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溺爱成瘾:宝贝,你好甜

更新时间:2021-03-29 18:54:35

溺爱成瘾:宝贝,你好甜 连载中

溺爱成瘾:宝贝,你好甜

来源:微小宝 作者:白笙 分类:总裁豪门

精彩试读:孟凡临安静地坐在那,视线一直没有从许诺身上离开,“反正今天是不行了。”察觉到那强烈的眼神后,许诺没有思考,直接就对了上去,“明天,孟先生有时间吗?”……回到家,许诺直接就躺在了沙发上,一动都懒得动。恰好这个时候,陈嘉柔也跟着她过来了,一开门,她差点没被对方给吓死。陈嘉柔定了定神,坐到沙发旁边的椅子上问道:“诺诺,怎么样?见到他了吗?”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为了他才回国的-白笙

南城有名的商贾,孟凡临,想不到竟是在这种场合遇见他。

孟凡临也不意外对方会认得他,当即温柔一笑,“我很好奇你为什么不回去睡?而是选择在这里小憩。”

二十分钟之后他就已经来了,盯着许诺看了半天,应该是真的累了,竟然这么久才发现。

“要不是孟先生身上的古龙香水太过诱人,我只怕是要在这里过夜了。”许诺轻笑一声,拨了拨脑后的头发,“这么安静的地方少有,看来我跟孟先生很有缘分。”

看着女人那勾人的嘴唇,孟凡临只是一笑,接着脱下西装披在许诺的背后,“是啊,所以我得把这缘分紧紧抓住,一不小心跑了可怎么好?”

“孟先生还真是有趣。”说话间,许诺将身体往孟凡临怀里靠了靠,紧接着,鲜嫩欲滴的红唇出现在他颈间,吐着热气,“那孟先生可得抓紧了。”

这暧昧的姿势,勾人的话语,换做任何一个男人都会心动吧?

可孟凡临却是一点反应都没有,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属于我的自然跑不掉。”

看来,他不喜欢主动的,许诺轻笑一声,随后就坐了回去,“想不到孟先生这么有信心,时间不早了,能麻烦您送我回去吗?”

“我的荣幸。”

随后,两人一前一后离开了凉亭,也就在这个时候,崔凌予悄悄冒出了头,刚才发生的一切,可都被他看在了眼里!

不是说孟凡临不喜欢女人的吗?

到达酒店门口,这时已经有一辆车在那等待。

“看着他幸福,心里真的会开心吗?”

孟凡临想知道,许诺是真的不在乎,还是将伤心悄悄留在了心底,等到没人的地方才真正发泄。

许诺摆了摆手,“不然呢?一个劈腿的渣男,我还能拿把刀杀了他不成?”

孟凡临偏头看着她,“你倒是豁达。”

“像孟先生这样的人,心里应该比我更加豁达吧。”

想到这,许诺勾了勾嘴角,刚准备上车的,没想到脚底一滑,竟直接摔了下去。

好在孟凡临眼疾手快,直接就将她揽入怀中,“怎么这么不小心?”

说完就抱着许诺上车,替她将安全带系好之后才让司机开车。

“初次见面,孟先生就对我这么好,难道就不怕我会借此缠上你,要你负责吗?”

自始至终,许诺都没有拒绝,只是静静地看着眼前这个男人。

“初次见面,就敢上我的车,难道就不怕我会吃了你吗?”孟凡临反问道。

“孟先生不会的,您这么一个温润有礼的人,怎么可能会跟我一个弱女子计较呢,况且,像我这样的女人,你想要的话还不是一抓一大把?”

孟凡临的脾性许诺是了解的,绝不可能因为她就坏了规矩。

孟凡临只是淡淡地笑,“许小姐还真是和别的女孩不一样呢。”

“叫我许诺就好。”许诺从包里拿出手机,“今天孟先生帮了我,无论如何都得请您吃个饭。”

孟凡临安静地坐在那,视线一直没有从许诺身上离开,“反正今天是不行了。”

察觉到那强烈的眼神后,许诺没有思考,直接就对了上去,“明天,孟先生有时间吗?”

……

回到家,许诺直接就躺在了沙发上,一动都懒得动。

恰好这个时候,陈嘉柔也跟着她过来了,一开门,她差点没被对方给吓死。

陈嘉柔定了定神,坐到沙发旁边的椅子上问道:“诺诺,怎么样?见到他了吗?”

“计划很顺利,他对我比想象中还要好呢。”想到刚才两人的对话,许诺又一次露出了玩味的笑容,“再说了,我不就是因为他才回国的吗?第一步已经达成,你应该为我高兴才对呀。”

“真是对你一点办法都没有,服了你了!”陈嘉柔知道阻止不了她,只是事先将所有的预防针都打一遍,“孟凡临这个人,绝对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你小心一点。”

第二天,清晨。

闹钟一响,许诺就起床了,接着洗漱吃早餐,她底子本来就好,不化妆都是美的,可今天要请孟凡临吃饭。

无论如何都得郑重一些,她可不敢有丝毫懈怠,光是化妆就耗费了整整一个小时。

为了请他吃饭,她特意将地点定在了南城最高端的餐厅。

‘繁花似锦’名副其实,繁枝容易纷纷落,嫩蕊商量细细开。

整个餐厅的布局很好,一进去就有种身临其境的感觉。

许诺穿了一条浅蓝色的连衣裙,踩在八公分的高跟鞋走了进去,在侍者的带领下,她看到了许多让人惊艳的景色。

餐厅不只是吃饭的地方,也可以像风景一样观赏。

等了许久,也不见孟凡临出现,随后便拨通了他的电话。

很快,电话那边传来了他温润如风的声音,结合眼前的景致,有那么一瞬间,许诺竟然有点不想醒过来的冲动。

“抱歉,今天可能要失约了,公司临时有点事要处理。”他说。

许诺回了回神,“没关系,下次可以再约嘛,但是今天是我请你,你不来可怪不得我,下次,就该是你请我了。”

心里纵使有些失落,但她还是得装作不在意的模样,毕竟被放鸽子的是她,孟凡临心里多少会有些愧疚。

“好。”

挂断电话后,她就准备离开了,也就在这时,对方包间的门被打开了。

崔凌予拿着手机从里面走了出来,在看到许诺后,他直接就把电话给挂了。

“许小姐,你怎么会在这?”崔凌予看着她,笑容格外欣喜。

许诺没什么反应,只是淡淡地回道,“我约了朋友,但他现在来不了了。”

“我正想着什么时候还能见到你呢,没想到缘分这么奇妙,既然遇见了,不如一起进去吃顿饭,我们才刚刚开始呢。”

崔凌予说完就上前来拉许诺的手,但下一秒就被拒绝了。

崔凌予眯着眼,将许诺从上到小打量了一遍,“怎么,许小姐该不会是怕我会对你做些什么吧?”

原来是莫先生-白笙

许诺本来打算回去的,可看到崔凌予这样,一下子就来了兴致,就陪你玩玩吧。

旋即走到他的面前,说道:“崔二少这话我倒是听不懂了,难不成,你还能把我给吃了?”

崔凌予不喜欢拐弯抹角,直接上前揽过许诺的腰肢,随后捏住她的下巴,“漂亮的女人很多,可是聪明又漂亮的女人却不多,能不能吃下得看我的本事,许小姐,可否给我个机会?”

“呵呵……”许诺借势倒在了崔凌予的怀里,“那就要看崔二少有没有这么大胃口了。”

崔凌予扬声笑了起来,正准备带许诺进去的时候,一个男人从包间里走了出来。

无奈,崔凌予只能松开许诺,快步走到莫承面前,“莫先生,你怎么出来了?”

此话一出,许诺迷离的双眼瞬间变得清晰起来,眼前的男人高大威猛,虽然看不清脸,但她还是能清晰的感觉到对方周身散发出的强大气息。

莫承点燃一根香烟后,才将视线转到崔凌予身上,“里面太闷了,出来透透气。”

说完,莫承就将目光放到了许诺身上,眼神之中波澜不惊。

“介绍一下,这位是许诺小姐。”崔凌予笑着介绍。

许诺熟练地掀起一抹微笑,“莫先生,你好。”

莫承的目光一直停留在许诺的身上,久久不能离开。

崔凌予见此情形,心中不由得谩骂,果真是祸国妖姬。

孟凡临,南城大佬,据说在四年前,妻子就意外身亡了,自那以后,他身边再没有别的女人出现。

昨天,许诺却被他抱上了车,两人在凉亭亲密的样子可都被他看在眼里。

莫承,世家公子,莫氏集团的总裁,莫家独当一面的掌舵人,这么多年,身边没有一个女人,清心寡欲,不近女色。

这都是大家有目共睹的,甚至有些人都怀疑他的性取向。

可谁能想到,他现在直勾勾地盯着许诺看,那样子哪像个断袖?

这两个人人物他一个都得罪不起,要是莫承真的看上许诺了,那他还不得乖乖奉上?

要知道,整个南城,谁不想跟莫家沾上关系,莫承今天能来他已经非常激动了,不就是一个女人吗?

虽说心里有些不甘,但只要抱上莫承这尊大佛,他以后的前程根本就不用愁了。

思索间,莫承已经收回了视线,同时打开了包间的门。

回过神来,许诺似是想到了什么,不由得轻笑一声,“崔二少,莫先生进去了。”

听到她提醒,崔凌予赶紧眨了眨眼,莫承果然没了人影。

看来,莫先生对许诺不感兴趣啊!

想到这,崔凌予变得肆无忌惮,直接揽着许诺的腰进去了。

偌大的包间里有十几个人,这会儿都已经交谈起来,甚是热闹,崔凌予见状,立马将许诺拉到一边坐下,期间,咸猪手袭遍全身。

许诺也不躲,只是淡淡地笑着,时不时往莫承那边看几眼。

这餐桌上坐着一半安氏的人,在看到许诺的时候,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都变得非常复杂。

特别是崔效岳,仔细打量许诺和莫承。

从一进来,崔凌予就想尽办法地灌许诺酒,“来,诺诺,今夜我们不醉不归!”

一杯接着一杯的酒下肚,许诺对自己的酒量很有信心,“好呀。”

不一会儿的功夫,放在许诺面前的酒就空了大半,连崔凌予都有些醉了,可她却只是面上红晕,脑子清醒的很。

“崔二少,您这酒量不行啊,我都还没醉呢,你就先不行了。”

调侃地将手搭在崔凌予的肩膀,红唇附到他耳边,“嗯?不是说要吃了我吗?”

极尽诱惑的话,让崔凌予身体一紧,接着手很不耐地在许诺大腿间摩挲,“谁不行了!继续!”

又是一杯接着一杯的酒下肚,终于,许诺撑不住了。

从包里拿出手机,给孟凡临发了个信息:我在繁花似锦,能让人来接我一下吗?

很快,那边就有了回复:好。

崔凌予这会儿已经醉的不省人事了,许诺满意地点了点头,旋即从桌上拿了杯酒,起身走到莫承的面前。

“莫先生,能跟我喝一杯吗?”

不同于刚才的反应,她只是微笑,试探地摇了摇手中的红酒杯。

不出意外,莫承压根没理她,起身便要离开这,看到这一幕的许诺,脑子一热,直接就跑到了莫承的面前。

对方还没反应过来,她就已经像个猴子攀附在了莫承的身上,熟悉的气息萦绕在鼻尖。

她承认,孟凡临身上的香味很特别,但跟莫承的体香相比,还是有一定差距的。

这种香味是与生具有的,她以前,跟喜欢闻。

莫承没想到她会这样,当即冷冷地吐出两个字,“放手。”

下一秒,就听到许诺软糯地在他耳边说:“回家……我要回家……”

虽然只有简单的两句话,可还是把剩下那些人给看愣了,莫承竟然没有将许诺甩开?

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要知道,这些年想爬上他床的女人不在少数,要么就是被他给无视了,要么就是缺胳膊断腿,无一例外。

今天这是怎么了,莫承竟然站在那一动不动,看那意思还要将许诺带走?

也就在这个时候,崔凌予从醉生梦死中清醒了过来,看着眼前的一幕,他心里更多的是不甘。

好不容易才把这女人灌醉,竟然白白便宜了莫承!

不成,他必须要阻止,许诺,是他的猎物!

酒精果然能让人冲动,做自己心里不敢做的事情,眼看着许诺就要被带走,崔凌予心里一横,直接往莫承离去的方向赶。

可惜,半路上被崔效岳给截胡了,“你疯了!莫先生的女人也敢抢!”

崔凌予气不过,“可是大哥,她原本应该是我的!”

“不管怎样,莫先生将她带走了,你死了这条心吧。”

如果莫承刚刚丢下许诺,那崔凌予还有机会,可现在连人一起带走,没留一句话。

这说明什么?

说明从这一刻起,许诺就是他的女人!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