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田妻秀色

更新时间:2021-03-26 03:42:09

田妻秀色 已完结

田妻秀色

来源:微小宝 作者:笔名周小姐 分类:穿越重生

精彩试读:“你,懒得理你。”杜鹃将衣服胡乱洗了一把,装进木盆里起身就走。又白了一眼已经洗好衣服的罗蔓蔓:“萧亦明估计是眼瞎的时候才买的,哼……”等她走远了,河边的几个人又开始议论:“这杜鹃果然泼辣,谁不知道她喜欢萧亦明多年了。虽然嫌弃萧家穷,但是也容不下别人的女人嫁给萧家,就是那句自己得不到的也不让别人好过。”“以后可有好戏看了。萧家怕是得罪村长了,以后村里有什么好处也捞不到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田妻秀色:有门好手艺

“哎呦,我当是谁呢?这不是蔓蔓吗?听说你昨日还请常大夫了,看你这病怏怏的,身体也没有好利索就来洗衣服了,你那当家的还真是狠心。”

一个身穿褐色布衣的妇人扯着嗓门喊道,深怕别人听不见的,不远处那几个闷头洗衣服的人都抬头看热闹。

“三姑,你别提别人的短处了,你以为谁都像你家里的那位,任你欺负听你话啊。

你还不知道吧,萧亦明啊,估计也不喜欢这媳妇,你也知道萧家穷的连饭都揭不开锅,温饱都成问题,自然是没钱娶媳妇了。

话说这罗蔓蔓又丑又廋,但好歹是个女人不是,所以萧亦明就捡了个便宜媳妇……”

正搓洗着手中的衣服的妇女叫刘婆,口沫横飞的接口到,看那八婆的样子,就非常八卦。

罗蔓蔓一惊,想不到这具身体还有这样一幕,真是可怜。

但是她不会理会这些是非,不搭腔,默默的忙碌着手中的活。

刘婆一下爱道村里的家长里短,再加上她的消息灵通,很少村里有什么事情能埋过她的眼睛。

刘婆呢在村里还有一个角色拿就是媒婆,这罗蔓蔓虽然丑了点,但至少不傻。

随便一做媒也能捞几个银子把,谁知道她老爹就这么白白的拱手送人了。

见罗蔓蔓不说话,她又继续和身旁的妇女八卦,就听三姑嘲讽反问:“刘婆,你知道的还挺全面……”

两人正唠嗑的时候,就见一个身姿曼妙相貌清秀的姑娘抱着一桶的衣服姗姗而来。

两个正议论的八婆立马住口,同时用那种看好戏的眼神停留在罗蔓蔓的身上。

“杜鹃妹子,好勤快咧,来洗衣服了。”三姑一边用木棒拍打着湿衣服,边喊了一声。

“哎,三姑好。”杜鹃甜甜的应道。

将衣服浸泡在水中的时候,抬头看了一下正在认真洗衣服的罗蔓蔓,翻了个眼皮唤道:“蔓蔓,听说你病了,怎么不好好在家休息,出来洗衣服了?”蔓蔓,这样称呼,好像她们很熟似得,但罗蔓蔓并不认识眼前的这一号人?

这个名叫杜鹃的女子可真漂亮,那浓眉大眼,肌肤嫩的可以掐出水。

在看看那小腰如杨柳枝,怕是个男人看了都会喜欢的姑娘。

罗蔓蔓低头看了看小溪流脉脉流动的溪水倒印着她的丑样,哀嚎一声。

如果是前世的系花肯定能将这杜鹃压下去,哎……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不过,瞧她嘴里冒着酸醋,那身形和相貌也不像早上看的匆匆一瞥的那个相貌平平的女子,这又是哪个?

看不出萧亦明这根帅呆木头还挺吃香的,挺有女人缘的。

不过,这和她有什么关系?在她眼里,萧亦明就是她的救命恩人,不是所谓的相公。

罗蔓蔓继续洗自己的衣服,听她语气有些挑衅,装作没听到。

“瞧瞧,这罗蔓蔓架子还真大,还不理人了,萧亦明也太不实在了,还见人就夸自己媳妇好……也不知道是哪里捡来的便宜货?”

刘婆有些“打抱不平的”抱怨着,实际上精明的鱼尾纹路理已经在抖了。

这罗蔓蔓害她到手的银子飞了,这下逮住机会还不奚落两句。

三姑想来一搭一唱:“就是,真不知道萧大娘怎么就看上了,这样的丑八怪,送给我做媳妇都不要。”

“可不就是等于送的吗?连个酒席都没有摆?”两人又是一阵轻笑。

“我说三姑刘婆,你们一把年纪了,就别为难人家小姑娘了。她招你们惹你们了?还是说你们是为了讨好村长,在拍杜鹃姑娘的马屁?”

一同在洗衣服的王稻谷家的媳妇,忍不住的开口。

“王姨,这事和你没关系,你别插嘴。再说了,王姑和刘婆说的都是事实。”

杜鹃生气的捶打着衣服,也不管水花飞溅,她这个村花喜欢的男人就这样被猪给拱了,气的够呛。

可恶,想想还真是怄气。

不过萧亦明家里也太穷了,也怪不得爹娘死活不同意她嫁过去。

不过她就是喜欢萧亦明了,但又不想受穷吃苦,真是便宜了这个丑八怪了,杜鹃想想还真是不甘心。

王姨有些看不下去这几人欺负生人,倔脾气一上来,就回道:

“杜鹃姑娘这是还惦记着别人相公呢?我劝你还是别想了,人家已经成亲了,就算没成亲,你那势利的娘能同意吗?

你那爱财的村长老爹能肯吗?所以你没必要把气撒在无辜的人身上。”

“你……”杜鹃气的脸色发青,一张俏丽的脸蛋五彩斑斓。

“你什么你,难道我说的不对,我看罗蔓蔓的脾气就比你好一百倍。”王姨看了眼闷不吭声的罗蔓蔓有些打抱不平。

“你少血口喷人了,谁惦记萧家的了,你别破坏我名声。”杜鹃怒回。

王姨讥讽道:“是不是,你心里明白,就看不惯你这种欺负老实人的。别以为你是村长的女儿我就怕你。”

“你,懒得理你。”杜鹃将衣服胡乱洗了一把,装进木盆里起身就走。

又白了一眼已经洗好衣服的罗蔓蔓:“萧亦明估计是眼瞎的时候才买的,哼……”

等她走远了,河边的几个人又开始议论:“这杜鹃果然泼辣,谁不知道她喜欢萧亦明多年了。

虽然嫌弃萧家穷,但是也容不下别人的女人嫁给萧家,就是那句自己得不到的也不让别人好过。”

“以后可有好戏看了。萧家怕是得罪村长了,以后村里有什么好处也捞不到了。”

想到以前村里分什么田地,终会分给萧家好一点的区域,这回怕是得罪了村长了。

杜鹃走了,罗蔓蔓也赶紧抱起洗好衣服的木盆感激的看了王姨一眼,就脚底抹油般的溜了,初来乍到,面对这些长舌妇,她还真的吃不消。

看着罗蔓蔓远处的身影,王姨喊了一句:“那个,萧家媳妇,你别往心里去……”

“呦,这人都走远了,王姨你还拍马呢?这拍马也不看对象,别拍到马腿上还被踢了一脚。”

刘婆搓洗着手中的衣物,酸不溜秋的口沫横飞。

三姑这时也附和道:“就是就是,萧亦明这下有媳妇了,看来杜鹃姑娘这下必定能想通,接受村长给她安排的亲事了。

听说是嫁到镇上的大户人家,这姑娘家长得漂亮就是好,关键还有个有门路的老爹,这下可是嫁到好人家,下辈子不用愁了。”

王姨拎起装满衣服的木桶没好气道:“你们在这里怕马屁,村长知道吗?嫁到大户人家就一定好吗?”

王姨原本是镇上一家大户人家的小妾,这老爷一死,正妻就把她赶出去。

那时候虽然有钱,但每一天过得不一不是提心吊胆,勾心斗角。

哪些像现在这样,日子虽然穷了些,但相公对她好,也是有情饮水饱。

所以这一点她是感同身受的。

“切,她自己嫁过大户人家过得不好,才咒别人?以为谁的命都和她一样啊?”刘婆抗议道。

“就是,不过刘婆小声点,三姑知道你心里憋屈,不就是几个银子嘛,你也别计较了。

我听说隔壁村的阿牛家想娶媳妇,给的可是大价钱,你可要物色户人家啊。”三姑搭腔。

“真的啊,谢谢你了三姑。”

溪流边一群村妇继续家长里短,这边罗蔓蔓已经沿着乡村小路返回到了萧家。

宽敞的院子里,她将木盆里的衣服一件件的拿起,瘦弱的双手一拧,将衣服里的水分拧干。

再一件件扯开晾在竹竿上,末了双手在衣服的四角顺了顺,以防衣服晾干以后皱巴巴。

院子里刚喂完鸡的萧大娘,此时正坐在大厅内的木凳上,手拿针线在用两个圈子框起的布上忙碌着。

这会听到动静,忙抬头,看见罗蔓蔓将木盆放回门边时,慈爱笑道:“蔓蔓原来你是去洗衣服了,还以为你哪去了?”

“那个,大娘我看这衣服放在这里,我就去洗衣服去了。“罗蔓蔓边说边凑近她,才发现萧大娘是在低头认真绣花。

萧大娘每天习惯性的早起,做早饭,喂鸡,洗衣服,然后就是绣花。

这布料上有些水印,看图样像是朵牡丹花?

看来这个年代就有绣花了,而且都是用人工绣的,不像现在高科技的今天都是电脑绣花。

“蔓蔓那,你绣花技术怎么样?改明儿我多拿点料来,咱们俩一起绣?”萧大娘笑的眼睛眯成一条缝。

这绣花呢?是镇上一家作坊的活,每隔七天,就会有这作坊的马车拉到各个村里,分一些布料或给村里的妇女绣。

这绣花有些是用来做衣服,有些是用来做手帕的,据说这做成成衣后价格特高,是那种达官显贵的人物消费的。

这绣工好的,绣起来手工费就高,绣花这可是一门手艺活,村里很多妇女也都会绣。

这也算村民的一种收入来源之一。

“那个,我不是很会绣?”罗蔓蔓有些支吾,让她穿个针孔都费劲,哪里会绣这些。

田妻秀色:赚钱不容易

见萧大娘含笑看着她,立马尴尬的转移话题:“那个,亦明呢?”

“亦明在前院呢?刚好念叨你去哪里了?要不你去看看吧,看有什么能帮忙的?”

萧大娘继续忙手中的活,最近家里还没什么钱了,她可要多绣些,等再过四天的时候,让萧亦明拿去镇上交货换点钱回来。

“好,那大娘我去忙了。”吃人家的住人家的,罗蔓蔓总要勤快些。

“这孩子还挺勤快。”萧大娘看着那瘦弱的身影笑道。

这下好了,有媳妇了,接下来就是要抱大孙子了吧,萧大娘憧憬着未来一家和睦的模样,咧嘴笑着。

萧家这边是有两个院子,分前院和后院,后院是养鸡,还堆了一些柴火,场地比较宽阔,也晾衣服。

前院里比较窄,一般萧亦明干活会在前院。

罗蔓蔓来到前院就看到这样一副场景,地上躺着早上那颗被扛回的大树,这会已经安静的躺在地上被截成几段。

萧亦明这会拿着小刀小锯子在木头上精心雕琢,一旁的凳子上,还躺着几个成品,分别是木勺子,木锅铲。

罗蔓蔓走过来,拿起来打量几下,这勺子边缘被磨的光亮,看不出他还有这个好手艺。

“媳妇,你来了。“萧亦明此刻正在打造一个木碗,忙碌中感觉到有一道视线停在他身上,抬起头来一看,可不就是媳妇儿吗?

“这些都是你做的?“罗蔓蔓问?

“对的,媳妇感觉这做工怎么样?“萧亦明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问。

“这手工不错,一看就是很多年了。”

“媳妇好眼力,差不多十年了,我就是靠这个吃饭,平时做些家家户户用的小木质品拿到集市上卖,换点生活费。

媳妇儿,你放心,虽然我家穷,但会更加勤快努力的,不让你吃苦。”

萧亦明提起手艺活眼底闪过自信,说道后面时眼睛里充满一股坚定。

“对不起,是我拖累你了。”罗蔓蔓有些歉意。

可不是嘛,恩人好不容易攒了些银子,都花在她身上了。

本来对早上溪水边洗衣服杜鹃事件敏感的她,这会是什么问题都问不出口。

“媳妇,别这么说。“萧亦明盯着她傻笑几下又开始埋头忙碌中。

一个上午过去,罗蔓蔓就看着桌上又多了两个成品。

萧亦明的刀法精湛,动作也利落,一个上午完成了四样成品。

分别是木勺子一个,木铲子两个,木碗一个。

看他一个上午都没有歇息,一双大手不停的忙碌。

赚钱不容易啊,也不知道这些东西能卖几个钱,罗蔓蔓心里想,一定要尽快适应这边的生活,想出一条发家致富的路子。

一晃,这会都中午了,厨房里灶台上,已经出现萧大娘忙碌的身影,此时灶台上的大锅里正冒着热气,估计是在煮饭。

萧大娘正拿着几根枯树枝桠往灶洞里送。

这会看到罗蔓蔓过来,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说道:“蔓蔓啊,饭就快做好了,你等等,马上就可以吃了。“

罗蔓蔓脸上一红,自己这个刚来的媳妇,是不是应该主动做这些家务,不能什么都不会,让萧大娘干,这要是让村里知道了,还不得说死她。

不过这灶台她还没用过,这会只能在心里偷偷的学记,以免到时候弄出笑话。

目光定格在桌上切了一半的菜,罗蔓蔓忙说:“那我切菜吧。“

“哎,这样好,等下你烧菜,我来烧火吧。”萧大娘说。

好在罗蔓蔓平时在家也做饭,这会切起菜来刀法还算利落。

灶台上有两口锅,一大一小,大的那口在煮饭,小的这口就是炒菜用的了。

这会锅里已经热了,萧大娘说,“蔓蔓啊,调料都放在灶台左边了,看到了吗?可以烧菜了。”

“哎,大娘,我看到了。”罗蔓蔓看道窗口边上放着一个专门用来放调料的小木盒。

里面一格一格的隔开了几个,估计这也是萧亦明做的调料盒。

回忆着萧大娘平时的手法,在锅里到了些油,这油是用油菜籽炸的,分量不多可要省着用。

锅里已经开始兹兹的响起,罗蔓蔓舀了一勺油到锅里。

等温度差不多时,将切好的青菜放进去,用木锅铲翻炒了起来。

待炒的差不多时,撒了点盐和调料,一碗香喷喷的青菜就炒好了。

还好,她适应的还挺快。

菜炒好了,萧大娘说:“蔓蔓,你布置下碗筷,我去叫亦明吃饭。”

“好咧,大娘。”罗蔓蔓在灶台上拿了三副碗筷,盛饭的时候揭开锅盖的时候才发现,饭锅上有碗咸肉。

盛好了饭,将咸肉和青菜摆在桌上,见萧亦明过来,坐下来开始吃起来。

萧亦明直接把两块肉夹到她碗里说道:“你太瘦了,来多吃点。”

罗蔓蔓摇头:“太多了,我吃不了这么多的。”

可不是,这碗里一共也才几块咸肉,估计萧家平时都是舍不得吃的。

萧亦明呵呵直笑,又夹了一块肉给萧大娘:“娘,吃点肉。过段时间,咱们家也要经常吃肉。”

“儿啊,辛苦你了。”萧大娘有些心疼。

“娘,不辛苦,谁让我是家里的顶梁住呢?”

萧亦明夹着青菜含糊不清的说道,“这是蔓蔓烧的菜吧,挺好吃的,油有些放多了。”

罗蔓蔓一囧,她已经放的很少了,“哦,那个,我下次会注意的。“

“没事,放多些好吃,等相公赚多钱,咱不差这个。”萧亦明一向心直口快,想到什么就说什么。

吃完饭,罗蔓蔓主动的收拾碗筷,“那个,大娘,你去忙吧,碗我来洗。”

萧大娘想着今天能多绣些花,也没有和她抢:“那好吧,蔓蔓辛苦你了。”

“应该的,应该的。”她又不会绣花,总要抢些她能干的活。

来这个家已经两三天了,罗蔓蔓也开始熟悉这个家的生活。

萧家没什么肥沃的田地,也就两块菜地,平时自己种点菜下锅,吃肉那是少之又少的事。

萧亦明就是靠自己的手艺来养活家人,遇到五天一集市时会在镇上卖掉这些手工杂货。

而萧大娘也是天天做完家务,就开始绣花来救济日子。

平时的菜也就豆腐乳,酸菜,小黄瓜,丝瓜等自己种的青菜,有肉上桌少之又少。

罗蔓蔓这几天都能吃上几顿肉,可见萧家对她的好。

这边的罗蔓蔓刚洗好碗,那边村长家却是刚刚开饭。

小圆木桌上的摆满了四个小菜,分别是树菇炒肉,水煮豆腐,鸡蛋番茄汤和一碗煎鱼。

不同于萧家的穷酸,村长家可是富的流油,所以下饭的菜更是丰富的不得了。

这时叶氏已经盛好三碗白米饭,不同与穷人家吃的糙米。

村长家大到房子,家具,小到吃的米饭都比一般人家好上太多。

“杜鹃,怎么了这是,早上回来就一直拉着一张脸,谁给你委屈受了。”叶氏一共生养了一男一女,儿子已经成家自立门户了。

倒是这个女儿漂亮聪明,更是她的心头肉,疼到骨子里。

杜鹃将一块肉塞到嘴里气鼓鼓的说道:“还不是萧家那新买的媳妇,不识抬举,哼……”

“咳咳咳……该不是你还惦记着别人相公,人家能给你好脸色看吗?”村长喝了口小酒,有些恨铁不成钢。

他好不容易为女儿寻了一门好亲事,可这女儿就是不听话。

“爹,你凭什么这么说我,谁惦记萧家了,哼……”杜鹃气鼓鼓的扒了几口米饭,越想越生气。

想想萧亦明平时对她的态度,哼……有什么了不起的,买了丑媳妇还当宝似的,放着她这个村花不要,脑袋被驴踢了吧。

叶氏见女儿有些松口,忙趁热打铁:“既然萧家已经有媳妇了,你也别肖想有些没的,就该听你爹的安排,老大不小了,再拖下去,别说镇上的钱家不收你。”

“好了,娘,我吃饱了,天天听你念叨这些,烦不烦,女儿听你的还不成吗?”杜鹃碗筷一扔,就怒气冲冲回屋里。

“这丫头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当着老爹面甩脸色。”村长怒道。

“当家的,别生气了,女儿这都想通了,这可是好事,你啊,赶紧挑个好日子,免得夜长梦多。”

叶氏一想到那丰富的聘礼,做梦都能笑醒。

萧亦明继续忙碌着,捣鼓着他的小杂货。

一下午罗蔓蔓一直盯着这些木制品琢磨着,萧亦明手艺是不错,但做出来的东西品种太单一,她想着如何多设计一些木制品,好卖个好价钱。

傍晚,晚霞染过天边,院子里晾在竹竿上的衣服已经干了。

罗蔓蔓收了衣服回屋就看见萧亦明正蹲在门口打理一只母鸡。

地上的木盆里冒着热气,盆里有很多鸡毛,看样子是刚杀掉刚褪了毛的。

萧家一共就6只母鸡,都是下蛋用的,这怎么说杀就杀了一只?

萧亦明见罗蔓蔓过来,指了指旁边的蘑菇说道:“蔓蔓,这是娘刚出去采的蘑菇,可新鲜咧,你去洗一洗,晚上吃小鸡炖蘑菇。”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