上,切忌女色,否则,这张符就不管用了。”

吴化含着雪糕点了点头道:“我爷爷也是这么说的。”

我对吴化没有什么好感,有可能是因为昨天晚上的缘故。“你还不走?呆在这里,还想让我们请你吃饭啊。我们可是付过钱的。”

无论我怎么说,他就是不走。这家伙死皮赖脸的劲,让我险些发狂。

吴化看着养父可怜巴巴说道:“我爷爷说了,那几张符是给鬼用的,从小到大,我都没有见过鬼,张叔,能不能让我开开眼界啊?”

养父说道:“有句话说得好,好奇心害死猫。”

吴化说:“我又不怕死,反正,我死了就没有人给爷爷送终了,我相信,他无论用什么办法,都会让我活下来的。”

他说的这句话,我有些不太懂,但是,养父却懂了。点了点头,道:“你确实有个好爷爷。不过,今晚的事的确有些诡异,我劝你还是不要凑这个热闹,以免惹火烧身。”

吴化看向我问道:“乾哥,你去不去?”

我没有犹豫脱口说道:“我肯定要去。”

吴化显得有些得意,又看向养父说道:“他都能去,我为什么不能去?”

“我能力有限,到时候,我恐怕只能顾得上他。”

吴化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说道:“你是因为他有银色的护身符才这样说吧。别忘了,我有我爷爷,这张护身符我从小都戴着。”他怕我和养父不相信,说完,还从脖子上将红布缝成的荷包拿出来显摆。

养父道:“不怕一万,只怕万一。”

“张叔,什么话都别说了,这件事就这么定了。”

拿到了符箓,养父将木箱里的法器拿出了一部分装在了布包里,他当然知道无论怎么说我是肯定要去凑这个热闹的,所以,他也懒得多这一句嘴。

我们三人找了一辆出租车直接前往学校。

差不多一个多小时,我们三人才疲倦的来到了学校。有可能之前张权事先叮嘱过,所以,保卫科的人并没有阻拦我们,而且,还专门带了一个人引我们进去。

刚进入学校大门,养父便将罗盘从黄布包里拿了出来,对准方位看着指针,半天后阴沉着脸冲着保卫科的那人说道:“把你们校长找来。”

“校董不在学校。”

“半个小时之内见不到你们校长,我们马上走。”

这句话有足够的威胁,果真,还没有等半个小时,校董终于现身,约我们在会客室见了面。但是,当一见面,校董整个人顿时变得不自然了。

校董叫刘长跟,很土的名字,从小没念过什么书,但是,有一句话说得好,人不可貌相,就这么一个人,竟然名下的资产,除了一家很有名气的房地产公司,还有一幢规模不小的学校。“啊,张师父,是你啊,原来是你啊!”

他连忙从口袋里掏出烟,好像又想到什么,笑呵呵道:“忘了,真的忘了,张老师父不抽烟。你们抽不?”

他朝着我和吴化递来,我正在犹豫的时候,吴化直接就将烟给接了过去。养父也知道我偶尔会抽,所以,他没有说什么,我也接了过来。

我点起烟草,看向养父显得有些疑惑,问道:“爸,你原来认识校董啊?”

养父在见到校董的那一刻,脸色也变得有些不自然。他没有直接回我的话,而是看向校董说道:“看样子,你这些年真的赚了不少钱。”

刘长跟点了点头。“要不是你老人家,我哪有今天。哎,这个张权办事,真的让人不省心,如果他早说那个道士是张老师父,我早就亲自登门拜访了。”

养父说道:“这个就不提了,我问你,你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

刘长跟点了一支烟,吞云吐雾的同时,脑子里仔细的想了一遍,回道:“张老师父,说实话,我还真的没有得罪什么人。不过,为什么你这样说?”

养父说道:“学校发生的事,之前一直都是听我家乾儿说的,我也只是怀疑,但是,没有想到,今天来到学校还果真就是那个局。如果你不是得罪了什么人,不可能有人会专门布置这样一个局来害你。”

刘长跟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愣道:“张老师父,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这件事不就是因为女生宿舍的几个学生好奇玩了一个叫碟仙的游戏引来恶鬼吗,怎么还有一个局?”

养父说道:“这只是一个引子,就好像你要抽烟,必须有火才行。实话告诉你吧,在你这所学校布置了一个极为阴邪的七煞聚阴局,引子就是女生玩的碟仙,将这个七煞聚阴局激活之后,每隔七天就会死一个人,七七之数,四十九天内一共会死七人,这就是一个循环。如果到了现在还不能将七煞聚阴局破解,那么,就会再次循环这个局阵,也就是要不了多久,这所学校里的所有人都会丧命于七煞聚阴局。”

在养父将七煞聚阴局说明厉害之后,刘长跟着时吓了一跳,他仔细的又想了一遍,看向养父说道:“如果说真的得罪了什么人,我在生意场上摸爬滚打这么些年,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不过,到现在我也有些奇怪。”

我连忙问道:“奇怪什么?”

刘长跟吸了一口烟,吐了个烟圈,说道:“是这样的。以前这里是一片老住宅地,有些年头了,我用我的途径得知这里即将要拆迁,同时竞标的有五家公司,都是有实力的,他们的想法当然是想建住宅或者商场之类。不过,他们没有想到我用了一点手段,得知了最终的竞标价格,所以,最终我获得了这里的开发权。”

吴化问道:“这与现在的事有关系?”

“有,也可能没有。”刘长跟把不准,只是把自己的想法如实的说了出来。“我有一个生意场上的朋友,他当时也对这片地十分感兴趣。只是没有想到,最终被我获得了开发权。就算是圆我儿时的梦吧,我并没有将这里改建成住宅商场,而是建了一所学校。在得知我的想法后,他竟然主动提出帮我规化设计。”

我若有所悟,道:“你的意思是他动了手脚?”

刘长跟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总之,如果说可疑的人,应该就是他了。”

他只是怀疑,不过,这个时候养父却是十分肯定道:“应该没错了,如果不是在建学校的时候动了手脚,又怎么可能会有机会布置七煞聚阴局。”

刘长跟道:“可是,据我所知,他真的只是一个商人,没有学过道术。”

“他不可以,不代表别人不可以。走吧,趁着现在时间还早,先把这个局破了,否则,再晚些,想要破这个局就更难了。”养父拎着黄布包,说完率先离开了会客室。

道士诡秘手札:破局

离开会客室,养父先是来到了操场,他手里捧着罗盘,嘴里念着奇怪的咒诀,依照指针所指的方向,最后,竟然来到操场的一处花坛边。

再三确认之后,养父看向刘长跟说道:“找人挖开吧。”

我们都显得有些奇怪,难道这花坛里面有什么东西不成?

不过,既然是我养父的吩咐,刘长跟根本没有说什么,立刻让那名跟来的保卫科的人找来了挖土的工具,依照养父所指的方向直接就朝下挖。

挖了大概有半米的深度,如果再不停,要不了多久就会挖到混凝土,到时候,想挖也没有那么容易。“张师父,好像我挖到什么东西。”

“你快将它拿出来。”

保卫将泥土扒开,出现在他眼前的竟然是一个小木盒,他连忙将这个小木盒从花坛里弄了出来,本想直接递给养父,养父并没有接手示意他将木盒打开。让所有人都好震惊的是,这个小木盒并没有上锁,但是,无论保卫如何用劲就是无法将它打开。“真是怪事,打不开啊。”

养父脸色微沉,从黄布包里取出一张黄符。“都天雷公,神龙协卫,妖魔邪魅,敢有不从,碎其形身,急急如律令,开。”

在养父念完,手中那一张黄符竟无火自燃而尽。

“现在打开。”

保卫尝试性的打开木盒,没有想到这一次不用吹灰之力,木盒轻易的就打开了。当我们所有人都将视线凑上去的同时,都不由在同时吓了一跳。

木盒之内装着半盒奇怪的药水,一只死亡已久的蟾蜍浸泡其中,正是因为这奇怪的药水浸泡缘故,这只蟾蜍看上去就像是活着的一样。

我看向养父问道:“爸,这有什么说法?”

养父说道:“这是一只三足蟾。”

“爸,你是说它是招财蟾?”

因为木盒内有一层奇怪的药水,所以,根本不可能以肉眼判断这只蟾蜍到底有几只脚,而且,正常情况下,蟾蜍都是四只脚,这无可厚非。但是,养父却一口咬定。

只见他在花坛边找来一截花枝,挑动着蟾蜍尸体。果然,当他将这只蟾蜍从木盒内弄到地上的时候,我们真的只见到了一只只有三只脚的蟾蜍。“腹下三脚,背背七星,嘴衔铜钱,这是一只招财蟾,也就是金蟾。传闻,金蟾喜居宝地,有它在的地方必有宝物。”

刘长跟一听,脸上喜色难掩,连忙说道:“张老师父,既然是这样,快把它放回去啊。”

养父说道:“它现在可不是一只招财蟾,而是一只破财蟾,也就是七煞之一。金蟾缠尸,要多晦气,有多晦气。如果不将这个破解,你有多少钱迟早都会被这股晦气而败尽。”

“这个是尸油。”

“尸油?”

刚才我们还以为是什么奇怪的药水,有一股极为难闻的腐蚀性味道,现在才知道,原来这是从尸体身上炼制出来的尸油。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朝后退了一步。

“他要害的人是你,所以,在这里面肯定有一物与你一关。”

养父拿着花枝在木盒尸油之中寻找,不多时,一绪头发出现在了众人的视野之内,“这应该就是你的头发。”

刘长跟吓得脸色铁青,气得恨恨磨牙,“张老师父,现在该怎么办?”

养父说道:“现在为阳,阴煞之物威力也减了七分,所以,我才会选择在这个时候破解七煞聚阴局。”就在养父说完,他从黄布包里拿出一张蓝符,嘴里念动着咒诀的同时,蓝符无火自燃,很快就将那只金蟾和尸油烧了个一干二净。

养父看向刘长跟说道:“七煞聚阴已破一煞,我们必须抓紧时间,不过,我希望你能够再找两个人来。”

刘长跟没有犹豫,看向保卫说道:“去,把保卫科的所有人都给我叫来。”

在罗盘的指引下,我们很快又发现了第二处藏煞之地,同样是一个木盒,不过,里面装着的除了尸油还有就是一条死亡已久的菜青蛇。

养父的法子屡试不爽,接近五点左右,成功的找出了七煞中的六煞,分别是金蟾缠尸、尸锁蛇魂、百足踏水、虎溺三千、蝎毒攻毒和蛛罗万象。这六煞分别是以六种毒虫,金蟾、青蛇、蜈蚣、壁虎、蝎子和蜘蛛,以尸油再加上与刘长跟有关联之物而成,由于长埋地下,煞气久而不散,使得七煞聚阴局的威力更加的恐怖。

“爸,还有一煞,到底在哪里?”

我们已经围着整个学校走了一大圈,成功的找出了六煞,不过,这个局阵叫七煞聚阴局,想要完全破解这个局阵,必须将七煞成功找出而后毁灭方能奏效。

养父擦了一把额头的汗水,说道:“这七煞聚阴,最关键的就是这个局阵的阵眼,也就是最后的这一煞。如果我猜得没错,最后的这一煞应该是一个人,一个死人。”

这一下午,刘长跟接连被眼前的事实而震惊,现在又听到养父这样一说,他都在扪心自问,自己到底是得罪了他什么,竟然不惜用这种方法来对付自己。“张老师父,你的意思是在我学校有一具尸体?”

“就是女生宿舍那只恶鬼的尸体。”养父顿了顿,又说道:“这毕竟关系到一桩命案,现在是法制社会,我们不可能草草了事,所以,我希望你趁现在最好将这件事告诉侦缉处,到时候,由侦缉处来处理尸体。”

一直沉默不语含着棒棒糖的吴化开口说道:“张叔,现在我们还没有发现尸体啊,现在就把侦缉处的人召来,是不是还不太合适啊。”

养父说道:“放心,我会证明的。”

刘长跟不知道为什么,一直都对养父深信不疑,养父说什么,他立刻照办。

在罗盘的指引下,我们几人来到了女生宿舍后面的花园。这里有一排石椅和空地,道路两旁栽种着一些水杉之类的树木和花草。我以前约方琴大多时候都呆在这里,所以,对于这里的一草一木倒还有些了解。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养父顺着罗盘指针指引来到一颗树下便不在离开,他脸色阴沉得得可怕,赶紧从黄布包里取出香烛,我好奇走了过来,问道:“爸,你这是做什么?”

“你看这是什么树?”

“呵,这不是水……咦,怎么是刺愧。”以前我确实没有注意到,因为,在这里栽种的不是水杉就是香樟树。

养父看向刘长跟说道:“这里的一草一木也是他帮你安排的吧?”

刘长跟看出养父脸上的神色,暗吞口水点头说道:“是,这里的树木花草,都是他托人从别的地方移植来的。”

养父指着眼前的这颗刺愧树说道:“看清楚,这是一颗刺愧,如果在死人的坟上栽一颗刺愧,那个死者的亡魂将永不超生。而现在,它出现在这里,按照七煞聚阴局的布局,我敢断定,在这下面埋着的应该是一具身穿红衣的吊死鬼,也就是出现在女生宿舍的那只恶鬼尸体。吊死鬼本来就怨气极重,以邪术压制,亡魂无法转世投胎,怨气就更重,再加上刺愧属阴,以阴助阴,所以,这颗刺愧才会长得如此茂盛。”

“这颗刺愧必须要毁掉,最好是用火烧。”

就在这时,两辆特异案件侦缉处的车来到了学校,接通了刘长跟的电话,一共五名侦缉处和一名法医来到了女生宿舍的后花园。

小说《道士诡秘手札》 第6章 可疑之人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