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锦绣奸妃

更新时间:2021-03-28 15:05:21

锦绣奸妃 已完结

锦绣奸妃

来源:微小宝 作者:姜锦瑟 分类:穿越重生

精彩试读:他回头对手下说道:“取出斧子来,把她放出来吧。” 咣当一声,尖锐的斧头径直的劈落下来,叶子身上的枷锁尽数脱落,她被几个辽人扯着站立起来,叶子直到这个时候才看到真定城的方向,熊熊的大火在燃烧着,繁华的城池就这样被毁于一旦了。无数的百姓流离失所,死伤无数。 手下人问道:“少爷,我们要把她送到军营里面去吗?” 叶子一哆嗦,直接跪在了那个青年人的面前:“我不要去做营妓!求你放了我!”她早就听说过,辽人会抓汉人的女子充当营妓,备受欺凌,这是任何的战乱国家中的女子想都不敢想的经历,与其做营妓,她好不如直接去死。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锦绣奸妃:初见

  叶子走过去问道:“刚才是你把我带到这里的吗?你为什么要把我打昏过去?”

  和尚站起身,用手拍拍她的肩头:“你是不是要去承认你的罪责?不要去了。没有用的。你以为你这么做,就可以赎清你的罪孽吗?跟我出家吧,用你的余生跟我修行去!”

  叶子几乎要崩溃了,她用力的甩开了和尚的胳膊,大声吼道:“你这和尚,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能放过我?我只是不想让生生死了而已!我到底有什么样的罪孽!”

  和尚说道:“你若是不去,生生还有活的可能性,可是你若是去了,他便必死无疑了。”

  叶子震惊的看着和尚:“你怎么会一直这样胡言乱语!只要我跟大老爷承认罪责,一切的责任都在我,他至多棒刑,我才是死刑,就算是活在这个世上,我也只是一个低贱的奴婢,又有什么趣味?我这就去了。”她说着便转身就走。

  和尚也生气了,转身怒气冲冲的往相反的方向走:“既然你自己选定了,那么一切都由你自己去受!我也不管你了!”

  叶子脚步没听,她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已经死了一个丁绍,不能再让生生死了!她急匆匆的到了官府外面,正好一个衙役走出来,她抓住了他的胳膊:“大老爷在不在?我要自首,那个丁绍的死和我有关系!”

  “你说什么?”

  “带我去知县大老爷,我不能让生生代我受罚。”

  衙役知道人命关天,急忙带着她走进去了。

  叶子跪在堂下一边哭一边说道:“事情就是这样,他想要非礼我,我一时惊慌就拿了石头砸在了他的头上。我把他藏到了袋子里面告诉生生这是垃圾让他用生石灰处理掉,他根本不知道里面有尸体。”

  知县皱眉道:“那他为什么还要替你说话?”

  “因为…因为…生生一向非常的善良,对我家姑娘也非常喜欢,我告诉他要是愿意帮我,我就帮他接近我家姑娘。丁绍是我杀的,不是他杀的,求知县大老爷把他放回来吧。”

  知县沉吟了一下,最后叹道:“好吧,念你情有可原。我也不打你了,直接送往京城,秋后斩首吧。来啊!赶紧叫人把生生叫回来!”

  “是!”手下急急忙忙的出去了。

  卡擦一声,她的手上被套上了厚厚的枷锁。她的心终于平静下来了。

  叶子被抓的消息很快传到了碎芳园,蔡小青震惊之余对叶子也充满了怨恨,她并没有来看她。只叫李妈来给叶子送了几套旧衣服。

  李妈叹道:“你真是糊涂啊!生生为了让你能活命,都宁愿一死了。你何必……”

  “李妈,我不能让生生代替我死,反正我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也是无牵无挂,死就死吧。小姐呢?她是不是非常的恨我?”

  李妈犹豫了一下,然后说道:“她只说你耽误了她救人。我们今晚上就走了。总之,你不要怨她,在青楼混久了,人也冷淡起来了。我跟她说要几两银子帮你打点一下,她都不肯。”

  叶子笑了笑:“没关系,我知道这是我的命,知县也说了,我也是今晚上出发,代替生生押赴京城。你们一路保重吧。”

  李妈的手抚摸着叶子清秀的脸蛋:“谁也想不到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这个丁绍委实不该死,可是你也…你也太可怜了。”她话没说完便啜泣出声,一个貌美的弱女子被衙役押赴京城,可以想见路上会受到什么样的屈辱。

  李妈从自己的脖子里面拿出了一根细细的金链子,戴在了叶子的脖子上面。

  叶子吃了一惊:“李妈,你这是做什么啊?”

  “你身上一文钱也没有怎么行?这一路你一定会受很多苦的,我身上也没有钱,只有这个金锁给你,到时候找个当铺换几辆银子给那押送你的人,好少受些苦。”

  叶子苦笑道:“谢谢李妈!可是我知道即便是我给了,他们也不会放过我的。”

  这时候外面想起了锁链的声响,衙役走进来要带着叶子出发了。

  李妈又依依不舍的看了一眼叶子,彼此都知道这是最后一次见面,可是也是甚么话都说不出来,叶子勉强的笑着对李妈挥挥手,此时的她已经决意要死了。

  两个看守带着她离开了县城,走在郊外官道的时候,一人抓住了叶子的手腕,这两个人看到叶子长得漂亮,果然都动了邪念,这里都是荒芜的草地,四处都没有人烟,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叶子也没有多么惊恐,看着两个人猥琐的笑容,她淡然说道:“你们想要怎么样?”

  “叶子,你长得那么漂亮,就这么死了还不是可惜了吗?你从了我们,我们兄弟两个人这一路上一定会好好照应你的。”

  叶子点点头:“好。你们把我身上的枷锁打开吧。”

  “不行!你要是跑了怎么办?”一人打横把叶子抱起来走进了附近的草丛里面,另一个人也嬉皮笑脸的跟上来,两个人解着身上的衣服。

  叶子闭上眼睛,她绝对不会让自己不喜欢的男人占了身子,她准备嚼舌自尽。

  正在这个时候,她只觉得自己的脚下的地面忽然剧烈的晃动起来。这两个衙役也惊叫一声,跌倒在了叶子身边上,之后便听到了一阵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天边被大火染成了一片。

  几个人都是半天没有反应过来。之后便听到远处有人惊叫着跑到了管道上面。

  “快跑啊!辽人已经打过来了!”

  “杀人了啊!辽人杀人啦!”

  两个衙役吓得大叫起来,一人站起身看着远处,真定城的方向此时已经是一片大乱,是辽人已经在里面烧杀抢掠。

  一人喊道:“兄弟,不行了!这么快就杀过来了,我们赶快走吧!”

  “可是这个丫头…”另一人看到脚边的叶子,颇有些依依不舍她的姿色:“我们带着她走吧。”

  “你疯了?这么大个人这么大的拖累,我们怎么带着她走啊!干脆杀了她算了!”

  他说完便从靴子里面拿出了一把匕首,冲着叶子扑过来了。

  叶子身上带着厚重的枷锁,只能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眼睁睁的看着那把刀子刺向了自己的脖子,叶子闭上了眼睛,耳边听到了噗噗的两声,之后脸上便觉出了一阵温热的液体,之后便有一个重物压在了自己的身上。

  叶子心里觉得奇怪,便睁开了眼睛。一张狰狞的脸紧紧贴着她的鼻子,双目圆整非常的可怕,是刚才想要杀了自己的那个衙役,死在自己的身上。她还没有反应过来,又是噗嗤的一声,另外一具尸体也压在了她的身上。

  叶子她忍不住的尖叫着向后爬:“啊啊!这是什么啊?!”

  “怎么?你害怕了吗?”她听到了一个洪亮的男声,然后压在自己身上两个人被扯了起来,像是垃圾i样杨的被甩出去了。一个穿着锦缎白袍的年轻人走到了她的身边。

  这人身材及其高大,剑眉星目,脸色微微有些苍白,嘴唇紧紧的抿在一起,这人长得非常的不错,虽然他身上的异域影子应经所剩无几,可叶子还是可以看得出来这个人应该是个辽人,因为汉人身上没有那种不羁的野兽气息。

  他的身后站着七八个手下,全是一样的黑衣打扮,后背上面还背着弓箭。不远处有一队人马站在那里,每人手里拿着一只火把安静的站在那里。

  这人蹲在叶子身边笑道:“你竟然是一个囚犯,你到底犯了什么罪?”

  叶子的眼睛一瞬不瞬的看着这人,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的话,以前总是听李妈说,辽人都是杀人不眨眼的魔鬼,刚才他一下子就杀了两个衙役,可是她的心中却没多么恐惧的感觉。

  这人此时伸手去抓她的手铐和脚镣,用力了几次却始终是纹丝不动。

  他回头对手下说道:“取出斧子来,把她放出来吧。”

  

锦绣奸妃:辽国

  咣当一声,尖锐的斧头径直的劈落下来,叶子身上的枷锁尽数脱落,她被几个辽人扯着站立起来,叶子直到这个时候才看到真定城的方向,熊熊的大火在燃烧着,繁华的城池就这样被毁于一旦了。无数的百姓流离失所,死伤无数。

  手下人问道:“少爷,我们要把她送到军营里面去吗?”

  叶子一哆嗦,直接跪在了那个青年人的面前:“我不要去做营妓!求你放了我!”她早就听说过,辽人会抓汉人的女子充当营妓,备受欺凌,这是任何的战乱国家中的女子想都不敢想的经历,与其做营妓,她好不如直接去死。

  手下人看到那年青人始终一瞬不瞬的看着叶子,并不说话,便去拉车叶子,准备把她拖走。

  叶子突然大声说道:“你杀了我吧!”

  年青人眉头皱了起来:“为什么?你不想活了?”

  “你若是想抓我做这样屈辱的事情,还不如直接杀了我!”

  “放肆!你竟然敢这么说话!服侍我们辽人是你的福气!你是一个犯了罪的人,又是什么贞洁烈女了?”那个辽兵不由分说拉着她的胳膊就往前走。

  叶子一边挣扎一边看向了那个青年的方向:“这位公子,我不要这样的福气,反正我而也是犯了死罪,不如现在就杀了我!我下辈子若是能遇到您,一定当牛做马的报答你!”

  男人看到这个女孩宁死不从的样子,不禁一笑。

  而叶子看到其中一个年轻人的腰间别着一把锋利的尖刀,便用尽的力气冲过去,一把抽出来,周围的手下大惊失色,急忙冲过来保护年轻人。

  “护驾!保护少爷!”

  叶子惨然一笑,她根本没有想过要刺杀那个人,她拿着刀逼住了自己的脖子想要自裁。

  青年人看到叶子真的要死,急忙俯身冲过去,一把抓过了她的手腕将刀子夺了下来。紧接着伸出一掌打在了她的太阳穴上。叶子一下子昏了过去,跌在了青年人的怀里面。

  青年人打横抱起了叶子的身子,她的脸在月光下更加娟秀动人了。

  “少爷,我们现在带她去营地。”手下道。

  青年人一摆手:“罢了!她这么个年纪,死了也算可惜,把她带回我去的营地,交给王妃做个奴婢吧。”

  叶子在一阵异香当中醒来,她睁开了双眼,发现自己躺在厚厚的羊毛毡毯上面。

  还有一个圆圆的棚顶,这应该是辽人的毡房了,这里面铺满了兽皮做的被褥,几个穿着辽人衣服的侍女规规矩矩的站在角落。

  见到她醒了,一个梳着长辫子小声问道:“姑娘醒了。我这就去回禀王妃娘娘。”她说这边转身走出去了。

  “等一下!”叶子想要下床,可是脚一碰地面就觉得头晕眼花,站都站不稳当。

  两个侍女急忙走过来扶住了叶子:“姑娘你小心啊。”

  叶子想要开口道谢,却发现自己的嗓子干涩,声音也及其的嘶哑。

  “请问这里是什么地方?”

  “这里是聊城。你现在已经来到辽国了。”

  叶子大吃一惊:“我明明就在真定城,怎么一会的功夫竟然就来到了辽国了?”

  一个侍女笑了起来:“姑娘,你已经昏迷了好几天了。这里离着真定城足足几百里路呢。”

  叶子难以置信的睁大了眼睛,这是怎么回事,自己怎会跑到辽国的地方了?

  另一个侍女道:“您今天没进食了,我这就给您拿点点心去去。少爷吩咐了,要给您准备宋国的食物呢。”

  “你家少爷是什么人?”

  侍女刚要说话,听到毡房的帘子被掀动的声音,一个容色清丽的中年妇人走进来,她的身上穿着雪白的锦缎衣服,头上戴满了金钗玉簪,是一个非常华贵秀美的女人。

  她的装束和打扮都不是宋国人的装扮,应该是一个异族女子,两个属下扶着那个妇人走了进来。她的身后还跟着数十个太监侍卫还有宫女,全都屏气凝神一言不发的跟在她的身后。

  “王妃娘娘。这位姑娘醒了。”

  “除了娟儿,你们全都出去门口伺候吧!我有话要和她说。”妇人的语气干脆,径直的坐在了叶子对面的铺着兽皮的长椅上,两只丹凤眼肆无忌惮的盯着叶子的脸。

  这些人一起答应了一声,便低着头退出了毡房。只留下了一个心腹丫鬟娟儿侍奉着。这个娟儿的穿戴和别的丫头完全不一样,一身的绫罗绸缎,手腕上一串碧绿的翡翠镯子,倒不像是一个丫头,竟像是一个豪门家的小姐。

  “都说南方女子娟秀美丽,为什么你却长得跟个鬼一样?”妇人此时冷冷说道。

  叶子一愣,自己长得像是一个鬼?她的头不由自主偏过一边,正好从附近的一面半身镜里看到了她的样子---她的身上穿着一件洗的发白的土布衣服,上面早就已经磨得全是破洞。

  原本一头乌黑亮丽的头发,现在也已经成了烂草一般,好几处都黏在了一起,极为恶心。

  她身上原来戴着的几只不值钱的首饰也不见了,估计是被押送的士兵偷了去的。脸上是灰灰黑黑,已经根本看不清楚原来的样子,果然像是一只鬼!

  叶子捂住了自己的脸惊叫一声:“天啊!我怎么是这样一副模样?”

  妇人一笑:“我还没有叫出来,你到是吓着了?”

  “小的错了。”叶子根本不知道她一共昏迷了十几天的时间,一路上被人用一辆板车运到这里,众位兵士是一边打一边北上,哪里有时间理会这个来路不明的小丫头?不过也好在是这么一副狼狈的模样,才没有让运送自己的这帮饥渴万分的辽兵看上。

  贵妇拿着绢子掩住了鼻子,遮挡着叶子身上飘过来的异味。随意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我听说抓到你的时候你的身上全是枷锁,莫非你是犯了什么天地不容的大罪吗?”

  叶子此时已经想起来各种前因后果,那个替自己担下罪责的生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已经又过了这么多天了,他会不会已经被接回来了呢?希望在出事之前,真定城的官老爷们已经跟上头报告过了!想到之前经历的种种,她的眼泪从眼眶中喷出来了。

  妇人厉声问道:“你为什么不说话?也太不把我放在眼里了!”

  她身后的一个侍女走出来喝道:“这是我辽国的嘉应王妃,你还不跪下吗!!”

  叶子立刻跪倒在地上,口中说道:“对不起,小的只是刚刚醒过来,记忆力还有些模模糊糊的,王妃娘娘,小的错了。“

  叶子一直应付着那么难伺候的蔡小青,已经养成了习惯了。虽然对政事一向不知,更不清楚这个嘉应王妃是什么样的人物。只是看到她进门的排场就知道她是一个贵人了,自然低眉顺眼,语气谦卑。

  王妃道:“你是怎么被套上锁链判了死刑,又是怎么带你过来的,细细的跟我说。”

  “是!小的一定实话实说。”

  叶子低着头一五一十的把自己如何和生生一起杀人,又是如何被押着自己的衙役轻薄,那个年轻人是怎么救下他的,全都说了一遍。

  可是那个老和尚之前对自己说的风言风语她并没有说出来。面前的人是一个贵妃,如果说了,受耻笑都是其次的,自己估计有性命之忧了。

  王妃点头道:“很好,你虽然出身青楼可是为了自己的清白,也算是情有可原。这么懂事,出身又这么低贱,真是太好了!”

  叶子一愣,她说低贱好?这是什么意思?

  王妃说完这句话便满意的站起身,走到了叶子的面前,叶子不敢抬头,只看到妇人叫上穿的一双锦鞋上面镶嵌的明珠正在熠熠生光。

  

小说《锦绣奸妃》 第7章 初见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