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岁月难抵,情深可依

更新时间:2021-04-09 12:13:38

岁月难抵,情深可依 已完结

岁月难抵,情深可依

来源:微小宝 作者:阿诀 分类:总裁豪门

精彩试读:“要是被同学看见了,影响不好。”程郁央边说边解开了安全带,随后还不忘补上一句:“那个,谢谢你送我回来。”虽说昨晚是第一次,但有些东西她还是懂的。这事后药可一点也不能含糊!南逸驰拿起她放在身侧的手机,在上面迅速按下了一串号码拨通了自己手机,“我的名字,南逸驰。”结婚证上虽然写着,但他知道程郁央根本没怎么留意,只好自己重申一遍。“我程郁央。”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和我结婚

“你……”程郁央紧皱起眉头,清澈无辜的双眼蒙上了一层水雾,小嘴动了动,喉咙异常地酸涩,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看她这副委屈强忍住眼泪的模样,南逸驰心里一软,别过脸和她严肃地说了起来:“昨晚你被别人下药,如果我没去救你,现在躺在这里不是我也会是别的男人。”

程郁央微微一愣,艰难地从嘴里挤出一句:“那你也不能……”

话还没说完,南逸驰随即打断了她的话,“你知道女人脱光衣服主动勾引男人的情况下,谁都不会是柳下惠。既然你独自跑去那种地方喝酒,你就应该做好会发生任何危险的准备。小家伙,这是个教训。”

况且他还是个血气方刚的男人。

说到最后,待他再回过头时,程郁央已经埋着脸,纤瘦的身子微微颤抖着,细细碎碎的呜咽声从她嘴里传出。

天!现在清醒过来想想,昨晚好像真是她脱衣服主动投怀送抱的。

这下倒好,不仅没了男朋友,第一次也被别的男人夺走了。

南逸驰无奈地揉着眉心,起身拿起一件睡袍随意裹上,然后缓步走到床的另一边,俯下身子看着她的后脑勺,“这样吧,我不会追究你什么,但你要对我负责。”

话刚落下,程郁央随即停止了哭泣,错愕地抬起头来,近距离地看着那张如雕刻般完美的脸。

这个男人说什么啊?她都还正伤心着,他居然说出那种匪夷所思的话。

负什么责啊!理论上讲,不谈外貌的话,是她比较吃亏诶!

看她呆愣的模样,南逸驰忍俊不禁地抿着薄唇掩住笑意,随后,顿了顿,继续道:“怎么样?犯错了也要大方承认,然后好好弥补的。我这人也向来不太喜欢为难人,你只要对我做出相应的负责就可以了。”

这副迷迷糊糊的模样,果然还存在着小时候的一点影子。

听他说得如此轻描淡写,程郁央全然忘记了伤心,嘴角不自觉地抽了抽,“你要我怎么负责?”

南逸驰轻挑眉,唇角一勾,突而笑得无比璀璨耀眼,“很简单,结婚。”

程郁央愣了愣,随后挠了挠头,“哈?我刚刚可能听错了,你再说一遍吧,大叔。”

眼前这个男人虽说看上去比自己貌似大了好几岁,不像那种初出茅庐的大学毕业生,但是论长相和气势,丝毫不比她那个出轨的前男友差,甚至可以说是更胜一筹,比较刚毅成熟的那种,但这精神方面看上去不像有病啊……

“大叔?”南逸驰微微眯起幽深的双眸,神情有些不悦。

在这极具压迫性的注视下,程郁央顿时有些怂,“好吧,大哥,你再说一遍。”

“结婚。”南逸驰简便地重复一次。

“你开什么玩笑?吃亏的是我诶!我被下药和发生这种事情,我认了。咱们还是就此别过吧。”

说完,程郁央还冲他大气地笑了笑。

这种事不认也不行啊!昨晚那些事情也慢慢记起来了。想想也是,这个男人看上去并不差,不至于到了饥不择食的地步,怎么想也觉得不可能是他对她下的药,还把她拐上床。

面前的南逸驰仍是一副严肃的模样,“我认真的。我是虔诚的教徒,不被允许有婚前性行为,现在发生这种事情,主是不会原谅我的,为了忏悔,你得和我结婚。”

程郁央嘴角抽了抽,“大哥,你真没开玩笑?虽然我尊重你的信仰,但是我们本来就是陌生人的身份,互不了解,突然说结婚什么的,太不理智了!”

所以说,昨晚这个男人也是第一次开荤咯??

“昨晚都发生那种事情了,还是陌生人?至于说到了解方面,可以慢慢来。我倒是对你挺了解的。你,程郁央,男朋友蓝页辰劈腿,刚分手。”

噗~~程郁央表示内心受到暴击。

她昨晚喝醉后到底都说了些什么啊?

听到那个名字,她的神情瞬间一僵,抿着小嘴没再开口。

从刚刚一副俏皮卖傻陨落为一副受伤黯然的模样。

这区别令南逸驰没再继续就她前男友的话题说下去,反而提议道:“心里很不是滋味吧?我本身条件也不差,你嫁给我,让那个男人后悔的同时,我还可以帮你收拾那个男人和小三,让他们知道你不是好惹的!就算没了他,也可以过得很好。我保证不会让你失望的,怎么样?”

怎么感觉有种在把自己极力推销出去的感觉,好歹他是B市坐拥有庞大资产的盛夜集团幕后大BOSS,更是暗自操控着整个Z国金融行业的幕后主手。

不过,身份的事情暂时不能告诉这个小家伙,不然会被吓坏的吧。

听到这句话,程郁央眸光闪了闪,抬头对上那双平静深邃的黑眸,问:“真的?”

蓝页辰出轨这件事,她确实挺难过和不甘的!她才不要被那个男人和小三看笑话!

“嗯。”南逸驰微微颔首,眸中迅速掠过一抹狡黠,“对了,我昨晚帮你拿手提包的时候,刚好看到你的包里正好有带着户口本是吧?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先把事情办好吧。”

程郁央:“……”

她原先带户口本是补齐学校要交的个人资料,没想到现在还可以碰巧结个婚……

***

很快,在助理送来了干净女性衣物和车钥匙后,南逸驰丝毫没有一丝怠慢地催促着程郁央换上衣服,随后将她拐到了民政局。

一只受到引诱的小野猫就这么迷迷糊糊地被骗进了一只大灰狼的巢穴中……

***

不久,当两本新鲜出炉的小红本拿在手上时,程郁央莫名有种想晃晃自己的脑袋是不是有大海的声音的冲动。

她都不知道这个男人的身份以及各种信息,居然就这么相信他会为自己收拾渣男和小三!

蓝页辰家境不错,家里在B市也是有点势力的,怎么可能那么容易收拾的?她到底在想些什么啊!

“接下来,想去哪里?”

一辆灰色低调的奥迪车内,南逸驰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从程郁央手中抽走了两本结婚证。

偶遇小三

程郁央缓过神,朝驾驶座上的南逸驰甜甜一笑,“那个…我突然不是很想结婚了,要不,我们顺便去把离婚证也给领了吧?”

她原本的结婚对象是蓝页辰,两人感情稳定,打算年底结婚的,她父亲也默认了蓝页辰,没有什么异议。

现在她突然跟一个认识不到一天的男人领了证。要是被她老爸知道了,会被打断腿啊!

南逸驰刚把结婚证顺手放进车里的储物盒时,听到这句话,脸色一沉,“那我还真是谢谢你,让我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经历了人生的大起大落。”

说完,他直接启动车辆,驶离了民政局。

想离婚?没门!离开十多年,回来就得到这个机会,好不容易把小野猫骗到嘴里了,怎么可能会松口呢?

察觉到他阴沉的神色,程郁央只好乖乖闭上嘴,转头看向车窗外。

与此同时,她的脑海中不自觉浮现起昨晚亲眼看到的那一幕,鼻子微微一酸,垂下眼帘,小嘴动了动,“那个,你把我送回学校门口吧,我住在宿舍。恒英电影学院。”

南逸驰没有回答,但还是掉头开往了她所说的目的地。

***

不一会儿,在即将到达校门口时,程郁央眼角的余光瞥到一家药店,随后似是想到了什么,连忙让他在前一个路口停下。

“怎么?”

南逸驰停下车,一双清潭般的黑眸疑惑地打量着她。

“要是被同学看见了,影响不好。”

程郁央边说边解开了安全带,随后还不忘补上一句:“那个,谢谢你送我回来。”

虽说昨晚是第一次,但有些东西她还是懂的。这事后药可一点也不能含糊!

南逸驰拿起她放在身侧的手机,在上面迅速按下了一串号码拨通了自己手机,“我的名字,南逸驰。”

结婚证上虽然写着,但他知道程郁央根本没怎么留意,只好自己重申一遍。

“我程郁央。”

当程郁央抬起头时,南逸驰已经将手机递还给她。

“这几天我可能会有点忙。你有什么事可以给我打电话,我打给你的时候,记得接听。”

丢下这句话后,两人便暂时告别。

程郁央深深吸了一口气,随后整理好情绪走进了药店。

想想还真是刺激,这边交往了三年的男朋友劈腿,她另一边转身就和别的男人度过了不可描述的一夜,而且还去领证了。

虽然那个男人的外貌看上去不比蓝页辰差,人也稳重很多,从穿着和他开的车来看,家庭水平应该算是小康吧,可是为什么心里总有些不太踏实。

果然是酒喝多变傻了,还是得找个时候和他好好商量离婚的事吧……

***

次日。

某家休闲水吧内,昨天在宿舍休息了一整天的程郁央已经满血复活。

她刚把自己前天晚上捉奸后的遭遇简单告诉好友于薇后,于薇瞬间震惊得下巴一副要脱臼的样子。

“你说什么啊?真的假的?”

“前天晚上我还以为你回去了呢!你去了酒吧也不说一声,多危险啊!而且,你居然还和别的男人糊糊涂涂领了证!就算被渣男劈腿,也不能这么自暴自弃啊,郁央!”

于薇激动地敲着桌面,店内的人察觉到她们这边的声响,纷纷朝这边望过来。

“嘘~~”

程郁央连忙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示意她不要激动,随后抱歉地朝店内的其他人笑了笑。

“你小点声啊,我现在不是在后悔嘛。”程郁央懊恼地嘀咕道。

于薇重重地叹了口气,一脸担忧道:“你赶紧去跟那个男人离婚啊,真是的!”

“知道了。”

程郁央弱弱地低下头咬着吸管。

“那个,那件事过后,蓝页辰有没有联系过你?”于薇问。

程郁央愣了愣,下意识地看向放在桌上的手机,眸中流露出一丝忧伤,“不知道,我那晚离开酒店后就把他拉进黑名单了。”

昨天因为太疲倦了,她一整天都躺尸在宿舍里,睡梦中还总出现蓝页辰在床上和别的女人缠绵的一幕。

她真的无法相信,那个交往了三年、温润深情的男朋友居然出轨了……

“干得漂亮!绝对不要理他,真是恶心死了。你们在一起那么久,我还纳闷他怎么忍得住不动你,原来早就在外面找了个妖媚的小三快活!”于薇愤愤不平地说道。

程郁央勉强扯出一抹笑意,“不说他了,薇薇。”

反正蓝页辰劈腿了,她和别的男人上了床也没什么好愧疚了,只当自己倒霉了。

话刚说完,程郁央眼角的余光就瞥到一道艳丽的身影走进了店内,夺目得让人移不开眼。

她嘴边的笑容霎时凝滞在了脸上。

即使那个人戴着墨镜,但她还是一眼就能够认出那个女人就是前天晚上在蓝页辰床上的女人!

那女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怎么这么巧?

“你在看什么啊?”见程郁央看着别处发呆,于薇疑惑地顺着她的视线望去。

“小三!”

下一刻,于薇直接愤怒地脱口而出,恶狠狠地盯着那个女人的背影。

王佳瑶走到前台点了一杯冷饮,无意间的一瞥,对上了不远处那桌顾客带着敌意的目光。

她的眸中迅速掠过一丝诧异,随后嘴角扬起一抹得意自信的笑容,迈开脚步朝她们这边的方向走来。

程郁央的身子不自觉地紧绷起来,小脸也变得苍白。

“好巧。”

王佳瑶在她们桌边停下,抬手摘下脸上的墨镜,露出一双妖媚勾人的眼睛。

“啧,真是倒霉!”于薇别过脸不耐烦地说道。

对于于薇的态度,王佳瑶倒是不在乎,反而朝程郁央露出一抹友好的笑,“前天晚上很抱歉让你不愉快了,你走得太快,大家都还没来得及谈谈。”

说到这里,她伸手将散落在额前的头发优雅地拨到耳后,顿了顿,继续说了下去:

“辰和我在一起也有一年了,他是爱我的。你们的事情我也知道,辰他和你在一起三年了。他爱上我之后怕你接受不了,所以一直拖着。但现在既然都撞破了,我也不藏着掖着了,反正你还这么年轻,我相信你一定看得开的。”

作为听众的于薇嘴边勾起一抹讥笑,“哈,真好笑呢,还撞破?也不知道那天晚上是谁发短信挑衅郁央的!”

这个小三心机真是太深了!还未步入社会的程郁央怎么可能斗得赢?

小说《岁月难抵,情深可依》 第4章 和我结婚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