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不为替身:勾栏皇妃请下堂

更新时间:2021-04-11 13:43:46

不为替身:勾栏皇妃请下堂 已完结

不为替身:勾栏皇妃请下堂

来源:微小宝 作者:姝颜茹婳 分类:穿越重生

精彩试读:见皇后娘娘已经相信了自己,不再陪着,到掖幽庭领罚去了。可惜呀,这件事宇乾虽然没有明发谕旨,但世界上根本就没有不透风的墙,很快后宫就都知道了平日里贤良温婉大度的皇后娘娘的真正为人。可惹来好一阵笑,特别是柔昭媛娘娘,她是以前宇乾的良娣,早受过秦诗茵很多暗害,现在别人算是帮她折了皇后娘娘的面子,她自然是最高兴的。乐府,小莲一边帮着月姑姑给聂欢颜上药,一边还喋喋不休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不为替身:勾栏皇妃请下堂第18章试读

宇乾呢,不过是得尹公公禀报小莲在外面半天,认为聂欢颜出了什么大事儿,所以才撂下一干臣子,说是让他们休息一下,才过来这里的。

这会儿事情了了,自然是要回去的。

不过烦闷的心情倒是好了不少,“朕还以为她就没有一点自己的脾气呢,没想到今日竟然还敢反击皇后。”

皇帝陛下何许人也,自然将事情看得明白,知道那是秦诗茵折磨聂欢颜,但是反被她摆了一道。

终于又发现了她像那人的一点,就是睚眦必报,半点亏都不吃。

即使当场报不了仇,天长日久的也会讨回来。

尹公公跟着,当然是挑好话儿来说,“可是姑娘再如何聪明,这最后还不是得让皇上来做主。”笑呵呵的,“奴才看刚才姑娘都愣住了,这会儿心里指不定怎么感念陛下呢。”

“就你会说话。”被这么一奉承,宇乾更加心情大好。

回御书房看那些老头子,也觉得亲妾了不少。

那头皇后娘娘可就不如他如沐春风了,对蝶风沉这一张脸。

“本宫不是叫你点到为止吗?你怎么下了那么重的手,还是说你生了什么别的心思,所以认为本宫的话无关紧要了?”

看来还是在意刚才蝶风对宇乾表达的情意。

蝶风姑娘立时跪下,“奴婢岂敢呀,奴婢也不知那聂欢颜竟然如此娇弱,又替娘娘感到不值,所以气愤之下才收不住手。”经过这么一缓冲,已经想好了托词,“刚才那般言语只是为了让皇上相信此事确实是奴婢出于嫉妒一人所为罢了。”

哀哀哭惨,“奴婢打小跟着娘娘,娘娘还不知道奴婢嘛。”

表示既然她在王府时候拒绝了做宇乾的通房,这会儿就不会生出这样的心思。

秦诗茵一想也是,,她身边能如蝶风这般值得信任的人也不多。

立时就变了一张脸,笑盈盈将她扶起来,“本宫哪里是在怀疑你,你若真有这个心思,本宫成全你又何妨,只是你看皇上刚才的态度,本宫是怕你被皇上厌恶了。”

这般假惺惺的安抚,蝶风也就是听听而已,并没有当真。

见皇后娘娘已经相信了自己,不再陪着,到掖幽庭领罚去了。

可惜呀,这件事宇乾虽然没有明发谕旨,但世界上根本就没有不透风的墙,很快后宫就都知道了平日里贤良温婉大度的皇后娘娘的真正为人。

可惹来好一阵笑,特别是柔昭媛娘娘,她是以前宇乾的良娣,早受过秦诗茵很多暗害,现在别人算是帮她折了皇后娘娘的面子,她自然是最高兴的。

乐府,小莲一边帮着月姑姑给聂欢颜上药,一边还喋喋不休的。

“皇上真的很在意姑娘,一听说皇后娘娘在这儿,立马就甩下内阁大臣过来了,皇上本还有许多政务呢。”

特别是刚才,她看皇上眼里可全是温柔,这是皇后都没有的待遇。

聂欢颜冷笑,“他在意的可不是我,不过是我这一张脸罢了,不管他对我千好万好,为的也不是我这个人。”

“不管是为了什么,皇上现在对着的始终是姑娘不是,姑娘也该和软一些。”

月姑姑无奈叹气,虽然不知道她与皇帝之间是怎么回事,但也能猜到一二。

她听说过那位倾国倾城的舞娘的事,联系宇乾怎么样也得让聂欢颜学舞,又从聂欢颜平日的只言片语中可以得知,宇乾将她当成谁的影子,自然就能想清楚了。

“既然已经在后宫这个旋涡当中,姑娘就应该为自己以后的前程,为家里想一想。”

“家里~”聂欢颜喃喃,捏着皇后交给她的玉佩,确实是得为她父母想一想了。

好在皇后想要利用她,这段时间不会对她父母下手。

也就是因为这样,她才敢肆无忌惮的打皇后巴掌。

抓着月姑姑,眼里升起一丝希翼,“姑姑在宫外可有人脉?或者可认识平日能出宫的人?”

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感觉月姑姑不只是一个乐府管事这么简单而已。

她可看得清楚,不管是宇乾还是秦诗茵,也不会轻易就对她发作,总是有那么一点点尊敬的。

月姑姑失笑,“姑娘是为了聂老爷与聂夫人罢?”

从怀里掏出一个信封给聂欢颜,“姑娘挂念家中,他们也是挂念姑娘的。”

聂欢颜急忙打开,确实是她父亲的字,心中无非就是絮絮叨叨说一些他们的日常,顺便再告诉她,他们已经进京,以后每个月都可以见一次,再问聂欢颜好不好,怎么之前几次都没有回信,是不是宫中不方便。

一时之间,聂欢颜差点止不住眼泪,珍之重之的将信捂在心口处,“姑姑怎么有我父亲的信?”

她刚才看前面应该还有几封寄过来才是,怎么就只拿到了这个。

月姑姑安抚的拍拍她的手,“你忘了今日乃是亲族探望宫人的日子了?”

大胤的圣祖皇帝为了显示自己的仁德,特地设立每个月二十五日,可以让在京的宫女太监的亲人在皇后西北角一个小门进行探望自己儿女。

虽然时间很短,就能说几句话,双方都还要经过重重排查,但是对他们这些人来说,能见一面是一面,只半柱香的时间也够了。

“咱们乐府有人去见亲友,正好遇到你父母拿着信在贿赂管事的太监,听说前面几封你都没有回信,料想是被截住了,根本没有送道你这边,就捎带着帮你带过来了。”

“姑姑替我好好谢谢那位姐姐!”聂欢颜有些沉重,说话就有些咬牙切齿的味道。

不让她与家中联系,皇帝陛下根本不屑这样做,那么就是皇后娘娘的手笔了。

已经忍不住到一边提笔,龙飞凤舞的洋洋洒洒写了好多话。

塞给月姑姑,“姑姑能不能帮我给父亲去个信,不能经过那些常帮人捎东西的,不然肯定还是会被皇后娘娘拦截。”

根本没想到聂欢颜这般直言不讳,月姑姑微微怔愣,但终是接过了这封女儿报喜不报忧,让父母不要担心的家书。

不为替身:勾栏皇妃请下堂第19章试读

月姑姑拍了拍聂欢颜的手让她安心,“你放心吧,我在宫中这许多年,自然也有我的人脉,定会将信原模原样送到聂老爷手中的。”笑着安慰,“待姑娘养好了身子,没准下个月就能亲自见到双亲了。”

她知道,现在聂欢颜在意的只有聂家二老,根本不看重什么权势宠爱,便只能用这个激励她,让她还有好好活下去的意志,不可再如此终日消沉了。

就像一个母亲一般谆谆教导自己的女儿,“如今你的父母已经被皇后娘娘盯上,你若不想让他们出事,必须得先委曲求圈养精蓄锐,先稳住了皇后。然后再暗中争取皇上的恩宠,争取一步步往上爬,让皇后不敢再对姑娘下手,方能保全聂老爷他们。”

满是凝重慎重郑重,就希望聂欢颜经过此事能想通了,早日送走这尊菩萨,她自己也就能轻松一些。

所以月姑姑对聂欢颜是一点都不藏私了。

“归根结底,在这宫里姑娘,姑娘这样的出身,能依靠的只有皇上的恩宠。”别人家世显赫还能依靠家里,但是聂欢颜却是不能了。

仔细盯着她看了一会儿,“你不喜欢自己这张脸,可她也是你手中最厉害的武器。若利用得好,足以让皇后都为之忌惮胆寒。”

聂欢颜心里很是复杂,她也是极其聪慧的女子,怎么不知道月姑姑所言都是为了她好,都是金玉良言。

闭了闭眼睛,想起家中父母种种疼爱,再睁眼里面就多了些许坚定沉稳甚至是阴鸷。

“多谢姑姑这段时间的照顾,我都明白的。”

自从进入这座皇宫开始她就多身不由己,自己如何,便是香消玉殒她也不在乎,只是他不能让自己的父母成为别人手中鱼肉,谁知道那把刀什么时候就将他们秘密宰割了呢。

她绝对不能让她的父母因为她而万劫不复!

见她已经有了这样的决心,月姑姑总算是欣慰了不少,“姑娘想清楚了就好,我这就为姑娘去送信。”

聂欢颜却是将她拦住了,让小莲拿来自己从宫外带来的匣子。

取出里面的所有银票,“这是三百两银子,姑姑这些日子为我打点花了不少,以后往来送信也肯定要麻烦姑姑,姑姑就请先拿着吧。”眼神微暗,有些赧颜,“等用完了我再想办法。”

这是她全部的积蓄了,但是用于宫中打点,再怎么节约恐怕也只够三四个月的。

尚宫局发放月例银子的人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这个月竟然没给她发。

好像是说她现在身份特殊,他们不知道该是按照原来小宫女的身份发,还是按照什么,所以要耽搁一段时间,等作出了决策再给补上。

皇帝陛下也是真的抠,怎么说她也侍寝过两次了,不给位份就算了,连一点赏赐都不给。

她现在穿的衣服还是尹公公让尚服局的人做的,不然估计她也没衣服传了,进宫时发放的宫女服饰早已被收回。

月姑姑权衡了一下,终是瘦下。

不是她不舍得自己垫出去的钱,只是不想让聂欢颜更加难堪。

柔声安慰着,“皇上日理万机自然不会注意到这些小事儿,以后姑娘让皇上更加上心了,皇上自然就会注意到姑娘的难处。”

归根结底吧还会要争宠。

其实也可以隐晦的求助一下尹公公,毕竟什么事儿,他知道了,宇乾也一定会知道,只是月姑姑希望她尽早与皇帝陛下关系破冰,所以就没有提这件事。

待她出去之后,聂欢颜也没放了匣子,又从里面拿出一块玉佩给了小莲。

“我知道跟着我委屈你了,我也没有什么好东西,这个就希望你不要嫌弃吧,不是什么好成色的。以后即使有什么,我也希望咱们是好聚好散的。”

小莲连连摆手不敢收,“姑娘说什么呢,奴婢不过是一个洒扫的宫女,若不是跟着姑娘,现在还日日做粗活呢,哪像现在这么轻松,况且姑娘是宫中脾性最好的主子了,奴婢自会永远跟着姑娘。”

聂欢颜笑了笑,“你就收着吧,算是我给你见面礼,只是迟了一些。”

她倒也不是不信任小莲,认为以后他们之间会有背叛什么的,只是她这个身份,以后有没有出路还不知道呢,若是一直是宫女的名头,哪里用得起伺候的人,她自己就是伺候人的。

御书房当中,事情说得差不多,接下里只需要具体人员上了折子宇乾批复就好,大家就此散去。

尹公公贱兮兮凑上来,一看就知道没憋什么好事儿。

躬身请旨,“尚宫局使人来说聂姑娘身份特殊,不知如何发放例银还请皇上示下。”

宇乾了然的瞪一眼他,“这等小事都要来请旨,尚宫局是觉得朕太过清闲了?还是他们的尚宫大人已经在那个位置上坐腻了,希望朕让她撤下来?”

自然两者都不是,大家只是想要知道聂姑娘以后前程如何而已。

皇帝陛下亲自说了她的月例,他就是个什么身份。

尹公公只是想提醒皇帝陛下,聂姑娘身份尚且卑微,所以才会被后宫接二连三为难。

明白他们这点小心思,宇乾也没有真正生气,微嗔,“聂欢颜身份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尚宫局当真小题大做。”略微思考了一下,“她也算是个美人,以后一应供奉就按美人的份例来吧。”

正四品的宫妃,便是官宦人家的女儿初初进宫,有很多也到不了她这个位份。

这不,刚刚过去不久的大选,丞相之女也不过得正五品才人之位,皇上对聂欢颜的恩宠让尹公公都吃惊了。

一时之间竟然有些搞不明白,皇帝陛下这样子,到底是对聂欢颜上心呢,还是不上心呢。

但不管怎么说,聂姑娘这回可算是真正的出人头地了。

既然已经占着这个份例了,那么离坐上这个位置那一天还远吗?仿佛已经看到了聂欢颜被六宫巴结的那一天,尹公公唏嘘着随皇帝陛下往乐府而去。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