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妃来横祸:王爷请保重

更新时间:2021-04-10 16:26:12

妃来横祸:王爷请保重 已完结

妃来横祸:王爷请保重

来源:微小宝 作者:纳兰安心 分类:穿越重生

精彩试读:——直到太阳当头了,杜祈佑才被许起,小天蹲下身子给他揉了揉酸痛的膝盖,轻轻叹道:“殿下,咱以后能不能不招惹宋姑娘了,惹不起还躲不起吗?”杜祈佑脸色一冷,毫不留情地赏了他一个爆栗,“躲?这么没脸的事是我能干的吗?再说了,不过是小丫头撒撒娇耍耍刁的伎俩,陪她玩玩也就罢了,伤不到我……不过,也是时候给她点教训尝尝了,否则,她还真以为我好脾气呢。”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玩笑开大发了-纳兰安心

景然敏捷地接下飞过来的茶盏,讪讪地冲杜祈佑赔了个笑容,恭敬地放置在桌上。

杜祈佑沉吟片刻,方道:“你挑一支精锐队伍,跟在宋家大小姐身后。暗中保护即可,不要让她察觉,非到万不得已,不要贸然出手相助。”

景然嘿嘿一笑,嘟囔道:“还说不喜欢宋小姐,我们可从来没见过您对别人这么上心过……”

“说什么?”杜祈佑眉头一蹙,脸色不甚愉悦。

景然心神一凛,忙收敛了笑容,“没什么,属下遵命。”

房间里只剩下了杜祈佑一个人,他手指轻轻点着茶几,一双深不见底的墨眸渐渐眯起。

讲真,不说别的,但论嫁妆,娶宋黛也是个十分划算的买卖,至少不会赔本……

——

清晨,傅家堂上,傅昱阳驾到,杜祈佑率领众师弟给师父请了早安。

傅昱阳淡淡摆手,“落座,开席吧。”

下人端着早膳进入正堂,傅昱阳扫了一眼众人,目光落在杜祈佑身上,“宋姑娘呢?”

众人目光纷纷朝杜祈佑射过去,杜祈佑脸色不甚好看,刚要开口回禀,“大家早啊……”

宋黛一脸笑靥出现在门口,笑容绽放在姣好的容颜上,明亮绚烂至极,看得众人不禁一呆。

唯独杜祈佑脸色铁青,暗恼宋黛身为客人,又是晚辈,居然姗姗来迟,一点礼数都不懂。

“啊楸~”不待大家招呼,宋黛便打了一个十足响亮的喷嚏,不同于普通人,她的尾音是Q弹Q弹的,莫名喜感,让人不由一呆,继而忍俊不禁,好可爱啊……

当事人并没有成为笑料的觉悟,没心没肺地揉了揉鼻子,迈入正堂,率先走到傅昱阳面前行了个晚辈礼,“傅叔叔早上好……”

傅昱阳看着宋黛,笑容和煦,示意她坐下,宋黛毫不客气地戳了戳杜祈佑,没好气地道:“那个谁,你往旁边挪一下,我要坐在傅叔叔旁边。”

那个谁?杜祈佑一脸黑线,难道他没有名字吗?

就算不叫“王爷”,也好歹称呼他一声“傅公子”,那个谁,这算是什么称谓?

杜祈佑刚要发作,便对视上师父冷然的双眸,只得悻悻地往旁边挪了挪,心里这个气愤啊!

众人眼睁睁地看着大师兄吃瘪,忍着笑意互相交换着幸灾乐祸的眼神,一切尽在不言中。

宋黛如愿以偿地坐到了傅昱阳的身旁,刚要咧嘴笑,鼻子一痒,又是一个喷嚏呼之欲出。

杜祈佑嫌弃地看她一眼,下意识地往旁边挪了三寸,以免被她传染上风寒啥的。

傅昱阳关切地看着宋黛,温言问道:“怎么了,是不是晚上着凉,染了风寒?”

宋黛揉揉鼻子,“我也不知道,可能吧。”

转头怒目瞪着杜祈佑,“还不都怪你,昨天晚上就这么把我赶了出来,一点男子汉的风度都没有……你看我做什么,我要是生病,你就是罪魁祸首!”

宋黛愤愤地说,众人俱是面面相觑,被她这一席话惊住了,瞪大眼睛朝杜祈佑望去。

傅昱阳亦是怔愣片刻,瞄了杜祈佑一眼,问道:“昨天晚上,你们发生了什么吗?”

杜祈佑真是欲哭无泪,他觉得自己迟早会被眼前这个女人害死,她难道不知道什么叫做人言可畏吗,当真是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师父,您别听她胡说八道,我们什么也没有发生。”杜祈佑站起身,忙不迭地辩解道。

宋黛愣了一下,方才明白过来大家原来是误会了,看着杜祈佑一脸紧张的样子,想起他昨天晚上那么不解风情又没有绅士风度,心里顿时生出一股恶趣味,伸手拍了拍杜祈佑的腰,笑道:“祈佑,不要紧张嘛,我们又没有做什么,不过是一起共浴,一起写字而已,多正常。”

说完仿佛还觉得不够,她托着下巴暧昧地朝杜祈佑眨巴了一下眼睛,杜祈佑皱着眉头看着她,瞄到师父严厉又带着责备的目光还有众师弟们遐想的眼神,真是掐死她的心都有了。

“宋姑娘,你不说话,没人拿你当哑巴。”杜祈佑咬牙切齿地说了一句,眼刀嗖嗖地射向她。

不过,他太低估宋黛厚脸皮的程度了,这么多年行走江湖,游荡情场,她早就刀枪不入。

宋黛面不改色心不跳地拉他坐下,凑近他耳边道:“你放心,我不会跟别人说你昨天晚上对我做了什么的,也不会让你负责任的,男欢女爱,很正常嘛,我懂的……”

她声音不大,却偏巧让众人听了个一清二楚,眼看大家伙的下巴都要被惊掉,杜祈佑不敢看师父的脸色,一把将宋黛推开,怒道:“宋黛,你够了啊,别逼我动手!”

“啪!”傅昱阳轻拍案几,冷道:“本事不小,想动手是吧,你动一个我看看。”

师父的色厉内荏让杜祈佑心神一凛,脚步轻挪,在空地撩衣而跪,垂首请罪,“师父息怒。”

眼看师父动了气,众人脸色俱是一僵,也离座纷纷跪地,“师父息怒。”

欸?这什么情况……

宋黛懵了半响,她不过是开个玩笑,至于吗?

看着堂上跪满了黑压压的众人,心里不由生出一句感慨,这古人的膝盖就是软乎,说跪就跪。

大家伙都跪了,她也不好意思坐着了,便站起身子对傅昱阳说:“傅叔叔别见怪,我一向口无遮拦惯了,方才不过是跟王爷开玩笑而已,您要罚就罚我吧。”

傅昱阳冷哼一声,“王爷?我瞧他也是作威作福惯了,在外头耀武扬威的也就罢了,在家里还要摆王爷的臭架子,惯的他。连自己的女人都欺负,还能指望他对谁好?”

杜祈佑脑袋都快垂到地上了,嘴角忍不住一阵抽搐,他的女人……

他何德何能啊,敢娶这么一位祖宗做自己的媳妇,谁喜欢谁拿走吧,敬谢不敏。

宋黛听到这里先是一愣,下一刻却是忍不住偷偷笑了,做王爷的女人,不知是什么样的体验?

下次姐带你去青楼-纳兰安心

早饭过后,众人都散了,唯有可怜的杜祈佑,还跪在院中的梨花树下,看太阳东升。

这么丢脸的责罚,杜祈佑已经很久都没有尝过了……

他是傅家首徒,自从下面多了小一、小时几个师弟之后,师父顾着他身为大师兄的颜面和威望,轻易不会责罚于他,而近几日,为了宋黛,他这已经是第二次被师父责罚了。

这些账,他自然不会埋怨师父,所以,便毫不客气地通通算到了宋黛头上。

等着瞧吧,来日方长,他就不信收拾不了那个惹是生非、唯恐天下不乱的小东西!

宋黛回房间精心打扮了一番,换上了一身蓝色锦缎长袍,芝兰秀发,尽显英气,折扇一摇便是一个风流倜傥的帅气公子,一举一动之间潇洒自如,气度不凡。

杜祈佑看着这幅打扮的宋黛,修长的双眸微微眯了眯,这女人,又要搞什么鬼?

宋黛不急不缓地摇着纸扇朝杜祈佑走去,气定神闲的样子让人真是又气又恨,偏生拿她没辙。

“王爷,膝盖都要跪软了吧,啧啧啧……真是可怜啊。”宋黛走到他面前,蹲下身子给他扇了扇风,咋舌道:“跪了一上午了,这额头都渗出冷汗了,我瞧着真是心疼死了。”

杜祈佑瞧着她幸灾乐祸的样子,心里气恼非常,面上却是不动声色,不想理她,直接赏了她一记白眼,然后阖上了双目。

见他真生气了,宋黛也不好意思再逗他,掏出手帕来给他擦了擦脑门上的汗水,狗腿地笑道:“王爷大人,您别生气嘛,我也不是故意的,不过是开个玩笑,谁知道傅家规矩这么大。不知者不怪,你就大人不记小人过,别跟我一般见识了。”

随着说话,她身上淡淡的青草香飘进鼻中,杜祈佑眉头微皱,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便是宋黛炯而有神的大眼睛,布呤布呤的,灵动十足,闪烁着狡黠的光芒,笑得格外奸诈。

“你又想做什么?”杜祈佑冷冷地问道,深谙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的套路。

宋黛嘿嘿一笑:“还是你懂我。内个,我是想问问你啊,你可知金陵最繁荣的青楼是哪个?”

杜祈佑眉峰一凛,唇角往下压了压,“你打听这个做什么?”

“废话,当然是去找乐子了。好不容易来到金陵,秦淮河畔欸,多少文人墨客、风流才子啊,有才子的地方必定少不了美女,我得好好养养眼才行,哎呀,想想就莫名兴奋……”

宋黛乐呵呵地自说自话着,全然不顾杜祈佑已经黑了的脸色,“宋大小姐,你知不知羞的?”

“知羞?”宋黛一愣,“那是个什么东西,能吃吗?”

杜祈佑倒,好吧,他败了。

宋黛站起身,“时间不早了,我不跟你在这儿耗了,还有正事要办呢。”

她拍拍锦袍上的褶皱,抬步刚要走,杜祈佑嗤笑了一句:“正事?你说的是吃喝嫖赌吗?”

宋黛停下脚步,眯着眼看他,“小瞧人了吧,吃喝嫖赌算什么,本小姐会的本事多着呢。再说了,瞧不起谁啊你,某人恐怕连吃喝嫖赌都不会呢,没事,姐先去探探路子,下次带着你。”

杜祈佑:“……”

带他去做什么?逛窑子吗?

——

直到太阳当头了,杜祈佑才被许起,小天蹲下身子给他揉了揉酸痛的膝盖,轻轻叹道:“殿下,咱以后能不能不招惹宋姑娘了,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杜祈佑脸色一冷,毫不留情地赏了他一个爆栗,“躲?这么没脸的事是我能干的吗?再说了,不过是小丫头撒撒娇耍耍刁的伎俩,陪她玩玩也就罢了,伤不到我……不过,也是时候给她点教训尝尝了,否则,她还真以为我好脾气呢。”

杜祈佑淡笑地说了一句话,却成功地让小天的后背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多年伺候主子的经验告诉他,王爷这次是要动真格的了,心里默默为宋黛哀鸣了一下。

宋姑娘,自求多福吧……

——

宋黛雇了辆马车,没去什么烟花巷柳寻欢作乐,而是吩咐车夫往城北的夫子庙进发。

夫子庙可是个名胜古迹,是金陵历史人文荟萃之地,位于秦淮河北岸贡院街一带。

以前宋黛来南京旅游的时候,来过这地儿,兴冲冲地来了,却被憧憬已久的秦淮河搞得大失所望,秦淮河畔,风光旖旎,现在的人,恐怕想不到数百年之后,这里会成为一条臭水沟吧。

不过眼下可不是怀古伤今的时候,她是个现实主义者,没那么多闲情逸致望洋兴叹,她之所以来到这儿,是因为宋岩,她的三叔,家就住在这儿。

下了马车,抬头看着富丽堂皇的大宅院,宋黛的眼睛都散发着精光,我去,有钱人啊……

眼睛微眯,她的小脑瓜子开始噼里啪啦地计算着,这么一座豪宅若是放在21世纪,该是多么金贵,一定价值连城了,有钱多置地,王道啊!

对于这个三叔的情况,宋黛已经了如指掌了。

宋岩是江南一带有名的风流公子哥,小时候就知道调戏邻家小妹妹,长大后更是肆无忌惮,十岁便娶妻,同年纳妾,是早熟少年中的佼佼者,宋黛知道这件事的时候默默在脑中回忆了一下自己十岁的时候,好像在父亲的赌场上下扑腾着玩呢,人家宋岩把自己的终身大事都解决了,这差得不是一星半点。

身为宋家的三爷,本就含着金汤勺出身,偏生这宋岩长得又俊秀,貌若潘安,长得又帅又有钱的男人甭管在哪个朝代都是香饽饽一个,于是乎,数以千计的姑娘们对宋岩是前仆后继啊!

据说被宋岩“宠幸”过的女人加起来,可以绕秦淮河两圈,宋黛不由对这个三叔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照这个程度,他年纪轻轻的,下半身的利器肯定不错,否则,早就精尽人亡了……

宋黛迫不及待地想要会会这个传说中的宋三爷了,上前一步,叩响了红色的漆金大门。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