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久别成婚:靳少的法医小娇妻

更新时间:2021-04-07 11:10:42

久别成婚:靳少的法医小娇妻 连载中

久别成婚:靳少的法医小娇妻

来源:微小宝 作者:秋言 分类:总裁豪门

精彩试读:虽然带着保镖,她还是有些后怕。好在顺利把人弄上车了。“温宜宁,你为什么跟我结婚?”他偏头看着她,眼中几分迷离。醉得挺厉害。温宜宁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确定他是醉了:“以前不是说过,因为你能保护我。”“你不喜欢我,那你喜欢谁?”他抬手去摸她的脸。温宜宁躲开,没有回答。“呵,你以为我喜欢你吗?温宜宁,要不是为了我妈我会娶你这个豆芽菜?”他突然冷了神色,把头偏向了另一边。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七宝山

可是前两次他们都慢了一步。

眼看还有最后一次机会,凶手又拍了视频挑衅警察。

他身后温宜宁仍然昏迷着,可靳南城却发现她的手动了,是几个警察才会懂的暗语。

七宝山,她竟然还在七宝山!

这次靳南城谁都没告诉,一个人上了七宝山。

凶手很警惕,人多了就容易被发现。

从视频里可以看出凶手是在一个有家具的房间里面,可是整座山上除了守墓人住的地方,并没有其他房屋。

那他会是在哪呢?

跟靳南城有同样想法的还有秦赫,两人相遇什么都没说,埋头找人。

还有半个小时直播就要开始了,粉丝人数已经过百万。

“七宝山上有什么?”靳南城突然抬头问。

秦赫不明所以:“坟墓。”

“对,是坟墓!”靳南城眼睛一亮,温宜宁最后一个动作是指着地下,她的意思是她在地下。

“你的意思是,凶手在坟墓里?”

“也许是座古墓。”靳南城还记得视频里的背景,灯光昏暗,像是蜡烛照明的,后面都是木头桌子木头椅子。

可是这么大一座山,要去哪找古墓?

秦赫打电话回警局,临时审问了之前抓捕的几个盗墓贼,终于从他们口中得知古墓的位置。

只是没想到墓门口守着一只大型狼狗,不声不响把靳南城扑倒了。

“去救人!”靳南城一边跟狼狗搏斗一边冲秦赫喊道。

秦赫点头进了墓室,凶手听到响动早有准备,躲在墙后给了他一闷棍。

“唔唔……唔唔……”温宜宁嘴巴被堵着,激动地在椅子上动来动去。

秦赫抓住凶手的胳膊使劲往后一拧,咔嚓断了。

“唔唔……”温宜宁突然瞪大眼睛,

他暗叫不好,脑袋上又挨了一棍子。

原来凶手不止一个人。

“挺厉害啊,这种地方都能找到。”后面那个朝秦赫吐了口口水。

秦赫强撑着想站起来,对方却拿枪顶在了他额头上。

“是你对象吧?这么不怕死找来,我就成全你们啊。”断了手的人把温宜宁嘴里的布拿出来,往后一脚踹在秦赫胸口。

又把他手臂放在凳子上,一棍子敲下去,直接断了。

“秦赫,秦赫!”温宜宁哭着大喊。

突然几声枪响,刚才还耀武扬威的凶手,倒在了血泊里。

墓室门口,靳南城斜靠着,白衬衣上全是血,裤子不知道被什么撕烂了,还有块肉往外翻着。

他一瘸一拐地走到温宜宁面前蹲下,替她解开绳子。

“南城哥哥……”温宜宁扑进他怀里。

“下次有事找你老公,比别人厉害多了。”靳南城脑袋沉沉地放在她肩膀上。

保镖们很快就赶到了,把秦赫抬了出去。

警察来的时候只够上给凶手收尸。

因为温宜宁这次立了大功,又受了伤,局里给她放了个长假。

靳南城除了腿上那块伤比较严重,其他地方都是皮外伤,所以很快就好了,没几天就又跟韩素雅酒店开房上了热搜。

而秦赫肋骨断了三根,胳膊也断了,得修养好几个月。

“少夫人去哪了?”靳南城一连几天回来看不到人,不悦地问管家。

管家轻咳一声回答:“少夫人亲自买菜做饭,给秦先生送去了。”

靳南城脸一绷,他这个正牌老公还没吃过她亲手做的菜呢!

“家里没厨子吗?以后不许少夫人去厨房!”气冲冲丢下一句话,开车往医院去。

刚好在门口碰到温宜宁。

“你怎么来医院了?哪里不舒服吗?”她关切地问。

“我来好好感谢我老婆的救命恩人,不行吗?”这咬牙切齿的语气,可不像是来道谢的。

温宜宁不知道他哪根筋又抽了,连忙拉着他往外走:“他已经好多了,不用你来看。”

靳南城脸色越发难看,突然瞥见韩素雅脸色苍白地从电梯里出来。

“南城!”她看到他眼睛一亮。

“怎么了?”靳南城皱眉。

韩素雅瞟了温宜宁一眼,低声说:“我有点不舒服,想去妇产科查查,你陪我好不好?”

“走吧。”靳南城甩开温宜宁的手,和韩素雅一起去了妇产科。

温宜宁看着科室牌子上那三个大字,有些刺眼。

如果韩素雅怀孕,她的婚姻会不会提前结束呢?

当天晚上,靳南城又喝得烂醉,打电话叫她去接人。

虽然带着保镖,她还是有些后怕。

好在顺利把人弄上车了。

“温宜宁,你为什么跟我结婚?”他偏头看着她,眼中几分迷离。

醉得挺厉害。

温宜宁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确定他是醉了:“以前不是说过,因为你能保护我。”

“你不喜欢我,那你喜欢谁?”他抬手去摸她的脸。

温宜宁躲开,没有回答。

“呵,你以为我喜欢你吗?温宜宁,要不是为了我妈我会娶你这个豆芽菜?”他突然冷了神色,把头偏向了另一边。

温宜宁点头,她知道他喜欢韩素雅那种大胸大屁股的女人,还跟她承诺一年后会跟她离婚嘛。

可她根本不是豆芽菜好不好,只是平时工作服比较宽松而已。

“你放心吧,我不会破坏你和韩小姐的感情的,我会乖乖的……”

肩膀上突然一重,他已经倒过来睡着了。

温宜宁提着的一口气终于松了下来。

到家后佣人们都已经睡了。

偏偏靳南城不许保镖碰他,她只能自己把他往楼上挪,喝醉了的靳南城死沉死沉的。

好不容易把他搬上床,帮他脱掉鞋袜擦了脸,温宜宁已经累出一身汗。

刚想坐下歇歇,门铃就响了。

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去开门,却看到外面站着的是妆容精致的韩素雅。

看来今天妇产科检查结果很好,她看上去非常光彩照人。

这样一里一外地站着,真像丑小鸭和白天鹅。

“韩小姐?”

“我能进去吗?”韩素雅温和地笑问。

“唔,这是靳南城的家。”温宜宁有些犹豫。

韩素雅却已经从她称呼中得出结论,带着胜利者的喜悦笑道:“南城喝醉了,叫我过来……他一向不喜欢别人碰他。”

女主人

原来是这样。

温宜宁点头把她让进屋。

“你们领证的事情……”韩素雅欲言又止,轻车熟路地在沙发上坐下,拿了杯子倒水给自己喝。

“不好意思,我想喝热水可以吗?”她把杯子递给她,一只手捂着肚子。

再明显不过。

温宜宁盯着她肚子看了几秒,去厨房烧热水给她。

“南城说你们领证是……”她又说了半句话。

“他跟你说了?”温宜宁声音有点涩。

韩素雅意味不明地打量了她一眼,抿了口水点头道:“他跟你结婚并不是自己本意……”

温宜宁没有听出她话语中的试探,生怕她误会接口道:“你放心,这些我都知道,他跟我结婚只是为了哄罗阿姨开心。”

“那么你跟他结婚是为了什么呢?”

“我,我自然有我的原因,不过你不用担心,我们之间没有感情,也不会影响你们的感情。”

温宜宁想提一提让他们缓些结婚,至少等一年期满吧,可是又觉得这样很没道理,人家肚子大起来了不可能不要名分。

韩素雅点点头如释重负般起身往楼上走:“你去休息吧,我来照顾他就好。”

俨然一副女主人的模样。

其实靳南城那样的男人,这样富丽堂皇的别墅,跟韩素雅才相配吧?

她深深吸了口气叹出去,没关系,这样她已经很满足了。

能跟他在一个屋檐下生活,互不干涉,也挺好。

温宜宁看了眼时间正犹豫要不要去看看卢轻烟,避开三个人同处的尴尬,电话就响起来了。

“小宝贝儿,我回来了,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温宜宁险些拿不住手机,脸上血色全无。

“高兴得说不出话来了?那我就在老地方等你吧,二十五分钟哦,过时不候。”

温宜宁想都没想,抓起包包就往外跑。

韩素雅站在楼梯口,打算问她家里佣人在哪,看她急匆匆的样子,挑唇笑着回了卧室。

靳南城警惕性一向很高,哪怕喝醉了也不会完全睡死过去。

当他察觉到柔若无骨的手在他胸口游走的时候,他立刻就醒了,只是没有睁开眼。

想看看那小女人到底想做什么。

却没想到那只手越来越往下探进了他裤子里,一具温暖的身体跟着靠了上来。

他霍地睁开眼睛,一脚将人踹了下去。

韩素雅狼狈地跌倒在地上,怎么也没想到靳南城会突然醒过来。

“南城,我……”

“你怎么在这?”靳南城捏了捏眉心,声音冷冽如冰,他记得他分明说过不允许任何人私自到他家里来。

不管是这里还是老宅。

罗海兰身体不好,他不想让她因为任何事烦心。

“是温小姐让我过来的,她说你喝醉了,让我照顾你……”韩素雅微微低着头,无声地落泪。

任谁看了都不忍心。

“她还叫你脱光了往我床上爬?”靳南城下床,带着一身寒意开了灯。

韩素雅连忙扯下被子裹住自己,羞愤难当。

她本是骄傲的,只是靳南城太难攻下,她才出此下策。

“温小姐说她和你只是假结婚,她对你没有感情,所以你跟谁上床她都无所谓,她说男人喝醉了总会有那方面的需求……”

“闭嘴!”靳南城知道她说的话有待考究,可还是忍不住生气。

“她人呢?”

“温小姐接了通电话就急急忙忙出去了。”韩素雅还想添油加醋地说点什么,触及靳南城森冷的目光,又憋了回去。

很好,那女人居然把他丢给别的女人自己走了。

“滚!”靳南城坐在床头,突然想到什么,笑了。

韩素雅不甘心地一步三回头,她自认为靳南城对她是不同的,从她出道以来他一直捧她,却哪里都愿意带着她,他尊重她,从不叫她去陪别的男人。

可是自从那个小法医出现后,一切都变了!

一双漂亮的丹凤眼里盛满了怨怒。

温宜宁把车开到大门口却被保镖拦了下来。

“少夫人,少爷吩咐过晚上九点过后您不能再出门。”

“什么?他凭什么限制我的自由?”温宜宁不可置信地瞪着他。

保镖却面无表情回道:“这是少爷的命令,您可以去问他。”

温宜宁气得跺脚,要是不及时赴约,不知道那个混世魔王又要搞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来!

而且现在回去,说不定人家正干柴烈火呢。

后面传来几声急躁的喇叭声,温宜宁从车窗里探出头,看到韩素雅的车跟在她后面。

她诧异地下车问她:“韩小姐,你怎么走了?”

韩素雅脸色有点不太好,却勉强保持住优雅的笑容,娇羞地低下头:“肚子有点不舒服,看来这几天得离南城远点了。”

额,靳南城这么生猛的吗?

温宜宁把车开到旁边让她出去,眼睛黏在她车上,恨不得化成一只飞蛾跟出去。

韩素雅探出头又跟她说:“请你帮我转告南城,明天的宴会礼服不用他陪我去试了。”

“好的。”温宜宁点头,并没有多问。

盯着车子消失的方向发了好一会呆。

“宜宁,你还没睡啊?”罗海兰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

温宜宁差点觉得自己幻听了,这深更半夜的,她身体又不好。

“您怎么来了?”

罗海兰拉着她往里走:“我刚才做了个噩梦,醒过来眼皮跳个不停,前段时间你才出了那样的事情,我不放心,所以过来看看。这么晚了,你要出去?”

其实她是听管家说韩素雅来了,怕她吃亏才急匆匆赶过来的。

温宜宁连忙把包往身后藏:“没,靳南城喝醉了,我去给他买解酒药。”

“怎么又喝醉了!你先辛苦点照顾他,明天早上起来我再收拾他!”罗海兰在门口看了一眼,见靳南城睡着就出去了。

温宜宁坐在床头有点呆,要是现在出去肯定会被罗海兰发现他们分房住的事情。

可是不出去,难道要跟靳南城一起睡?

她还没想出个所以然,床上熟睡的人突然一个翻身把她拉着压在了身下。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