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婚瘾难戒:靳少心尖宠

更新时间:2021-03-26 03:42:14

婚瘾难戒:靳少心尖宠 已完结

婚瘾难戒:靳少心尖宠

来源:微小宝 作者:米阿糯 分类:总裁豪门

精彩试读:“我错了,以后肯定不会让自己受伤,这次就算了吧!”衣衣不管敢说什么,只能迎合着靳严说话,谁让他现在脾气最大呢!靳严冷声开口,“这种事情有一就有二,不给点他们教训,指不定以后还会祸害谁。”说着直接把衣衣牵到屋里,然后拿出手机给助理打电话,“喂,小秦,你给给我调查今天发生在市第一人民医院发生的患者家属打人事件,对,一定要弄清楚参与的每个人的信息!”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婚瘾难戒:靳少心尖宠第16章试读

把布丁送到思琪家之后,已经快十点了。叶衣衣赶紧打了车,赶到靳家,要是再让刘新芳抓到,她又要被骂。

到了靳家之后,叶衣衣小心翼翼的走了进去,结果刘新芳就坐在客厅里!

刘新芳看到她,立刻冷哼了一声,“还知道回来啊?现在都几点了?你这个靳家儿媳妇你自己觉得称职吗?”

叶衣衣有些无奈,“今天有点事,所以回来晚了,下次我会注意!”

“有事?你能有什么事,我看你是去勾搭那个男人了吧!”

看来,她不想安心做靳家少奶奶了吧!要是她这个样子被别人看到,指不定在背后说靳家什么闲话呢!

叶衣衣咬了咬下唇,笑着看向刘新芳,“我怎么会呢?靳少长得又帅又有钱,我勾搭别人做什么,我又不傻。”

刘新芳被她这一番话堵得都不知道说什么才好,隔了好半天才憋出一句,“我就知道你嫁到我们靳家是为了钱!”

叶衣衣挑眉,“嗯,对啊,您不是早就知道了吗?”

刘新芳气的差点晕过去,“你你你……你还有没有廉耻心!”

叶衣衣笑了,她实话实说跟廉耻心有什么关系?

她正要说话,外面的门突然被推开,靳严看到里面的场面愣了一下,他皱着眉头看向刘新芳,“妈,你在这干什么?”

叶衣衣看到靳严这一身西装革履的样子,立刻笑起来,“靳少也刚回来啊?”

刘新芳脸上有些挂不住了。

她刚刚指责叶衣衣半天,不就是因为叶衣衣回家晚吗,结果靳严现在也才刚回来。

这就很尴尬了。

靳严将两人都看了一眼,举步就走到叶衣衣身边,伸手拉住叶衣衣的手,“妈,你早点去睡吧。”靳严扔下这样一句话,拉着叶衣衣就上楼回房间了。

回到房间,靳严直接把她甩进屋内,然后狠狠地把门关上。

“你今天吃错药了,我可没招惹你。”被他这样用力一甩,弄得胳膊还有些疼痛。

“你就不能不惹我妈生气吗?”刚刚他再回来晚一点,指不定叶衣衣又要被打。

“我怎么惹她生气了,是她一个人在哪说我,我可是什么话都没说。”本来就不是她的错,为什么要来责怪她。

“那我妈气成那样?”

“她自己心理承受能力差。”

靳严目光微沉,伸手一把就搂住了叶衣衣的腰,将她往自己怀里一带,“你挺能说的啊?嗯?”

叶衣衣被他这个动作吓了一跳,“你干什么,放开!”

靳严抬手就捏住了她的下巴,冷冽的薄唇轻轻勾起,“你不是很能说吗?伶牙俐齿,你再说一个试试。”

他的声音低沉带着一种蛊惑的磁性,两人之间离的这么近,他说话时候,炙热的呼吸都落在她的耳边。

叶衣衣突然就红了脸,闪躲着将视线别开, “本来就不是我的错,医院有多忙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妈妈她不相信我,硬说我出去勾搭男人了,我能有什么办法?”

“医院忙?我去医院的时候你已经走了。”靳严眯起眼睛看着叶衣衣,这女人搞什么?“叶衣衣,你敢骗我?”

叶衣衣猛然一愣,他居然去医院了!

“说话!”靳严用力的捏着她的下颌,声音异常的冰冷。

叶衣衣眼睛一转立刻皱紧眉头,委屈的看着他, “我下班之后就去思琪家里了,好久没见了,就在一起吃了个饭!难道我都不能去见自己的朋友吗?”

那双清澈的眼眸里闪着盈盈泪光,像是有了什么天大的冤屈。

靳严皱着眉头不确定的看着她,“真的?”

“当然了!”叶衣衣生怕他不信,音量都提高了。

“你还有理了。”靳严抬手捏了捏她的脸,“谁让你不回家还不打电话回来,自个儿找骂。”

“你还不是一样,比我还晚回来。”叶衣衣鄙夷的看着他。

靳严挑起眉梢,伸手就捏了捏她的鼻尖,“还敢管我了?”

话音刚落,靳严的手指猛然僵硬,这个动作是他之前最爱撩叶晚的,没想到刚才他就那么习惯的放在了叶衣衣的身上。

手指停在半空中。

叶衣衣愣了一下,正想问他怎么了,靳严伸手就将她推开。

叶衣衣脑子里面懵了一下。

靳严紧皱着眉头将视线移开,“你去洗澡吧,我还有点事。”靳严说完直接转身就走,潇洒利落的像是初见之时。叶衣衣抿着唇,然后撇了撇嘴,去洗澡去了。

晚上靳严依旧没过来睡觉,叶衣衣倒是也乐得自在。

靳严走到阳台上,随手抽出一支烟点燃,明灭的火光在夜幕之中显得尤其刺目。

夜色之中,靳严的轮廓显得不是那么清晰,那双狭长阴鸷的眼眸之中,一片落寞。晚晚……他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真的找错了人。

若是叶衣衣存心想骗他,她的演技是不是也太好了?

那些年所经历的一切,难道可以这样被轻描淡写的放下吗?他不信!

叶晚……你到底在哪?那一年,人潮拥挤喧闹图景里,他曾惊鸿一瞥遇到她,是否,一眼便注定了牵挂?

第二天吃过饭,叶衣衣就来医院上班了,今天她还有一个手术要做。

可刚到儿科,叶衣衣就被眼前的景象给吓到了。儿科的护士站被砸了,一群人拿着木棒凶神恶煞的守在门口。

搞什么?

为首的人看到叶衣衣立刻瞪向她,“看什么看!想活命就给老子滚!”

叶衣衣眉间皱了起来,“先生,这里是医院!你知道你这样做会给医院的病人造成多大的影响吗!”

为首的男人立刻叫嚷起来,“我管他什么影响,他们治死了我儿子,就该赔偿!”

叶衣衣一愣。

职业医闹?

“我看你这义正言辞的样子,怎么?你是这里的医生?”旁边的女人环抱着手趾高气昂的开口。

叶衣衣没管她说什么,直接拿出手机,“你们要是再不走,我就叫警察了。”

这些人就是存心想要钱,她见得多了。

那些人一听她这么说,挥起手里的木棍就朝叶衣衣打了过去,叶衣衣猝不及防的踉跄后退了两步,木棍堪堪擦过她的肩膀。

叶衣衣惊慌的看着前面的人,“你们这是违法的!”

“你们医院治死了我儿子!我这是在要一个公道!”那些人怒声开口,“我跟你说没意思,把你们领导叫出来!”

“领导没有,只有警察!”叶衣衣直接拨出了保安科的电话。

等等她还有手术,这么闹下去怎么行。

那些人看到她打电话,立刻冲过去想抢她的手机,叶衣衣往后退了一下,那个女人扬手就是一耳光打在了叶衣衣脸上。

“你们医院这些医生都不是什么好货!压根就不把我们病人当人看!我儿子才八岁,就被你们治死了!你们要是不赔偿,大家就都别想好过!”

那个女人叫骂着抓着叶衣衣的头发把她往里面拖,“你来看看,我儿子才多大,他就死在你们这些医生的手里!”

“我们已经尽力了!”叶衣衣紧咬着下唇。

要不是医院有规定,她现在就要打人了!

头皮疼的发麻,偏偏还不能还手!

“喂,你们干什么!都他妈给我住手!”左穆本来是来医院借换药之名来看叶衣衣的,没想到到了儿科,就看到叶衣衣被人抓着头发打。

左穆冲过去,一把推开那个女人,将叶衣衣搂到怀里,抬起脚就踹到了那个女人肚子上,“敢动她,都他妈活腻了吧!”

他可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他可不会说什么自己不打女人,像是这种泼妇就他妈欠打。

“你他妈谁啊!”男人赶紧把地上的女人拉了起来,怒声朝左穆吼道。

左穆冷笑一声,“等等你就知道我是谁了。”他拿出手机快速拨通了一个电话,叶衣衣就听到他说了医院的地址,电话那头的人立刻恭恭敬敬的说了一句马上就来。

对面的人看到左穆这副模样,全身上下都是名牌,打电话的气魄,一时间有些摇摆不定了。

这些人就是胆小怕事,欺软怕硬。

左穆低着头看着叶衣衣,“没事吧?”

叶衣衣摇头。

“有没有受伤?让我看看?”左穆想去看她的脸。

叶衣衣赶紧摆手,“真没事,一点小伤,我回去擦点药就行了。”

左穆皱着眉头,不耐烦的看向对面那群人,“为了钱真是什么都做得出来!”

那些人互相看了两眼,为首的男人立刻冲了出来,“我劝你不要多管闲事!”

左穆伸手就将叶衣衣揽到身后,唇边多了一抹冷笑,“我今天偏偏就管了。”左穆将袖子折起,那架势一看就是要打架的。

叶衣衣赶紧一把拉住他,“别别别,他们那边这么多人呢。”

要是人少点,都好动手些。

左穆捏了捏她的手,朝她勾起唇角,笑眯眯的看着她,“怎么,心疼我了啊?”

叶衣衣真是不知道该说这个人什么好。

都这个时候了还这么尬撩。

“我们忍一手,算了算了,好不好?”叶衣衣紧紧地拽着他的手,生怕他冲上去就跟人打起来。

左穆挑眉,“不忍,这不是我的作风。”

婚瘾难戒:靳少心尖宠第17章试读

“什…什么?”叶衣衣愣了一下,左穆直接撇开了她的手,转身随手拖了一把旁边的椅子,大步就朝那些人走去。

“喂!”

嘭!左穆一凳子就抡了过去,直接就砸到为首那人的肩膀上。

左穆从小就没有认过输,尤其是在打架上!那些人没想到左穆一言不合就动手,被砸了一个措手不及,等那男人叫了起来,周围的那些人才蜂拥而上,将左穆给围了起来。

叶衣衣在旁边急的不行,一边给保卫科打电话,一边冲上去拉人。

躲在后面的护士看到这一幕都急了,“衣衣姐!”几个护士赶紧冲上去拉人。

场面瞬间乱成一团。

叶衣衣一个猝不及防就被一个男人往旁边推了一把,木棍直接朝她脑袋上挥了下来,叶衣衣猛然捂住眼睛,这回真完了!

嗯!

头顶一声闷哼响了起来,叶衣衣愣了一下,抬眼朝头顶看去,这一眼就看到左穆的手挡在她头上,好看的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

那只手……昨天是受过伤的。

叶衣衣顿时就慌了,“你没事吧?你怎么样?”

左穆摇了摇头。

“我们走吧,这些人就是想要钱,我们不要跟他们闹了。”叶衣衣拖着他就要走。

左穆一手拉住她,“再等等,人马上就到了。”

“可是——”

“左少!”叶衣衣一句话还没说完,一群警察蜂拥而至。

左穆冷笑了一声,“给我好好处理这群闹事的!”

那些警察得了这一声,立刻冲过去将那些人三下五除二的制服了。

左穆这会才来得及委屈的看向叶衣衣,“小姐姐,我手疼。”

变脸如翻书,但是刚刚那一棒下去,应该是真的疼。叶衣衣赶紧去拉他的手,之前绑了纱布的地方已经沁出血来。

“我帮你上药吧。”叶衣衣咬了咬下唇,“真的很谢谢你。”

左穆笑着露出大白牙,“就口头上的谢谢啊?”

叶衣衣看了他一眼,踌躇的开口,“我请你吃饭?”

左穆看着叶衣衣,半晌之后才说,“好啊,我最喜欢跟美人吃饭了。”

他刚说完这句话,电话就响了,左穆皱了皱眉头,然后掏出手机,看到屏幕上的来电显示,左穆顿时有些无奈。

叶衣衣有些讶异,这不回是女朋友查岗吧?她往手机上看了一眼,只看到一个靳字,左穆就拿起手机接了电话。

“怎么了?不会吧,我这正有好事情呢!”

“行了行了,我这就过去,知道我重色轻友还这么埋汰我。”

一群损友!左穆挂掉电话,有些无奈的看向叶衣衣,“看来今天是没机会吃在一起吃饭了,我还有些事儿,下次吧,我来找你。”

他今天要是不去,下次见面又得自罚三十杯。

叶衣衣点了点头,“嗯,好,但是你的手。”

“没事,我有家庭医生。”要不是为了叶衣衣,他才不会再来一次医院。

叶衣衣这才松了口气。

“好,我走了,不要太想我,还有你的脸冰敷一下。”说完还隔空亲了她一下,“对了,小姐姐,记住了,我叫左穆。”

叶衣衣有些无可奈何,这个人还真是……不过他人倒是挺仗义的。

左穆离开医院后,就直接朝着“金尊”KTV去了。

到了VIP包房,就看到一群人正在谈笑。

“听说你最近交了一个女友,怎么样,啊?”

“我给你说……”

“哎呦喂,左少来了,你小子非得亲自给你打电话才会过来。”还没说话,就看到左穆走了进来。

“你们呢,破坏了我的好事,要不是看在靳严的面子上,我今天可是不会来的。”这群朋友,经常一起聚聚,但是靳严不怎么出来。

“那,我替他们谢谢你了!”坐在一边的靳严举起酒杯朝着左穆敬了一下。

“别,我可没没有你的面子大。”他们一起说笑着。

突然有个人看到了他手上的纱布,就问道:

“左穆你的手怎么受伤了?难道是为了你女朋友?”这群人在一起除非是谈论这些东西。

“也不算是吧,说对了一半,就是今天去医院换药的时候,碰到患者来找事,然后救了一个美女医生,不小心碰到了一下。”

虽然他喜欢衣衣,但是她和自己还没有任何进展,所以他可不会乱说。

“哎呦,左少可是为爱插刀啊,了不起,哈哈哈”

“就是,第一次见你这么痴情,不容易!”

坐在一旁的兄弟们打笑着左穆,说他现在怎么变情种了。

而靳严听着他说的每一句话,当他听到左穆说医院有人闹事的时候,心里不仅担心了一下。

然后就想到了叶衣衣,那个女人就在医院工作,突然有些担心她了。

“刚才你说的那个闹事的医院叫什么?”放下手里的酒杯,他直直的盯着左穆。

“市第一人民医院!怎么?”左穆不明白他问这个干什么。

靳严立刻皱紧眉头,那不就是那个女人上班的医院吗!

“你们先玩着,我还有事,先走了!”

他没有做任何停留,直接拿过一旁的外套,夺门而出。

“卧槽,你把我叫来了你就走了啊!”

靳严一步没停,直接走了。

驱车来到衣衣上班的地方,他直接给院长打电话,问他叶衣衣现在有没有上班,在哪里。

知道靳严是个厉害人物,虽然不明白他为什么要问叶医生的动态,但是他还是如实说了。

“医院今天出了点事,我让叶医生提前下班了,现在应该是回家了!”院长知道她被打的消息后,就给她放假半天,回家休息一下。

靳严直接开车回家,心里总是担心她有没有受伤。

当衣衣刚回到卧室的时候,还没来得及看清楚身上的伤口,就听到了敲门声。

叶衣衣皱了皱眉头,举步走过去开门,当打开门的那一瞬间,她吓了一跳,靳严怎么回来了!

“你,你怎么这时候回来了?不应该上班……”

还没有等衣衣说完,就听到靳严的声音。“你的脸怎么回事?”仔细一看还有身上有些伤痕。

“啊?”突然意识到自己的脸应该很肿,所以,她立刻抬手捂住了自己的脸,“没事,就摔了一下。”

靳严内心立刻蹿起一阵的火气,“说!”

“没什么,就是一场纠纷而已,不小心的……”衣衣看到他有些生气,赶紧解释着说。

“谁打的?”看到她这样,他心里莫名的心疼,他的女人,谁敢这样对她,要他知道后,他一定不会放过那些人。

叶衣衣有些犹豫。

“不说?”看着她肿胀的脸蛋,靳严心里更加恼火,被别人打成这样,她难道就不知道躲吗?

“就是因为去世的一个孩子,医院没有抢救过来,所以家长伤心不愿意接受这个现实,于是找了一帮亲戚来医院闹,想让医院赔偿。”衣衣虽然被打了,但是这种事情她见得多了,早就司空见怪了。

靳严猛然握紧拳头,居然敢动他的女人,他们是活的不耐烦了?

“你别生气了,我现在已经没事了,而且这件事医院会解决的。”衣衣知道靳严的脾气,看到他恼怒的神情,就知道这件事不会就这么完了。

“你是猪吗?自己受了这么重的伤,还替他们说话,当时他们出手打你的时候怎么没有像你这样想呢?”这个女人都什么时候了,还替别人着想!

“我错了,以后肯定不会让自己受伤,这次就算了吧!”衣衣不管敢说什么,只能迎合着靳严说话,谁让他现在脾气最大呢!

靳严冷声开口,“这种事情有一就有二,不给点他们教训,指不定以后还会祸害谁。”

说着直接把衣衣牵到屋里,然后拿出手机给助理打电话,“喂,小秦,你给给我调查今天发生在市第一人民医院发生的患者家属打人事件,对,一定要弄清楚参与的每个人的信息!”

“靳严……你别生气啊。”叶衣衣讨好的牵了牵靳严的衣服。

“尽快调查好,把资料发给我。”说完之后靳严就挂掉了电话,低头看向叶衣衣,深邃的眼眸中尽是冷冽。

这个男人,从来不是什么好人,叶衣衣明白的。她突然瑟瑟的往后缩了一下,眼底闪现了一抹惧色。

如果让他知道她还有一个布丁的存在,他……

“以后再遇到这种事情,就给我打电话,知道了吗?”本来看到她这个狼狈的样子,靳严心里是非常生气的,但是现在看衣衣可怜的样子,他心瞬间软了。

叶衣衣按下自己心内的恐惧,讪笑着开口,“我知道了,可是你想怎么处理那些人啊?”

“你先管好你自己吧,你看看现在的样子,哪里还有心情关心别人?”说着,他走过去从抽屉里拿出药箱,准备给衣衣上药。

“过来!”他做到沙发上面,一边打开药箱,一边抬头喊衣衣到他那里坐。

“嗷!”知道他要给自己上药,而且她手上背后还有些疼痛,不知道有没有受伤,自己也没有办法涂抹东西。

“脸疼不疼?”衣衣右边的脸明显比另一边的肿了好多,靳严知道她的脸本来就很嫩,之前碰到一点点的红肿的很厉害,不知道刚才被打的多厉害呢!

叶衣衣狂点头,后用牙齿咬着自己的下嘴唇, “特疼!”

“医院的人是死光了吗,遇到这种事要你上,你连个主任医师都不是。”靳严沉着眼眸一边用毛巾包裹着冰块,仔细的给她敷脸,一边毒舌的损她。

叶衣衣被他噎住了,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我,还是我自己来吧,这样更方便。”

“你敢动一下试试看!”靳严扫了她一眼,叶衣衣顿时不敢动了。

她怂。

“衣服脱了!”脸上的红肿已经好了一点了,看到她身上还有些伤,想给她处理一下。

“你要干什么?”被他突如其来的一句话给吓到了,光天化日之下脱衣服干嘛。

靳严眯起眼睛,“叶衣衣,你整天脑子在想什么东西?”

“什么,不是你说的吗,让我脱衣服的……”衣衣说着还一边拉了拉自己的衣服。

“我是让你把外套脱下来,给你上药,你想什么呢?”说着靳严站起来,慢慢的压迫着衣衣,整个人都笼罩在他的身影下。

“啊,上药,好好,我脱……”突然知道是自己想歪了,衣衣瞬间脸红了起来,于是急忙主动脱掉自己的外套。

靳严沉着眼眸看着她,他打开医药箱给她上药。

“嘶,轻点!”

“还要吗?”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