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情感 > 枕上婚姻

更新时间:2021-03-27 19:23:17

枕上婚姻 已完结

枕上婚姻

来源:微小宝 作者:倾安暖夏 分类:都市情感

精彩试读:拉着朋友的手臂走过去,完全没注意到有四道目光已经在他的爪子上扫过,有些显摆的跟人介绍:“这是萧叔叔,你见过的,就不需要介绍了,这位,就是我小舅舅,梁钰。”想了想男孩还是加上了一句“他人很好的,很疼我。”后面这句话是说给小舅舅听的,虽然说小舅舅对乖巧的名门淑女一向敬谢不敏,但是,沈凉夏的本质他最清楚,生怕舅舅透过现象看清本质,生出不该有的心思。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柔若无骨

梁钰是个很贴心的男人,尤其是对女性,犹如苏菲护舒宝一般的体贴入微。

他不知道外甥的小女朋友究竟是什么样的家世,倒也没有将吃饭的地点定在豪华的吓人的顶级酒店,而是定在了朋友的私人会所里,非顶级,却也比一般的酒店要贵上些许。

这么私密的地方,用来招待外甥的小女朋友刚刚好。

说起女性,上之八十岁老奶奶,下至立地十八天的女婴,梁舅舅自觉都能搞定,沾沾自喜的跟朋友显摆:“这种小女生,最重要的就是照顾她们的自尊心,可以显摆自己的高大上和无所不能反而会引起她们的反感,尤其是那种敢和人飙车的小女生,绝对不是一般人家的孩子,该有的见识还是有的。”

萧蜀黍记在心里,状似不经意的问道:“ 她们那个年纪的孩子是不是都很叛逆?听不进别人的意见?”

“这个,多少都有点吧,二十岁,青春正好,繁花初绽,叛逆不多,高傲有之,甚至还有点中二拎不清,觉得看透世事,又会迷茫的感觉自己不过是凡尘中的一点微芒,当然听不得别人的意见,不过这也是这个年纪的女孩最可爱的地方,朝气蓬勃,连故作世故的模样都是单纯可爱的,因为她们并没有真正长大,对这个世界还充满善意。这个时候,做什么事说什么话就讲究策略方法了,温水煮青蛙的诱导不失为可行性方案。”

一长串的泡妞宝典,萧蜀黍只get到了重点部分,繁花初绽的美丽,不容人触碰的自尊心,温水煮青蛙一样的诱导方式。

“她们最讨厌絮絮叨叨或者疾言厉色的教训,所以,这一点一定要谨记。”

萧蜀黍眉峰动了动。正待多问两句,却被走廊上忽然打开的门打断了话头,从里面走出来的女孩边走边回头和同伴说着话,萧宴忱忙让道,却没躲开,还是被女孩踩了脚,随后那个身体也撞向了他的怀里,萧宴忱避无可避,只能伸手将人扶住。

女孩没想到自己会撞到人,凛冽的男性气息毫无预兆的入侵到她的世界,女孩红了耳根,抬头想要道歉,却看直了眼。

面前的男人身材高大,剑眉凤眼,气势凛然,俊美如天神,紧抿的薄唇唇色正好,形状性感漂亮。

捂住胸口,女孩只觉得心跳得好快,涩涩的舔了舔嘴唇,扑面而来的纯阳性气息让她口干。

她忘记了该有的反应,还是身后的同伴提醒了她:“萧先生,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您。真是荣幸。”说着话将朋友扶开,摆出最完美的笑容面对眼前的男人:“对不起,我朋友身体不好,她……”

“我没有身体不好,对不起,我一时没看到。”女孩急急开口,打断了朋友的话,这个时候,她忽然不想让眼前的人知道她的身体有毛病。

“没关系。”男人声音清冷淡漠,神色更加漠然,女孩没有注意到身边朋友的不自在的僵硬,只觉得这声音低沉入耳,甚是好听。

男人走了,步伐稳重,背影挺拔,气势不凡,女孩红着脸咬着唇目光不舍得挪开。

“南园,他是谁?”她问,刚才朋友叫他萧先生,想必是认得他的。

却听得身边的人嗤笑一声,她忙回神,南园的神色颇有几分不以为然,还有几分不屑:“你们两姐妹到像是约好的一样,都对一个男人投怀送抱。”

女孩黛眉轻蹙,似有些不相信:“你说他是萧宴忱?”怪不得那张脸看上去有些眼熟。

“不是他还能有谁。怎么着,看到长得这样的萧宴忱,阿蕤是不是有些后悔没有去参加那个宴会了?不然的话,说不定你们现在早就已经开始约会了。”

南园说话半真半假,让人摸不到头脑。

沈蕤不说话,看着她笑,一副已经看穿她心思的模样,这让南园更加恼怒,再想起方才萧宴忱漠视所带来的难堪,心里顿觉气氛。冷哼一声,也不去管朋友,直接甩袖子离开。

沈蕤没有急于追上去赔不是,而是盯着男人消失的方向又看了一会,方才红着脸离开。

这间会所,沈凉夏本能的生出许多排斥来,这里是沈蕤经常来的地方,她是真的不想进去,无奈已经来了,又不能临阵脱逃,只能在心里后悔,早知这样,当初一定问明白了到底是约在了什么地方。

远远地看见南园和沈蕤一前一后的出来,凉夏将自己隐藏在顾潮汐的身侧,遮住了她们的视线。

等人上车走了,方才探出脚步。

“走吧,小舅舅他们应该来了。”顾潮汐带着人进去,并没有注意到身边女孩方才的异样。

梁钰在这里有专属的包房,平日里,从不对外开放,顾潮汐倒是偶尔来过几次,带着朋友来这里毫不愧疚的刷舅舅的账单,所以这边的人对他倒还熟悉。一路上遇见熟悉的人,看他带个女孩子进来,免不了打趣几句,被顾潮汐举重若轻的挡了回去,和沈凉夏相处这么久,他自然知道什么样的态度才不会令身边的女孩反感。

沈凉夏在顾潮汐的身边从来都只觉得舒服,顾潮汐虽然出身名流世家,但是她不求着顾潮汐什么事,当初两人飙车撒疯赌钱一拍即合,这才会成为好朋友,这份友情凉夏一直很珍惜。所以,对于这次和他家人的见面,凉夏也颇为慎重,不想给对方长辈顾潮汐结交了不三不四的朋友的错觉,所以,按照顾潮汐说的那样,打扮的中规中矩。

五分袖白色勾花镂空民族风露肩t恤,浅灰色过膝A字印花裙,脚上一双白色中跟鱼嘴鞋。本来还想再鼻梁上架上一副眼镜的,后来想想太过矫情,一个都敢去飙车的人,装什么学霸淑女,中规中矩就可以了。

她自觉这副模样很邻家,可是,看在别人眼里却是不一样。

包房的门打开,出现在门口的女孩犹如静静绽放的百合花。白色体恤镂空露肩的设计露出女孩圆滑细嫩的肩头,紧身的A字裙将女孩完美的腰线臀线全部勾勒出来。

修长匀称如白藕一般的小腿,脚踝纤细而不失丰满,脚背的肌肤白嫩透明,鱼嘴鞋的前尖露出来的脚趾匀称整齐如细细的葱白。

女孩站在那里,从微微羞涩到惊讶懊恼,皓齿乍分寒玉细 黛眉轻蹙远山微,羸弱乖巧娇俏妩媚,如上好的葡萄酒,芳香诱人而不自知。

萧宴忱眼帘微合,手指微动,默默地转着西服上的袖扣。

梁钰从惊喜到恍然大悟再到冷静自若,不过片刻功夫。

唯一不明就里的只剩下顾潮汐 一个人。

拉着朋友的手臂走过去,完全没注意到有四道目光已经在他的爪子上扫过,有些显摆的跟人介绍:“这是萧叔叔,你见过的,就不需要介绍了,这位,就是我小舅舅,梁钰。”想了想男孩还是加上了一句“他人很好的,很疼我。”

后面这句话是说给小舅舅听的,虽然说小舅舅对乖巧的名门淑女一向敬谢不敏,但是,沈凉夏的本质他最清楚,生怕舅舅透过现象看清本质,生出不该有的心思。

这只骚狐狸 骚气四溢无孔不入,实在是不得不防。

梁钰回头看了好友一眼,眼神简单明了:“你怎么不提醒我一下这就是那只小妖精。”

萧宴忱神态漠然,目光转向别处。根本不去看他。

骚狐狸笑成大尾巴狼,笑容可掬的伸出爪子:“原来这小崽子说起的那个好朋友就是你,没想到,我们又见面了,这一回,可不能拒我于千里之外了。”

梁舅舅放电之于不忘记踩一下外甥。

小崽子,毛都没长齐呢就想泡妞,不过话说回来,眼光还是挺好的。

若不是因为对方是顾潮汐的舅舅,单凭这个花孔雀一样的笑容,沈凉夏肯定不去搭理他并且转身就走,可是,现在不行,他是顾潮汐的长辈,自己不能让顾潮汐没面子。

手伸出去,几乎立刻的就被握住。

女孩抿了一下唇,摆出微笑:“您好,谢谢您的帮忙。”

女孩的小手被握在手里,梁钰只觉得心心神一荡,笑得更加——欠揍。

“那里,应该的……”

“你好,正式介绍一下,我叫萧宴忱。”萧蜀黍毫不客气的截了胡。

沈凉夏呆愣一下,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做这个多余的介绍,却不能当着别人的面让他下不来台,当下艰难的从梁舅舅的爪子里将手抽出来放到男人的大手中。

白皙修长骨节分明的大手握住纤纤绢秀的小手,对比鲜明,美得像电影封面。

细腻嫩滑柔若无骨的小手被握在掌中,萧蜀黍只觉得有一股酥麻的感觉从掌心开始蔓延,轰的一下撞进心里又流向四肢百骸。说不出的舒服伴随着浅淡不明的慌乱,迫使他连忙像被烫到一样将女孩的手松开,眸色微沉的坐回沙发上,神色晦暗不明。

凉夏站在那里,颇为尴尬,她不明白这男人为什么这么厌恶自己,而更不明白的却是明明厌恶自己,为什么还要来握手,做的那个自我介绍莫不是在明明白白的告诉她,两人不是一路人,应该划清界限。

可是,这也太让人难堪了。

骚狐狸与老闷骚

送出的手被猝不及防的甩开,凉夏只能尴尬的愣在原地,心里隐隐有愤怒在升腾。

顾潮汐看出她的尴尬,想要开口化解这种气氛,连忙做出解释:“萧叔叔……”

“哎呀,他的脾气就是这样了,凉夏是吧,别和他一般见识,来,坐这。”骚狐狸魔高千丈,搭着凉夏的手臂就将人带到餐桌前坐下,一切不留痕迹,明明占了便宜还化解了尴尬,顺便打击了外甥。

大外甥心头发凉,只觉得心头忽然有了些许不好的预感。偏偏又无能为力,他将自己定义为朋友,很多事情,想要再进一步,反倒不如别人来得轻巧痛快。

将人安置好,梁舅舅回眸一笑,看着外甥的眼神十分微妙。

小屁孩,看那个样子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友情以上,恋人未满,甚至这小丫头根本还没开窍,只是拿他当朋友待,这样的关系,简直脆弱的一击即破。

小舅舅志得意满,只觉得缘分使然,他原本还想着从车牌号入手去查女孩的身份呢,没想到连这都省了,这么个场合里,简直就是他发挥长处的最好时机。

看看那边的两个雄性生物,一个对感情一知半解用了昏招,一个对小妖精避如蛇蝎,恨不得离得远远的,两人都不足为惧,又能更好的成为他的陪衬。

实在是没有比这更美妙的事情。

坐在女孩的身边,亲手倒了茶递到女孩的手里,梁舅舅的笑容像是刚刚从母鸡屁股里挤出来的鸡蛋,热乎乎的烫手。

“这就是缘分,我真是没想到那个侠女就是你,你不知道门打开的那一刻我有多惊喜。”

大外甥终于意识到不对劲了,连忙走过来坐到了沈凉夏的另一边,直接抢过小舅舅的话头:“凉夏,你和舅舅怎么会认识?”

实在是太堵心了,大外甥十分郁闷,早知道这样,坚决不会带人过来,感谢什么,他自己记着这份情就行了呗,才不把凉夏往这只骚狐狸面前带,不过话说回来了,为什么萧叔叔会对凉夏这般的看不上,顾潮汐的目光落在远处的萧宴忱的身上,一脸费解。

“这个,可是不能告诉你,只能说缘分使然。”

骚狐狸的骚气满满,笑得十分欠揍。

沈凉夏撇撇嘴角,心中告诫自己,这个场合,她真的不能甩袖子离开,不能让顾潮汐失了面子。

只是不经意的回头,却不想刚好对上萧宴忱的目光,冷漠疏离让人心里异常的不痛快,扭过头去,凉夏告诫自己,以萧宴忱的身份地位,不将她看在眼里实在是再正常不过,明明应该很明白的道理,何必纠结,自寻烦恼的蠢事真不是她干的。

目光落在骚狐狸的脸上,还是那句话,事情过了,就要界限分明,狐狸道行太高,这个游戏设定,她玩不起,恕不奉陪。

这么想着,沈凉夏反倒是对梁钰的献殷勤能坦然自若的接受。

只是看在有心人的眼里,却又是另一番景象。

事实上萧宴忱甩开女孩的手之后,他就后悔了,不应该这么做的。只是当时脑子一热,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就甩出去了。

人甩出去了,心里的慌乱却并没减少。

这种情绪并不陌生,只是已经多少年不曾有过了,这种不可控的情绪让他本能的排斥。

不应该是这样的。

那个女孩,实在是和他想要的女人相差太大,叛逆,嚣张,放肆,不好控制,从脾气秉性,到长相,都不是他想要的,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

难道是因为之前近一天的朝夕相处,才会生出这样的感觉来吗?

萧宴忱仔细剥析自己的内心,发现这个想法其实很靠谱。

女孩的长相虽然不是他想要的那种,但是,又不能否定女孩的确很美,不可方物的美,这样一个千娇百媚的女孩在你的面前表现出柔弱,乖巧,聪明,风情万种,应该是男人都会忍不住生出点不一样的心思来。

可也仅限于次,若说真的想要再有些什么,却也是枉然了,被美色所惑,一时迷茫,却不代表真的就能天长地久此心不变。

这不过是男人见色心喜的劣根性在发作而已。

其实真算不得什么。

只是当他心情微定,就又对上了女孩的眼睛,费解,猜测,还带着若有似无的类似于委屈的情绪。

再一次让那种浅淡的心慌涌上了男人的心头。

他无意的举动想必真的让她很尴尬吧。

抬眼望去,想要解释的话憋在了他嗓子里,郁闷的情绪再一次涌上心头。

梁钰果然在大献殷勤,并且她还接受了。

她是傻的吗?看不出来梁钰是什么人,还有那个顾潮汐,你那是在干什么?脸都要贴在一起了,怎么不做连体婴?

萧蜀黍心中有股火气压不下去,站起来奔着餐桌走了过去。

坐在椅子上的三个人瞬间感觉到背后一股冷空气毫无预兆的袭来。舅甥两个不约而同的扭过头去看后面,见到萧宴忱寒着的一张脸,就都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顾潮汐缩缩脖子,梁钰赶紧补救,虽然没有说今天是答谢宴,但是,毕竟人还是他拐来的,自然不能忽略。

只可惜这一回梁舅舅的长袖善舞没有用对地方,一席八面玲珑毫无漏洞的话说出来,反而换来更森寒的低气压。

梁舅舅无奈的看看好友,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凉夏撇撇嘴,看吧,她就知道会是这样,这男人,还真是顶顶看不上她,倒也难为他了,这么讨厌她还要勉强和自己待在一个餐桌上,真真是难为他了。

默默抿唇不说话,凉夏做一个识时务的人,知道人家看她不顺眼,索性降低存在感,不去招人厌就是了。

她那是什么样子,明明之前还和那两个人有说有笑的,为什么他一坐到这里就连头都不抬了,萧蜀黍心头火起,只觉得腔子里的那股火越烧越旺,偏偏还没有可发泄的地方,只能暗暗的憋着。

只可惜,萧蜀黍憋着火的后果就是室内的冷空气越来越强,越来越浓,弄到最后,别说两个小孩了,就连梁钰都不再说话了,更别提这种情况之下还要献殷勤的事情了。

没了那个活跃气氛的人,餐桌上的情形可想而知,一顿饭,吃的味同嚼蜡,放下筷子的时候,几个人都松了一口气。

沈凉夏是多半刻都不想再待,起身与狐狸告别,和顾潮汐一起离开。

至于萧蜀黍,好么,人家连看都没看一眼。

萧蜀黍盯着相携离开的两个小朋友,一双眼睛冒着暗火。

梁钰将人送走,转回来坐在好友对面,觉得有必要谈谈这件事。

“人家再怎么说也是一个女孩子,你就算是不喜欢她也不能这样明目张胆的针对她啊,你看那么个长得跟朵花似的女孩儿,愣是被你看得连话都不敢说了。至于这样吗?”

他什么时候针对她了,明明是她看到他过来立刻就不笑了,怎么又变成是他的错了。萧蜀黍手指敲着桌面,心头的暗火逐渐转为明火。

梁钰看人脸色,连忙摆摆手:“哎,算了算了,反正她那样的你也不喜欢,你们以后也不会有什么瓜葛,摆脸子就摆脸子了吧,也算不得多大……”事,梁舅舅的话还没说完,就见好友骤然起身正冷冷的看着他。

梁钰:“……”

“以后有事不要再找我。”萧宴忱扔下这句话就踏步离去,梁钰懵逼了。

这什么意思,不过是他想泡的妞不和他的眼缘,用不着这样吧,对一个女孩子,这点涵养都没有,活该这辈子孤独终老。

梁舅舅心中恶狠狠的诅咒。

被诅咒的人一脚踹翻了会所大厅靠着墙柱放着的大花瓶,花瓶稀里哗啦的碎了一地,声音清脆入耳,却没缓解他心中的纷乱,倒是将主管经理给招来了。

见是他,也不敢提赔偿的事情,一个劲的陪着笑脸,问是不是对萧先生有什么怠慢不周的地方。

萧宴忱解下了领带,西服脱下来挂在胳膊上,说话简单直接,声音清冷无比:“明天我会让人送花瓶的钱过来。”

经理想说不用,到底自己不是老板,他只是个打工的,这大花瓶可是老板买来放在这里充门面的,值不少钱呢,老板真的追究起来,他负担不起,正想说话,却被人打断了话头。

“行了,笑得比肾都虚,萧先生有钱,才不在乎你这仨瓜俩枣的,这样,实在不行你将这个账记在我身上。这花瓶钱,我来赔总可以了吧。”

经理连忙打着哈哈推辞,梁钰实在是不耐烦看他那个模样,挥挥手将经理赶走。自己则是蹲在那看着那堆碎片,心中颇有些烦躁,揉了揉眉心,心中暗骂一句更年期的老男人,随后走了出去。

他和萧宴忱开一台车来的,总要把人先送回去再说。

哪成想到了门口就看见萧宴忱已经坐在了驾驶座上,梁钰撇撇嘴,走了过去,正要打开车门,却不防萧宴忱忽然启动汽车绝尘而去,留给他的只有一个无情的车屁股,和之前山顶别墅遇见小妖精的那次异曲同工。

梁钰:“……”那是他的车好么?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