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情感 > 极品相师

更新时间:2021-03-30 17:53:44

极品相师 已完结

极品相师

来源:微小宝 作者:九阳真人 分类:都市情感

精彩试读:“行,我倒要看看,这三枚古币,有什么区别!”刘昌运从一块红布里摸出一枚月牙钱递给古川,等着看戏。 古川打量了一眼从刘昌运手里接过来的月牙钱,只见手中通宝品相极佳,但却没有散发出任何珠光宝气。 古川知道只有他能‘看见’珠光宝气,并不能向刘昌运解释,况且,这也是他的秘密。 古川走到屋内靠墙处的人工青莲吐水雕砌台处,只见此雕砌台外圆内方,方外一假山,有八股细流涓涓而出,注入到砌台圆孔内,圆孔内种植着一株青荷,水滴落在荷叶上,宛若无数颗珍珠滚落而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高价

  “这是你的。”苏齐指了指箱子。

  陈建盯着精致的箱子,眼里一阵狂喜,心想不愧是有钱人,逼格真高,尼玛五万块还得配一个密码箱,真是矫情,可他一打开箱子,顿时傻眼了:

  里面不是五万,而是五十万!

  “这……”陈建两眼发光,狠狠吞了一口唾沫,脸上随即露出惭愧的样子,心想,尼玛,这个苏老狐狸,一定是认出了老子的身份,想要用这么多钱试探我的诚信,这是在考验老子呢,对,一定不能上当!

  陈建从密码箱里取出一摞钱,长长呼了一口气,擦了擦汗,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都是你的,你拿出来做什么?”饶是苏齐见过各种场面,也被陈建这番忍俊不禁的动作弄得有些绷不住脸,和刘昌运笑了起来。

  “我……我的?”陈建这下变得茫然起来,他不知道哪一个环节出了问题。

  古川实在看不下去了,拍了拍陈建的肩膀,“大哥,是五十万,不是五万。”

  “啥?”陈建愣了一下,嘴巴一下张得老大,“五……五十万?这些,全都是我的……不,你的?我的天……那两个铜子……哈哈哈!”

  陈建一下从椅子上跌落,坐在了地上,大声失笑起来。

  古川一拍陈建的后脖子,陈建恢复了正常,脸上变得窘迫起来,丢脸,丢大发了。

  “对不起,让刘老板和苏总见笑了。”陈建窘迫着脸,“古川,你这家伙,一开始就知道,你怎么不提醒我!”

  “我没机会插话啊。”

  古川咳嗽一声,把钱丢进了箱子,直了直身子,说道:“苏总真是有钱,随手就能拿出这么多现金,按理说,五十万,是我无法拒绝的价格,但是,刘老板,这可是阴阳钱,并非你说的唐钱那么简单啊。”

  刘昌运手一抖,看向古川的目光充满了异样,“你也知道阴阳钱?!”

  而一旁的苏齐则扬了扬眉毛,“阴阳钱?老刘,什么阴阳钱?”

  “老苏,我以为你看出来了,难道你不知道吗?”刘昌运干咳一声,“老苏啊,我看你是钱多没出花了吧,若是寻常的唐钱,真的只值五万而已,要说这阴阳钱,嘿嘿,可是大有来头,可惜,到现在知道的人,已经很少了。”

  刘昌运大有深意地看了一眼古川,将桌子上的两枚月牙钱铺开:“老苏,你看,这两道月痕,是当年武则天留下的指甲痕,这一点,历史是可以考证的,在风水学上,有另一种说法,日为阳,月为阴,故而此钱又被称作阴钱,可此开元通宝又流通于市井,沾染了世人生气,故而被称作阴阳钱。”

  “还有这种说法?”苏齐顿时来了兴趣,“可据我所知,这月牙钱,不少收藏馆都有,我也是一时兴起,想买下而已,你出五十万,不是坑我?”

  “一时兴起?”刘昌运暗中一喜,“嘿嘿,老苏,刚说你大方,你倒编排起我来了,你嫌贵,那就当我买下来的,一会还你钱如何?”

  “哼,我会缺这点钱?老刘,你从不做亏本生意,这其中,还有我不知道的门道,你快说说。”

  刘昌运咳嗽一声,“老苏啊,我说了,这两枚阴阳钱,你可要割爱才行。”

  “得得,你这个老东西。”苏齐被勾起了欲望,随口答应了,显然和刘昌运关系不一般。

  刘昌运笑了笑,忽然目光一转,“古小友,你来帮老苏解释解释。”

  “又在试探我?老狐狸,看样子,不拿出点真本事,今天这便宜,还不知道怎么占了,”古川心里嘀咕一句,却不露痕迹地说道:“刘老板是业内行家,我怎么敢卖弄呢。”

  苏齐被吊了胃口,有些不耐烦,“年轻人,不要太矫情。”

  “那我就不客气了!”古川其实在等苏齐这一句话很久了,他缓缓站了起来,说道,“刘老板刚才说得对,月牙钱,又称阴阳钱,但刘老板只说对了一半。”

  “只说对了一半,那另一半是什么?”刘昌运语气变得有些不和善起来,事实上,他之所以问古川,只是想要从古川这里知道从谁的手里弄到这两枚古币的,又是怎么辨别出来的,如今他却提出异议,真是不知天高地厚,老子在这行当捡漏的时候,你小子还在玩泥巴呢。

八方聚财阵

  古川并不在意刘昌运的语气,而是说道:“刘老板刚才只是说到了阴阳钱的由来,但事实上,并非所有的月牙钱都可以称作阴阳钱,阴阳者,一正一反,所以,第一,阴阳钱必须是两枚月牙唐钱,第二,这两枚月牙钱必须开过光才行。”

  “开光?”苏齐眉头一皱,“那些虚无的东西,有什么根据吗?”

  刘昌运微微有些意外,“那你认为,开过光,和没开个光,有什么区别吗?呵呵,年轻人,别以为知道点皮毛,就开始卖弄,若不是老夫这里也有一枚月牙钱,想凑成三元之数,而苏老又看中了这两枚古钱,你以为,我会出那么高的价钱吗?”

  古川嘴角闪过一抹笑容,“那刘老板的意思是,我占了你的便宜了?行,这笔交易取消,陈哥,我们走!”

  古川抓起阴阳钱,做出就要离开的样子,陈建一把拉住古川,“兄弟,你冷静一点,五十万,五十万呐……”

  刘昌运干咳一声,“古小友,不要误会,我的意思是说,如果这两枚古币真的开过光,你又如何证明呢,你若对价钱不满,不是不可以商量嘛,老苏,你说对吗?”

  苏齐原本收藏两枚古钱只是一时兴趣,可他却发现刘昌运特别在意古川手里的两枚阴阳钱,不由大感疑惑,他点了点头,“年轻人,要懂得珍惜机会,莫要冲动,你这样走出去,不正好说明,你刚才所说的话,不过是你编出来的而已,开光?有不少寺庙在打着幌子骗钱,可没有多少说服力啊。”

  “既然苏总和刘老板不相信,那我就证明给你们看。”古川停住了脚步,陈建则一脸紧张,古川这家伙,到底吃错了什么药,一定要得罪苏齐吗?

  古川在店里来回走了几步,说道:“刘老板,刚才你说,你也有一枚月牙钱,可否借我一用?”

  “行,我倒要看看,这三枚古币,有什么区别!”刘昌运从一块红布里摸出一枚月牙钱递给古川,等着看戏。

  古川打量了一眼从刘昌运手里接过来的月牙钱,只见手中通宝品相极佳,但却没有散发出任何珠光宝气。

  古川知道只有他能‘看见’珠光宝气,并不能向刘昌运解释,况且,这也是他的秘密。

  古川走到屋内靠墙处的人工青莲吐水雕砌台处,只见此雕砌台外圆内方,方外一假山,有八股细流涓涓而出,注入到砌台圆孔内,圆孔内种植着一株青荷,水滴落在荷叶上,宛若无数颗珍珠滚落而下。

  “所谓开光之物,具有驱煞,祈福,避祸,聚财的功效,关于这一点,我相信,刘老板比我有更深的体会吧。”

  “古小友,你还是坐下来说吧,小店狭窄,实在不宜随便走动呀。”刘昌运见古川手放在砌台上,不知怎的变得紧张起来,生怕古川弄坏了他的台子。

  古川瞄了一眼店内环境,这间店一楼足足有两百多个平米,架子上摆放着的古玩,最贵的一对青花瓷,价值不下百万,刚才他从那里经过,也没见刘昌运紧张,此时他如此反常,必定不简单。

  “呵呵,刘老板,其实你这八方聚财阵,稍微懂一点风水师的人,一眼就能看出来,可惜啊,布置此阵的人或许是因为时间仓促的缘故,缺失了点金之穴,若能在金穴之处放一开光祈福之物,此阵将会更加完美。”古川笑了笑,将刘昌运那一枚月牙钱丢进了砌台的圆孔之中。

  “不要乱来!”刘昌运愤怒地来到砌台前,可还是晚了一步,因为圆孔放入月牙钱的关系,消水孔堵住,水位迅速地上升了起来,“混小子,你干什么!”

  苏齐和陈建也走了过来,围观着水位上升,表情各不相同。

  “刘老板,别紧张,我只是想要区分这三枚铜钱,到底有没有开光而已。”

  “混蛋,你要是坏了我店里的风水,我要你付出惨重的代价,还不快点捞出来!”刘昌运气得吹胡子瞪眼,伸手就要去捞,却被古川用手阻止了!

  “刘老板别急,你看好了!”古川解开红线,将一枚开个光的月牙钱,放入到了圆孔之中。

  几秒后,只见圆孔里发出咕嘟咕嘟的声音,水位逐渐消了下去,古川伸手将最先的一枚铜钱捞了出来,紧接着,水位又逐渐上升,但不同的是,水位上升到荷叶下方便停止了上升,两枚铜在水里发出嗡嗡的厚重金属声,回荡在水里,就像有无数金币从天而降的声音一样,水位也停止了起伏。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