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嫡女倾城:废材也是宝

更新时间:2021-04-02 13:41:27

嫡女倾城:废材也是宝 已完结

嫡女倾城:废材也是宝

来源:微小宝 作者:腾曦兮 分类:穿越重生

精彩试读:那刚刚飞驰的马儿,不知怎么回事,突然口吐白沫马失前蹄,倒在了地上,一命呜呼。狄云若暗道,城阳公主,你好狠啊!城阳公主惊出了一身冷汗,恩?这是怎么一回事?台上的人和台下围观的人都看傻了,脑袋一时反应不过来,这事恐怕只有一人知晓……狄云若冷眼看着城阳公主,只见她脸吓得煞白,眼神中透出惧怕,心底顿生一丝疑虑,难道这黑手不是她下的?还另有其人……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嫡女倾城:废材也是宝第16章试读

“呦,这狄家大小姐架子就是大,本宫已经恭候多时了。”城阳公主看着狄云若,一脸的愤怒。

“公主说笑了,我家离这远,又不像公主近水楼台,还请公主多多包涵才是。”狄云若不卑不亢的说道,轻轻地笑了笑,只是那笑意没有一丝到达眼底。

城阳公主强压下心头的怒火,冷哼了一声,“废话少说,开始吧!”

说罢丢给狄云若一柄球杆,也不谦让,双腿一夹马镫,马乘势奔跃,接着挥动球杆,运鞠于空中,连击数下,鞠不落球杆,纵马飞驰而去。

狄云若不敢怠慢,双腿较力,紧随其后。

城阳公主使出手段,场外叫好之声不断,城阳公主得意的回过头看着紧随其后的狄云若,眼里尽是不屑。

狄云若冷笑了一声,突然双脚点镫,飞身而起,在空中几个跃起,眨眼之间就到了城阳公主的马上,双手较力,居然在马背之上拎起了城阳公主,随手一丢,丢到了自己那匹兀自飞奔还没有反应过来的马身上。

城阳公主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手中的球杆落地,身形晃了几晃就要落马。场外的人看得目瞪口呆,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城阳公主此时要是落马,难免一死,马儿疾奔,哪里会顾忌到腿下,想想也是心寒。

观球台上的黄衣男子看到这里,忍不住站起了身体,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这电光火石的一幕。

就在这时,画面突变,狄云若双腿再点马背,回转身体,飞身落回了自己的马身上,伸手一捞,把险些坠马的城阳公主抓到了手里,往里一带,城阳公主才稳住了身形。

此刻的城阳公主吓得面色发白,可看到狄云若波澜不惊的面孔之时,就感到胸口发堵。

“不要你救。”城阳公主银牙一咬,在马上较力,一手拉住缰绳,一边用手肘猛击狄云若小腹。

城阳公主贵为一国公主,何曾吃过这样大的亏,自己几岁开始便习马球之术,骑技一流,运球击球更是难有敌手,曾一人过百骑,击球入门。如今这狄云若一上手就给自己来了一记下马威,怎能不心生烦恼,所以不管不顾的下了死手。

相对于城阳公主的急功近利,狄云若倒是一身的轻松,赢她如探囊取物一般容易,待自己耍弄她几个回合再说,好杀杀她的锐气。想到这,狄云若故意卖了个破绽,城阳公主一手肘得手,狄云若身体往后一倒,抓住缰绳的手也送了开来。

众人还来不及惊呼,只见狄云若在将要落地还未落地之时,单脚点马,腾身而起,回脚点向了马头,那奔驰的马身子一抖,发疯似的往前就冲,狄云若接着马的力道,在空中迅速的向前一蹿,飞身稳稳的落到了城阳公主的马上。

顿时,全场掌声雷动,大家忘了还在癫狂马上城阳公主,只顾着给狄云若叫好。

在观球台上的狄仁杰面色微微一凛,心道,云若,不要太外露,这皇家的颜面也是要给的啊!

黑齿常之则是瞪大了眼睛,看着在球场上飞驰的狄云若,眼底流露出一丝惊异,这个草包加花痴再次震惊了他,心底竟涌出阵阵酸涩,为什么她要的赌注不是自己?

狄云若见马儿狂奔,就要奔出球场,自是不能怠慢,单手拉缰,身体向下,捡起落在地上的球杆,飞身再起,空中几个点落皆是占了球杆之力,借力点力,眨眼之间就到了那匹疯跑的马儿近前,再次空中翻落抓住城阳公主的腰带,一把把城阳公主带下了马。

那刚刚飞驰的马儿,不知怎么回事,突然口吐白沫马失前蹄,倒在了地上,一命呜呼。

狄云若暗道,城阳公主,你好狠啊!

城阳公主惊出了一身冷汗,恩?这是怎么一回事?

台上的人和台下围观的人都看傻了,脑袋一时反应不过来,这事恐怕只有一人知晓……

狄云若冷眼看着城阳公主,只见她脸吓得煞白,眼神中透出惧怕,心底顿生一丝疑虑,难道这黑手不是她下的?还另有其人……

台上的狄仁杰看到这里也是惊出了一身冷汗,自己明明在那个黑衣人走之后,把饲料全部倒掉,也换了马,怎么还会这样?

“你做的。”狄云若翻了翻眼睛,用低的只有二个人能听到的声音问城阳公主。

“明人不做暗事,我要害你犯得着害你的马吗?我要凭自己的真本事赢你。”城阳公主说道,心里却暗暗冷笑,我才不会用这样下三滥的手段害你,等着吧,好戏还在后面。

就在这时,城阳公主的马突然也口吐白沫,倒地不起。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台上的男子侧过脸低声询问着身边那个娇媚天成的女子,“媚娘,你看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女子沉吟不语,心中禁不住惊讶,这狄家的大小姐果然不是等闲之辈,日后若是能为己所用,岂不是……

“爱妃,媚娘,你倒是说说看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男子忍不住追问。

“陛下,我也不是神仙,怎么能事事都知道呢?这里面一定大有文章,我们就静观其变吧。”女子轻声的回答。

“好。”

狄云若皱着眉头,看着城阳公主,暗道,看来此事不是城阳公主所为,此人居心叵测,这分明是一箭双雕之计,这人到底是谁?

和狄云若同样心思的还有城阳公主,她看到自己的马儿死在当场,也是心惊不已,自己若是此时正在那马儿之上,那马失前蹄,自己定当死于马下,是什么人要这样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看台的角落处有个黑影嘿嘿冷笑,闪身而去……

“还要继续吗?”狄云若翻了翻眼睛,问道。

“当然,马儿死了就死了,我让皇兄再弄两匹马出来,今天定要分出个胜负。”城阳公主见狄云若一脸的不屑,忍不住生气,心里一气恼,嘴巴就没有把门的,明知道自己不是这个草包丑女人的对手,也是拼死一较高下。

狄云若冷眼看着城阳公主,心道,看你还能耍什么花样。

“好的。公主殿下说怎样就怎样,小女子不敢违命。”狄云若不紧不慢的说道。

城阳公主一听,心火更盛,快步走到看台前,施礼道,“皇兄,请借我两匹上好的马,我要和狄云若再战。”

“哦,皇妹,你还要再比吗?你已经输了。”男子淡淡的说道。

“皇兄,怎么连你也向着那个狄云若?”城阳公主步步紧逼。

“好了,既然公主愿意再比试,不妨让她一试,胜负也未可知。”男子身旁的女子轻声说道。

“媚娘,你这是……”

“陛下……”女子对男子眨了一下眼睛,然后笑了笑。

“好,就如你所愿。来人呐,把朕的清风,明月牵来,赏给她们二个。”

“谢谢皇兄。”城阳公主喜不自胜。这清明,明月是皇宫马厩里最好的五匹马中的两匹,是狮子骢的嫡亲骨肉,难得一见的宝马良驹。如今皇兄竟把它们赏了下来,只是便宜了那个狄云若,想到这里恨意更深。

不多时,内侍就把清风,明月牵了出来。

狄云若翻了翻眼睛,定睛细看这两匹马,浑身雪白似皎月,四蹄生风敢腾云,端的叫一个好看,一匹鬃毛飘扬似清风,一匹额间飞雪,真是爱煞个人。

城阳公主毫不客气,牵过清风,翻身上马。

狄云若笑了笑,伸手抚摸着明月的鬃毛,附在马耳处,嘟嘟囔囔不知道说了些什么,那马儿竟嘶鸣了一声算是回答。

城阳公主冷眼看着狄云若,心里突然生出一丝恐惧……

这还是那个草包吗?要不是她自己的小命恐怕……可……

狄云若冷冷的看着城阳公主,脚尖点地,纵身上马。

城阳公主一见狄云若上马,不敢怠慢,手起杆起,鞠随杆动,快速的连挥球杆,放马奔驰。狄云若身体微侧,一手抓缰绳,一手拿球杆探出,在城阳公主的眼前快速的挥动了几下,晃开城阳公主的视线,顺势一带,鞠已落入狄云若球杆之上,云若吹了一声口哨,明月嘶鸣一声,扬起前蹄往前奔去,狄云若手动杆动,鞠在空中随着云若的球杆而动,突然,云若猛地发力挥杆,鞠在空中划过一道漂亮的弧线,直奔着球门而去。

城阳公主双腿较力,清风疾驰,就在鞠将落未落球门之前,城阳公主一脚勾住马镫,身体飞出,挥动球杆,鞠被球杆带动,转而落杆,城阳公主边挥动球杆,边收身体,手腕一转,鞠直直的向球门飞去。

说时迟那时快,狄云若身体早已纵起,手起杆落,鞠再次落入狄云若球杆之上,狄云若飞快的挥动球杆,鞠顺着球杆走动,狄云若在空中急转,手腕挥动,鞠再一次飞向球门。

城阳公主一脸的不可置信,只见她牙关紧咬,额头之上,已是流下汗来,红色的球衣已经被汗水浸湿,城阳公主奋力再次策马离身,挥动球杆,球杆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和鞠只差了毫厘,鞠一下子就进了球门。

再看对面的狄云若脸不红心不跳的端坐在明月身上,满脸轻松的浅笑,拿着球杆,“公主承让了。”

一时之间,万人围聚的球场静谧的连掉落一根细小的绣花针的声音都能听得到。

人们的脸上均是震惊之色,根本不相信眼前发生的这一切。

城阳公主的球技非凡,又岂是寻常之人所能匹敌,单说那飞马离身的凶险异常的招数也是难有人及,狄云若几个漂亮的起落,竟从城阳公主的球杆之上夺鞠,将鞠轻松送入球门,简直是逆天了,太不可思议了。

震惊的不仅仅有场边的围观人群,连观球台上的人也都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台上的女子看着狄云若轻轻的笑了一下,然后跟黄衣男子耳语了几句,男子频频点头。

黑齿常之更是惊讶的难以表述!早知今日,那日不如从了她!

人们纷纷凝重了表情,原本一边倒的情况骤然发生转变。

“你……”城阳公主气得说不出话来,拂袖而去。

“公主,说话可要算话啊,我的藏书楼。”狄云若得寸进尺的翻着眼睛,追着说了一句。

嫡女倾城:废材也是宝第17章试读

城阳公主回过身死死的盯着狄云若,恨不得把眼前的这个丑女人撕成碎片,不甘心和暴怒让她娇媚的面目变得狰狞,她突然神色一闪,趁着狄云若未加防备,右腿突然抬起,红色的靴尖“噌”的亮出一道暗芒,呼呼带响,向狄云若踢了过来。

狄云若冷笑一声,脚尖点地,一记漂亮的回旋踢,踢到了城阳公主的大腿根处,城阳公主痛的小腿一软,跌倒在地。

城阳公主见一脚失利,心有不甘,趁狄云若附身之际,又横出另一条腿,同样划出一道暗芒。

狄云若闪身避过城阳公主脚上的暗刃,右脚较力,不屑的冷哼一声,“找死。”

城阳公主一见不好,吓得花容失色,闭上了双目,只等就死。

“住手。”就在狄云若将要踢到城阳公主的紧要关头,一个女声喝止道。

声音不大,却是撼人心智,狄云若不自觉的收回了腿。

狄仁杰在观球台上惊出了一身冷汗,盯着狄云若,她竟然这般心狠手辣,若是皇家怪罪,她怎么能全身而退……

狄云若转过头,顺着声音看去,台上的女子气度非凡,一双媚眼如水,却暗如深潭,深不见底。

狄云若翻了翻眼睛,眸底平静淡漠,仿佛刚才的一切并非自己所为,对自己的处境毫不担心。

那女子见狄云若满脸的不在意,轻轻的笑了一下,朗声道,“云若姑娘,我今晚在太极殿设宴宴请后宫女眷,你可要来哦。”

“还不快点谢皇后恩典。”狄仁杰在一旁连忙说着。

“谢皇后隆恩。”狄云若施了一礼。

“罢了,都散了吧。”女子说完扶着黄衣男子离开了观球台。

狄云若翻了翻眼睛,挑了下眉毛,嘴角微弯,扯出一抹淡漠的笑,面上依旧是无情和薄凉。

狄光嗣不知道从哪钻了出来,一把抱住狄云若的胳膊,“老姐,你真行,我就知道你能赢,这下看那些杂碎还有什么话说!哈哈!”

狄云若扯出自己的胳膊,冷声道,“先回家再说,去给我牵马。”

狄光嗣双眼放光,接过缰绳,不由赞叹道,“老姐,这马真好,什么时候给我也弄一匹啊。”

狄云若翻了翻眼睛,不理狄光嗣,转过身就往外走。

黑齿常之看着眼前发生的这一切,心中微疼,想要上前,可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该和这女子说些什么。

她的身影几日间就占据了自己的心扉,日里梦里全都是她,她让自己完全陷落,怎舍得再放手……

现如今,只能是目送着狄云若离开,心中百转千回。

狄云若丝毫不知道黑齿常之的爱慕之心,若要是知道今日与城阳公主的这一场马球赛让黑齿常之对自己情缘深锁,恐怕她打死也不会和城阳公主比武了,更不会去要什么藏书楼,早就逃之夭夭了。

注定的劫难,注定的情劫,逃又能逃到哪里呢……

远远的,球场外的某一个角落,一道白色的身影瞬间消失……

狄光嗣牵着马跟在狄云若后面,狄云若的头脑中不断的闪现出城阳公主偷袭自己时的那件暗黑的踢马刺。

那踢马刺诡异古朴,暗刃呈黑色,显然是喂过剧毒,那剧毒似曾相识,却又想不起到底在哪里见过。

狄云若有些疑惑,头脑纷乱不堪,一会儿是前生,一会儿是今世,那些记忆的碎片怎么都无法聚集在一起,越想头越痛……

忽然,狄云若翻了翻眼睛,挑了一下眉,站住了脚步,前方似有轻微的响动,更有一股淡淡的杀气弥散而来。

狄光嗣见狄云若停住了脚步,问道,“姐,怎么不走了。”

狄云若微微一笑,道,“光嗣,你先上马,不管发生任何事,你都不要下马,记下了吗?”

“姐,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别废话,照我说的做。”狄云若冷声道。

阴暗的巷角,一群黑衣人禁声隐在墙和树的阴影中,隐匿的及其隐蔽,若不仔细看根本无法辨认。

狄云若冷冷一笑,“出来吧。”

暗中隐匿的杀手见狄云若如此说话,互相使了个眼色,从几个方向包抄过来,转瞬间,狄云若已经被团团围住,狄云若翻了翻眼睛,仔细一瞧,这批杀手居然有三十几人。

素质不错,行动统一,分工明确,训练有素,果然是大手笔。

黑衣人并不多言,数把刀齐齐的向狄云若劈来。

狄云若眉毛一挑,微微一笑,看着白刃纷飞,脚尖点地,向上腾起,同时手腕翻转,卸去了一个黑衣人手中的刀刃,随后借力点起脚尖,刷刷刷,几声闷响声,一刀一个,短短十数秒,狄云若就放倒了七八个,其中还包括隐藏在人群中,试图突袭狄云若的杀手小头目。

他们是杀手,可他们不知道狄云若才是真正的杀戮者!

狄云若下手异常狠毒,每一次刀落,必定会倒下一人,每次倒下一人,都会有鲜血喷溅而出,不止血腥,还很残暴。

为首的黑衣人面色一窒,觉得不可思议,然而由不得他多想,转眼间三十几人就倒下了过半。

黑衣人首领猛的一个翻身,刀从上往下就劈,同时,从袖子中抖出一道黑芒,“仓啷啷”声响,竟然是一柄黑色软剑,其他十几人同样动作,也亮出了黑色软剑,霎时间黑白交替的刀剑又向狄云若挥过来。

狄云若挥着手中的长刀,看上去十分轻松的杀着人,躺在地上的黑衣人越来越多,血腥味越来越重,那群原本十分凶残冷血的杀手也逐渐变得忌惮起来。

黑衣人头领挥手示意,剩下不到十人的杀手不再动手,而是拉开了一个包围圈,围着狄云若不停的打着转。

狄云若嘴角勾起一丝笑意,手中动作不停,一个旋风三百六十度侧踢,踢倒了狄云若正前方的黑衣人,黑衣人瞬时倒地,口喷鲜血,再也动弹不得。

狄云若皱了皱眉,这样紧张的时候还不忘低头看了下自己的衣裳,看身上没溅上血,满意的笑了笑,身子再次悬起,手起刀落,又结果了一个黑衣人的性命。

首领一看不好,打了一声口哨,剩余的黑衣人各自转身隐在暗处,袖筒里抖出袖珍暗弩,“噗噗噗”向狄云若连连射出。

狄云若冷笑一声,脚下的步子瞬间移动,刹时间分化出数道身影,虚虚实实让人看不清楚真身。

虽然眼睛失去了目标,杀手们也不慌乱,而是继续发射这箭弩,狄云若挥动手中的长刀,快速的挥动,竟在身侧四周形成了一张无形的刀网,那刀网竟然如同漩涡一般,快速的移动飞转,那些箭弩竟“劈里啪啦”的掉了一地。

狄云若再次冷哼出声,双臂较力,刀网无形中竟吸起了落到地上的箭弩,只见那些箭弩调转头,向黑衣人反射而去。

只听“咕咚,咕咚”声响,刹时之间,黑衣人又倒下了几名。

狄云若冷冷的看着眼前的场景,眼神直接射向杀手头领,头领的眼睛正好对着狄云若的冷眸,心惊不已,暗道不好,此命休矣。

一旁的狄光嗣坐在马上早就看傻了眼,腿肚子转筋,动弹不得。这也怪不得他,他一直娇生惯养何曾见过如此大的阵仗,没尿裤子已经很不错了。

感受到狄云若凌厉的杀气,为首的黑衣人头领,再也不敢贸然行事,他一个暗示,活着的黑衣人迅速爬起,并向他聚拢过来,此时的杀手。连同头目,只剩下三人,二人对战狄云若,另一人却扑向了呆傻在一旁的狄光嗣。

他们是最优秀的杀手,从来不屑于用旁人来威胁,可今天的这种情形之下,他们再也顾不得什么道义行规的,竟对狄光嗣下起了毒手。

狄云若斜眼看见那人扑向了傻坐在马背上的狄光嗣,不由得怒从心起,吹了声口哨,那明月竟扬起前蹄,对着那个杀手就踢了过去,没加防备的狄光嗣,手一松,跌落在地,“哎呦”一声方才回过味来。撒腿就要跑,就听狄云若一声怒喝,“狄光嗣,你今天要是敢跑,以后我就不认你这个弟弟,你就不是我狄家的男人。”

狄云若并不想难为狄光嗣,狄光嗣年岁尚小,见到此种情形逃跑也无可厚非,可狄云若就是要他做个顶天立地的男人,这点杀戮又算得了什么?故此喝令狄光嗣。

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狄光嗣听到这里,竟然不跑了,挥了挥还未长成男子汉的拳头,就要冲杀过来。

那冲向狄光嗣的黑衣人见状一乐,这回看你还往哪里跑。刚要出手抓狄光嗣,冷不防从身后飞来一物,正好打在黑衣人的太阳穴上,“扑通”一声栽倒在地,一丝两气。

此时的狄云若早就制服了剩余的那两个黑衣人,一手一个,“扑通,扑通,”二人被狄云若扔到了地上。

他们怎么也想不到,三十几人在不到十分钟的时间都折在狄云若的手中,惊讶之余只剩下了害怕。

狄云若冷冷的说道,“我,并不想杀人,告诉我谁是幕后的主谋,我就放过你们。”

“哼,做梦!”杀手头目冷哼出声。

“好,这回我就让你好好做做梦,尝尝什么叫生不如死。”他们听到了一声冷入骨髓的声音。

小说《嫡女倾城:废材也是宝》 第16章 你输了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