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青春校园 > 追不回的年少时光

更新时间:2021-03-26 17:48:37

追不回的年少时光 已完结

追不回的年少时光

来源:微小宝 作者:眸碎花殃 分类:青春校园

精彩试读:南安还想说些什么,眼睛朝着对面一看,就看见了一辆奥迪车停在一家洗脚店的门口,穿着一身正装的许海毅从车上下来,后面还跟着一个满面油光的中年男人。许海毅一转头,就看见了正盯着他看的南安。这条街是南城有名的红灯区,最不缺的就是洗脚城按摩店和发廊。商人和政客都喜欢聚在这里,这条街被一个出名的黑社会老大罩着,警察都不敢管。许海毅不知道南安为什么会在这里,南安明明告诉他,生日要和几个朋友一起聚餐。他看见南安的身边还有个男人,发现有些不对,和在他旁边的中年男人说了几句,就匆匆走了过来。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追不回的年少时光第5章试读

许南安成为了安凉的正牌女友,安凉的几个交命的兄弟都不敢不相信。即使安凉在每次干完架后在医院住院,南安都会帮他付了所有的医药费,即使南安用重金买下了荼蘼台球室,让安凉成为了那间台球室的老板。

有人说有钱能使鬼推磨,南安倒是觉得,只要有钱,要磨推着鬼都行。

安凉不止一次问南安那些钱的来由,南安都没有告诉他。那是南安准备毕业旅行的钱,只是她现在哪里都不想去,只想整天都呆在安凉身边。南安喜欢看着安凉把身体倚靠在家里阳台的栏杆上抽烟,夜风吹起他的黑色头发,吹起他白色衬衫的下摆,苍白的皮肤在月光下若隐若现。

南安和许海毅的关系趋于正常化,南安不再忤逆许海毅的意愿,成为了许海毅眼中的乖乖女,听话,懂事,成绩好,是许家人的骄傲。

安凉是南安心里不为人知的秘密,许海毅不知道,许海毅为她安排的朋友不知道,南安只告诉了她刚刚认识的网友董安,那个和她一样喜欢着一个叫良太的二次元动漫的人物。她们是在贴吧上认识的,因为年岁一样有共同爱好的关系,南安把董安当作一个不为人所知的树洞,可以把所有秘密都埋藏下去。她的爸爸许海毅,她的那个不被许家承认的妈妈王燕,还有她的现任男友安凉。

或许是因为网络的关系,彼此都见不着面,也不会出现紧张等负面情绪。聊得好的话就继续聊,聊得不好就一拍两散,不痛不痒。

南安发现,她和董安有很多相似之处,一样不喜欢在现实交友,一样和父母的关系不好,一样围绕着一个男生转。

当南安以为日子可以不痛不痒地过着,当她以为爱情和家庭兼顾两全的时候,发现了一件让她措手不及的事情。

七月二十日,南安生日那天晚上,安凉包了一个包厢,拉了几个兄弟帮她过生。

那天晚上,南安喝了多少,她已经不记得了。她本身酒量就不算好,安凉又在她耳边吹嘘了几句,她有些飘飘然了。出身在那样的家庭,她听的恭维话的确是不少,听多了也就麻木了。但今晚,说的人是安凉,她心心念念喜欢着的人,情况自然就不一样了。

快到十一点,南安被安凉扶着走了出来。安凉为南安也挡了不少酒,喝到现在也有些上头。喝醉的南安并不安分,一直大声叫嚷着,叫得安凉头都痛了。

“安凉,你知道,我有多喜欢你吗?”南安用手指着安凉,“你知道我许南安有多喜欢你安凉吗?”

“知道。”安凉把南安拉到路口,想拦辆出租车送她回家。他低下头,看见南安的鞋带掉了,弯下腰来,想替南安系上。

南安还想说些什么,眼睛朝着对面一看,就看见了一辆奥迪车停在一家洗脚店的门口,穿着一身正装的许海毅从车上下来,后面还跟着一个满面油光的中年男人。

许海毅一转头,就看见了正盯着他看的南安。

这条街是南城有名的红灯区,最不缺的就是洗脚城按摩店和发廊。商人和政客都喜欢聚在这里,这条街被一个出名的黑社会老大罩着,警察都不敢管。

许海毅不知道南安为什么会在这里,南安明明告诉他,生日要和几个朋友一起聚餐。他看见南安的身边还有个男人,发现有些不对,和在他旁边的中年男人说了几句,就匆匆走了过来。

许海毅一手抓住安凉的手,想要把安凉从他女儿的身边拉开,还训斥了安凉几句,南安听不清他们说了些什么。

安凉没有反驳,只是任由许海毅骂着,脸色越来越铁青。南安心里一凉,觉得不对,就冲着许海毅骂:“你他妈是什么东西,凭你还敢骂安凉,你以为你算哪根葱?还是哪条蒜?”

许海毅一愣,用手拉过南安,一把把她拉走,嘴里还在骂着:“我是你老子,他和你什么关系,这么晚了你们在这里做什么?还喝了这么多酒,如果我不出现,你们是不是要……”

“是,我们是要去上床来着,你来这里干什么?倒什么乱?不会是来这里给我生个弟弟吧。得了吧你,你都多大了,精子存活率都很低了好吗?”南安已经不知道许海毅在说些什么了,只是胡乱地答着。

许海毅不说话了,他不想和一个醉鬼废话。他把南安拉上车,和那个中年男人说了几句,就迅速开车走了。

从那以后的一个星期,许海毅都没给南安出门。她的手机也被许海毅收走了,在家里,有的是阿姨看着她,就算她上厕所,也有阿姨向许海毅报告。

南安觉得生活没劲透了。

一个星期后,安凉的小弟宇子自称是南安的同学,来她家找她。

“是他让你来找我的?”南安憋着笑,宇子这人装读书人真有一手,一副眼镜戴得有模有样的。

“凉哥说,他要和你分手。”宇子一副公事公办的口气。

“为什么?”

“你知道你爸怎么骂凉哥的吗?他把凉哥的自尊全都踩在脚下,你是千金大小姐,他是个混混,你高高在上,他可高攀不起。”

“别说这些有的没的。”

“算了吧,南安,你为凉哥做的事兄弟们也看到了。我谢谢你为凉哥所说的一切,但是你们真的不适合。”

“行了,你回去告诉他,我他妈的不同意,我爸的事,我会想办法解决,你他妈让他乖乖地等我。”

宇子没说什么,转身走了。

南安不管宇子怎么看自己,只是想马上去见安凉,她有个问题想问安凉,而且要马上知道答案。她觉得自己快要疯掉了,她开始乱砸东西,最终因为绝食而昏倒,被送进了医院里。

许海毅在病房上,看着睡在病床上正在吊着盐水的南安,不知道想些什么。

南安醒来后,只看见坐在椅子上一直照顾她的谢姨。

“你爸说,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他不管你了。”

南安虚弱地笑了起来,自己抗争了这么多年,想要得到的自由终于在今天得到了吗?可是现在的自己怎么一点都感觉不到高兴呢?

因为许海毅已经对她彻底失望了,不爱她了,所以不管她了,放弃她了吗?

出院后,南安没有回家,而是去了安凉的家。

抵达安凉家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六点,安凉没有在家,南安像一年前一样,坐在楼梯上,等着安凉。

晚上十点,安凉走进了楼梯口,上了楼梯,看见了坐在楼梯上的南安,还是和一年前一样,冷冷的灯光照着她苍白的脸。

“你怎么来了?”安凉看着她,叹了口气。

“你爱我吗?”南安冲着安凉微笑,即使那种笑容苍白无力。

安凉上了楼,从裤袋里掏出钥匙打开了门,“进来吧。”

和去年不同,这一次,安凉为南安留了门。

南安楞楞地看着卸出的灯光,傻傻地笑了出来。

追不回的年少时光第6章试读

06

董安现实中没什么朋友,除了她从小收的小弟陆哲和艺术生陈书婳之外,便就再无其他。

在别人的眼中,董安就是一个乖乖女,很听话,不做忤逆家人老师意愿的事,循规蹈矩地生活着。她个子出挑,高一时校女子篮球队想要挖她,最终因为运动能力太差而放弃。她太过阴沉,内向,好像被人忽略也是理所当然无可厚非的事情。

她就像是一块捂不热,冻不结的一块岩石,从表面上看,连喜怒哀乐都没有。唯一的喜好就只有在周末的时候出去买点小说看,《最小说》,《小说绘》,《花火》期期不落。

有时候董安也挺羡慕陆哲的,他成绩好,运动能力强。虽说学的是理科,但是一点也没有数学公式那么刻板,他的性格开朗活泼,就像是一束温暖的阳光,不热烈,照得人暖洋洋的。

作为一个小女生的董安,心里倒是有些细腻心思。有些敏感的话题,和陆哲这种大男生是说不得的,陈书婳又太过于敏感,一些风吹草动都能让她担惊受怕,所以董安也不愿意告诉她。

她把网络作为一个很大的交流平台。在网络上,谁也不认识谁,什么事都能和网友们聊。

因为良太的关系,董安在网络上认识了南安,她觉得南安是一个高歌自由不受任何规矩拘束的女生,勇敢地追寻着属于她自己的那份爱情。南安已经染上了一种名叫安凉的毒,无药可救,无药可医。

董安可以给予南安安慰,给予南安拥抱,但是若是这层关系涉及到了金钱,涉及到利益,她就开始怕了。她知道,如果她们这一段友谊因为金钱而纠缠不清,那么一定不会长远。

但是,还没等董安从对南安的愧疚中挣脱出来,就被另一件事情打乱了她的心绪——高考成绩出来了。

董爸董妈对女儿的教育还是充满信心的,他们都觉得,自己的女儿虽说不是天才不够优秀,考不上一本,但是考个二本也该是轻轻松松的事。可高考成绩一出来,就像是一颗惊雷,打破了他们对董安的所有期望和董安自以为是的优越感。

不上三本,数学成绩一塌糊涂惨不忍睹。

董安了解到,陆哲的成绩完全可以随便进国内的一个重点大学,虽说她对这件事咬牙切齿,但是也无可奈何。

对于董安这种逻辑思维不强,对数字极其不敏感的人来说,进入高三后,数学就像是一个洪水猛兽一般侵蚀着她脆弱不堪的神经。物理和化学她在高一的时候就已经完全放弃了,但是数学对她而言就像是一个决定文科生生死的判官,紧紧扼住了她的咽喉让她无法呼吸。

自己明明已经足够努力了,明明在高三的下学期都在熬夜写习题了,自己的错题本已经在桌子上堆积成山了,但是董安始终不明白,自己的数学成绩为什么连及格线都搭不上。

就连自诩很有耐心的陆哲为她补习数学的时候都很无奈,这题公式都记错了,这题计算错了,这题解题思路全部错误。

明明陆哲和她讲过很多遍的题型,她自己写的时候都是完全错误。

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

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陆哲高考成功飞黄腾达,自己却只能在复读和读技校的悬崖边上徘徊。

她连一刀杀死陆哲的心都有了。

得知考试成绩后的一个晚上,陆哲约董安去星巴克喝咖啡,说是要来安慰她千疮百孔的心灵。

董安刚刚推开咖啡店的门,就看见陆哲已经坐在靠窗的位置上看着窗外茫茫的夜色,神情忧郁,完全不像是一个刚刚考上重点大学的知识青年,而是像一个刚刚葬完花的林妹妹。他妈肯定生错了他的性别。

董安走了过去,在他的对面坐下,叫了杯焦糖拿铁。

陆哲注意到她,眼前一亮,坏笑着说:“哟,穿裙子了,穿起来还真有点淑女样。”

董安低下了头,看着自己腿上的蓝色布料,脸稍稍红了一下。

董安已经很久没有穿过裙子了,她最后一次穿裙子应该还是在小学的时候。很久以前,陆哲就和董安说过,他喜欢她穿白色裙子的模样,纯洁得像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天使。

董安在梦里就常常梦见这样一幅画面,夕阳西下的时候,穿着白色棉布裙和白色帆布鞋的她坐在球场边的石凳上,手中拿着一件薄薄的牛仔外套,目不转睛地看着穿着白色背心的男生在球场上打球。无论梦了多少次,她都看不清那个男生的脸。

陆哲看到她这副模样,贫了一句:“我和你说笑的,千万别当真啊。我以前就把你当我哥们,都没意识到你居然是个女人。”

董安脸上的红晕更盛了,伸手用力地打了陆哲的头,说:“你这丫能说点好的不?不是要来抚慰你姑奶奶脆弱的内心吗?你是要陪姐姐复读啊,还是要陪姐姐上技校啊。”

陆哲狗腿一笑:“奴才当然是要跟着娘娘啊,娘娘去哪,奴才就跟您去哪。”

董安一愣,她知道陆哲是在说笑,但她也听得很舒服。这么多年,能走到她心坎里去的人就只有陆哲了,他就能明白董安心里在想什么,整一她肚子里的蛔虫似的,“滚犊子。”

陆哲做出一副自己很受伤的样子,说道:“好嘛,我爸让我去Z大学计算机。”

“你同意了?”

“嗯,我在家里又没发言权。”

“计算机系可是个和尚庙啊,祝你快乐,搞基快乐。祝你幸福,搞基幸福。”

“得了,下次我带我的男朋友回来让你鉴定鉴定,你呢?想怎么样?就像这样放弃去读技校?”

“那又什么办法,我的数学根本就是没救了。”

“这么快就放弃了?”

“你也觉得我再来一年会有用?我可是一个超级没意志力的人。”

“我知道,如果你在高四那年不买小说漫画的话就有点可能。”

“我试试吧。”

“行啊。我在Z大等你,到时候给你介绍帅哥啊。保质保量,包你满意。”

“得了,如果我能考上Z大,就一定是天上下红雨了。”

“那我们,是不是就这样分开了。”

“嗯。”

董安又低下头,手抚摸着身上棉质的天蓝色裙子,没有说话。其实她一直知道,一直都知道。那个在篮球场上的男生和陆哲的轮廓一模一样。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