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报告总裁,你老婆又跑了

更新时间:2021-04-06 15:17:49

报告总裁,你老婆又跑了 已完结

报告总裁,你老婆又跑了

来源:微小宝 作者:任筱筱 分类:总裁豪门

精彩试读:墨子寒,b市的首富,墨氏集团最高首席,势力遍布东南,亚整个领域,各个行业做得风生水起,让同行各界人士闻风丧胆。就是连市长省长见了都要点头哈腰,更别说宋燕这样的平民老百姓了。半期半天没有说出话来,傻愣愣的骑车,有减速带也不知道减速,剧烈的震动弄疼了宋清晓,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那个时候,她并没有想过要下狠手,只是想要吓唬墨子寒一下。要是那一刀真的刺进去,里面的小宝宝肯定会疼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报告总裁,你老婆又跑了:小姐又疯了哦

墨子寒站住了脚步,脸黑得就像煤炭一样,好一个不识抬举的女孩。

“那你要什么?还想做墨家的少奶奶?”

从来没见过这么得寸进尺的女人。

她就知道,她只不过是一个见不得光的情妇而已。

或者说就是一个待孕的机器。

想到这些,顿感恐怖。

不能再这么耽搁下去了,失踪了那么几天,也不知道学校那边报警没有。

还有哥哥在医院会不会担心自己,不配合医院的治疗,妈妈会不会满大街的寻找自己。

她的眼泪两行清泪缓缓滴落。

他开始很见不得这个女人掉眼泪。

“我想回家。”她的声音带着嘶哑。

却换不来他的一丝怜悯,“想都别想。”

“为什么?你有什么资格限制我的自由,你现在是违法拘禁,我要回家,回学校!”

她一改之前那懦弱的姿态,从被子下面掏出一把准备好的水果刀,这富贵人家的东西就是好,哪怕是水果刀,刀锋寒寒,尖锐无比,削铁如泥,不用来防身都是浪费。

他挑了挑眉头,“难不成,你要杀了我?”

“不。”

她摇摇头,刀锋一转,指向自己的腹部,“杀了你我还要去坐牢,不划算,不如我自杀来的痛快,一尸两命,你也得不到孩子,还要背上骂名,墨总,你可仔细想想,划算不划算?”

墨子寒的眉头拧成一条麻线,乖乖,这些话刺耳得还不如把他的给杀了。

他黑眸中闪出幽深的锋芒,低沉的声音拔高了许多,“把刀放下!别试图考验我的耐心。”

活了二十多年,还是头一次被人威胁,居然是个小丫头片子。

宋清晓紧握水果刀的手瑟瑟发抖,脸色惨墨到没有一丝血色,因为那眼神如同凶神恶煞一般。

她已经没有任何的退路了,只能就此一搏……

咬了咬牙,握紧刀把,往自己的腹部刺去,墨色的衬衫很快绽放出几朵鲜红的梅花。

墨子寒心头狠狠的一怔,浑身散发着骇人的寒气,快如闪电一般的想要去夺走她手中的刀。

宋清晓知道这是唯一的救命稻草,哪里肯给,挣扎往后一缩。

只听刺啦一声,刀锋由男人的手背划过。

鲜血顿时流水一般的滚出。

“啊!”

她吓得不轻,连连后退,跌倒在墙角。

她握着的水果刀上鲜血覆盖着,还在往下滴血,她由于害怕和惊恐,拿不住那把刀了,掉在水晶大理石地板上,颤抖的嘴唇说着支离破碎的话语,“不是我,不是……我,是你往刀上蹭的,不是我……”

“宋清晓!”

墨子寒就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倔强的的女人,住这里有吃有喝的难道不好?给他生孩子难道不好?

多少女人梦寐以求的事,她就不考虑一下?”我警告你,适可而止,别太过分!“

墨子寒冷冰冰的目光瞪着浑身发抖的女人,这样一个可怜兮兮的样子,让他心里有些难受。

动静很快就被佣人和管家知道,带着几十个保镖冲进来。

“墨总,这……”

管家立马看到了墨子寒手臂上的伤,吓到了,“宋小姐,您疯了!”

说完就让人将宋清晓团团围住。

可是,一只还在流血的手伸出来指着他们,“都给我让开。”

“墨总!”

“她受伤了,让李医生来一下处理伤口。”

墨子寒冰冷无情的说出这些话,如果不是他提醒,都没有人注意到宋清晓也受了伤,管家有些着急,”墨总,可是您手上的伤也挺重的。“

“不用管我,快去!”

不带感情的声音冷得有些骇人。

那看她的眼神更是多了几分凌冽,可以吓死人。

宋清晓别过头去,都没有任何勇气去看他,目光闪避着他。

既然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回头已经是不可能,必须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她重新将地上的水果刀捡起来,硬撑扶着墙站起来,“我好得很,不用劳烦墨总,只希望您放过我!”

“宋小姐,伤口在流血呢!“

管家瞟了一眼墨子寒的那张冷冰冰的脸,提醒她。

这宋清晓还真是胆大包天,还敢刺伤墨总,如果是换做别人,死得肯定难看,墨总念在有孩子的份上,一再再而三的容忍,她都不知,如果是再不知道悔改,有她受罪的时候,乖乖的待在墨家才是正道呀!

可是,墨子寒这接下来的一句话,让管家有些震惊。

“走吧。”

“什么!”

管家以为是自己的幻听,墨总可是第一次妥协。

在他的印象中,墨总像神一样的存在,世界上没有人能够和他谈条件,如今居然败在一个小丫头片子身上。

由此可见,这宋清晓还真是不简单

墨子寒的两个字,像是圣旨一般,黑压压的保镖自动站开了一条“生路”。

宋清晓手高举着水果刀,虎视眈眈的看着他们,一步步的往前走着,直到确定他们没有追过来,慌忙朝着门外跑去。

……

房间中,墨子寒掏出一根雪茄点上,猛吸了一口。

浓烈的烟雾呼出,笼罩,着那张阴沉沉的脸,声音低沉得格外吓人,”派人盯着她,她哪怕掉了一根毛发,都提头来见。“

“是!”

管家冒出了一声的冷汗,带着保镖退下。

他掏出手机,给助理打了一个电话。

“给我查宋清晓全部信息,十分钟以内我要知道!“

宋清晓一路小跑着下山回家,担心墨子寒突然反悔把她抓回去,她知道后果会是怎么样。

走出了好远,都没有什么人影。

只是越走越黑,能听到野狼嚎叫的声音,还有其他的怪声,黑乎乎的夜,她更希望有个人出现……

比如墨子寒。

宋清晓吓得瑟瑟发抖,心都快要提到嗓子眼,开始有些后悔。

就在这时,前面有一个骑着电动车的女孩,“清晓,终于找到你了。”

她心头一阵狂喜,原来是好闺蜜宋燕,”是我!“

从黑色电动车下来穿一身运动服,理着短发的假小子。

“清晓,你都去哪里了,是不是你那个老爹有把你怎么样了?”

报告总裁,你老婆又跑了:这么讨厌他!

宋燕打小就像是男孩子,也喜欢打扮得帅气利落,特别是那张好看的桃花眼对人扑闪扑闪的时候,有些小女生见了都会被欺骗。

而此时这双漂亮的眼睛却写满了担忧。

宋清晓想起这几天在别墅里面的种种遭遇,打了一个哆嗦,“以后再说,我哥怎么样了?”

“病情很稳定,不过需要尽快找到药。”

她低头一看,看到了她腹部的血迹,心里则是扎心的疼,“走……走,我送你去医院。”

“不用,只是破了皮。”宋清晓惨墨的小脸露出一丝苍墨无力的笑。

宋燕这才稍微放松下来,带上她回家。

“其实我应该接到电话叫辆车来的。”

“电话?”

“对呀,我接到电话的时候也是非常的惊讶,这里好歹是墨家独有的地盘。”

宋清晓愣了一下,是他?”清晓,该不会你和墨家有什么过节吧?“

宋清晓眉头紧了紧,想起刀锋划过墨子寒手背就浑身不寒而栗。

“你在听我说话吗?”宋燕见她迟迟不回复,回头去看了一眼。

她倒吸了一口凉气,“没错,宋中林让我献身的那个人就是墨家的当家人,墨子寒。”

“什么!?!”

宋燕差点就将电动车骑到了路边的草丛去了,张大的嘴巴半天合不拢,在风中石化。

她事后也盘问过到底是谁夺去了宋清晓的贞洁,并且要提刀砍了他。

可是却被宋清晓拦住了,说那个男人不是谁都砍得了的,现在宋燕终于还是明白了。

墨子寒,b市的首富,墨氏集团最高首席,势力遍布东南,亚整个领域,各个行业做得风生水起,让同行各界人士闻风丧胆。

就是连市长省长见了都要点头哈腰,更别说宋燕这样的平民老百姓了。

半期半天没有说出话来,傻愣愣的骑车,有减速带也不知道减速,剧烈的震动弄疼了宋清晓,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那个时候,她并没有想过要下狠手,只是想要吓唬墨子寒一下。

要是那一刀真的刺进去,里面的小宝宝肯定会疼的。

本来对这小生命没有指望,到最后都要打掉的,可是这个时候的她,忽然有些舍不得了。

想起临走是那个男人冷若千年寒冰的眼神,她打了一个哆嗦。

墨子寒放她走,也是迫于无奈,怕孩子有事儿,可若是自己去做了人流,那岂不是彻底惹怒了他?

她想了想……

“宋燕,我可能要把孩子生下来……”她的声音很小,显然没有任何的底气。

宋燕的眼珠子瞪得老大,“你疯了?!生了这个孩子,那和俊逸哥哥就再也不可能了!”

“我和俊逸本来就没有可能。”宋清晓忽而变得严肃得害怕。

宋燕本能的捂嘴,不小心触碰了她的底线,俊逸就是她的禁忌。

“好啦好啦,那个,不说这个,那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宋燕永远把她当做是最好的朋友。

宋清晓缓了缓,道:”先去医院,这几天我哥哥没有见到我,肯定担心了,记住,千万不能让他知道我的事情。“

“明白!“

此时的山顶豪华别墅内,男人裹着浴巾,正在看一份个人资料,一直紧皱的眉头从上往下看。

管家的声音打破了他的思绪。

“墨总,李医生来了。”

“让他滚。”

“但是,您的手背还……”

“哟哟哟,到底是谁呀,敢动我们的墨大老板?”幸灾乐祸的声音从一个看起来像是个痞子一样的男人口出传出。

如果不是因为他穿着墨衣大褂,提着一个药箱,还真不能将医生这个神圣的职业和他这德行想到一块儿去。

见墨子寒不说话,瞟了一眼他精壮的上身,“墨大老板,脱了等在下是吧。”

李周智一向嘴贱,墨子寒也见怪不怪,“如果你喜欢男人,我可以给你提供几个。“

李周智气得吐血。

我喜欢女人,漂漂亮亮的那种!!

不过,今天他是冲着这墨家的大新闻来的,敢动墨子寒的女人到底有多大的魅力呢!

嘿嘿嘿!

李周智三步并作两步走来到房间,想要目睹一下那个魅力大得逆天的女人。

“人呢?”

他有些失望道。

“不该看的你看不到,这里没事了,你可以走了,慢走不送。”“你就这么讨厌我?!“

李周智一副被嫌弃的嘴脸,马上换了一副神秘兮兮的模样,眉头挑了挑,凑到他身边小声道:“我听说你上次不长眼睛上错人了?我呢那个乖乖,徐连成的未婚妻你没搞,把人家妹妹给整怀孕了?而且还是个大一的小青菜,这么嫩你都忍心下嘴!“

此时的墨子寒气得外焦里嫩。

“滚。”

可是这李周智还真是脸皮比城墙厚,炮都打不穿,继续道:“你别高兴得太早,人家可是有主的,东盛集团而少年,叫什么俊……什么来着,那帅哥,那颜值,么么三,可以说是我见过最美的美男子。“

墨子寒猛吸了一口气,眼眸微微一眨,脸黑得如煤炭,一只手紧紧的握着一个清朝时期出土的青瓷花瓶,“你再说一句?”

李周智感到那股强烈的杀气在蔓延,识趣的闭嘴,缩了缩脖子。

“好,你上次答应过我的事情,徐连成的资料哦,麻溜的给我。“

他看着这个宛如千年冰封的王者,这样的男人,诅咒他一辈子娶不到老婆,一辈子单身。

单身狗!

旺!旺!旺!

“去书房自己找。“

李周智已经无力吐槽,没办法,他就那样!起身去书房。

助理发来的个人资料。

宋清晓,女,18,大一,母亲吴经有辉煌的企业,后来神秘隐退屈尊为保姆,有一个体弱多病的哥哥,和哥哥寄人篱下的生活十年有余。

就这么多资料可以看出。

她过得并不好。

到了医院门口,宋燕又拖着她去商场买了一套衣服。

“你要是穿着这一身去医院见到你哥哥,还不得担心死。”

她感动得鼻子微微一酸,牙缝蹦出两个字:”谢谢。“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