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风光大嫁:我家先生很傲娇

更新时间:2021-03-26 03:42:16

风光大嫁:我家先生很傲娇 已完结

风光大嫁:我家先生很傲娇

来源:微小宝 作者:不予妻书 分类:总裁豪门

精彩试读:她适时停住,冷然瞥了眼温情,自责般笑道,“看我这张嘴,在说什么,只要温婉你好好的我就放心了。”温情垂眸站在所有人的后面,眼神黯然,顾母向来不喜她,话里话外都膈应着人。而这次,明显把话说的更加明显了。无论什么时候,温婉都是众人关注的焦点,而她,卑微的只是一个筹码。她的存在才能保住婚姻,才能让温婉有朝一日做回顾太太。温婉被带去了检查,医生看着化验单道,“病人情况有些恢复,只要继续加强康复训练,还是有希望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14-这是我家

脚步声及远,顾夜白砰的关上房门。

温情目光悠长沉静看着卧室的方向,不知道他究竟有没有相信自己。

“小姐,你怎么了,是不是又和先生吵架了?”管家太太闻声而来,扶起温情,紧张道,“你没事吧?”

温情摇摇头,“给我准备一床被子送去隔壁卧室吧。”

顾夜白睡在了卧室,温情从心里发怯和他的单独相处,便换了房。

这件事之后,两人的关系好似回到了原点。

温情乖乖就在家里,除去吃饭,便没了交集。诚然讲,这样的生活对她来说是求之不得。

顾母那边,温情也过去道了歉。

顾彦檩声音肃清,“我相信小情,她不会做出这种事,夜白不也查出来了吗,小情那晚只是去了朋友家里。”

顾母就算再恼,也得看在顾彦檩的份上,只是说了几句难听的话,事情就也过去了。

……

温婉的腿伤每个月都要去复查,虽不是什么大事,但对于顾家和温家来说很重要。

除了顾彦檩,全员出动。

去了医院,温婉一脸歉疚,“其实我的腿也不是什么大事,不该劳烦阿姨和夜白特地来陪我复查的。”

顾母笑容温和,轻抚着她的头发,“傻孩子,说什么麻不麻烦的话,你的腿才是大事。”

“在我眼里,早就把你看成亲生女儿了。”顾母满面慈祥,又遗憾道,“我一直都想要个女儿,本以为温婉能够叫我一声妈,只是没想到……”

她适时停住,冷然瞥了眼温情,自责般笑道,“看我这张嘴,在说什么,只要温婉你好好的我就放心了。”

温情垂眸站在所有人的后面,眼神黯然,顾母向来不喜她,话里话外都膈应着人。

而这次,明显把话说的更加明显了。

无论什么时候,温婉都是众人关注的焦点,而她,卑微的只是一个筹码。

她的存在才能保住婚姻,才能让温婉有朝一日做回顾太太。

温婉被带去了检查,医生看着化验单道,“病人情况有些恢复,只要继续加强康复训练,还是有希望的。”

“那大概多久才能站起来?”急切开口的,是顾母。

温婉淡而望向医生,众人不觉间,两人交换了眼神。

医生道,“这个说不准,当初病人摔伤时伤到了脊椎,脊椎受损康复是需要时间的,可能是五年也有可能是十年。”

简而言之,温婉站起来还是需要些漫长的时间的。

温家人脸上失落,温婉倒是像没事人般,恬淡一笑,“没关系,我还年轻,有的是时间可以康复。”

“是啊,我们温婉这么可爱,一定会早日康复的。”

“温婉努力积极,会出现奇迹的。”

顾夜白漠然站在温情身边,不自觉低头望向她的红肿起来的脚腕,刚刚她走路的姿势就不对劲。

到底是昨晚自己的缘故才让她又扭了脚,他总归心里有丝疚意。

“小情。”温婉望了过来,脸上是纯真无害的期待,“这段时间我一直想着我们小时候的事情,想着我们以前在一起同住的时候,我很想你回来陪陪我。”

温情疑惑,没有即刻给出回答。

温婉对她的厌弃已然表现在了明面上,又突然忆旧的邀请自己回家。

其中必然有什么算计。

温情没开口,温母替她应承了下来,“小婉一直都很想念你这个妹妹,温情,一定要回来住。”

“如果病人能够保持愉悦的心情,对于腿部的恢复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医生道。

顾母也道,“不过是回家住一住而已,温情你就过去吧。”

到了这个地步,温情也推脱不了,只得点头答应。

温婉笑得灿烂,眨了眨眼睛,“那我就等你回家了。”

纯真无害的表情,激起温情一身鸡皮疙瘩。

检查阻碍后,众人拥着温婉去拿药,温情脚腕疼的厉害,缓缓跟着,顾夜白脚步放慢,拧眉道,“我带你去检查。”

“不用了。”温情轻轻摇头,“没什么大事,回去上点药就好了。”

“路都走不了,还忍着?”顾夜白上前,直接将人打横抱起,声线清凉,“你的腿是我弄伤的,去检查。”

他受不了温情的无谓,更受不了她淡淡忍耐的模样。

温情惊呼一声,倒没挣扎,乖乖的在他怀里。

一道检查,她的腿没什么大碍,只是需要静养的时间便长了些。

离开时,温情隐约感觉抱着自己的男人面色缓和了些,却好像又不真实。

……温情在家里养了几天的伤,便开始准备去温家了。

收拾东西时顾夜白在房间里,他看着温情几乎是把柜子里的衣服都丢进了拉杆箱,道,“这么麻烦,就是去几天而已,带这么多东西干什么?”

温情手上动作顿了下,她背对着顾夜白,眼眸动了动,淡然出声,“或许去了之后回来的就不是我了,所以东西都得带走。”

她的声音很轻,像是自言自语。

顾夜白听的不是很真切,皱眉狐疑,“什么?”

“没什么。”温情将拉杆箱合上,拉起,“走吧。”

顾夜白亲自送去了温情,路上气氛沉寂,下车前,温情突然看向了他,“顾先生,好歹一夜夫妻百夜恩,希望以后你想起我时,不要总是坏印象。”

温情目光悠长,眼眸微动,带着丝看不懂的情绪。

温家这次让她回来,她有种不详的预感,或许要换回来这段婚姻吧。

顾夜白眉眼闪动,在她的话中听出了几分诀别的意味,而一句顾先生,彻底疏离了他们间的关系。

两人缄默,只凝视着对方。

“姑爷,小姐来了。”佣人的声音传来,上前拿出了后备箱的拉杆箱。

车上两人移开了目光。

顾夜白下了车,绕过车身打开了副驾驶的车门,和温情一同下了车。

把温情送去了温家,顾夜白没多做停留,离开前望向温情嘱咐道,“好好玩玩,别整天胡思乱想那么多。”

“好。”

温婉睨视两人,眼底恨意极升。

温情的到来,对温家来说没多大的影响,温父温母依旧不待见她。

15-你自便

“温情原来的房间恐怕不能住了,就暂时先睡在杂物室吧,那里虽然小点,却什么都有。”

“杂物室很久没收拾了,还要麻烦妹妹你好好整理整理。”

温婉笑着安排好一切,唇边勾着冷意,问道,“你觉得怎样?”

“大小姐,杂物室乱糟糟的没住过人,也不是住人的地方,这恐怕不合适吧。”

“闭嘴。”佣人话音刚落,温婉脸色冷了下来,“你是不是在家里做腻了,我和温情说话关你什么事?”

“我不挑剔的,哪里都能住。”温情紧握着拉杆箱,抿着唇。

她明知道温婉是故意在给她下马威,寄人篱下,她除了忍只能是忍。

进入杂物间,一股尘土迎面而来,温情被呛得咳嗽了好几声。

“这哪里是人住的地方,小姐,你就是脾气太好了,这件事要是闹到老爷那里去,肯定不会让你住在这的。”佣人抱怨着,开始收拾东西。

“没关系,有张床给我就不错了。”温情苦涩一笑,环顾四周,“这里家具齐全,比我想象的要好。”

温情洗了条毛巾,和佣人一同收拾。

地方不大,可要清理到每个角落不是易事,两个小时后,房间才算收拾干净。

温情锤了锤后腰,白皙的脸庞上挂上了汗珠,呼吸有些急促连带着咳嗽了好几声。

“收拾好了?”温婉在门口出现,明眸弯着弧度,“温情,你果然是个勤快能干的人。”

她的出现,让温情心里涌起不好的预感,她淡淡道,“不过是做好自己的事情而已,算不上勤快。”

温婉玩弄着手里的玉珠,“家里最近的佣人不够了,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帮忙做点家务事,这样一来也算是帮着家里了。”

赤裸裸的刁难羞辱,可偏生温情反抗不得。

佣人还想再开口,温情拦住了她,冲她摇了摇,示意她别说了。

在来温家的日子,温情真真切切的见识了温婉的刁钻跋扈,处处为难,全然把她当成佣人来指示。

……温婉坐在秋千上,佣人匆匆赶来,防备的望了望周围,低声道,“大小姐,顾先生说等下他就会过来。”

“等下让那个小贱人去花园一趟。”温婉冷笑,轻轻的晃动着秋千。

温情来到时,温婉冷然的眸光从远处移到她身上,“温情,扶我练习走路吧。”

她朝她招了招手,唇边勾笑,带着几分不怀好意。

温情了然温婉表情中的情绪,犹豫了下后,还是扶起了她。

“从前小时候我就是家里的宝贝,不管我想要什么,爸妈都会随着我,而你不过是跟在我身后的小可怜虫而已。”温婉淡淡的语气,带着浓重的鄙夷。

温情垂眸,缓缓扶着她前行,没说话。

“你所拥有的,不过是我施舍给你的,你就该乖乖的接受施舍,对我感恩戴德。”

“可偏偏你还不知足,非要和我抢。”

“要不是我的腿受了伤,这段婚姻不会属于你,既然做了顾太太就好好的守着这位置,不该有什么别的幻想。”

温婉恨恨的抓着温情,指甲嵌入她的手掌。

温情吃痛,却怎么都挣不开,“姐,你松手,我从来没有奢求过什么不该有的幻想,是你多想了。”

“我多想了?温情你就是个贱人,你以为你的小心思我看不透?是你勾引的夜白。”温婉恨毒的眼神剜着她。

一个人的眼神骗不了人,就算顾夜白为温情出头只是维护顾家颜面,可顾夜白看向温情的目光变了。

也正如此,温婉怕了慌了。

“我没有,我和他是夫妻,我们之间的事,也用不到你来评头论足吧。”温情再好的脾气,也忍不了她一再的刁难,冷冷开口。

“你!”温婉气节,没料到她还有这么强硬的一面。

她正要发作,余光瞥到远处而来的顾夜白,顿时唇边勾笑,低声道,“温情,夜白喜欢的人只会是我,你输定了。”

她借着温情的力道,狠狠一推,人摔在了地上。

温情踉跄着后退了几步,疑惑的看着一脸痛苦的温婉,伸手正要去扶,就听一声,“温婉。”

沉冷的声音,温情一转头就看到愠怒的顾夜白,手在空中僵住。

顾夜白冷睨了眼温情,走向了温婉。

温情怔然看着顾夜白抱起温婉,木纳解释,“不是我推的她。”

“不是你,难道是我自己摔了,然后陷害给你吗?温情,现在的你怎么变成这样了?”温婉手指抓着顾夜白的衣袖,紧张看向他,“夜白,我没有。”

“嗯,我知道。”

顾夜白抬眸冷睨着温情,“温情,你真让我失望。”

“失望……”品味这二字,温情轻笑,“我什么时候让你满意过。”

事发突然,顾夜白相信他所看到的没错,可他冷言冷语的话,让她彻底心寒。

温情神色淡然嘁嘁,顾夜白对上她黯然的眸子,一时哑然。

但很快,他抱着温婉离开,走前,他清冷出声,“如果温婉有事,我拿你试问。”

温婉乖巧的搂住顾夜白的脖子,不远处时她转头望来,眼中似有若无的得意,没了之前痛苦的模样。

温情恍惚觉得熟悉。

那日她从温家摔下来时,顾夜白抱着她离开了,而现在调换了角色,温婉还真是半分亏都吃不得。

温情眼中情绪波澜,却很快平静淡漠。

这样的闹剧,自打她和顾夜白婚后开始就上演了不知道多少次了。

温婉手段高明,顾夜白又只相信自己的眼睛,而她温情就活该成为被别人误会的可怜虫。

她自嘲笑了笑,转身离开。

医院里。

检查之后,医生告知了问题不大后离开了病房。

温婉垂着眸子,“是我给你添麻烦了,也是我的存在让你和温情之间一直都有矛盾。”

“和你没有关系。”顾夜白眉头蹙起。

他脑中浮出温情的脸庞,一阵心烦意乱,她果然是心思狠毒,忠于算计的女人,他看错了她。

“我从来没想到温情是这样的人,刚刚她骂我,还动手推了我,可她是我妹妹,我不想苛责她,却也很心寒。”温婉声音很轻,“可说到底都是我的错,我不该对你心存幻想。”

小说《风光大嫁:我家先生很傲娇》 第14章 这是我家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