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夺人之爱

更新时间:2021-03-27 13:19:31

夺人之爱 已完结

夺人之爱

来源:微小宝 作者:梦得 分类:总裁豪门

精彩试读:正当程心沉思之际,远处传来男人的吼叫声,在寂静的深夜听来十分恐怖。她翻身下床寻找声音来源,偌大的房子静悄悄的,只有楼上传来的喘息声。楼上只有向文天一人居住,程心来到二楼,脚步如猫般轻盈。尚未走到主卧室,喘息声已经停止,接着是阵阵男人哭号的声音,那么地隐忍,那么地凄怆……程心停在卧室门口,那一声声悲号犹如利刃一刀一刀划过她的心。终于知道向文天为何不让其他人待在这栋屋子里,多少个夜里,他必然像这样从恶梦中醒来,独自吞下痛苦的泪水。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夺人之爱第5章试读

整天下来,程心早已身心俱疲,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

膝盖的伤固然疼痛,但肩负的压力更让她喘不过气来。

拿出藏在抽屉底层的相片,程心边看边掉泪。

“妹,你放心,答应你的事我一定做到,不管遭遇多大的困难……”

照片上赫然出现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脸孔,那是程心和她的双胞胎妹妹程怡。笑得开朗的程怡揽着微笑的程心,长相难以分辨的两妹妹却有着截然不同的个性。

五年前那场车祸,失去双腿的程怡痛不欲生,最后选择结束生命。

在医院那十天,她不断对妹妹诉说悔恨和痛苦,也带泪描述着她和向文天一家人相处的点点滴滴,程心从她的语气看出妹妹对向文天的欣赏和仰慕。

在程怡自杀的前一天,她握着妹妹的手哀求着,要妹妹务必答应代替她赎罪,照顾双目失明的向文天。

当时程心便有不好的预感。她答应了妹妹,并形影不离陪在妹妹身边,谁知趁她进洗手间的短暂空档,双腿截肢的妹妹竟然忍着疼痛爬上窗户,由十二楼的病房一跃而下……

孑然一身的程心强忍悲痛办完妹妹的丧事,花了五年时间才从不幸事件中回复,等到自觉能平静面对向文天时,才透过妹妹的好友,也就是钱楠的远房亲戚得知向文天的近况。

于是,她得到这个接近他的机会。

即使自认能够平静以对,真正面对他时,却比她所想的困难几十倍!

仿佛妹妹的愧疚和遗憾全数占据了她的身心,那种感觉强烈得令她难以承受。

“啊――”

正当程心沉思之际,远处传来男人的吼叫声,在寂静的深夜听来十分恐怖。

她翻身下床寻找声音来源,偌大的房子静悄悄的,只有楼上传来的喘息声。

楼上只有向文天一人居住,程心来到二楼,脚步如猫般轻盈。

尚未走到主卧室,喘息声已经停止,接着是阵阵男人哭号的声音,那么地隐忍,那么地凄怆……

程心停在卧室门口,那一声声悲号犹如利刃一刀一刀划过她的心。

终于知道向文天为何不让其他人待在这栋屋子里,多少个夜里,他必然像这样从恶梦中醒来,独自吞下痛苦的泪水。

她很想冲进房里安慰他,让他知道自己不是一个人。但是她不能这么做,他必然不想别人瞧见他失控的模样。

程心坐下来,耳朵靠着房门,直到哭号声停下,才慢慢踱回自己房间。

悲伤,让夜晚更加难熬……

第二天早上,程心照样将早餐摆在向文天面前。

这次他没有说什么,只是皱着眉,好像思索着要不要这么快和她妥协。

程心在开放式厨房里忙着,眼睛一直没离开向文天,直到他动了刀叉开始吃早餐才安心。

他太瘦了,简直可用面容枯槁来形容。削瘦的脸颊难以想像他以往的活力,久未晒太阳的皮肤显得苍白:那双清澈晶亮的眼眸带着几许血丝,应是严重失眠的结果。

“你……”

正当程心盯着向文天出神之时,他突然开口。

“向先生你忘啦?我叫程心,是个声音和个性都很程心的女人喔!”强打起精神,她没忘记自己应该扮演的角色。

“你……昨晚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向文天的声音有点迟疑。

程心知道他所问为何。

“什么声音?没有啊!我一躺下去就呼呼大睡,真怕打呼声吵到你咧!”她刻意夸张的声调让向文天显得放心。

程心继续演戏。“向先生该不会听到我的打呼声吧?”

“没事。”向文天继续吃早餐,不再搭理她。

吃完早餐,向文天没有进书房,而是走出客厅,朝着庭院旁的小径走去。小路边就是悬崖,令程心紧张万分。

“向先生,你去哪里?”她赶紧走到户外大声问道。这里的地形他应该很熟悉,但她就是放心不下。

向文天停下脚步回头,一脸不悦。“我去哪里还要跟你报告吗?”

“这条路很危险,我怕你……”

“怕我摔下去?那不是更好?”向文天毫不在乎地继续往前走。

“你如果摔下去,谁要帮你收尸啊?我可不要!”程心收起关怀和担心,差点忘了自己该说的台词。“等一等,我跟你去……”

向文天再次回头,严声制止。“别跟来!”

“不管!我可不想帮你收尸。”程心打算死皮赖脸下去。

“滚开!”向文天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着。“你再跟来,我就真的跳下去!”他真的往悬崖方向走去。

“好嘛,好嘛,为你好还这样,真是好心没好报……”程心故意喃喃抱怨着,然后假装往回走。

小径的地上铺着小石头,走路时会发出声响,向文天听到程心的脚步声渐远,才转身继续往前走。

其实她没有走远,等到他朝着小路走去,她便停下来脱了鞋踩在石子路上,跨出第一步时痛得差点叫出声音。

忍着疼痛,她快速地往前走,一路尾随向文天的身影。

他显然很熟悉这条路,一路走来倒也平安无事,只是下阶梯时绊了一下,程心的心也跟着拧紧。

走了大约十分钟,阶梯下方的小径通往一个平台。当程心看清那个平台的作用时,只能紧捂住嘴巴以免哭出声来。

那是爱优和乔娜蒂的坟,就在面海的峭壁上。

怕向文天察觉她的存在,程心悄悄走到阶梯下方,任由泪水泛流不敢哭出声。

她泪眼迷蒙注视着向文天的举动――

他正轻抚着墓碑,爱优的,然后是乔娜蒂的……轻柔得好像那是她们的脸颊。他喃喃地说了些话,眼神好柔和。

接着他坐下来将头轻靠在爱优的墓碑上,注视着远方一片汪洋,动也不动。

程心望着他孤寂的身影,心头好酸好酸……

这天下午,程心趁向文天在书房时独自来到墓园。

她在墓碑前蹲了下来。“爱优,乔娜蒂,我代表我的妹妹程怡向你们致歉,对不起,她也不希望发生这样的悲剧,她真的很痛苦,觉得愧对你们……”

程心说着眼泪忍不住泛流。

唉!说再多也无法挽回已发生的悲剧,目前最重要的是活着的人,如何让向文天重新找回人生的路,才是她来此的目的。

“爱优,你在天上看到向先生这样应该很难过……请你务必要保佑我,帮助他好好地活下去……”

程心诚恳地向爱优祈求,此时一阵风吹过,程心在坟前献上的雏菊花瓣被吹得四处纷飞,那景象美丽异常。

程心抬头望着有如飘雪的天空,仿佛得到了爱优的首肯,悲伤的脸庞浮现带泪的微笑。

夺人之爱第6章试读

别扭了五个月,向文天似乎慢慢习惯程心的存在。

虽然他始终没给她好脸色,也很少开口说话,但却不再闹脾气了。

晚上他作恶梦大叫时,程心总会在房间外头陪他:每次他到墓园,程心都会偷偷跟在后头,和他一起坐在那儿看海,分享他的悲伤――当然这些都没让他发现。

三餐饮食的正常,让向文天的脸颊长出一些肉,整个人精神也好多了。

“哇,真好吃,难怪文天变胖了,气色也不错……”这天钱楠来吃晚餐,对程心的手艺赞不绝口。

被钱楠硬拉着一起用餐的程心,回答得好骄傲。“当然罗!我的手艺人人都说赞。”

向文天如往常沉默不语,用餐的神态从容得如一般明眼人,令钱楠对程心佩服有加。

当然,他最在意的还是她的手艺。

“程心,你哪里学来的手艺?这糖醋排骨做得比我家厨师还道地……”钱楠口中含着一块肉吃得津津有味。“你在南城是做什么的?怎么会来m国当管家?”

“我本来就是个厨师呀!”程心没经过考虑就开口,忽然想到自己不应该泄漏太多过往,才猛然住口。

她从餐饮学校毕业后在一家小餐馆实习,最大的愿望是开一家餐厅,但是没多久妹妹就发生意外。安葬了妹妹后,她好一阵子无法工作,后来才到一家大饭店当二厨。

快要升上大厨时,妹妹的朋友告诉她钱楠要帮向文天找管家,她才忍痛放弃工作。

“哇,难怪做的菜这么好吃,不过厨师在南城应该很好找工作,为什么要来m国?”钱楠一副更加佩服的模样。

“没有啦,只是想换个环境,想想其实当个管家也满单纯的,还可以住在豪宅,嘿嘿……”程心故意说得夸张。

“这样呀,不过我觉得你很厉害,一下子就上手……”钱楠觉得真是找对人了。“这道生炒螺肉也很赞,不过要是放些九层塔味道会更香……”

“向先生不敢吃九层塔。”程心想也不想就回答。

始终没有开口的向文天冷不防冒出一句话。“你怎么知道我不敢吃九层塔?”他从没交代过自己的饮食习惯。

“对喔!你不喜欢那个味道。”钱楠这才想起好友的习惯。

程心开始懊恼自己的嘴快。之前妹妹曾谈过她和向文天夫妻到啤酒屋吃饭,她点了一堆海鲜,向文天看到炒蛤仔时说他很怕九层塔的味道,但那却是妹妹的最爱。

“这个……因为……很多人都不敢吃呀!尤其是在国外长大的人……”程心随便找个理由搪塞。“我猜的啦!没想到就蒙对了……”

“你真厉害,一猜就中。”钱楠附和着。

向文天继续吃饭。好像相信了程心的说辞,她暗自松口气,提醒自己下次要更小心。

“你的咖啡。”

这天晚餐过后,向文天独坐在庭院,程心照例送上一杯咖啡。以往她都会立刻转身离去,今天却在露台的阶梯坐了下来。

每次离开后,她都坐在客厅偷偷望着他的背影,这次,她想试试留下时他的反应。

向文天往她的方向看去,虽然皱着眉,却也没出声。

“哇!我从来不知道这里晚上这么舒服,夜晚的海风比我想得还要柔和……”程心故意装出很陶醉的模样,完全无视于他的存在。

正等着他赶她走,没想到他却转过头去啜饮咖啡,显然默许她留下来。

偷看着他冷漠的脸庞,程心偷偷吐了舌头,觉得自己和他的距离又拉近了一小步。

殊不知,向文天的心境却不像外表那般冷然。他也不知自己为何不将程心赶走,像是习惯她的存在。

这段期间,他已经慢慢习惯屋里多点声响,多点人气。有时,他甚至会竖起耳朵寻找她的踪影。

虽然悲痛从未远离,但有个人作伴真的不再那么孤单,除了寂静的夜晚。

向文天发现他并不讨厌程心。她并非听话的管家,但不会碎嘴,不会烦他,而且还算尽职。

只是,她在某方面令他感到熟悉,例如她的声音、她笑的方式……好像曾在哪儿听过。

而且,她似乎了解他的某些习惯,例如他不吃九层塔。虽然是猜的,未免也太凑巧。

还有一些小细节,她似乎很知道他的习惯和喜好,令向文天十分不解。

两人静坐好久,当向文天起身想回房,却绊到沉思中的程心,整个人跌到她身上。

“啊……”程心惊呼了一声,发现向文天的脸离她好近。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