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异能 > 仙帝的入赘生涯

更新时间:2021-03-26 14:43:30

仙帝的入赘生涯 连载中

仙帝的入赘生涯

来源:微小宝 作者:笑头 分类:都市异能

精彩试读:现如今,他残存的真气,不过巅峰时期千万分之一,充其量也就是个凝气中期水准。“不过万年,地球的灵气怎的就如此贫瘠了?”尝试吸纳灵气,他被那种龟速郁闷到了。要知道,灵气乃是一切修炼的基础。作为修仙者,纳气入体,转化成真气,才能用来填充修为、提升境界。可想起那些仇人,他就把心一横。他发誓,就算再怎么艰难,他也势必重回九天,找那些混蛋报仇雪耻!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该滚的是你-笑头

没错,来的不是别人,正是楚威他老娘,也是楚怀玉的大伯母——刘红梅。

“怎么,有胆子做,现在没胆子承认了!我告诉你,别以为弄个丑闻、使点手段,就能得到继承人的位置,你现在充其量也就是个‘代理’!只要轩儿还在,那就永远轮不到你!”

“什么时候,楚家变成你当家做主了?”

“这个楚家,迟早都是我们长房的!”

“说够了吗?说够了就给我离开!”楚怀玉脸色一黯,冷声喝道。

“该滚的是你!”刘红梅咧嘴狠笑,“一个有娘生没娘养的野丫头,当年要不是我家那口子看你可怜,把这处房产派给你,现在你都还在睡马路呢?又哪儿有你今天!”

“可你倒好,不知感恩,还对威儿下手!给你们十分钟,干紧给我收拾干净,滚出去!”

这事儿,萧晨倒是第一次听说,不禁狐疑地扫了楚怀玉一眼。

楚怀玉深吸了口气,当年种种瞬间浮现心头。

是的,当年的确是大伯出面,才没有让她流落街头。

可所谓的收留,不过就是把她当成了一个人质,明里暗里不知道派了多少人监视她。

为的不过是透过她,来掌握她父亲的行动而已。

可是那个狠心的男人,却再也没有管过她,哪怕远远碰面,也连个点头都没有。

要不是爷爷还勉强念及一点亲情,她又拼命努力证明了自己的能力,哪儿能拖到今天?

“怎么,是还想要让我叫人请你们不成?”

看他们杵着不动,刘红梅把眉眼一掀。掏出手机,也不知道给谁打了个电话。

很快,一队保安就出现在了院儿里。

领头的一到就弯腰凑和刘红梅嘀咕了些什么,没一会儿抬头,对着属下把手一招。

立刻,一群属下就把萧晨和刘红梅围了起来。

“你还有八分钟!”刘红梅恶狠狠地说着,还对着那保安队长使了个眼色。

保安队长跨前一步,冷着脸叫道:“楚小姐,我们其实还挺忙的,你看是不是动作快点?”

一个保安居然也给她脸色看,楚怀玉不禁捏紧了拳头。

“楚氏给了你们饭碗,吃撑了,长胖了,现在胆子也养肥了是吧?”

“楚小姐,你可还代表不了楚氏!再说,我们吃的这碗饭,也不是你给的。行了,别费话,要是动上手,丢的也是楚氏的人!”

“你……”楚怀玉脸色一黑,指节也被捏得发白。

萧晨终于看不过去了,迈步走了上来,冷眼看着那队保镖,寻思着该怎么教训他们。

可一只手却突然拉住了他的胳膊,回头就看到楚怀玉冷哼的模样。

好久她才呼呼了两口,缓缓卷起了一份不屑笑意。

“罢了,我们走!你说的对,人和狗计较什么?”

“以前没顾得上,但现在身份不一样了,也是时候该有个自己的家了。”

微微一愣,萧晨点了点头,无视了刘红梅突然要吃人的目光,回身走进了别墅。

利索地打包了两只行李箱的东西,也没耽搁,把东西塞进宝马,钻了进去。

他们的不以为意,在刘红梅眼里整一个灰头土脸,没等两人开车就啐了一口,冲那队保安吩咐道:“来呀,把这两个混蛋用过的东西,都给我扔了,省得晦气!”

听到身后的乒乒乓乓,楚怀玉抓着方向盘的手一紧,可终究是没有回头。

“这桩桩件件,你是怎么抢走的,我会让你就怎么连本带利地送回来!别急,很快的!”

突然一个声音响闯入脑海,犹如惊雷炸响,让刘红梅差点吓得瘫在地上。

惊恐万状地抬头,大骂道:“谁,是谁在装神弄鬼!有种的就给老娘出来!”

可是周围却哪还有半点人的影子,只有汽车的嗡鸣声在不断远去。

这种束声成丝的本事,只要是个修士就能用。他萧晨可不是个大度的人!

突然的手机铃声,将他落在楚怀玉脸上的目光收回。

“这老小子还真会挑时候!”扫到来电显示,他也没犹豫,当即摁下了接听。

那边传来的是张家老头儿歉意的声音。

“抱歉小神医,我也没想到那些混蛋会这么快就得到消息,还派人去找你麻烦!”

“无妨,不过一群蝼蚁而已。正好,有点小事儿,要你帮个忙!”

……

来到酒店,吃完晚饭,天也渐渐地黑了。

听着卧室传来逐渐均匀的呼吸声,萧晨也在沙发上盘起了双腿。

修仙修仙,不是一步登天,而是需要一步步突破境界,最终证道成仙。

不过,前世他遭人暗算,仙基被毁,只有重伤灵魂得残存真气庇护,勉强夺舍存活。

哪怕以他仙帝之尊,能保住了灵根不灭,就已经是极限。

现如今,他残存的真气,不过巅峰时期千万分之一,充其量也就是个凝气中期水准。

“不过万年,地球的灵气怎的就如此贫瘠了?”尝试吸纳灵气,他被那种龟速郁闷到了。

要知道,灵气乃是一切修炼的基础。

作为修仙者,纳气入体,转化成真气,才能用来填充修为、提升境界。

可想起那些仇人,他就把心一横。

他发誓,就算再怎么艰难,他也势必重回九天,找那些混蛋报仇雪耻!

修炼无岁月,不觉便是一夜。

清晨的阳光洒入窗柩的时候,是那声开门声,将他惊醒。

“时间还早,怎么不多睡一会儿?”看她疲倦未消的脸色,萧晨柔和道。

“不了,我先去公司!早饭你自己想办法!”

看她着急忙慌的模样,萧晨眉头一皱,轻道:“是不是出什么事儿了?”

“秘书告诉我,就在昨天下午,司机辞职了。”

“不过一个司机而已,走就走了,又有什么好在意的。”萧晨对此完全不以为意。

“你以为我在乎的是这个?”

楚怀玉比预想之中还要激动,闪动的眼神,莫名涌起了一抹忧虑。

她没说的是,不只是她的司机,就连这个给她打电话的秘书,昨天开始就不断接到挖角的电话,照这个情况来看,只怕还不止这两个人。

“我才刚刚得了个代理继承人的位置,他们就这么坐不住了!”

也是可以接受的-笑头

按照惯例,楚家的继承人,将接任楚氏集团总裁的位置。

这也就意味着,无论是楚家还是楚氏集团,下一任主人都宣告确立。

不过,现在楚怀玉这个继承人头上还挂着“代理”头衔,总裁任命到现在都还没下。

当然,这些在爷爷宣布她是“代理”继承人的时候,她就已经有了心里准备。

但不管怎么说,比起以前,她总算朝着她的目标迈进了一大步。

她相信自己的能力,要把“代理”这两个字拿掉,不过也只是时间问题。

可让她没想到的是,就一个晚上,她精挑细选、精心培养的身边人会突然离她而去。

那个司机也好,秘书也罢,都是她进入公司之后,费尽心血培养的亲信!

看楚怀玉眉头紧锁的模样,萧晨只以为她是在为司机连个招呼都不打而生气。

“这种不负责任的人,早走早好!再说,会开车的还不是一抓一大把?换一个就是!”

他倒是说得轻巧,可找个人容易,但要找个信得过的人却难。

回头扫了萧晨一眼,她眼神突地一亮,像是猛然想到了什么似的。

“我记得你好像是拿了驾照的是吧?那就你了!”

“我什么?”萧晨一脸不解,伸手指了指鼻子,迷糊道。

“当然是让你当我司机了!怎么,你还不愿意?”

看他迟疑的眼神,楚怀玉眉头一掀,立马就有些不太高兴了。

只是目前来看,没有比这个更好的办法,她可不想再给敌人机会,放个眼线在身边。

“我也不亏待你,一个月四,不,三千。你也老大不小了,总不能成天窝在家里!”

楚怀玉一脸出了多大血的模样,眨巴着眼睛,期待着萧晨的回答。

可等了半天,萧晨也只是凝眉不语,让她逐渐失去了耐心。

“你还嫌少?好吧,那就五千,省得你说我小气!”

萧晨终于抬头看了过来,不过脸上迟疑消退,却多了一份古怪而又诡异的笑容。

迎着他突然不怀好意的目光,楚怀玉心头一缩,显得有些底气不足。

“你还想怎样?五千在业界都算给得挺高了,我可没亏待你!”

亏待不亏待的萧晨倒是无所谓,他在乎的可不是钱的问题。

“两口子之间谈钱多俗气?当你司机可以,不过工资咱们可不可以换个结算方式?”

“谁和你两口子?”楚怀玉白眼一翻,按捺不爽,用警告的语气道,“你想怎么结?”

“简单,敝店新开张,你是第一个主顾,所以破例给你提供多个综合套餐。”

萧晨得意地笑了,缓缓伸出一根手指递到了她面前。

“套餐一:牵牵小手,一次牵个十分钟就成!”

楚怀玉眉头一皱,但没等她开口,萧晨就伸出了第二根指头。

“套餐二:抱抱小腰,不过衣服怎比得上老婆这纤纤玉手的手感?所以选择这种方式结算,那个时间可能要稍稍长点,暂时就定为一个小时吧。”

“现在胆子肥了,想光明正大占我便宜了是吧!”楚怀玉气得脸都红了。

萧晨却委屈巴巴地摸了摸嘴唇,小声道:“我以为你会喜欢的!所以,还专门为你特供了第三份套餐,就是,就是那个亲亲小嘴啥的。”

“你还要不要脸!”楚怀玉气得脸红脖子粗,很不立刻给这家伙来上一巴掌。

本来她都已经忘了,可现在萧晨却硬生生把她亲他的记忆扯了出来。

“我可以不要,但你是老板。别家公司逢年过节的还发发奖金,加个班还有双倍工资。所以,你要是愿意体恤员工,顺便放放福利,其实我也是很乐意接受的。”

“你能不能再无耻一点?”

“你昨天不还让我好好表现的吗?二十四小时全天待命,还随叫随到,怎么就无耻了?”

这话倒是给楚怀玉也提了个醒:的确,若论条件,还真没比萧晨更适合这个差事儿的了。

转念一想,不就牵个手吗,忍忍就过去了。

压抑着心头的恼恨,为避免这祸得寸进尺,她立刻写了一份契约。

但心里却打定了主意。等一个月期限一到,立刻让这家伙收拾东西滚蛋。

有了这段时间缓冲,要再挑出一个信得过的人,也足够了。

“你也知道的,我这赋闲已久,手头紧,现在好不容易有了份工作,所以这头天的工资,你看能不能先给预支一下?那个,个人推荐,支付可选第三种套餐。”

刷刷签下自己大名,萧晨摩挲着手掌,把脸凑了上去。

至于楚怀玉嘛,当然是一把把他拍开,也没继续耽搁,出了门去。

严格说起来,萧晨这还是第一次动手开车。

不过,有融合的记忆,加上他绝强控制力,开车这件小事儿根本不值一提。

一路把人送到公司,萧晨本想跟进去看看,却被楚怀玉无情打发了。

无视了周围指指点点的人群,萧晨独自开着车在市内转悠起来。

虽然重生,可现在他的实力大打折扣不说,修为还极度不稳定。加上昨天不顾境界不稳数次出手,已经给这具身体造成了极大的负担。

当务之急,不只要稳定境界,还要将这具身体淬炼到足够支撑他修炼下去的程度。

可是现在不是当初在仙界,他所掌握的那些办法多数是不能用了,最快也最方便的当然是炼制丹药,就算地球灵气匮乏,但这么多年,他相信还是有一些灵材存留的。

思忖间,车就已经开到了惠明连锁药店的总店,路边正好还有个车位。

他也没多想,顺势把车别了进去,可这刚刚熄火下车,就听到一声刺耳的刹车声。

一辆红色法拉利不由分说横在面前,把他怼在路边。

一个女人开门下车,一身花格子衬衫没能掩住胸前汹涌,白花花的大长腿也没多少掩饰。

本来挺好看的脸蛋儿,但表情却怎么也谈不上好看。

“原来是你这个吃软饭的!不知道这个车位是我先看上的吗,赶紧给我让开!”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