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将我余生献给你

更新时间:2021-03-26 03:42:12

将我余生献给你 已完结

将我余生献给你

来源:微小宝 作者:南山 分类:总裁豪门

精彩试读:发布会的种种,令紧闭双眸挣扎的孟阑珊深深叹出一口气,“哎。”抬手敲响了1028的房门。门,被拉开,于飞舞粉红的小脸一脸淡定的看着她,脖子一扭,露出了吻痕。她握住门沿的手上硕大的粉钻璀璨夺目,晃花了看者的眼。孟阑珊心被刺痛,如果于飞舞在,那么是不是说姜子路也在?!难道这里是姜子路庆祝订婚的宴会,她好想转身跑掉。可是,不能。孟阑珊硬着头皮走进去,姜子路确实在,但这里并不是他们的庆祝场地,里面只有一个大肚便便的秃顶男人,握住酒杯向帝王一般的男人献酒,谄媚道,“姜总,您看我们这个项目?”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2-发布会

如果可以,她也不想分手,谁不希望自己在挚爱心中是一片净地。

“我会永远爱你,”孟阑珊抿唇,抬眼望着上方五官深邃的男人,莹莹泪光,“至死不渝。”

“哼。”男人冷笑,毫无怜惜的抬起她的下巴,冷清的说道,“技术很好,小姐,你多少钱一晚啊?你长得真的很像我女朋友,她叫孟,”

孟阑珊后悔的不能自已,明明幸福就在眼前,唾手可及,她为什么要喝了那杯果汁,完了,全完了,“子路,对不起,对不起。”

“有什么对不起的?”姜子路微笑,平静的异常,“卖过几次?有过几个金主?”

“一次。”孟阑珊抓住男人的手,摇头解释,“不是,”不是你想的那样。

然而男人根本不给她说完整话的机会,冷声打断她道,“哦,不是第一次。这次运气不好,被我赶上了是么?要不然我会像一个傻瓜一样继续被你耍?!”

他眼中带杀,抬起她的右腿,狠命冲进去,使出全力撞击,“全世界的人都在笑话我。姜子路,你戴了绿帽子!姜子路,你这个傻蛋,你在商场上呼风唤雨又能怎样,你的女朋友是个荡妇,她出去卖,她跟数不清的男人上过床!”

“啊!”女人痛的拱起腰,“不,不是,不要,啊,好,”好疼啊。

“好爽是么?”男人一下比一下猛力,眼中流露出鄙夷,鲜血顺着交合处流下,疼痛折磨了女人,却润滑了管路,“这么快就湿了,嗯?!”

姜子路发狠,直接将仰躺的女人掰转过去,令其趴着,从后方进入,愤恨道,“果然不是第一次啊,可是怎么办呢?”

男人声音中带着危险,“可我是第一次。”

他一边泄恨似的运动,一边吼叫道,“妈的,是你说的,要把最美好的第一次留到新婚夜。可你他妈的第一次在哪里?!”

这该死的身体早已被人玷污,却如罂粟一般令人着迷。

明明心中梗着一只苍蝇,可该死的,他就是控制不住的想要她。

“啊。”运到极致,男人舒爽的呻yin出声,趴于跪着的女人后背上,毫无怜惜的咬住她的左肩,死死咬住,直到看到鲜血自自己的嘴缝里流出来,又顺着嘴缝和女人雪白的肩膀落到洁白的床单上,这才松口。

“听说女人的第一次会落红,大概就是这般的美吧。”姜子路的话轻悠悠的飘荡在女人的右耳边,喃喃出声,如曾经情人间的低语,缓慢说道,“如白雪上的红梅。”

“我是第一次。”孟阑珊心痛的闭上眼睛,他居然不相信她,“真的是第一次。”

“还想骗我?!”姜子路自女人身上翻下来,合上裤链,拿起手机道,“把自己收拾好,过来参加发布会。”

京都首富公布订婚,全球各大传媒齐聚一堂,姜子路牵着她的手一步一步走上台阶。

镁光灯不停闪耀,晃的孟阑珊一阵接一阵的头晕。

经过昨晚的酣战,她双腿发软,驾驭九个厘米的高跟鞋很是吃力。

但是她必须坚持,心中的感动满满,因为身边的男人马上会公布两个人订婚的讯息。

“郑重声明,”主席台前西装革履,器宇轩昂的姜子路环视全场,对准麦克风,微笑说道,“我姜子路和于飞舞小姐于今日订婚。”

孟阑珊吃惊的望着他,“于飞舞?”难道不应该是孟阑珊么?!她亲自挑选的戒指都带过来了。

座下的于飞舞兴奋的咬住自己的胳膊,不停地问旁边的助理,“真的么,真的么,真的是我么?”

得到肯定后,她兴奋的哭泣。

“有请我的未婚妻于飞舞女士。”姜子路走下台阶极为绅士的牵起一身白纱的于飞舞走上主席台。

“这是我精心为你挑选的粉钻,”姜子路深情凝望于飞舞,手向着身后的孟阑珊伸出。

孟阑珊心痛的摘掉粉色钻戒,交到男人手上。

她眼睁睁的看着心爱的男人将自己精心挑选的订婚戒指,戴在另一个女人无名指上,并深情落吻。

“我一直很喜欢粉色。”于飞舞抬手展示间颇有代言范儿,“每个女人心中都有一个公主梦。”

“请问于飞舞小姐,您向往灰姑娘的故事么?”媒体提问。

于飞舞将视线从场上挪到未婚夫身上,笑问,“子路哥哥,你说呢?”

“层次圈不同,灰姑娘若想和王子在一起,首先必须费尽心机去接近他,然后耍手段让他爱上她。我想灰姑娘并不单纯,也不可爱。”姜子路余光瞥了一眼孟阑珊,意有所指。

紧接着,他握住未婚妻的手,举过肩膀,宣誓一般的说道,“孟家与于家门当户对,我想对等的爱情才是纯粹,才能长久。”

“飞舞,”在媒体的闪光灯下,他怜惜的捧着白裙女人的脸颊,深情一吻落在对方净白的额头上,“执子之之手,与之偕老。”

孟阑珊难挡打击,当场晕倒。

3-脱衣

孟阑珊托着托盘的手不自觉的打颤,空出的另一只手抬上去,又落下来,她不想敲门。

高利贷的人将她家的房子写满了‘不还钱,便杀了你!’‘欠债还钱,父债子偿!’‘剁手跺脚!’

父亲跪地哀求,“你今晚不赴约,我就得跳楼。你是我的亲生女儿,你妈妈死的早,是我一把屎一把尿把你养大,求求你报答报答我吧。”

发布会的种种,令紧闭双眸挣扎的孟阑珊深深叹出一口气,“哎。”抬手敲响了1028的房门。

门,被拉开,于飞舞粉红的小脸一脸淡定的看着她,脖子一扭,露出了吻痕。

她握住门沿的手上硕大的粉钻璀璨夺目,晃花了看者的眼。

孟阑珊心被刺痛,如果于飞舞在,那么是不是说姜子路也在?!

难道这里是姜子路庆祝订婚的宴会,她好想转身跑掉。

可是,不能。

孟阑珊硬着头皮走进去,姜子路确实在,但这里并不是他们的庆祝场地,里面只有一个大肚便便的秃顶男人,握住酒杯向帝王一般的男人献酒,谄媚道,“姜总,您看我们这个项目?”

姜子路冷漠的眼神自始至终都没舍得给他一个,孟阑珊知道眼前的这个男人即便是谈生意,都看中颜值。

大肚腩手中的项目再好,也需要派一个颜值高一点的人来谈判。

威胁父亲的人说,只要今晚将盘中酒水放到1028房间的桌子上,她的父亲就不会被推下高楼。

从进门的那一刻,姜子路的眼神便落在她的身上。

大肚腩顺着眼神望去,腆笑道,“这是我请来跳脱衣舞的,不知此等货色,总裁可否满意?”

姜子路危险的眯起眼睛,周遭气场冷上七分,看也不看大肚腩一眼,冷漠道,“不怎么样,连妆都不化,怎么对得起客人?!”

于飞舞向着大肚腩使眼色,大肚腩赶紧说道,“我马上叫妈咪给她上妆,真是的,一点都不懂得行规。”

“我不跳脱衣舞。”孟阑珊放下托盘,望着帝王一般孤傲的男人解释道,“我只负责送酒水。”

“哦。”男人恍悟,双手随意的交叉,翘起的二郎腿儿轻悠悠的晃动,“陪酒女与脱衣舞女有区别么?”

他那样嫌弃的看着她,仿佛在看着一只苍蝇。

“不一样。”孟阑珊摇头,“不是你想的那样。”

姜子路却自顾自的说道,“又要说,你是第一次是吧?!”

“姜总的意思是?”大肚腩看向姜子路,实际在看于飞舞的眼色。

于飞舞依偎在姜子路怀中,无邪道,“子路哥哥,这个人怎么长的像您的第一秘书,孟小姐啊。”

姜子路冰冷的气场越发的冷。

“小姐?”孟阑珊咀嚼着她的用词,余光瞥了一眼这个宛若莲花一般清纯的女孩儿,心口堵得慌,再次望向双手随意交叉的男人,解释道,“我只负责把酒水放下,其他的与我无关。”

说完这番话,孟阑珊转身离开。

“等一下。”姜子路拿起大肚腩敬献的红酒,向着开门的女子泼去,一整杯红酒顺着她的脊背流下,勾勒出女子美好的身形。

大肚腩狠狠地吞了一口口水,两只眼睛色眯眯的顺着女人的腰窝向下,越过浑圆的臀线再向下,停留在大腿根与胯部中间来回流转。

姜总到底是什么意思,这个女人他到底要不要啊,如果他不感兴趣,那么自己可就如于飞舞小姐安排的那般上了这个骚娘们儿了。

“脱!”正当大肚腩开口想要护住女人顺利离开的时候,无情的话语从帝王一般的男人口中说出。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