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限时婚令:千里追妻路漫漫

更新时间:2021-04-05 16:26:23

限时婚令:千里追妻路漫漫 已完结

限时婚令:千里追妻路漫漫

来源:微小宝 作者:露漫漫 分类:总裁豪门

精彩试读:“不要!!”她扶着玻璃窗,声嘶力竭,“你们放开他,他没有错,顾夜寒,别动他!”或许是她声音太大,楼下的顾夜寒抬起头往上望,见她痛苦哭嚎的样,顾夜寒扬起嘴角,眼底却酿着嗜血的光。几个保镖拳打脚踢,霍炎捂着脑袋,惨叫一声接一声。“不要打了……顾夜寒,你有什么不满冲着我来,不要打了……”秦暖无比的绝望,从未有过的无助,比起无辜,霍炎才是真的受害者。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他活该-露漫漫

“不是的,夜寒,你听我解释,夜寒,你要把霍炎怎么样,你放了他好不好?”

顾家,秦暖一路被顾夜寒抓着手腕拽回家的。

而霍炎,被他助理一并抓了回来,扔在了院子里。

“想知道吗?进去!”

顾夜寒狠狠将秦暖甩进卧室,利落地锁上了房门。

“夜寒!顾夜寒!!”

秦暖用力地拍打着门把,可是不管她怎么拍,门外都没有人应,掌心红肿生疼,她颓然靠着门扉,烦躁地闭上眼。

为什么就这么巧?顾夜寒恰时出现在那里……

“放开我,我要告你们,放手!”

楼下传来霍炎的怒吼,秦暖眼里恢复了清明,急忙凑到窗户边,楼下是顾家的后院,院子里的秋菊争相绽放,空地的位置,霍炎被几个保镖围起来。

保镖摩拳擦掌,冷着脸的顾夜寒就站在保镖前面,森冷的眸光看着霍炎如同是在看一个死人。

“顾夜寒,我看你是疯了,自己老婆不相信, 整天疑神疑鬼,你也不想想,我和暖暖要真有什么,你根本没机会娶到她!”

霍炎冷嘲,顾夜寒攥紧的拳头,骨节“咔咔”作响,几乎是牙缝中挤出狠绝的话,“打,往死里给我打!”

秦暖地心,瞬间坠入谷底。

“不要!!”

她扶着玻璃窗,声嘶力竭,“你们放开他,他没有错,顾夜寒,别动他!”

或许是她声音太大,楼下的顾夜寒抬起头往上望,见她痛苦哭嚎的样,顾夜寒扬起嘴角,眼底却酿着嗜血的光。

几个保镖拳打脚踢,霍炎捂着脑袋,惨叫一声接一声。

“不要打了……顾夜寒,你有什么不满冲着我来,不要打了……”秦暖无比的绝望,从未有过的无助,比起无辜,霍炎才是真的受害者。

霍炎做错了什么?跟她秦暖做朋友,在顾夜寒眼里就是罪无可赦么?

两三分钟,对秦暖而言如同熬过半个世纪,保镖收了手,霍炎蜷缩着单薄的身体倒在地上,满身都是血, 脸上青一块肿一块,惨不忍睹。

他的右手已经垂下来,已经不能再保护自己。

“断了?”顾夜寒抬起霍炎软弱无骨的手,似乎有种报复的快感,嫌恶的收回,他抽出手绢擦了擦染血的指尖,声油光铮亮的皮鞋踹了霍炎一脚,“下手有点重,对不住了霍大画家。”

霍炎发肿严重的眼,撑开的眼缝瞟了瞟他,带血的沫子垂了口,“混蛋!”

“还有更混蛋的,你可以慢慢体会。”顾夜寒转身吩咐保镖,“不小心和霍大艺术家发生争执,大打出手伤到了他,送医院吧!”

顾夜寒!

秦暖咬牙切齿,这个男人的可恶,让她再次有了深刻的了解。

霍炎是画家啊,手断了,对他的打击可想而知!

“开门!顾夜寒,你有本事给我开门,仗着人多欺负人算什么本事!”

“咔哒。”

门,还真的就开了。

顾夜寒堵在门口,看她的眼神多了几分冷漠,“心疼了?”

“是个人都于心不忍吧?顾夜寒,你的良心呢?霍炎招谁惹谁了?要被你这么欺负!”秦暖脸颊还有未干的泪痕,激动地攥着顾夜寒的领带。

“欺负?是他活该!”

顾夜寒步步紧逼,秦暖只能一步步后退,他抬起修长的手捏着秦暖的脸颊, “为了别的男人哭,秦暖,我顾夜寒哪里对不起你?你呢?把我当成什么了?”

我们离婚吧-露漫漫

“你要我说多少遍!我和霍炎没……”

说着,她后背已经紧贴冰冷的墙。

“没什么,没做什么能躺一张床上,孤男寡女度过一整晚,这种事,说出去有人信吗?你凭什么让我相信?刚从医院回来就迫不及待地去找他,怎么,没有怀上他的孩子,你是不是很失落?嗯?”

他阴翳的眼能喷出火来 ,秦暖只感觉他的力度越来越大,捏着她两颊凹陷,疼得话都说不出来。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秦暖,你做错事,就让他来偿还!”

他眼里的怒火冷却,周身的气息冰冷,疏离。

以前不是这样的,他很温柔,会在冬天捂着她的手,会在雨天为他支一把伞,会在盛夏给她扇扇……

现在,连最基本信任都难以企及……

门没有锁,但是秦暖没有出去,佣人来送过午餐,她没有动过筷子。

夜,渐渐深了。

她站得腿脚发麻了,慢慢挪动着步子想去把门关紧,只想一个人静静疗伤,一个人静静地想想,该怎么拯救这段失败的婚姻……

“哥,你别这样……”

过道里只有微弱的光,顾软扭扭捏捏的声音,秦暖循声望去,就见隔壁的书房,顾软背对着她,男人的手搂着她的腰。

“嫂子在家呢,再怎么也等离了婚……哥,不要啦,好痒的,啊……”

顾软娇嗔着,忽然被男人拽进了书房里。

“嘭”地一声,房门阖上,秦暖如雷重击杵在门前。

隔着门板,秦暖能听到音乐传来的银铃笑声,此时此刻,顾夜寒就跟顾软在书房里调情。

呵!

一边嫌弃她一边跟别的女人搞在一起,这就是她看上的男人?

心脏犹如剜了个大洞,汩汩地冒着鲜血,秦暖迈开步子想去一探究竟,刚抬起脚勾勒出房间里的香艳的一幕,生生定住了脚,迅速转身进门,关门。

长夜漫漫,彻夜未眠。

天色大亮,秦暖未曾睡过一分一秒,她死死的盯着天花板,眼睛睁得太久,干涩生疼。

脚步声越来越近,男人穿着浅蓝色的衬衣,徐徐扣着纽扣,“霍炎的手没接好,日常生活不会有影响,但是想要画画是不可能了。”

“恶魔!”

秦暖眼里布满血丝,干燥地唇瓣脱了皮, 静得像一具尸体。

“恶魔也是被你逼的!”

被她逼的?逼着他去和顾软卿卿我我了吗?

“顾夜寒。”

她双眸空洞,嘴唇动了动,细弱无声,“我们,离婚吧。”

既然不相信她,既然已经不爱她,为了报复而存在的婚姻何必维持下去,两个人互相折磨,不如一个人来得洒脱。

顾夜寒神色微怔,离婚,这两个字居然是从秦暖口中说出来的。

是谁说过这辈子非他不嫁,是谁小小年纪就自称是“顾太太”!

“想跟霍炎双宿双飞?”他唯一想到的可能性,她移情别恋后的动机!

“随你怎么想。”秦暖疲于解释,累了。

见她生无可恋的憔悴,顾夜寒心口似乎有什么刺得疼,他眼底深深,兀自笑了,“你做什么白日梦呢?你就死在顾家,也休想和霍炎在一起!”

秦暖瞳孔骤然有了光亮, 不过昙花一现又迅速湮灭。

他不是吃醋,他是赤裸裸地要她不好过。

这个家,她一刻也不想呆了……

“看好她,不准她踏出去半步!”顾夜寒叮嘱佣人,这才穿上西装外套离去。

出了卧房,顾夜寒揉了揉酸胀的太阳穴,这个女人非把她气死才罢休!

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他摊开报纸来一个字都看不进心里,顾软端了杯咖啡放在茶几上,“哥,今天吃过早餐再走吧?”

“嗯。”他烦躁地将报纸揉成一团扔在茶几旁的垃圾桶里,站起身望了眼二楼的方向。

“哥,走啦,吃早餐,嫂子要真想明白了一定会跟你认错的,她只要有认错的心,一家人有什么坎过不去的,是吧?”顾软俏皮笑着,挽着他胳膊往餐桌走。

认错?

她秦暖是认错的那种人吗?

每每想到她和霍炎滚在一张床上的场景,他就恨不得捏断她脖子!

西式的早餐食不知味,他抬手看了眼腕表,已经八点半,“王嫂,她不能不吃东西,送上去。”

他还记得家庭医生换药的时候说过,秦暖血糖低,必须按时按点用餐,否则随时都可能昏倒。

王嫂端了三明治和一杯牛奶上楼,推开左侧卧房门,“哗啦”一声,杯子摔了个粉碎。

顾夜寒豁然站起身,王嫂面如菜色站在门口,“顾……顾先生…… 太太,太太她……不见了!”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