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情感 > 强势占有

更新时间:2021-03-30 15:35:59

强势占有 已完结

强势占有

来源:微小宝 作者:白衣挽清风 分类:都市情感

精彩试读:但她并没有在意什么,淡定的整理了下礼服裙,大大方方的穿梭过人们的视线,来到指定的休息室里。戚思闻言听到了什么风声,连忙放下手中的活来到休息室:“小舒,你没事吧?我听人说你遇着韩雨馨和陆……”“没事,戚思……我想问下韩雨馨身边的林东生和她是什么关系?”当下,她最关心的可是自己弟弟的问题。至于陆霖甩自己面子和韩雨馨故意让自己出丑,她统统不在乎。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强势占有:冒牌货

林夏安很快缓过神来,坐起来后退了一些:“你说的这是什么话,我怎么就不是从前的沈舒了,难道还是别人冒牌的吗?”

陆霖抓住她的手腕令她再无法后退:“最好别是。”

林夏安真是猜不透他到底是怎样想的,但应该是不知道真相,可能只是看到她和沈舒处事方面有些不同,所以才有此怀疑随口一说。

想到这,林夏安松了一口气。

陆霖也不再深入这个话题,穿上外套便一声不响的离开了公寓。

林夏安盯着他离开的背影,愁云遍布。

这男人太任性了,说来就来,说走就走,一句招呼都不带说的。

见面会的前一晚上,戚思手捧了一个精致的礼盒,笑意盈盈的从门外进来。

此时林夏安正在为明天的出面做最后的准备。

虽然第一次面对那么多媒体会紧张,但是她并不害怕,因为她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

“小舒,快来试试这礼服。”

戚思将礼盒碰到了林夏安面前,林夏安打量了下这精致的盒子,疑惑的询问一声:“什么礼服?”

戚思也顾不得解释,迫不及待的拆开把那件精美的粉白礼服拿了出来。

林夏安颇有些惊讶看直了眼,这条定制礼服,确实很精美。

“你知道这是谁给的吗?”

戚思拿出礼服在她身上比了比,林夏安摇头不知,戚思放轻音量在她耳边说了人名。

“陆霖?”

林夏安有些不可思议的下意识开口,想到陆霖那冷冰冰的脸,有点不敢相信。

戚思似乎很是开心,忙不迭的让林夏安去试穿下礼服。

礼服仿佛是专门为她定制的一般,非常的合身。戚思一见,忍不住拍起双手笑着道:“漂亮!明天妥妥的可以借用造型打个翻身仗,好好博取一把头条。”

林夏安觉得这种娱乐圈的生存规则还是他们混迹已久的人懂,之后戚思又为明天的美容室预定,造型,以及媒体采访等问题都和林夏安细细说明,末了叮嘱了林夏安最后一句话:“总之该挡的问题我都会酌情挡掉,你不必多言,只负责美就行。”

林夏安笑了笑:“别人都不知道我失忆吧?”

“公司对外只是说你劳累过度身体欠佳,需要修整一段时间。”

林夏安一猜也是,失忆可不是什么小事,更何况还是艺人失忆。

次日一早,林夏安就被戚思从床上拽起来,匆匆忙忙边贴面膜边上了房车。见面会是临近晚上才开,这一大早就开始折腾起来,让林夏安累的够呛。

戚思叹了口气道:“小舒,这见面会全公司的艺人几乎都到齐了,不准备充分点怎么争奇斗艳脱颖而出呢?”

戚思这么一说,林夏安也无话了。

因为是大型的见面会,来捧场的明星艺人诸多,所以承办方还特意办了不长的一段红毯签名,所有到场的艺人都从红毯而过。

之前的沈舒并不是非常的有名,和她挂钩的多的是绯闻和演技差等通稿,所以主持人刚念及她名字的时候周遭人热情都不是很高。

但她一下车,那条极其贴合她身形的礼服就受到了不少人的关注,尤其是今日她精心打扮的一番,看似随意却丝毫不失高级感,走路带风,极其自信,仿佛自带光环似的,一路走过去,想让人不注意都难。

林夏安之前看到沈舒出席活动的造型真是有点土,加上她本人在圈内一直有点自卑怯弱,所以虽是有颜但总归气场不足。

为了弥补这点,那段时间林夏安频频在镜子面前练习,直到满意为止。

从现场的热情度来看,努力似乎是有了点回报。

戚思在外场一路跟着,看到越来越多的摄影机流连在林夏安的身上,她也忍不住兴奋,可算是开了个好头,争了口气。

于是她连忙抓住这个时机好好跟熟悉的媒体工作者套套口。

因为有公司和戚思在外面打点,即使在采访的时候林夏安也没有接到什么难以回答的问题,总之这个见面会非常平静的度过。

可她去后台的时候,却被人堵住了去路。

此时她提着裙子刚走下一段阶梯,一个身穿华服的女人直接站在了她面前挡住了去路。

林夏安抬头,见到一张熟悉的人脸。

说她熟悉,是因为她生前在电视上就看到过这个女人,女人名气还不错的样子,平时都觉得她漂亮又亲和,可是现在的她,却带着满满的鄙夷和嘲讽,尤其是那双凌厉的眸子,对沈舒似是充满着不屑。

来者不善。

林夏安很快就闻到了难缠的气息。

但她还是不忘本分礼貌的打了个招呼:“韩小姐。”

韩雨馨的目光径直落在了林夏安的礼服上:“沈舒你真是好福气啊,还有这件礼服可穿。”

说话阴阳怪气,听的林夏安觉得耳中带刺一般。

这么明显来找茬,林夏安也不打算就这么轻易被放倒。只见她笑了笑:“我荣幸至极。”

见她还欣然回应的样子,韩雨馨面露不快:“我说你伤都还没有痊愈,急着赶什么场子?不趁此机会多休养休养再战?”

听闻此话,想来这个韩雨馨对于沈舒发生了什么事情可谓是很了解了。林夏安摸了摸自己的手腕,上面还隐隐留着一道疤,不过此时这道疤被手镯所遮,并不显露。

“不劳韩小姐挂心,这点小伤无伤大雅。”

“自杀了一次怎么连人的变了?更加会说话了呢。”韩雨馨察觉到她嘴皮子可比以前厉害多了,之前,沈舒可不会这么圆润无畏的连续回应她,对于韩雨馨的嘲讽也只是默然接受。可现在,不但没有一点的忌惮她,并且还有股子傲气。

这让韩雨馨心里十分不快,说话也变得直接起来:“我劝你啊多磨练磨练演技再去接活,凡事都依靠着男人上位可不是长久之计,你以为别人很在乎你吗?实则你不过是个被利用的工具而已。”

韩雨馨嘴角一弯,双手抱胸挪到林夏安面前,并且捏了下她身上的礼服:“你能穿上这衣服的次数可不多,得好好珍惜啊。”

林夏安转身迎上韩雨馨的视线:“我自己的事情当然有分寸,不需要外人叽叽歪歪评头论足,我工具不工具的,自己开心就好。”

说话间还露出八颗大牙的笑容来,气的韩雨馨脸色顿时微变:“沈舒你真是胆子变大了,骄傲了是吧?陆霖给了你衣服你就以为自己厉害了吗?可以在他的庇护之下为所欲为?呵,异想天开!”

“如果韩小姐挡住我的去路只是单纯来跟我说这些无意思的劝言,那不好意思了,恕不奉陪。但你还是可以演独角戏的。”

林夏安觉得无趣,这韩雨馨仗着自己有几分牌面就在后台欺负小艺人,之前也没有听戚思说沈舒和她结怨。想来她肯定是为逞一时口舌之快,故意讥讽下复出的沈舒。

有这无聊的应对时间,还不如去后台好好练习下唱歌什么的呢。

于是林夏安撂下这句话后就准备闪人。

韩雨馨一手拽住她胳膊哼笑道:“不要试图打陆霖的主意,他可不是你能惹的,既然做了工具就要有做一个工具的自觉。”

听到这里,林夏安总算是知道她为谁而来了。

说起陆霖,她倒起了兴趣,回身想要给韩雨馨一顿暴击,可是话还没有出口,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在不远处呼唤:“雨馨!你要的东西我给拿来了。”

一个高瘦的男人从走道那边跑了过来,将手中的东西递到了韩雨馨面前。

此时林夏安猛然一怔,尤其是在看清男人的脸时,顿时脑子一片空白。

弟弟!

他……他什么时候和韩雨馨,和娱乐圈挂钩了?

中途来的男人,就是林夏安的亲生弟弟,林东生。

强势占有:戳到痛处

这突如其来的见面让林夏安一时反应不过来,呆愣在原地,显得有些局促。韩雨馨以为她是被自己说到了痛处,瞬间洋洋得意起来:“怎么?脸色变得这么铁青?是戳到痛处了?”

林夏安无暇顾及她,目光落到了林东生那,满脑子都是疑问。弟弟什么时候混上娱乐圈了?

这厢还没有缓过神来,又突然听到韩雨馨突然柔声唤道:“陆霖哥!”

说完,人就小跑着迎了上去。

林夏安闻声回头,刚好看到陆霖颀长的身影站在不远处。

林东生紧跟着韩雨馨上前,看着样子,俨然跟戚思跟在自己身后一样。

“陆霖哥,你今儿怎么有空来了!”

韩雨馨极为亲昵的抓住陆霖的手臂摇晃了下,脸上还带着羞涩的笑容,与方才那个凌厉毒舌的样子相去甚远,现在看来纯真不少。

陆霖对韩雨馨的亲密并没有拒绝,反而将她的手放在了自己臂弯处,俨然一副把韩雨馨作为女伴的状态。

陆霖也看到了林夏安,但只是淡淡的瞄了她一眼,连话都没说。

林夏安倒不是很在乎。

可自从陆霖过来后,这后台顿时来了不少的人。大部分都是公司内部的人员,他们在看到韩雨馨和陆霖亲昵的画面时,各个都忍不住上前寒暄几句,好像证明自己和他们很熟的样子。

韩雨馨时不时的颇具挑衅的望着林夏安这边,某个瞬间,她突然提高了音量并主动拉着林夏安到陆霖面前。

“刚才沈舒还在我跟前说,她这段时间多亏了陆霖哥的照顾呢,要是没有陆霖哥,她都无法这么快恢复工作了。”

当着众人的面一下子拉出林夏安,顺道微笑着讥讽了她一声,告诉别人沈舒现在的一切都靠着陆霖得来的。

公司内部的人多多少少听说过沈舒和陆霖的一些花边新闻,此时韩雨馨这么一发话,更是让人心有所定,连带着看沈舒的目光都变得深意起来。

林夏安并不为此而感到难堪或者敏感,倒是淡定的冲陆霖道了谢:“谢谢陆先生的照顾,以及……韩小姐的照顾了。”

陆霖冷漠的罢了手,依旧一句话都不搭理她,反倒问起韩雨馨:“雨馨,上次你想要的礼物我已经让助理送回你家了,有空回家的时候看看。”

他一边温和的说一边带着韩雨馨往另一头的休息室走去,韩雨馨立刻想起来礼物的事,笑意盈盈的挽紧陆霖的手:“等会陆霖哥陪我回家看下吧。”

“好。”

走向远处的陆霖对韩雨馨照顾有加,公司里的人都知道韩雨馨和陆霖是旧相识,两人的关系可比沈舒这种见不得光的关系磊落又光明的多。

这下看着陆霖对沈舒和韩雨馨的两种态度,让沈舒像个小丑一样被撂在原地。

林夏安能感觉到旁人看她的目光是多有趣了。

但她并没有在意什么,淡定的整理了下礼服裙,大大方方的穿梭过人们的视线,来到指定的休息室里。

戚思闻言听到了什么风声,连忙放下手中的活来到休息室:“小舒,你没事吧?我听人说你遇着韩雨馨和陆……”

“没事,戚思……我想问下韩雨馨身边的林东生和她是什么关系?”

当下,她最关心的可是自己弟弟的问题。至于陆霖甩自己面子和韩雨馨故意让自己出丑,她统统不在乎。

戚思微微一愣,有些不解的说道:“韩雨馨前段时间新来的助理。”

助理?

林夏安点了点头,戚思忙追问:“你问他做什么?是不是他对你做了什么事?是韩雨馨指使的吗?还是……”

“没有,我瞧着眼熟就多问了一句,我没事。”

林夏安淡淡解释,看她心事重重的模样,戚思以为她是因为陆霖的事而感到烦恼,不禁跟她解释了一声:“陆先生和韩雨馨你别放心上,陆先生和她也不过是逢场作戏罢了。”

戚思坐在林夏安的身边继而开口:“韩雨馨做明星不过是玩一玩,以她的家世背景要什么有什么,咱们以后遇着她绕着走就行,陆先生因为两家背景所以才对她颇为照顾,不然以她那大小姐脾气,你觉得陆先生会忍受……”

“恩,我知道了。”

她打断戚思的话,对于她而言,陆霖跟谁在一起都无所谓,反正自己也不是真正的爱他。不过是借着这垫脚石盼望着能尽早给崔宇帆他们颜色瞧瞧!

戚思收了嘴,点头道:“只希望你别跟以前那样太过在意,不然……吃亏的只会是自己。”

她的这句话林夏安没有听进心里,因为她被墙上挂着的一副画所吸引了目光。片刻后,她指着那副有些熟悉的画问戚思:“戚思,你知道这画的原作者是谁吗?”

戚思顺着目光看去,摇了摇头:“这个……不知道。”

林夏安仿佛一下子计划到了什么,嘴角露出一丝微笑来,告诉戚思:“这画的作者叫崔宇帆,陆梦薇喜欢的人。”

崔宇帆是谁不知道,但陆梦薇是谁,戚思再清楚不过了。

这幅画,顿时给林夏安指了一条路来。

是时候从崔宇帆的画下手了。

回去之后,林夏安通过网络打听到了崔宇帆办画展的时间和地点,并于开展的第一天去了场馆。看着那一幅幅精心创作的画,林夏安心里头的恨意又源源不断的激发了出来。

原来的她和沈舒一样蠢,为了心爱的男人不惜委屈自己。

现在倒好,成全了他人,却把自己逼到了绝路。

“这个,还有对面那副。”

此时林夏安指着所看中的两幅画拍了下来,成为办展第一个拍崔宇帆画的人。

不仅如此,之后的几天,林夏安都指定了几幅画让戚思代买。戚思看着公寓里堆在小房间的画作,一脸不解:“小舒,你这是怎么了?突然买那么多画作什么?浪费啊!”

很快戚思又想到裴钱,心里头有些愕然:“不会……是和裴钱有关吧?”

林夏安拍了下她的肩膀:“你想多了,纯粹欣赏画作而已。”

看她这样子,显然是有别的事情。戚思多番追问也没有问出个所以然来,索性就任由她去了。不过还是叮嘱了一声:“这些最好不要被陆先生看到,不然他又……”

“这我知道。”

陆霖那脾气,得顺毛而来。

说起陆霖,不知道是不是近几天过于忙碌,自从那次在见面会后台打过照面后,他就没有再出现过。不过这样也好,给了她足够的空间去对付崔宇帆。

那天林夏安没有什么日程要赶,遂亲自去了画廊一趟。

刚进去,就被负责拍画的人叫住:“沈小姐!”

沈舒疑惑的摘下墨镜,那人笑意盈盈的开口道:“是这样的沈小姐,崔先生得知您多次购买他的画作对您十分感谢并好奇,他刻意叮嘱我如果这几天能见到你,一定要代他转告一声谢谢。还有……崔先生刚好今儿过来了,是否需要帮您通知一声,让……”

林夏安眉头一挑,今天他过来了?正好。

于是她打断那人的话,微微一笑:“能见见崔先生也是十分不错的,还麻烦你帮我引见下。”

那人连连点头,不出一会,便有另外的人带着林夏安来到了画廊三楼的一个拐角处。

从这扇门进去,里面豁然开朗!大大的格局通透无比,崔宇帆就坐在画室中央潜心创作着。在见到林夏安时,他脸上的笑容逐渐退去,取而代之的是满满的诧异。

“是你?”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