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生如木槿,悲欢易知

更新时间:2021-04-12 11:18:43

生如木槿,悲欢易知 已完结

生如木槿,悲欢易知

来源:微小宝 作者:龙卷不是风 分类:总裁豪门

精彩试读:“有好几个消息,您要先听哪个。”“咔嗒。”铅笔芯被摁断,景易知额角的青筋微凸,他抬眸,声音又冷了几分,“一件一件说。”小助理端正站直,开始汇报:“半个小时前,白家宣布取消与宋家的婚约,随后白氏集团的股价降低一个百分点,目前还在持续下跌中。”“理由是什么?”那天那个女人并未得逞,而且据景易知所知,白家的千金也不是容易放弃的人,贸然取消婚礼,一定是有什么特殊的原因。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大闹婚礼

“你确定要我毁了他的婚礼吗?”

“对,这个王八蛋,明明说过非我不娶,转头却和别的女人结婚,我绝对不会让他好过,这事儿你要是真办成了,我额外奖励二十万。”

安木槿躲在酒店角落,女人愤怒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出,她慌忙抬手捂住手机,生怕别人听到。

她再三确认报酬后,才挂断了电话。

三天前,她接到一份工作,对方花五千块雇她破坏一场婚礼,要不是急着筹手术的钱,她也不至于干这种缺德事情。

深呼吸一口气,她使劲提了一把抹胸小裙子。

雇主要求她穿着暴露一些,足够吸引人的眼球,起初,安木槿不想答应,无奈对方一直加价,让她没法拒绝。

“姐姐,我想去卫生间。”

一只小手拽上安木槿的裙角,拦住了她的脚步,她低头一看,安康的小脸憋得发红。

为了一举成功,安木槿把弟弟带来当助演,早上倒腾好久才化了个夸张的大浓妆,匆匆忙忙赶来,安康一惯懂事,要不是真忍不住了也不会挑这个时候说。

三三两两的人谈笑入场,想着婚礼应该过会儿开始,安木槿带着安康往卫生间走去。

红毯一路从半岛酒店外铺到礼堂内,洒满了空运来的新鲜花瓣,整个酒店都被装饰地犹如童话般梦幻。

今天是宋少举办婚礼的日子,他是东港城有名的花花公子。

一周前,宋少刚与嫩模女友分了手,人们都在讨论下一任会是谁,没想到宋少突然宣布即将结婚,还是与同样赫赫有名的白家联姻。

这一消息,犹如重磅炸弹,震惊东港城的八卦圈。

不少记者早早等候在大厅,他们像是寻找骨头的犬,四处打探着八卦的气息。

礼堂侧面,一个高大的男人打着电话走出电梯。

“堵车?就算你腿断了,爬也要爬到这儿来,十分钟之内,拿不来文件,你就再也不用出现了。”

景易知收起手机,转头看了一眼大厅,到处飘散着粉红色的花瓣和羽毛,眼中闪过一丝厌恶,他转身打算离开。

“渣男,你站住!”

清亮的女声传来,随后淹没在嘈杂中。

宋家和白家联姻的事景易知也听说了,他嘴角噙起一丝冷笑,估计又是哪个脑残的女人想趁机要些好处,不打算看好戏,景易知自顾迈步。

“我在叫你!喂,渣男,你别想装作不认识我!”

带着安康从卫生间出来,安木槿就看到一个穿着黑西装的修长身影,站在礼堂门前。

真是天助我也。

安木槿暗喜,她还正愁要怎么混进婚礼现场,结果新郎自己出现,这下就好办了。

鼓起勇气喊了一声,那个男人却装作没听见,想到事成之后的回报,安木槿心一横,拉着安康冲过去,一上一下,八爪鱼一样缠在了男人身上。

景易知发现双腿动弹不得,低头一看,一个小男孩正眨巴着眼,抬头看着自己,尴尬地对视一秒后,哀嚎响彻酒店,“爸爸!”

没等景易知反应过来,肩膀又沉了下去,一个女人同样眨巴着眼,不过频率高了很多,她右眼的假睫毛耷拉在眼皮上,泪水混着眼影在死白的脸上留下污迹,张着血盆大口,正欲哭诉。

景易知吓了一跳,将女人推开,心里一阵恶寒,怎么会有这么丑的女人。

“哎哟。”

安木槿不习惯穿高跟鞋,一个重心不稳,摔倒在地。

顾不上喊痛,她身手极快地又攀上男人的另一条腿。

安木槿哽咽着道出早就准备好的狗血台词:“我们不是说好要做彼此的天使吗,你还跟我说,等有了孩子,要带我去马尔代夫的沙滩,白浪,椰林,还有脚印两对半,我生下了你的儿子,你却要和别的女人结婚,我不活了,呜呜呜……”

安木槿挤眉弄眼,朝着安康使眼色,安康心领神会,干着嗓子仰天哭喊:“爸爸!”

“你们俩是不是有病!”

景易知试了几次,都没办法挣脱,他有些气急败坏,今天出门真的是忘看黄历,先是与人约好签约,助理却带错了合同,这又不知打哪儿来的神经病母女,缠着自己不放。

别的人都一门心思想要混进宋少的婚礼偷拍,有个记者听到动静,想看看热闹,便走了过来,等看清楚满脸怒气的男人时,他倒吸了口凉气。

“是景易知!”

一言既出,整个大厅突然像开水一样,沸腾了起来,所有人呼啦一下全涌到三个人的身边。

“是那个东港城恒世集团太子爷,景易知吗?”

“是那个万年性冷淡,从不近女色的景易知吗?”

景易知?

在电话里,那个女人好像说新郎姓宋来着……

安木槿仰起头,想看看自己抱着的人长什么样子,视线却被一团黑色挡住。

揉了两下眼,安木槿手心里躺着一片假睫毛,视线恢复了清晰,她从人缝中看到一身黑色燕尾服的宋少,才知道自己搞错了人。

早知道就不滴什么眼药水了,害得她看不清楚,本想梨花带雨,这下可好,成了狂风骤雨。

“景少,归国三年,您从未透露过自己的情感状态,这个女人带着孩子出现,她是否是您的隐婚妻子?”

“景少,当红女星凌薇曾和您一同共进晚餐,她是您的女友吗?这个女人的存在,她又是否知情呢?”

记者不断发问,安木槿在混乱中牵住了弟弟的手,想趁机溜走,手臂却被一只大手钳住。

“女人,不然,你来回答这些问题?”

借机炒作

安木槿像一只小鸡一样被拎了起来,不敢回头看男人的脸。

景易知是恒世集团的继承人,他长相俊美,身材出挑,三年前从国外留学归来,一手将集团的建筑子公司景石规模不断壮大。

外界传闻,现在就连母公司的大部分流水,都来源于景石。

帅气多金,还是禁欲系,当下的女人们最吃这一套,景易知在东港市的知名度不亚于当红明星。

抓住了景易知的新闻,就是抓住了那些八卦女人们的钱包,要是拍到他抱着女人的特写,还有私生子,杂志一定会卖到脱销。

“咔嚓,咔嚓”

“小姐,请问你和景少是什么关系,为什么会带着孩子出现在这里?”

“你故意选在宋少婚礼这天,是否想借机炒作?”

伴随着快门声,一道道白光刺得安木槿睁不开眼,逼问声穿过耳膜,脑子里嗡嗡作响,她好像又回到了两年前,站在法庭上那一刻。

冰冷的双手止不住地颤抖,安木槿觉得眼前一阵阵发黑,使劲掐着自己的掌心,才勉强留存住意识,她还带着安康,不能就这样晕过去。

景易知感觉到女人的颤栗,在心中冷笑,这样的心理素质,也敢出来碰瓷。

“景少从未宣布婚讯,你一个女人,带着孩子在大庭广众之下哭闹,不觉得羞耻吗?”

一个女记者高亢发问,她情绪有些激动,景易知也是她的梦中情人,她不自觉带入了个人情绪。

这样明显带有人身攻击的问题显得很业余,也没什么新闻价值,不过其他记者都抱着看好戏的心态,窃窃私语,等待安木槿的回答。

羞耻二字一出,安木槿的世界一瞬安静,耳边回荡起一声严厉的质问,“你作为设计师,不觉得羞耻吗?”

“不,不是我干的!”

安木槿情绪突然失控,挣扎着捂住耳朵,景易知有些意外,下意识松了手。

“老板!”

小助理赶到酒店,发现一群人将大厅围得比马路还堵。

幸亏老板气质出众,在乌压压的人群里还是能够一眼被看到,他挤破脑袋才钻了进来,扯着嗓子喊了一声。

慌乱间,安木槿感觉到手臂传来温热,是安康踮起脚,努力在触碰她。

回过神,安木槿甩掉高跟鞋,赤着脚拉起安康,冲出人群。

安木槿的动作太快,连机敏的八卦记者都没反应过来,他们也没想到前一秒还痛苦不堪的女人,下一秒就像泥鳅一样钻了出去。

女人的眼泪真是骗人的好工具。

看了一眼仓皇逃去的身影,景易知迈步走进电梯,小助理在身后充当人肉护盾,挡住了蠢蠢欲动的记者。

记者也是趁乱才敢拍照采访,现在借他们几个胆子,也没人做找死的出头鸟。

要是景易知没放话,他们手里这些素材也只能在仓库里积灰,毕竟哪个老板也不想得罪这位年纪虽小,做事手段却狠辣无比的小景总。

眼见没了希望,人们自觉地作鸟兽散。

小助理吭哧吭哧地爬上楼,推开会议室的门,只有景易知一人。

“老板,合同我带来了。”

小助理急忙从公文包里掏出一叠文件,还没递出去,就听到老板发话,“不用了。”

“啊?”

意识到不对,小助理赶紧闭住嘴巴。

景易知看了他一眼,面色莫测,“这个女人应该是被人雇来搅乱婚礼的,今天这么一闹,宋白两家的联姻可能会受影响,我先让白氏的人回去了。”

今天,景易知本来要与白家签订协议,建筑公司与地产集团,是再合适不过的合作项目,婚礼与合作一同进行,喜上加喜,结果却被搅了局。

不过景易知却不觉得可惜。

老板虽然名叫易知,小助理入职半年,却还是摸不透他的想法,犹豫地问:“老板,那我们与白氏集团的合作……还要继续吗?”

“暂时搁置,这几天密切观察股市动向,还有新闻头条。”

景易知有一种说不清的预感,这件事情不会到此结束。

“是。”

“还有,找到那个捣乱的女人,查清楚她的来历。”

景易知一惯波澜不惊的眼眸中,浮现怒火。

在他二十八年严谨的人生中,从来没遇到过这么不可理喻的状况,搞得他当众为难,还想逃之夭夭,他得让这个女骗子付出代价。

上千万的合作项目告吹都不见老板这么生气,看来这个女人真的触了老板的霉头,小助理咽了咽口水,回道:“是。”

两天后。

景易知正在修改设计稿,小助理慌慌张张地跑进来,连门都忘了敲。

“老……老板。”

“怎么了。”

景易知没有抬头,要不是王特助请了假,其他人手头各自有项目,他也犯不着忍受这个冒失手下的折磨。

“有好几个消息,您要先听哪个。”

“咔嗒。”

铅笔芯被摁断,景易知额角的青筋微凸,他抬眸,声音又冷了几分,“一件一件说。”

小助理端正站直,开始汇报:“半个小时前,白家宣布取消与宋家的婚约,随后白氏集团的股价降低一个百分点,目前还在持续下跌中。”

“理由是什么?”

那天那个女人并未得逞,而且据景易知所知,白家的千金也不是容易放弃的人,贸然取消婚礼,一定是有什么特殊的原因。

“白家只是说俩人性格不合,其他的并未多说,不过……”

景易知一个凌厉的眼神,小助理赶忙加快语速,“不过我看八卦新闻上说,有人给新娘发了一段与新郎在结婚前夜的亲密合照,新娘一气之下砸了现场,还有视频呢。”

小助理将平板电脑递出,视频看起来像是用隐藏摄像头拍到的,新娘摔打咒骂的声音不断传来。

景易知皱着眉头关掉视频,随手一滑,一行醒目的红色大标题跳了出来。

“震惊,恒世集团继承人喜当爹,神秘女子带娃悲哭认亲,这背后究竟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

景易知冷笑,这些记者倒还有些求生欲,刻意裁剪了照片,他并未露脸。

高清镜头下,女人的五官显露无疑,景易知越看越觉得熟悉,端详了两秒,“这个女人是不是被领养的?”

小说《生如木槿,悲欢易知》 第1章 大闹婚礼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