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先婚后爱:爵爷强势撩妻

更新时间:2021-04-17 11:19:23

先婚后爱:爵爷强势撩妻 已完结

先婚后爱:爵爷强势撩妻

来源:微小宝 作者:布丁奶茶 分类:总裁豪门

精彩试读:秦暖之彻底失去意识之前,听到的就是南宫爵的那一声安小暖,那声音,显得是那么的急切,还带着那么一丝丝的慌乱。可是,这个人是南宫爵啊,他怎么会对安小暖有这样的情绪呢?是自己头脑不清醒,听错了吧!南宫爵抱着秦暖之直接去了医院,看着医生给她打退烧针,给她挂水,他就静默的站在一旁。看着这个拥有和安小暖一样容颜,却带着不同风格的女子。“高烧39度,要是再晚一点,都不知道会出什么事!”这是医生的责备声,说完,就走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11-011 你以为这样就能瞒过我?

秦暖之敛眸,瞅着那一杯咖啡。

“南宫先生,你是安氏的女婿,这安氏交还给你是应该的,你亲自泡咖啡,我恐怕是无福消受。”秦暖之抬眸,对上南宫爵,嘴角带着笑意,那一抹笑,格外的灿烂。

那一瞬间,不知道是绚烂了谁的眼睛。

只知道,整个会议室,异常的安静,所以,连呼吸声都显得格外的凝重。

“我既泡了,你就消受得起,还是说,秦暖之小姐,你不敢?因为,你就是安小暖!”低沉的声音,带着浓重的压迫。

他单手撑在了会议桌的桌面上,身子前倾着,一双深不见底的眸子,此刻紧紧的锁着秦暖之。

他想在她的脸上看出什么来,哪怕是一瞬间的慌乱,南宫爵都能看出来,那么,这个女人,就是安小暖无疑了。

然而,他失望了。

他从她的脸上,看到了淡然从容的笑,听到了她浅柔的声音,对着自己道,“南宫先生,多谢。”

随后,便看见她纤细的手指,轻轻的端起了咖啡杯,慢条斯理的浅酌了一口,那优雅的动作,带着说不出的贵气。

“我喝咖啡,习惯半糖半奶,而且喜欢用咖啡豆现磨,下次,希望南宫先生有点诚意。”秦暖之喝了一口,只是一口,眉头轻轻的蹙了一下,显然是对这杯咖啡的味道很是不满意。

南宫爵沉默着,一双深眸直直的锁着秦暖之。

她喝了!

她竟然真的喝了!

昨天的遇见,他以为,她那是做给自己看的,毕竟,他们谁都没有人看到,她买了咖啡,到底有没有喝。

但是,此刻,她当着自己的面,喝了!

南宫爵恨透了安小暖,但是,安小暖的一切,南宫爵都清楚的记得,特别是当她离开了之后,脑海里的记忆,就越来越清楚。

安小暖碰不得咖啡,一点都碰不得,只要喝了一点点,立刻就会呼吸困难 ,全身起红疹子。

而自己面前的这个女人,她说她叫秦暖之的这个女人。

她在开着会,她在说着关于安氏之后的安排,她露在外面的手,脸,脖子,都没有任何过敏的现象发生。

所以……

“你,真的不是安小暖!”南宫爵久久的沉默之后,说了这么一句,不是 疑问句,是陈述句。

对于南宫爵的话,秦暖之只是给了一个冷冷的眼神,没有回应一句话。

“这份委任书的移交,我已经签好字,以后,安氏会由南宫先生管理,关于这次安氏的危机,诸位可以跟南宫先生继续会议。”秦暖之起身,对着会议室的人,微微颔首,便转身出去了。

抬起脚步的时候,秦暖之想,这样,是最好的。

安氏也彻底的消失在自己的生命中,以后,她就只有想楠了,她就能安安稳稳的呆在瑞士了。

只是,才走了一步,秦暖之的手腕就南宫爵扣住了,深邃的眸子,一片幽深,一眼,仿佛就掉入深渊,再也爬不起来。

眼底闪过一抹邪佞的笑,南宫爵唇角带着笑意,他的声音夹着嗜血的味道,“你以为这样就能瞒过我?”

南宫爵的这一句话,说的是那般的笃定。

秦暖之的手腕,火辣辣的疼,但是,她再也没有任何的动作,因为,她了解这个男人,他要是不肯放手,死活自己都死挣不开的。

“瞒你?为什么?一个陌生人,不值得我花这些精力!”秦暖之的声音,还是很轻柔,只是,如果你认真听,似乎能听出这话里,少了一份该有的沉静。

一直属于秦暖之该有的沉静。

南宫爵扫了一眼会议室里的人,拉着秦暖之就走了,留下了一会议室的人,面面相觑。

天台,秋风飒飒。

就算有着阳光温暖着,但是,也阻挡不了秋风带来的凉意。

南宫爵已经松开了秦暖之的手腕,只是,眼神却没有离开,一直盯着秦暖之。

这种感觉,就好像自己是他的猎物。

秦暖之忍不住颤了一下,双手紧紧抱住了自己。

她长发在风中飞扬,那样的恣意,一眼,就能看出她身上的柔静。

她和安小暖果真是不同的。

安小暖十八岁掌管安氏,六年的摸爬滚打,商场城府,她的身上,早就布满了戾气,散发着属于安小暖的坚强,坚韧和狠毒。

安小暖喜欢短发,喜欢那种干练和清爽。

嫁给自己之前,他甚至都没有见过安小暖穿裙子。

安小暖和眼前的这个女人,有太多的不同,太多的差异,可,这个女人的身上,却有他所熟悉的,独属于安小暖的味道!

南宫爵眼眸,在下一刻变的阴狠,“安小暖,你既然出现了,你别想再走了?”

“安小暖已经死了,飞机失事,尸骨无存,南宫先生难道不知道吗?”秦暖之看着远方,曾经,曾经她也很喜欢站在天台,看着这座城市,喜欢坐在天台的边缘,给南宫爵打电话,跟他说,她有多爱他。

这里,随便一眼,都能看到曾经自己迷恋他的身影。

那个她,就是秦暖之自己,现在都不忍再见。

闭上眸子,满目清冷。

那意思,很明确,她不想在继续这个话题了。

“安小暖,诅咒自己死,很有意思吗?”南宫爵的眸光在秦暖之那不痛不痒的说话语调之后,变的阴鸷,骨节分明的手,已经掐上秦暖之的脖子。

秦暖之睁开眼眸,如浩瀚的星空,格外的闪亮。

她没有惊慌,没有呼喊,只是用一种异常的淡然,静静的瞅着南宫爵,就算,南宫爵下手是真的,就算这一刻,她呼吸有些困难,脸色,被他掐的有些涨红。

却分毫减少不了她的那一抹淡然。

勾起的唇角,带着嘲讽,“三年前的七月十八号,上午十一时,飞往瑞士的飞机坠毁,飞机上两百一十八人无一生还,南宫先生,还需要我在说的更加详细一点吗,或者,找出当年的新闻?”

“秦暖之是吧?”南宫爵掐着的手,又用力了一分,脚步也靠近了一分,他嘴角噙着笑,那一抹嗜血的光芒不减反增,“一个星期,安氏,将不复存在!”

说罢,松开了自己的手,甩开了秦暖之,转身离开了。

而被南宫爵甩开的秦暖之,一个不慎,跌坐在了地上,看着他决绝阴狠的背影,视线突然有些模糊,倒下前,秦暖之低喃了一句,“安小暖三年前就死了,南宫爵,你威胁我也没用!”

12-012 你想要一个人过的幸福吗,做梦

秦暖之倒下的时候,那‘咚’的一声,成功的让前面决绝的身影停止了脚步。

看到她倒在地上的身影,南宫爵根本就没有来得及多想,转身疾步走了过去。

“安小暖!”他抱起她,眉头,皱的很深。

拉着她出来的时候,南宫爵就已经知道了,这个女人的体温,高的有些吓人,只是她却强撑着,好像没事人儿一样。

秦暖之彻底失去意识之前,听到的就是南宫爵的那一声安小暖,那声音,显得是那么的急切,还带着那么一丝丝的慌乱。

可是,这个人是南宫爵啊,他怎么会对安小暖有这样的情绪呢?

是自己头脑不清醒,听错了吧!

南宫爵抱着秦暖之直接去了医院,看着医生给她打退烧针,给她挂水,他就静默的站在一旁。

看着这个拥有和安小暖一样容颜,却带着不同风格的女子。

“高烧39度,要是再晚一点,都不知道会出什么事!”这是医生的责备声,说完,就走了。

病房很安静,能清楚的听到点滴管里点滴滴落的声音,窗外的阳光很灿烂,透过窗户,打在秦暖之的身上,让她的脸色,看上去很是苍白。

南宫爵坐在病床旁,细细的盯着病床上的人,其实,他从来没有认真的看过安小暖。

对她印象最深的一眼,就是在三年前在医院停车场的时候,她问自己,如果五年前死的是我,你会记得我一辈子吗?

那一刻的她,笑的很美,眼眸很亮,那是,他们最后一次见面!

之后,传来了安小暖死亡的消息,南宫爵怎么都不相信。

那个祸害了所有人的安小暖就这么简单的死了。

伸手,手指,有着南宫爵自己都不知道的颤抖,他轻抚着秦暖之苍白的小脸,“安小暖,你骗不过我的,你想要一个人过的幸福吗?做梦!”

原本毫无表情的冷峻容颜,在瞬间变得阴狠无比,但是,他轻抚着秦暖之的手,却温柔无比。

秦暖之幽幽转醒的时候,看到南宫爵就守在自己的床边,她以为自己眼花了,闭上了眼睛,嘴角带着一抹自嘲。

回到这里,就又开始幻想了吗?!

秦暖之,你有点骨气好不好!

她在心中默默的骂着自己。

“醒了还装什么睡?”冰冷的声音自头顶传来,没有任何的温度,那一双幽深的眸子,隐晦不明的看着秦暖之。

听到声音,秦暖之‘唰’的一下,睁开了眸子。

“你,怎么在这里?”虚弱的声音中,透着不可置信。

因为他了解的南宫爵,从来不会守在自己的身边,不管是生病还是没有生病的时候。

而她,倒下的那一瞬,明明看到了他决绝离去的背影。

他从来,不是一个会回头的人。

所以……

南宫爵,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暖之!”门口一道焦急的声音,让南宫爵原本想说的话,没有说的出来。

转眸,南宫爵就看到了傅禹阳,他神色之中满是担忧,这种感情,是从心底散发出来的。

傅禹阳这个男人,是真的很在乎这个女人。

“你对她做了什么?”傅禹阳褐眸微闪,睨着南宫爵,神色,很冷,似乎,还带着浓浓的怒气。

是的,怒气!

非常清晰的怒气。

南宫爵嘴角轻扯,深眸含笑,只是,那笑,没有深达眼底,“高烧,39度,晕倒了,我送过来的,你应该谢谢我。”

傅禹阳凝眸,褐眸扫过病床上的人,见到秦暖之对着点头,傅禹阳身上的怒气才慢慢消失,转而,对着南宫爵微微颔首,“多谢你送暖之来医院,”

南宫爵却没有理会傅禹阳,而是勾唇,侧目,绕过傅禹阳,看向秦暖之,低哑的声音,缓缓而道,“一个星期!”

那眼眸和话语中,威胁的意味是那么的浓厚。

说完,南宫爵走的很果断,他似乎一点都不担心秦暖之不会按照自己说的做。

秦暖之秀气的眉头蹙着,脸色,很为难。

傅禹阳也听出来着话里的意味。

但是,他先下关心的不是这个,而是她的身体。

“是不是觉得自己的身体好了,可以肆无忌惮?”傅禹阳低眉看着秦暖之,出口的话,虽然是满满的质问,但是,却不能掩盖其中的关心。

秦暖之低垂着眉眼,像一个做错事情的小孩子,“禹阳,我不是故意的,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她道歉,是因为她知道,这个身体,不是她一个人的。

而且,她也要学会好好照顾自己了,不能让自己在继续拖着禹阳了,禹阳,已经承受的太多太多了,再这样下去,禹阳会承受不住的。

“暖之,你知道就好,我希望一个月后,我能安心的让你一个人带着楠儿回瑞士。”傅禹阳伸手,探了一探她额头,温度似乎还没有降下来,眼底的忧色,又浓了一分。

“不要一个月,明天,我们明天就可以回去了。”秦暖之勾着唇角,那淡淡的笑,看上去,是那么高兴,那么幸福。

却隐隐又藏着一抹伤痛。

“怎么这么快,安氏的问题,你解决了?”她的那些神情,傅禹阳都假装自己没有看到。

因为看到了又如何,能安慰她的,从来不是他。

而他,也不过是在她的身上,寻找着那已经不存在的影子而已。

“南宫爵想要,我就给了,没了安氏,我就能更好的照顾楠儿了,反正,一开始我也没打算要不是,现在脱手,正好。”秦暖之淡淡的说着,仿佛这些,都是跟她没有丝毫关系的事情。

早在三年前,准备死的时候,她就没有想过要安氏,所以,现在,他要,她又怎么会舍不得。

“也好,那就先一起回瑞士吧!”傅禹阳原本是想让她留下来,让她和南宫爵好好的解决一下他们之间的问题的。

他想,至少让她是幸福的。

可,当他知道她在见到南宫爵的第二天,就进了医院之后,傅禹阳就不这么想了。

南宫爵是安小暖一辈子的痛,如果靠近会死亡,那就远离好了。

毕竟,傅禹阳一点都不想,他的暖之付出生命守护的安小暖,就这么不爱惜自己而死去,况且,傅禹阳一点也不想帮别人养孩子。

秦暖之淡淡的看着窗外的阳光,嘴角带着一抹释然的浅笑。

病房外,南宫爵深不见底的眼眸中带着一抹不明的笑意,想走?他南宫爵同意了吗?

小说《先婚后爱:爵爷强势撩妻》 第11章 011 你以为这样就能瞒过我?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