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倾世嫡女

更新时间:2021-03-30 14:22:24

倾世嫡女 已完结

倾世嫡女

来源:微小宝 作者:非雨 分类:穿越重生

精彩试读:“你又何必执着?召唤她回来,未必是好事,你篡改了她的命运,她会篡改其他人的命运,你忍心看着她经历这些吗?”又一个人的声音响起,话语中尽是无奈。 “我等了十几年,难道你要我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女儿死去吗,她可以挺过来的。上天对她不公,对我们母女不公,她本该傲视天下,她是雪女!”女子的声音带着愤怒、不甘。 “你,唉……”男子一声叹息,不知是为女子感到悲哀还是无奈,还是为洛韵惜。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召唤

  夜晚,两个女子趴在屋顶,看着屋子里已经死去的洛韵惜。

  “呵呵,没想到洛韵惜这么不堪一击。”其中一个女子开口道。

  “她就这么死了,咱们回去怎么交代?”另一个女子说道。

  “什么怎么交代?又不是我们动的手,这种废物活在世上也是枉然,死了倒是清静了。”先前开口的女子不屑地说道。

  “当时若不是你阻拦,我定能把她救下,再怎么说,她也是我们的……”后面的话女子没再开口。

  “是我们什么?绿萼,为何不再开口?让我来告诉你吧,因为你的心里,也不曾把这个懦弱无能的女人当成是她!当时你若是出手,会惹来无尽的麻烦,我好心帮你,你却反而怪罪与我?好吧,这事你自己承担,莫牵连我。”先前开口的女子说罢,便飞身离去。

  另一个称为绿萼的女子眉头紧蹙,看着屋里已死去的洛韵惜,愧疚的说了句也飞身离去了:“对不起,或许死才是你最好的解脱!”

  这两个女子离去后,同一个屋顶上出现了两个男子,也拿出瓦片,看着屋中已死去的洛韵惜。

  “我们来晚了!”其中一个男子眉头紧蹙道。

  “这不是我们的错,那两个女人可是亲眼目睹的,而她们却选择袖手旁观,若是阁主未死,看到这一幕会做何感想?”另一个男子轻蔑道。

  “若是我们早些来,她也不会死。楼主让我们护她周全,可我们终究没做到,我们愧对阁主、愧对楼主!”先前开口的男子眼底尽是深深的悔意。

  “莫云,莫要自责,这是她的命,她天生懦弱无能,终是成不了大事之人,这样的人留下,只会被别人折磨。这十几年,她被人折磨的还少吗?我们帮了一次、两次,但不能帮她一辈子。这样的人,还不如这样死去,倒是一了百了!”另一个男子淡然地说道。

  “莫天,我们要为她报仇,她毕竟是我们的……不管如何,我们决不能放过那些蛇蝎心肠之人!”莫云心中愤怒难平。

  “此事我们先回去禀告楼主,让楼主定夺!”莫天很冷静,做出了最正确的判断。

  莫云同意了,深深的看了一眼死去的洛韵惜,跟着莫天离去。

  这两人离去后,又出现了两人。

  “洛韵惜死了,镇国公府跟皇后那边定然不会就此罢休,洛丞相府怕是岌岌可危!”其中一个男子幸灾乐祸地说道。

  “洛韵惜的死可以说成自杀,或者意外,洛丞相府后台很深,不可能轻易倒下!”另一个男子不赞同道。

  “一个皇后或许对洛丞相府没办法,但加上镇国公府,就不好说了。到时,收获渔翁之利的将是那些早已虎视眈眈之人!”先前开口的那个男子倒是分析的更远。

  “你认为林姨娘是傻子吗?你认为洛天宏那只老狐狸是傻子吗?他们会等,等到洛韵惜的身子腐烂,到时来个死无对证,谁能拿他们如何!”

  “对哦,如此说来,这绝世美人便要冤死了!唉……”先前开口的男子叹了口气。

  “走吧走吧,回去复命,也该让主子好好做准备了!”另一个男子可没有再留下的意思,飞身离去。

  “唉……看来要变天了……”先前开口的那个男子哀叹一声,也离去了。

  三伙人,看的都是同一个死去的女人,从他们的话语中可以得知,前面两伙人与洛韵惜之间似乎有不可告人的秘密,第一伙见死不救,第二伙是有心搭救却晚来一步,都是楼主、阁主,却不说同一人。

  阁主是谁?楼主又是何人?

  至于最后一伙人,很显然是官道上的人,他们的主子又是谁?

  一切不得而知。

  ……

  黑暗中,有一个人在呼唤着:“惜儿,你该回来了,为自己报仇,为娘亲报仇!”

  “你又何必执着?召唤她回来,未必是好事,你篡改了她的命运,她会篡改其他人的命运,你忍心看着她经历这些吗?”又一个人的声音响起,话语中尽是无奈。

  “我等了十几年,难道你要我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女儿死去吗,她可以挺过来的。上天对她不公,对我们母女不公,她本该傲视天下,她是雪女!”女子的声音带着愤怒、不甘。

  “你,唉……”男子一声叹息,不知是为女子感到悲哀还是无奈,还是为洛韵惜。

  风云大陆,风雨欲来。

  帝王如今已然年迈,亲王、皇子、臣子们都在暗中培养自己的势力,待时机成熟,揭竿而起。

  只是谁都没料到,一个召唤,让一切事情都变了,洛韵惜——21世纪的王牌特工被召唤来了!

  一切的一切,终究要重新改写!

  

重生

  头痛欲裂,洛韵惜努力睁开双眼,发现映入眼里的是白色的蚊帐,身上盖着的被子也很陈旧了,带着一股难闻的味道。

  洛韵惜挣扎着想要坐起来,想要知道自己在哪,可是身子才轻轻一动,头就像被炸开般的疼,还有手和手指尖。

  洛韵惜看向双手,眼底一片猩红,手掌被刺穿,手臂上一个“贱”字,让她怒意横生。

  一把剪刀落入了洛韵惜的眼中,忍着疼痛,她一把抓起剪刀,对着自己手疯狂地划着,汗水从她的额头不断的滴下,她却没有哼出一声。

  一个‘贱’字,她宁愿承受割肉之痛!

  这痛,她将千倍百倍还给她们!

  洛韵惜咬着牙,用一块布给自己包扎了伤口,这才开始打量四周。

  一间古老的房间中,只有一张古老的桌子,一张椅子,还有一张陈旧的屏风。

  洛韵惜记得自己明明已经死了,为何现在还活着?

  还有,什么改写命运?什么雪女?

  还有就是,这具身体的主人也叫洛韵惜,是凌云国右丞相洛天宏的嫡女,生母许氏却在生产洛韵惜时难产而亡。

  还有,洛韵惜从小懦弱无能、生活艰苦、胆小怕事。还有,洛韵惜是被同父异母的妹妹、姨娘逼死,死前很痛苦……

  洛韵惜不明白,为什么别人的记忆会在自己脑海中,但是在她没睁开眼之前,她听到很多人在说话,是三波人,还有,召唤自己的是谁?

  洛韵惜的头脑不是很清醒,但她知道这个身子不是自己的,自己借尸还魂了。

  洛韵惜刚要挣扎下床,一个戴着斗篷的白衣男子走了进来。

  看到洛韵惜,白衣男子一惊:“你没死?”

  “你很失望?”听到来人的声音,洛韵惜冷道。

  “怎么会?我是害怕自己来晚了。还好,你还活着!”来人急忙说道。

  然而,洛韵惜却冷冷的说出一句:“不,你来晚了,洛韵惜已死!”

  白衣男子一愣,继而叹了口气,无奈地说道:“终究是这样吗?你还是来了,一切都是命,一切都将改写,我,我竟然还在,还在……”

  洛韵惜眉头紧蹙,不明白来者何人,更不明白这些话里又是何意:“你是谁?你的话到底什么意思?”

  “洛小姐,一切都是命,既然你来了,那么便由着自己的心走,但请你一定要守住自己的心,莫要让魔障缠住了你的心。一念向善,一念向恶,万物皆有缘,万物皆有善恶!”

  来者突然跟洛韵惜说起了佛缘,像是在预言,像是在日后来临之际,先求得庇佑,像是洛韵惜它日定当倾世天下。

  洛韵惜眉头蹙的更紧了,眼底的防备之色没有丝毫的松懈:“我向善向恶,一切都是被逼所迫,听你的话,是想拯救苍生是吗?那你大可杀了我,以免后患!”

  洛韵惜才不管会不会激怒来者,她一个死过之人还有什么可怕的。

  然而,洛韵惜的话却没有让来者有任何怒意,依旧心平气和的开口:“我不会杀你,永远不会,你大可不必如此防备着我。你受伤了,让我来帮你!”

  “不需要!”洛韵惜呵斥道。

  “我不会伤害你,你必须处理伤口,还有事等着你去做!”来者并没有停止脚步,依旧温和道,快步上前。

  眼见来者慢慢靠近,洛韵惜不知自己的异能是否还存在,但念力已经突生,却在下一刻硬生生的止住了:“你的异能还在!”

  只是几个字,洛韵惜却因为这么几个字生生放弃了自己的念力:“你知道我不是她?”

  “是,我知道,你的到来是她用十几年换来的,我不会伤害你,你相信我!”来者说话间,已来到洛韵惜面前,伸手撩开了她的衣袖,解开了白布,看到手臂被划得不成样子,心里十分不是滋味。

  洛韵惜没有阻止来者,更没有看自己的伤口,这些痛,她都会如数奉还。

  “会有些疼,忍一下。”来者从怀中拿出药瓶,把药粉洒在伤口上,还有她的额头。

  药粉的药性是极强的,刚洒到伤口上就发出哧哧的声音,甚至还冒着青烟。

  洛韵惜的脸色瞬间变得更加惨白,豆大的汗珠不断滴下!

  看着洛韵惜紧咬着牙关,来者看不清的脸上尽是心疼:“对不起,让你受苦了!”

  “不是你的错,谢谢!”洛韵惜虽然紧咬着牙关,却没发出一声痛呼,恩怨分明,该谢的还是要谢。

  “这是我该做的,这药留给你,记住我的话,莫要让魔障缠住了你的心!”来者说完这话,把药递给洛韵惜,一溜烟离开了。

  等洛韵惜回过神,哪里还有来者,若不是手上的伤口上了药,还有手上的药瓶,她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洛韵惜回到床上,闭上眼,她需要好好理清自己的思绪。

  自己的重生并非偶然,沉睡时听到的那些话,还有这个白衣男子的话,究竟有什么含义?

  

小说《倾世嫡女》 第3章 召唤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