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情感 > 最强战歌

更新时间:2021-03-27 18:21:28

最强战歌 已完结

最强战歌

来源:微小宝 作者:高歌 分类:都市情感

精彩试读:“也不能这么说吧,吴烈他们家的吴双也不错啊,人家可是高级学徒呢。”“切,高级学徒虽然不凡,但成不了天音师,也就相当于白领级别,一个月多说四五千的灵点,想要买个最差的战歌汽车都要好几年的积蓄,拿什么和人家比?”众人正议论着,耳边忽然响起妙曼的音乐声,接着一辆车头上带着金色音符标志,两侧飘荡着大量旋律的,宛若红宝石雕刻而成的豪华跑车,平稳的停靠在路旁。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人族之危

“好!”王远山拍桌大笑道:“哈哈,我煌龙圣殿又添一员大将,真是天大的好事。”

王妙言看向大喜过望的王远山,又看向一脸平凡的吴双,樱桃小口变成一个O型。

能够让爷爷青睐有加,甚至竭力为他争取利益,这个少年的潜力究竟有多么的恐怖?

自从吴双答应加入煌龙圣殿后,王远山对他的态度瞬间亲近了不少。

拉着他谈了一些煌龙圣殿的现状,作为人族的第一大势力,煌龙圣殿在人族百国都设有主殿,每个省市又都有分殿,其财力、武力和影响力远超任何一个超级强国。

不过想加入这个庞然大物,光靠天赋和家世可不行,就算有人引荐也必须通过武试。

说到武试,吴双在研究院时也有所了解,毕竟五大势力是所有学徒梦寐以求的选择。

吴双之所以加入煌龙圣殿,有一部分原因也是为了圆原主的梦想。

在他的记忆中,武试是由煌龙圣殿、狮心圣殿、百国联邦和霸皇联盟,这四大武装势力联合组织的残酷试炼,届时会投放大量的妖兽,以真实的厮杀筛选出素质过硬的人才。

妖兽是人类的大敌,也是琼音界真正的霸主,它们的外形类似于变异的野兽,但要危险和残暴百倍,即便最低等的妖兽也要十名全副武装、配合默契的军人才能消灭。

而稍微强大一些的妖兽,甚至有小山大小,行动起来地动山摇,寻常的冷兵器或枪械,连它的油皮都打不破,唯有战歌武装才能对它造成伤害。

为了抵御妖兽,人类修建了高大的围墙,在上面架设了大量的重型武器。

四大武装势力的天音师们也一直在前线浴血奋战,减轻城防压力,共同创建安全区。

即便如此,人类的处境依然岌岌可危,就像是笼中的小鸟,一旦笼子破了就是死亡。

既然选择加入煌龙圣殿,武试就是绕不开的坎,吴双正好当着这个机会询问道:

“王老,还请您详细的说说这个武试。”

“好。”王远山拿起桌子上的茶杯,抿了一口说道:

“我们烨阳省武试的举办地点,在兵戎镇。”

“鬼镇?”吴双脱口而出。

曾经有一次爆发兽潮,被一群妖兽突破进了烨阳省的安全区,一连摧毁了两座城市及周边,当时尸横遍野惨不忍睹,这片地区的城镇废墟也被称作鬼域。

兵戎镇是后期军队驻扎进去,才叫的名字,不过大多数人还是习惯叫它鬼镇。

“嗯,兵戎镇被我们四大武装势力修葺成了一座固若金汤的要塞,每年武试都会在里面投放五千头左右的妖兽,其中大部分都是妖兵,但也有妖灵。”王远山继续说道。

“竟然还有妖灵!”吴双真有些意外,他知道妖兽分为:妖兵、妖灵、大妖、妖帅等等,每种妖兽又分三品,以一品最强。

如果只看实力,一般的学徒和三品妖兵在伯仲之间,高级学徒或许能战胜二品妖兵,但要算上心理因素和环境因素的话,恐怕一头三品妖兵就能横扫一片学徒。

“这么说,会死很多人?”吴双的语气有些低沉,能够深深的感受到其中的残酷。

学徒已经算得上是人类的精英了,假以时日未必不能成为天音师,而四大武装势力的行为不亚于拔苗助长,甚至可以说是谋杀!

“有伤亡是必然的。”王远山叹了口气:“人类的处境其实比你知道的还要危险百倍。”

“有些事情,我现在还不能告诉你,不过以后你就会知道,现在的安逸统统只是假象,我们需要更多更强的天音师来迎战妖兽,不然曾经的鬼镇就是人类的未来!”

王远山说完,这个书房都安静下来,唯有三道沉重的呼吸声。

作为一个生长在和平年代,没有经历过硝烟战场的人,吴双只能在书本和影视剧中感受到一丝丧国之痛、灭族之灾。

曾经他也幻想过回到那个抗战的年代,驱逐强虏,保家卫国。

而如今,琼音界人族之危,让他联想到前世祖国经历的那些黑暗时代,虽然他对这里还谈不上什么归属感,但他的心中依然有火在烧,这是熊熊的怒火,也是冉冉的战火!

重生一次,以他现在拥有的实力和神秘乐库,完全可以获得前世难以想象的财富、权利、名声、女人和世间一切荣华富贵,可是一旦国破家亡,这些还有什么意义?

“我在前世就是个屌丝,出身平凡,三流大学,将来也不过是个工人或职员,就像是茫茫人海中的一滴水,有我没我没有什么不同。”

“但这一世,战歌就是一切,而我比所有人都要富有和强大,区区妖兽算得了什么?我要做这世界的王!!!”

吴双眼中骤然亮起,找到了存在的意义,也拥有了明确的目标。

王远山看出吴双精神的变化,暗暗的点了点头。

“吴双啊,武试虽然有风险,但你也不必担心,以你现在的实力,只要不招惹妖灵或陷入兽群,是不会有太大风险的。”

“王老,这届武试什么时候开始?”

“下周三,吴双啊,你今晚好好准备一下,明天随我去凤心市。”

王远山深深地靠在椅子里,右手搭在桌子边上,手指惬意的敲打着桌面。

他现在越看吴双越觉得满意,能够收下他更是喜不自胜。

他之所以对吴双这么上心,一是惜才,二是向上头举荐人才,他所管辖的分殿也会获得巨大的好处,而这个好处的多少就与人才的潜力有关了。

“为什么要去凤心市。”吴双大惑不解。

凤心市是烨阳省的省会,乘列车到那至少要二十几个小时,来回就是几天功夫,而今天已经是周六了,回来还能赶得上武试吗?

“呵呵,答应你的条件还需要上面的首肯,而且我上宁市难得出现一位天骄,自然要多争取一些好处。”王远山已经拿吴双当做自己人,说话也不藏着掖着。

见吴双欲言又止,王远山恍然大悟道:“哦,你是怕时间来不及吧,呵呵,乘坐我的银色飞梭,不到三个小时就到了。”

听王远山这么说,吴双就没有顾虑了,几个人又聊了会天,王远山看了看腕表。

“嗯,差不多该开始宴会了,说起来,这次宴会也是为了在武试前多拉拢一些人才。”

王远山笑着站了起来:“好了,我们走吧。”

吴双和王妙言点了点头,随他走出书房。

前往凤心市

王远山到场后,宴会正式开始。

随着主持人激情四射的开场白,众位宾客云集而来,昂首看向舞台。

王远山接过话筒,寒暄了几句,就直奔主题,强调了一下煌龙圣殿的优势和待遇。

通过武试并加入煌龙圣殿,即可获得十万灵点和一首下位凡乐,如果能进入百强,则是百万灵点和一首中位凡乐,不过和吴双的待遇相比,简直判若云泥。

王远山讲话后,是各种节目表演,最后甚至上演了一场天音师对决的压轴表演。

看着舞台上犹如装甲战车般的石头人,和一个挥手就能斩发风刃的男子打得不可开交,虽然只是表演,但依然看得大家热血沸腾,叫好连连。

傍晚,李敏拎着一兜水果回家,看到正在看电视的吴双,笑着说道:“双儿,你回来了,今天玩的开心吗?”

“嗯,挺好的。”吴双走上去,接过李敏手中的东西。

“不过,明天有朋友邀请我去家中做客,晚上不一定会来了。”吴双散了个谎。

“去吧,多交些朋友是好事。”李敏笑道:“小双,你饿了吧,妈给你做饭去。”

“不饿,妈,你快坐下歇会吧,我去洗几个水果。”吴双拎着水果进了厨房,不一会,洗干净端了出来。

母子俩正说着话,吴烈拖着一身的疲惫回来了,吴双注意到父亲的脸上有点淤青,赶紧问道:“爸,你怎么伤到了?”

“呵呵,没事,今天不小心被转头砸的,过两天就好了。”吴烈憨笑了两声,脱去脏臭的衣服,走去浴室清洗。

吴双见状,心里有点不是滋味,很想告诉父母,自己很快就有五百万灵点和一栋豪华别墅了,不过想了想还是等从凤心市回来,再告诉他们这个好消息吧。

第二天清晨,一辆崭新的银灰色战歌汽车,停靠在了吴双家附近的巷口处,不一会从车上下来了一个穿着名牌休闲服的大腹便便的中年人。

早上出来遛弯和买早点的人中有认识他的,立刻笑着迎了上来。

“陆总,你回来啦,我听说你在安平区办了个工厂,生意还不错吧。”

“呦呵,陆哥,你这是发财了啊,连战歌汽车都开上了。”

“呵呵,还好吧,这几个月工厂的效益还不错,挣了一百多万灵点。”

中年人说着撩起衣袖,露出价值几十万的纯金镶钻的手表,看了看时间说道:“呵呵,我先去看看我爸,咱们以后再聊。”

“好好,你忙,你忙。”众人赶紧让出道来,羡慕的看着他离开。

“哎,老陆真是有福气啊,咱们这一片就属他家陆山最有出息,不到四十岁就当上厂长了,我咋就生不出这样的好儿子呢?”

“也不能这么说吧,吴烈他们家的吴双也不错啊,人家可是高级学徒呢。”

“切,高级学徒虽然不凡,但成不了天音师,也就相当于白领级别,一个月多说四五千的灵点,想要买个最差的战歌汽车都要好几年的积蓄,拿什么和人家比?”

众人正议论着,耳边忽然响起妙曼的音乐声,接着一辆车头上带着金色音符标志,两侧飘荡着大量旋律的,宛若红宝石雕刻而成的豪华跑车,平稳的停靠在路旁。

“我的天,这不是绯红之语吗?!”有懂车的人惊呼道,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这个绯红之语很贵吗?和陆山的战歌汽车比如何?”

“何止是贵啊,这绯红之语在东华国限量发售一万辆,每辆售价都在千万灵点以上,陆山的车和它相比,简直就是坨屎啊!”这人说的吐沫星子直飞,就好像是他的车一般。

叮铃!

一道清脆的音符声响起,绯红之语的金属顶棚,缓缓打开,平移向后面,露出了里面梳着丸子头,穿着白衣牛仔裤,带着墨镜的俏丽少女。

虽然只能看到她粉嫩的嘴唇和柔美的脸庞,但也不难推断出是个美人胚子。

“好漂亮的女娃,这是哪来的大明星啊?”

“兴许是某个豪门的大小姐吧,一般的女明星可买不起几千万的豪车。”

......

吴双告别父母出来,刚走出小巷,就看到了一群吃瓜群众,和“绯红之语”中翘首以盼的王妙言。

看到吴双,王妙言按了下喇叭喊道:“吴双,这里!”

众人闻言,齐刷刷的看向吴双,眼神中满是疑惑与不解,不敢相信,这个开豪车的小美女竟然是来找他的,这小子究竟走了什么狗屎运啊。

“小吴,这是你朋友啊?”有相熟的街坊问道。

“嗯,”吴双点点头,在众人的复杂目光中,故作淡定的坐进车里。

“我说王大小姐,您下次来能不能低调一点?这样我很尴尬啊。”吴双小声说道。

“莫名其妙,我又没做什么奇怪的事。”王妙言丢过来一个白眼,“坐稳啦,我带你去商业街挑选衣服,你现在可是我们上宁市的颜面担当,不能被凤心市的家伙小看了。”

话音落下,“绯红之语”在一阵优美的音乐声中,绝尘而去。

“吴双这小子不显山不漏水的,竟然能攀上那种金枝,真是不可思议。”

“高级学徒入赘某某豪门,在娘家人的资助下,成为天音师,我去,这才是人生赢家啊,陆山和他比起来算个屁啊。”

“没准真是这样,吴双一个穷小子,长得也不行,人家能看上他,肯定是因为他有成为天音师的可能啊,看来以后要多和吴家亲近亲近了。”

众人看着跑车离开的方向啧啧称奇,再看到陆山的旧款战歌汽车时,眼神中多出一丝莫名的轻蔑......

从商业街出来,吴双换了身品牌休闲服,虽然和动辄几百万灵点的大师手工相差甚远,但好在也没那么寒酸了。

来到云麓庄园,与王远山汇合后,吴双、张鹏和王远山三人乘坐“银色飞梭”缓缓升空,然后向凤心市的方向驶去。

东华国有五十省,其中烨阳省排名十八,算是比较繁华的省市,而作为省会的凤心市其繁荣程度更是上宁市这种偏远城市的十倍以上。

经过两个小时的飞行,“银色飞梭”已经接近凤心市的地界,吴双眼中也开始出现大片的楼宇和空中孤岛般的浮空建筑。

这种以战歌之力摆脱引力的奇特建筑外,环绕着成百上千的各色光环,其华丽程度简直要亮瞎人的眼睛。

而诸如“银色飞梭”这种在上宁市凤毛麟角的昂贵座驾,在凤心市也不少见。

这里的人们看到它就像是地球看到飞机一样,虽然也有人好奇观望,但谁也不会放在心上,吴双从上面往下看,发现这里的人口和车流密度都是上宁市的好几倍。

驶进凤心市城市后,“银色飞梭”开始减速降低,以距地面十米的高度平稳行驶。

大概十分钟后,一座恢弘的浮空殿宇出现眼前,其上笼罩的战歌光环,足足是其他浮空建筑的三倍以上。

尚未临近,吴双耳中就被雄浑的音乐填满,身上更是被一道道神秘的力量扫过。

吴双激灵了一下,再看殿宇之上的S形的金龙标记,心中多了一丝敬畏。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