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情感 > 待我回来,娶你可好?

更新时间:2021-03-26 03:42:10

待我回来,娶你可好? 已完结

待我回来,娶你可好?

来源:微小宝 作者:北方有佳人 分类:都市情感

精彩试读:洗漱完毕,对镜贴花黄,确定妆容对得起观众了,准备出门,手机突然响起,是老妈打来的,我接起,接下来的消息让我花容失色。我如个泼辣妇女般对着手机咆哮:“谁让你告诉他我在这里的,妈,我可告诉你,我绝对不让他……”话还没说完,老妈挂断了电话,我对着手机发怵,一火车青烟自我头顶窜起。老妈说,“地瓜”会来找我!我发誓,在我入土为安之前,我都是不想听到这个名字的,我把手袋往沙发上一扔,像条被抽了丝的绸缎般栽进沙发里。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3-地瓜

我算是就这么被他给甩了,但也没有意志消沉,我一开始还以为,他不过是出去玩玩,时间久了,总会回到我身边,但他没有,他在上海发展的很好,还交了女朋友,年前回家,他大婚,我们家又离得近,不去也不行,我随了份不小的礼。

在婚礼上,我们的视线相遇,倒没有仇人相见,分外眼红的剑拔弩张,我举起酒杯,隔着冗杂的人群,朝他微微笑,我想,四年的相处,他应该懂得我身体语言的表达。

现在想想,有些事情,回过头来看,也就是那么一回事,谁又不跟谁一辈子,有些东西,放在心里就算了。

今天是周末,不用上工,我准备去附近的书店逛逛,昨天开部门会议,说下周三要去深圳出差,我难得偷得浮生半日闲,可以看两本自己喜欢的书。

洗漱完毕,对镜贴花黄,确定妆容对得起观众了,准备出门,手机突然响起,是老妈打来的,我接起,接下来的消息让我花容失色。

我如个泼辣妇女般对着手机咆哮:“谁让你告诉他我在这里的,妈,我可告诉你,我绝对不让他……”

话还没说完,老妈挂断了电话,我对着手机发怵,一火车青烟自我头顶窜起。

老妈说,“地瓜”会来找我!

我发誓,在我入土为安之前,我都是不想听到这个名字的,我把手袋往沙发上一扔,像条被抽了丝的绸缎般栽进沙发里。

老妈说的“地瓜”,其实也不是什么十恶不赦的坏人,他叫朱浣,我曾经看过他的身份证,按照户籍上的年纪,他应该比我还小六岁。

在我老妈回湖北以前,她曾在广州做了十几年的家政服务,她那个年代,改革开放没多久,父亲又意外去世,孤儿寡母的,在别人的介绍下,她便带着我来了广州,没有技术的劳动妇女,自然只能靠出卖劳力来养活自己跟年幼的孩子。

她辗转在各大家政公司,最后被朱浣的母亲看中,成为固定的帮佣,老妈每到一个地方,唯一的条件,就是必须带着我一起入住雇方家里,我也是这样认识了当时才六岁的“地瓜”。

他小时候是个长得很丑的小孩,身体又还虚弱,一直在保温箱里养了半月,老妈带我去保温箱里看他,隔着透明的玻璃,我看着襁褓里跟猴子没什么区别的他,幼小的心灵,受到不少冲击,心想,他长大了可怎么办?

但他家境富裕,父母在广州有名的白马面料城经营着几家皮革批发的铺面,他老家是潮州的,潮汕人都很善经营生意,只不过对子女的教育不是很重视。

他自出生,就扔给我老妈照料,我鲜少见到地瓜的父母,后来他出国读书,我一直住在他们家在广州的老房子里,她母亲说房子租给别人不放心,就便宜租给了我,让我看管好房子。

他父母也搬回了潮州老家,换句话说,在广州这么些年,我一直住的是他家的房子。

房子是典型的广式建筑,位置地处城中村,三房一厅,带阳台与院落,院子里有一棵大榕树,花坛里种满了不少薄荷香草,但由于我太懒,但这些花草总是活不过花季。

对于在南国漂泊求生的所有异乡人来讲,能住这样的房子,简直就是豪华别墅的待遇了,所以,老妈说“地瓜”会来找我,我是肯定不能把太子爷拒之门外的。

硬来也肯定是不行的,老妈将“地瓜”的号码发给我后,我心中早有应对之策。

我之所以讨厌“地瓜”,完全是因为他简直就是我童年的阴影。

4-对策

我是上大学后,跟“地瓜”分开的,如此算算,也有十五年没见面了。

十五年能发生很多事,谁还会把他当回事?我早已不是当年那个任他差遣的小丫头了。

妈妈是在我大学毕业后,才回到湖北的。

在离开朱浣家以前,我一直都充当保姆的角色。

我十二岁之前,母亲还留在朱浣家里照顾他,那之后,她见我已经能照顾好朱浣,便去了朱浣母亲的档口帮忙,但阿姨说我照看朱浣的费用,按照成年人的费用给。

我认识地瓜的时候我也才六岁,他还是个婴儿,但有母亲照看他,我顶多也就是帮个手,但随着我们年龄的增长,他的调皮天性开始显现。

他晚上不睡觉,我必须带着他去公寓外散步,我记得我那时上初二,功课忙得要死,他直到十二点过才肯回家,我冻得不行,后来把他打哭,硬扛回了家,反正阿姨不在家,他没地方告状。

我做作业的时候,他经常把我的课本画得乱七八糟。

我那时候喜欢留长头发,但是因为他老爱把口香糖粘在我头发上,索性剪成了短发。

我从小喜欢画画,妈妈便省吃俭用送我去学画画,回家后完成老师的作业,他见了五彩斑斓的画笔,硬让我交他,但他蠢得很,画个长颈鹿,半个月也没教会。

他也有不捣乱的时候,那就是他犯困的时候,我在客厅的茶几上写作业,他躺在我旁边的沙发上呼呼大睡,我这时候总会做一件事,拿出毛毯,盖住他那张讨厌的脸。

再稍微大点的时候,他开始上小学,我周末还要帮他补习功课,他真的是不适合读书,一道数学题居然要讲好几次才懂,我真不知道他后来是怎么成为那么出名的室内设计师的?

类似的事,说七天七夜也说不完。

总之,我整个青少年时期,都是围着他在打转,当别的女孩子都开始跟男同学递纸条的时候,我要做的,就是赶紧下了课,回家去照顾地瓜,这样,我们母女两一整个月的生活费才有保障。

当我独立后,我非常看重钱,努力拼搏,也是为了钱,我自小便懂得钱的好处。

在十三岁上下,我已经懂得让男同学为我买单,因为我漂亮,他们喜欢跟我玩,我亦懂得怎样讨好他们。

所以,老妈说朱浣突然回来,我是万分反感的,但我住的是他家的房子,没理由不让他进门,但办法都是人想出来的,要么我搬出去,要么他搬出去!

笑话,这种吃亏的事,我怎么可能会做?最最关键是我在这老房子里住了十几年了,早有了感情,习惯了这里的一草一木,是不怎么想搬走的。

我调出老妈给我的号码,拨通朱浣的电话,数声后,他的声音响起:“喂,你好?”

十几年没见,他的声音倒是很清亮哩,在我印象里,他还是那个整天流鼻涕的小孩。

“是我!”我屏气凝神,眨了眨眼睛,盯着自己的膝盖。

“你是木兰?”他的声音很轻快。

“对,是我,我听我妈说,你将搬来与我同住?”

我直奔主题,也不问他这些年的情况,我是没心情问,像他这样的人,能差到哪里去呢?衣食无忧的!

“对,我现在还在我工作的地方,过两天去找你,这么多年……”

“不用了,你别过来了,我现在是有男朋友的,你住在这里不方便。”

我截断他的嘘寒问暖,他估计想说些多年不见甚是想念之类的鬼话,我才不想听。

我不等他接口,换了个叠腿的姿势,接着道:“我可不想我晚上弄出点什么动静,还被你这个小鬼头听见!”

我充分发挥业余演员的实力,扮演一个荡妇,鬼知道,我其实已经有一年两个月,没跟男人约会过了。

那边是沉默,我能听到他的呼吸声,他像是在思考什么,良久才道:“这么多年不见,你就不想见见我?”

他的声音听起来有点失落。

“我为什么要想见你?”

小说《待我回来,娶你可好?》 第3章 地瓜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