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奇幻 > 牧天武神

更新时间:2021-03-26 03:42:13

牧天武神 已完结

牧天武神

来源:微小宝 作者:会飞的猪 分类:玄幻奇幻

精彩试读:郑烽看着楚一流的位置一拳轰出,脸上狰狞之色毕露。这一拳绝对不会落空!他心里有自信,因为他是凝气八重天修士,而对面只是凝气二重天。“完了,这下楚一流绝对逃不过了。”有人轻呼一声,因为郑烽一拳疾如猛虎,而楚一流的反应则明显慢了半拍。砰……一拳落下,郑烽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了。居然落空了!怎么会落空!四周众人脸上皆露出诧异之色。连一旁的银袍长老都若有所思。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7-耍赖

一瞬间,全场的目光都落到楚一流身上了。

郑烽眼中更是闪过一抹讥讽之色,心里暗笑道:小畜生,你以为本公子的东西就这么好拿走?想的太简单了吧。

他一步踏出,看向楚一流的目光中露出一抹寒光,此人天赋如此惊人,入了学宫之后,定然是他强有力的竞争对手,与其这样,不如早点废了。

楚一流眼中露出微微的凝重之色,若以凝气二重天对抗凝气八重天压力还是不小的,饶是他前世是牧天者的身份。

不过,三招之力,尚且不在话下。

“既然你有好东西送给我,那我就坦然受之了。”他脸上扬起一抹笑意。

一瓶六品聚气丹可是不小的财富呢,何况是对他这种穷鬼,更是雪中送炭啊。

“你们猜这小子能够接住师兄几招?”边上白袍弟子小声地议论着,他们看着楚一流的眼神就像是看着必死之人一样。

“依我看最多一招吧。”有人笑道,“你们还不知道吧,师兄之前一招就打败了一个凝气六重天的弟子呢。”

“一招?”边上人深吸一口凉气。

“那可不,你们别忘了,郑烽师兄可是掌院弟子。”那人继续说道。

掌院弟子在紫衫弟子都是身份最贵的,更是他们这群白袍弟子仰视的存在。

“哼,这算什么?”一位紫衫弟子淡淡笑道,“那不过是三个月前的郑师兄了。依我看,同侪之中能够郑师兄三招之人,寥寥无几。”

一群白袍弟子又是深吸一口凉气。

郑烽脸上露出狰狞的笑容,冷笑道:“臭小子,准备好了吗?可不要一招就被我打趴下了。”

说罢,郑烽骤然八道灵力交织盘旋,将他整个人笼罩其中。每道灵力都极为浑厚,显然练气功法比白袍弟子要好了不止一个档次。

难怪凝气六重天都不是他的对手。

郑烽狰狞一笑,整个人动若脱兔,骤然间扑向楚一流,凌空一拳轰出,同样是碎石拳,但是在他手中的威力比之前那白袍弟子强了不止一倍。

轰轰轰……

隐约有空气的暴鸣声不断传来。一拳实力开碑碎石绝对不在话下。

“好快的一拳。”有人小声轻呼道。

拳劲激起犀利的劲风直扑楚一流面门落下。楚一流神情微动,陡然扭身侧旋而过,但是郑烽的一拳贴身而上,不依不饶。

“想躲,没那么容易。”郑烽冷笑一声。

混元牧天诀!

两道浓郁的灵力从楚一流丹田涌出,在手心吞吐而出,径直拍向郑烽的手腕。

虽然只是凝气二重天,但是楚一流的眼里和反应都极为迅速,让郑烽脸上露出诧异之色。

他只觉得手腕一麻,拳头上的灵劲散开了。

第一招,被楚一流挡住了。

“居然挡住了?”有弟子轻咦一声,如此精彩的一招碎石拳,居然被楚一流以凝气二重天的实力挡住了。

“郑烽师兄故意放水了吧。”有紫衫弟子淡淡地说道,他们根本不相信楚一流能够挡住郑烽的一拳。

“对,八成是这样。”四周白袍弟子纷纷附和道,都觉得说的很有道理,一针见血,不愧是紫衫师兄啊。

郑烽面色微寒,没想到楚一流居然能够看出他碎石拳的弱点,然后一力化之。

肯定是误打误撞的,郑烽心里猜测道。

以凝气二重天的实力怎么可能挡住他凝气八重天的一招。

“臭小子,待会可就没有这么好运了。”郑烽声音陡然一寒,话音未落,就是一掌劈出。

疾风猎猎作响,掌上泛着幽莹的寒光。

“黄阶中品功法,疾风掌!”

一掌劈出,势若狂风涌动,整个高台上瞬间飞沙走石。一众白袍弟子的衣服被吹得呼呼作响,疾风落在脸上犹如刀割。

而掌风首当其冲之人,更是如此。

楚一流身形在疾风中摇摆不定,心里微动:郑烽故意使出这种大面积杀伤力的掌风,就是让他无处可躲,眉头投机取巧的办法。

他和郑烽眼睛一对上,顿时看出郑烽眼中的讥讽之色。

“这一招,看你怎么躲过去。”郑烽心里冷笑不已。

楚一流脸色微动,眼珠骤然一转,当即拔腿就跑,朝着离他最近的赵氏父子冲过去。

赵俊父子二人看着郑烽教训楚一流,心里乐开了花,摆出一副看热闹的姿态,但是现在看到楚一流朝他们冲过来了。

“这小畜生要干什么?”赵父老脸一变,看到楚一流身后滚滚而至的劲风,脸色惨白。

“快跑啊。”赵俊想不到楚一流居然把祸水朝他们这边引过来了,大叫一声,一把推开赵父。

赵父离高台边缘本来就近,一个踉跄,以狗吃屎的完美姿态栽在地上,门牙磕掉了,弄了一嘴血水。

而赵俊再想跑已经来不及啦,因为楚一流已经过来了。跟随他一起过来的是郑烽的掌风。

“郑师兄饶命啊。”赵俊噗通一声跪下来,凄惨地大喊着。

楚一流避过的一掌,朝着他脑门直呼呼地落下了。疾风掌嘶啸的劲风将他头发都扯去一大片,露出了地中海风情。

郑烽脸色陡然一沉,蓄势而发的一掌硬生生地收回去了八成之力,脸色赤红一片,将挡路的赵俊扇飞出去。

“多谢郑师兄替我教训这个不成器的狗奴才了。”一掌之下,楚一流毫发无伤,他轻笑一声,恭敬地朝着郑烽施了一礼。

而郑烽此时脸上阴沉得都能滴下水来,连连道:“好好好,好小子,我看你现在还能往哪跑!”

楚一流已经是高台的边缘,再无路可退。如果他跌下高台,郑烽肯定会趁火打劫的。

郑烽此时怒不可遏,以他堂堂掌院弟子身份,凝气八重天实力居然连两招之下,连楚一流的衣袍都没有碰到。

他咬牙切齿,目光含恨。这一招,那是他掌院弟子的绝学。

“黄阶极品拳法,伏虎拳!”

隐约有一声虎啸从郑烽的拳劲中传来,让众人闻之色变,如此霸道的气势恐怕只有掌院弟子才有这样的水平了。

而且黄阶极品功法在沧海城这样的小地方,已经是极为罕见的存在了。

楚一流脸色一变,看来是真的将郑烽逼急了,但是自己也无论可退了。

“混元牧天诀,借力式!”

楚一流心里默念,借力式不能算是功法,只能算是混元牧天诀中一种使用灵力的方法,有点类似四两拨千斤的味道。

手中两道灵力化作螺旋劲,合在身前,盘旋而出,一掌推向郑烽。

郑烽脸上顿时露出狂喜之色,楚一流终于退无可退,只能跟他正面交锋了,他心里阴厉地大叫着:“臭小子,受死吧。”

狂笑之色顿时变成了恐怖的狰狞之状。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如此一招之下,楚一流不死也绝对重度残废。此时,连稳坐如山的银袍长老都不禁站起身来了,目光灼灼地看着两人的打斗。

轰……

郑烽一拳轰到楚一流的掌上,顿时脸色变了。他感觉到一股大力袭来,整个人砰砰地倒退了数十步远,一屁股坐在地上,狼狈不堪。

“怎么会这样?”他脸上露出惊容。

而楚一流更惨,直接倒飞出去,砰地砸在人群中,砸到一大片人,口吐血水,染红了胸前衣袍。

“一流哥。”莫己瓮声瓮气地大喊一声,急忙冲下高台,从人群中抢过楚一流。

楚一流此时面白如纸,口中血流不止。

饶是借力式将郑烽的六成力量都反弹回去,但是剩下的四成力量也足够他受了,毕竟郑烽可是凝气八重天的修士,而他不过是凝气二重天。

“还是实力太弱了。”楚一流暗自摇头,被莫己扶上了高台。

郑烽此时眼神阴厉得可怕,厉声道:“小畜生,你还不认输?”

“认输?为什么要认输?”楚一流吃力地开口道,一说话牵动着伤势,血水不断地从口中沁出。

三招已尽,而他还活着。

既然活着,为什么要认输!

顿时,台下围观的人看楚一流的眼神都不一样了,是疑惑,亦或是震惊。以凝气二重天的实力接下凝气八重天之人的三招,落得如此下场,楚一流绝对不算输。

“哼,本公子现在一根手指就能将你打翻在地,你还有什么本事来拿这瓶灵药。”郑烽厉声讥笑道。

无论如何,这瓶聚气丹都不能落到楚一流手中,否则就等于承认他输了,那让他掌院弟子颜面何存?

而且,三招定输赢,确实没有规定怎样才算输赢。三招已尽,楚一流只要还活着,他不承认输,郑烽又有什么办法?

难不成凭嘴巴劝服让楚一流自己认输?

“怎么?你想耍赖?”楚一流捂着胸中重重地咳嗽几声,混元牧天诀运转几周之后,才好了很多。

“耍赖?”郑烽冷笑一声,“刚才三招,你没有赢,我没有输,不如再加一招!鹿死谁手,自然清晰了然!”

什么?

还要加一招?

楚一流都已经落得如此下场。郑烽还要再比,看来是真的要将楚一流死路上赶啊。

四周白袍弟子的脸色都变了几变,以楚一流现在的状态,就算他们出手,都能轻松将他收拾了。

而围观众人心里都有杆秤,郑烽提出这种要求,确实有些耍赖了,不过谁让人家是掌院弟子,身份高贵,谁敢指责他的不是。

就算那位银袍长老也只能作壁上观。

“好,我可以答应你!”楚一流目光一沉,冷声道:“不过,赌注加十倍!我不死,就算你输!”

四周众人皆惊,没想到都到如此境地,楚一流居然还敢斗,当真不要命了吗?

“一流哥,你不要赌了,我替你磕头。”莫己看着楚一流浑身是血,声音都带着几分哭腔了。

楚一流瞪了他一眼,喝道:“哭什么哭,我还活着呢!”

对,男人活着,哭什么?怕输什么?

四周众人看着他的眼神都不一样了,是崇敬,亦或是羞愧。如果易地而处,他们绝对不会做到楚一流这般。

“你真的要跟我赌?”郑烽阴厉的声音响起,流露出丝丝难以置信的味道。

连他都不相信,楚一流已经弱不禁风,凭什么跟他赌斗?凭头铁吗?

“怎么,你不敢了?”楚一流目光灼灼地逼射向郑烽。

郑烽心里咯噔一下,这目光让他感觉到了威胁。他脸上慢慢地变了,变得阴沉。

“好,既然你想死,我就成全你!”

他猛然一步踏出,整个人如同猛兽一般,盯着楚一流。

楚一流推开莫己,与郑烽双目隔空相对!

8-青龙掌院

四周众人的脸色都变了。

凝气二重天对抗凝气八重天,楚一流真的是疯了!

莫己握紧了拳头,立在楚一流身侧。现在,他没有劝阻楚一流,因为他知道一流哥想做的事情,绝对能够做成的!

就算对面是沧海学宫的紫衫天骄也不例外!

赵俊眼中更是露出浓浓的惊骇之色,曾几何时,他看不起的落魄公子已经站在他难以企及的高度了,引以为傲的地阶灵脉,也不过是他口中的垃圾。

赵俊心里充满了恨意,但是却不敢表现出来,哪怕楚一流只有凝气二重天的实力。

“哼,希望你不要为你的决定后悔!”郑烽冷笑一声。

话音未落,他就已经出手了,饶是凝气八重天对付凝气二重天,他也不敢大意,抢先出手了。因为之前三招,已经让他颜面尽失了。

“着急了吗?”楚一流嘴角微微扬起。

以凝气二重天的实力,敢对付凝气八重天,楚一流绝对不是傻子,而是他要让赵俊父子二人彻底绝望!

恶仆欺主数十年,楚一流只等这一天一雪前耻!

郑烽一出手就是黄阶极品拳法,伏虎拳。浑身灵力盘旋四周,整个人如猛虎蓄势而发,拳声破空而至,虎虎生风。

确实是很完美的攻击,换做是其他凝气二重天修士,早就已经没打就被气势所震慑了。

但是,他面前的对手是楚一流,前世的牧天者!

楚一流一眼就看出来郑烽之前三招惜败,现在急急忙忙地想要找回颜面,他越是着急,就越容易出错。

一丝的小错误,在楚一流这种毒辣的眼光之下,会立马变成致命的错误。

他身形急忙倒退,刚才硬接了郑烽一招,吃了不小的亏,现在可不能干那样的傻事了。

而郑烽则是冷笑一声,他心里对楚一流多少还有些轻蔑之意,故而他才想要依靠强攻,让楚一流没有丝毫耍滑头的空间。

但是,他不知道这一招,楚一流依靠的确是自己的经验,前世丰富的战斗经验。

伏虎拳呼啸而至,一拳携裹开碑碎石之力。

楚一流急忙后退,脚下虎虎生风。这些天裂纹锅炖妖蛇肉,让他的体质也有了不小的提升。

错步躲开郑烽的一拳。

“想逃?”郑烽脸上露出冷笑之色,厉声咆哮一声,伏虎拳霹雳作响,漫天的拳影轰向楚一流胸口。

四周众人皆是深吸一口凉气,暗道:“好快的攻击啊。”

楚一流当然不敢硬碰,两道灵力没入脚底。

流萤步。

地阶下品功法。

身似流萤轻灵,而且步法对灵力要求很少,现在被楚一流使出来正是恰到好处。

前世,他从万年萤火妖手中学会这招流萤步,现在正好排上用场了。

郑烽看着楚一流的位置一拳轰出,脸上狰狞之色毕露。这一拳绝对不会落空!

他心里有自信,因为他是凝气八重天修士,而对面只是凝气二重天。

“完了,这下楚一流绝对逃不过了。”有人轻呼一声,因为郑烽一拳疾如猛虎,而楚一流的反应则明显慢了半拍。

砰……

一拳落下,郑烽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了。

居然落空了!

怎么会落空!四周众人脸上皆露出诧异之色。连一旁的银袍长老都若有所思。

楚一流刚才的一闪,显得极为笨拙。但是却恰好躲过了郑烽的一拳。

“这小子运气也太好了吧。”有人轻呼一声,所有人觉得肯定是他误打误撞的。

连银袍长老也暗自疑惑楚一流的运气,如此逆天。

楚一流神情风轻云淡,这群人怎么知道流萤步的精妙之处。看起笨拙的流萤,在夜间又闪耀荧光,极为醒目。它们想要躲避天敌,凭借的就是大智若愚的举动。

而这一奥妙之处,楚一流前世就明白了。

不过,不管怎样,一招已过,算是他接住了。

“不可能!”郑烽突然大叫一声,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神情,他根本不相信楚一流能够躲过他的一拳,怎么会有这么好的运气。

“全都是因为你的运气好,刚才的一拳不算!”

这家伙居然好意思耍赖。

四周围观的众人脸上都露出诧异之色,显然郑烽现在这种狗急跳墙的模样,和他们心中高高在上的掌院弟子大相径庭。

而身后的银袍长老看着楚一流不禁瞳孔微微一缩,暗道:难道楚家的人命都这么硬?

他当即轻咳一声,说道:“好了。”

“刚才的一局结果已经很明显了,郑师侄东西交给他吧。”银袍长老叫柳不同,声音透露着不容置喙的意味。

“可是……”郑烽心里虽然不愿意,但是看到柳不同眼中的坚定,还是不敢不从。

他一咬牙,一瓶六品的聚气丹扔过去。

“哼,小子,今天的事情,不会就这么算了的。”他目光阴霾地在楚一流身上扫过。

柳不同微微点头,看着楚一流淡淡地说道:“你的实力确实很强,但是荣耀楚家已经有一个赵俊了,所以我们还是不能要你。东西拿走,算是对你的补偿。”

什么?

楚一流脸色微变,一瓶聚气丹就想将他打发走?

他此时脑海中已经融入了不少身体前主人的记忆了,隐约知道沧海学宫中隐藏着一个大秘密,而这秘密就与身体前主人的父亲之死有关。

楚一流嘴角微微上扬,既然是秘密,他总是有点好奇心的。而且柳不同陡然间对自己的态度发生变化了,更是让他好奇了。

或许,楚父的死,没有那么简单。

而且,除了秘密之外,楚一流现在确实很需要修炼资源,而这修炼资源只有沧海学宫能够给他。

就像着六品聚气丹,只有在沧海学宫才能兑换到。外面可都是天价之物。

“长老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主人还活着,名额能够被一个仆人夺去了?”楚一流淡淡地说道。

赵俊父子本来已经绝望的脸上突然露出浓浓的喜色,没想到银袍长老居然也会站在他们这边。

“什么叫夺去,那是老主人身前赏给我们的。”赵父大声喝道,有柳不同的话,他说话的腰杆都挺直了许多。

楚一流面色微动,嗤笑道:“赏赐给你们?好大的面子,你们何德何能!”

他一声断喝,不怒自威,将赵氏父子二人吓得脸色一变。不得不说,虎父无犬子,楚一流生气之时倒有几分当年楚父的模样。

“好了。本长老意已决,你们不必多言了。”柳不同冷冷地说道。

楚一流脸色变了又变,对方身为长老存心要刁难他,还怕找不到借口?

“既然这样,那我就参加沧海学宫测试!”他突然沉声道。

“学宫测试?”柳不同摇摇头,说道:“恐怕你也不能参加。”

“凭什么?”楚一流大喝一声,反问道:“难道我不是沧海城之人?违反了学宫哪条规定,不能参加测试?”

柳不同一心要和他作为,还怕找不到借口,嗤笑道:“灵脉球都被你捏碎了,你还想怎样?弄不好,本长老还要你赔灵脉球。”

楚一流顿时一阵气结,灵脉球承受不住他的天赋,被撑爆了。柳不同居然都能将这锅扔到他头上。

好好好,你这老家伙今日刁难我,他日我也不会放过你的。楚一流心里暗道。

他前世修为一帆风顺,从来没人敢这么刁难过他。今生重生,居然就碰到柳不同这等厚颜无耻之人!

不过,楚一流心里更加坚定了,柳不同此人一定有鬼,八成就是和楚父之死有关!

四周众人纷纷同情地看了楚一流一眼。

“哎,纵然有卓越的天资又能怎样呢?还不是进不去沧海学宫?”有人轻叹一声,摇摇头。

“不知道是沧海学宫的损失,还是楚一流的损失啊。”有人心里暗道。

以凝气二重天的实力,让沧海学宫凝气八重天的紫衫弟子颜面无存。楚一流确实有够厉害了。

赵俊脸上立马露出得意之色,大笑道:“哈哈,楚一流啊,楚一流。要怪只能怪你风头太盛了,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啊!”

没想到到头来居然是这种下场,对于赵俊父子二人确实是意外之喜。

郑烽眼中也闪过一抹冷笑之色,不能进入沧海学宫。楚一流自学成才,最多不过凝云境实力!将来必定会跟他越差越远的。

“好一个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楚一流轻笑一声,淡淡地笑道:“那我也要送你一句话,像我这样的树,也不是你们能够吹倒的!”

话音未落,柳不同瞳孔微微一缩,心里暗惊:此子一定留不得!

不过,这时,一声大笑声响起。

“好一个吹不倒。不愧是楚陵川的儿子,很好很好。”笑声刚刚传来,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台上已经多了一人了。

“青龙院掌院大人!”

台上沧海学宫弟子顿时认出来人,连忙拜倒在地。连柳不同也跪下来。

来人身着青袍,袍上纹饰狰狞青龙,欲破空而去。袖口上两道金线,极为夺目,赫然是沧海学宫位高权重之人!

“楚一流,你可愿跟我走!”来人声若洪钟,目光灼灼地看向楚一流。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