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简先生,我们订了娃娃亲

更新时间:2021-03-27 14:17:22

简先生,我们订了娃娃亲 已完结

简先生,我们订了娃娃亲

来源:微小宝 作者:球球 分类:总裁豪门

精彩试读:“我是她的未婚夫,怎么能把生病的未婚妻丢在一旁不闻不问呢?”简烨泽淡淡扫了一眼程锦绣。程锦绣感觉浑身发毛,这人的视线像X光似的能把人看穿,让人无处遁形。“我,我给她打个电话,感冒发烧而已现在说不定都已经好了。”程锦绣战战兢兢地拿出手机,再也不敢把他当成什么准女婿。外界关于他心狠手辣的传闻也一下子涌了上来,让她险些握不住手机。“这样也好,亲耳听到她没事我才能放心。”简烨泽将程锦绣的表情尽收眼底,微微抬眼看着她说。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未婚夫找上门来了

苏家别墅里,夹杂着雨声和苏太太谄媚的笑声,苏云纹起身弓着腰给准女婿简烨泽倒了一杯茶,并且殷勤地做了个请的手势。

简烨泽微微颔首却没去碰那做工精致的青瓷茶杯。

苏云纹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虽然身为准丈人但是面对这个比自己小二十多岁的年轻男人,他竟还是觉得腿脚发软。

“不知道老太太的病怎么样了,突然听到这样的消息我们也不敢贸然上门打扰。”毕竟摸爬打滚了半辈子,苏云纹很快镇定下来。

程锦绣在丈夫的示意下连忙尖着嗓子附和:“我们雪雅哭着闹着要去医院看奶奶,可是现如今我们也不知道情况到底如何,再加上媒体见风就是雨的,我也不好让她给您添麻烦。这不昨晚上哭了一晚,早上起来就发高烧了。”

这话明面上好听,暗里却是不仅解释了苏雪雅不去医院看望老太太的原因,还隐隐有责怪简烨泽忽略苏雪雅的意思。

简烨泽面不改色,修长的手指端起茶杯轻抿了一口,余光突然瞟到落地窗外那抹娇小的身影。

她似乎与一个女佣打扮的人起了争执,那人将她一把推进了雨里,并且劈头扔给她一条大红色裙子。

“简先生今天来是……”

简烨泽的思绪被苏云纹打断,他收回视线看向对面一脸忐忑的男人,放下茶杯说:“我想请雪雅去医院一趟。”

“现在这种情形怕是不太好吧,您是没看见那些媒体是怎么说我们雪雅的,要是现在她再上赶着去医院看老太太,还不知道被说成什么样子。我们苏家虽然比不得你们简家,但雪雅也是我们捧在手心里长大的,犯不着把自己放得那么低贱。”

程锦绣没跟简烨泽打过交道,在她眼里传言再厉害的人也不过是她的女婿,她看在他家世显赫的份上阿谀奉承几句就罢了,但是要她像苏云纹那样战战兢兢地供着他,她可办不到。

苏云纹一听老婆的话脸都吓白了,连忙扯着她的衣角警告她,奈何程锦绣嚣张跋扈惯了,直接甩开他的手不理。

“媒体的问题我会解决,现在请雪雅跟我去医院一趟,奶奶想见她。”简烨泽淡淡开口,视线略往右一转那抹白色身影已经消失不见。

程锦绣刚想开口却被苏云纹抢了先:“按理说雪雅是应该去医院看望老太太的,可是现在她也病着了,怕再过了病气给老太太。”

“无妨。”简烨泽的耐心已然耗尽,不愿再跟他们虚与委蛇,开门见山道:“如果苏家还想认这门婚事,就请苏小姐现在跟我去医院一趟,如果你们觉得这次简某处事欠妥,那么婚约可以取消。”

苏云纹一听他说要取消婚约出了一身的冷汗,现在苏家就指着简家这门婚事当救命稻草,要是简烨泽真的悔婚,苏家要不了一个月就得完蛋。

可是作威作福惯了的程锦绣对苏家现在的状况一无所知,只想着不能让女儿受委屈,最最关键的是要让雪雅在进简家之前立立威,不能让简家人轻看了。

“不是我们不让雪雅去医院,现在她病倒在床,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程锦绣话刚落音就被苏云纹狠狠瞪了一眼,要不是当着简烨泽的面,他真想一巴掌打醒这个愚蠢的女人。

“既然雪雅病了,那么我可以去看看她吧?”简烨泽突然抬头看了一眼二楼的方向。

程锦绣心里咯噔一下打着哈哈说:“那个雪雅刚去医院,您安心照顾老太太,雪雅的事情交给我们就行了。”

“我是她的未婚夫,怎么能把生病的未婚妻丢在一旁不闻不问呢?”简烨泽淡淡扫了一眼程锦绣。

程锦绣感觉浑身发毛,这人的视线像X光似的能把人看穿,让人无处遁形。

“我,我给她打个电话,感冒发烧而已现在说不定都已经好了。”程锦绣战战兢兢地拿出手机,再也不敢把他当成什么准女婿。

外界关于他心狠手辣的传闻也一下子涌了上来,让她险些握不住手机。

“这样也好,亲耳听到她没事我才能放心。”简烨泽将程锦绣的表情尽收眼底,微微抬眼看着她说。

“这……”程锦绣犹豫地看向丈夫,女儿现在是什么情况他们一清二楚,要是说了什么不该说的……

苏云纹叹了口气不耐烦地说:“这什么这,打个电话磨叽什么?”

第一次深深后悔娶了这么个中看不中用胸大无脑的女人。

程锦绣原本就是个纸老虎,被丈夫训斥了大气都不敢出,连忙拨通苏雪雅的电话按了免提。

而电话那头的苏雪雅正跟男友赵南生在床上打得火热,听到手机铃声只不耐烦地哼了一声,压根没打算理会。

“谁的电话响个不停?兴致都没了。”赵南生压着身子不耐烦地瞥了一眼苏雪雅。

苏雪雅捧着他的脸,柔软地转了一圈呵呵笑道:“别生气嘛,准是我妈又打电话来骂我了。”

赵南生在她屁股上狠狠一拍吊儿郎当地说:“该不会是你那个未婚夫找上门来了吧?”

“他心里只有那个死老太婆,哪顾得上找我?”苏雪雅摸到床头的手机,看到老妈的来电提示不耐烦地接通了。

“妈,干什么啊,啊~”苏雪雅刚开口赵南生就故意恶作剧地狠狠一顶,她声音原本就带着情欲被他这么一捉弄,差点酥软地叫了出来。

程锦绣一听声音不对连珠炮似的说:“雪雅,你病好点没有?简先生很担心你,亲自到家里来看你了,刚才还跟我们说要带你去看奶奶呢,你不是一直哭着要去的吗?”

苏雪雅心里咯噔一下狠狠瞪了赵南生一眼,示意他不要说话:“咳咳,妈,我没事,刚才护士给我打针呢,可疼了。”

“没事就好,待会爸妈就来看你。”程锦绣赶紧挂了电话呵呵笑着对简烨泽说:“这孩子不想让我们担心,急匆匆就把电话挂了,也没跟简先生说上话。”

简烨泽眼眸低垂脸上也没什么表情,苏云纹心里忐忑不安,摸不准他刚才看出什么破绽没有。

偶遇简老太太

“既然这样,我就先走了。”简烨泽突然起身。

苏云纹连忙跟着站起来:“等雪雅好了,我一定让她去医院看望老太太。”

简烨泽微微点头,出门的时候下意识往右边看了一眼。

“雨大,两位不必送了。”简烨泽没有回头,和助理撑着伞走进了雨幕。

苏云纹和程锦绣对视一眼,唯唯诺诺地弓着腰看他走出了别墅大门。

“蠢女人!你知道他是什么人吗?在他面前耍花样,你以为自己有多大本事?”苏云纹转身给了程锦绣一巴掌。

程锦绣捂着脸反驳:“不管他是什么人,以后都是我们的女婿,难道你想一辈子在女婿面前抬不起头当孙子吗?”

“放屁!就算他娶了雪雅也不是你能骑在头上作威作福的人!况且现在雪雅还没进简家的门,你要是把这门婚事作没了,整个苏家都得完蛋!”

“你什么意思?雪雅不嫁给他,他还能把苏家灭了?”

“用不着他灭,咱们苏家不出一个月自己就得完蛋。”

“老公,你什么意思,你别吓我啊。”

“我吓你?你以为我为什么舔着脸跟简家提什么指腹为婚的事情,还不是因为苏家撑不下去了,要是没有简家出手相助,你就等着一起上街要饭吧!”

程锦绣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简烨泽走出苏家大门,助理打开车门,他一只脚迈了上去,余光里再次出现那个娇小的身影,她没打伞浑身湿透地跑到垃圾桶旁边翻找着什么。

锃亮的皮鞋扭转方向,鬼使神差地朝那边走去。

“你在干什么?”沉冷的声音中略带着一丝不悦。

苏安若神情专注地盯着地上的垃圾,纤白的素手在脏污中摸来摸去,看得简烨泽心里很是烦躁。

“他们把我的包丢了,戒指也找不到了……”苏安若急切地把垃圾桶翻倒,完全不顾身上的白裙子已经脏得不堪入目。

自然也没有注意到站在身后的是什么人。

简烨泽冷冷地看着她瘦削的背影将助理的伞扔给她说:“最好能找到。”

苏安若站起来从黑色的雨伞中探出头只看到他清冷的背影走在雨幕里,心中狠狠一刺。

“你还站在这里做什么,二小姐马上就回来了,你早上洗坏那条裙子再不想办法补好等着挨打吧!”平时跟苏安若关系还算不错的女佣跑出来再次将那条红裙子扔到了苏安若身上。

苏安若回过神指着垃圾桶说:“可是……”

“别可是了,赶紧去想办法吧!”

苏安若捧着裙子看看简烨泽消失的方向再看看满地的垃圾,手中的雨伞跌落在地上,雨水打在脸上生疼,沁进心里冰凉。

苏安若,这就是你的生活。

简烨泽从后视镜里看到这一幕,眉头微皱,在他面前装可怜,她太高看了自己。

“先生,去医院吗?”助理问。

车子拐弯那抹白色身影在后视镜里消失,简烨泽收回视线冷凝道:“回公司。”

苏安若最终放弃了苏雪雅的裙子,一心一意蹲在大雨里找戒指,也不知道是在跟谁较劲,不管苏雪雅怎么打骂佣人们怎么劝说,她都不肯离开。

终于两个小时后,她在一条破布里找到了那枚戒指,看上去只是很普通的银戒,不知道简烨泽为什么会那么看重。

不过既然是他的东西,她理应完好无损地还给他。

“听说你刚才在简烨泽面前演了一出好戏,浑身都湿透了也没把他勾引上床,真够没用的。”苏雪雅倚在门框上居高临下地看着苏安若。

苏安若把戒指握在手心里透过瓢泼大雨看着苏雪雅说:“我没有演戏,我只是在找东西。”

“你心里打什么算盘我不管,总之尽快怀上孩子,我等得你妈可等不得。”苏雪雅冷笑。

“知道了。”苏安若低着头,心中已经不再相信苏雪雅,就算她真的顺利生下简烨泽的孩子,她依然不会给钱让妈妈治病。

到那时候她和妈妈只会成为她夺取简家财产的绊脚石,试问她又怎么会救呢?

“别再试图从简烨泽那里得到什么,否则从哪来就给我滚回哪里去!”苏雪雅走下台阶捏着苏安若的下巴轻蔑地看着她。

苏安若低头不语,默默扭开头往外走。

“你去哪?”苏雪雅一拳头打在棉花上很是不爽。

“我去医院看妈妈。”苏安若木然地回头看她。

苏雪雅突然感觉浑身发冷在佣人的簇拥下转身往屋里走,边走边说:“老不死的东西有什么好看的。”

苏安若紧紧捏着那枚戒指,咬着牙才把视线从苏雪雅的背影上移开。

因为没能换上衣服,苏安若刚到医院就感觉头重脚轻,脑袋晕晕的。不过她宁可生病也不想多看苏家人那些丑恶的嘴脸一眼。

跌跌撞撞走到住院部,突然两个穿西装的男人冲过来把她撞倒在地,她撑着胳膊站起来,依稀记得那两个人好像是守在简老太太病房门口的保镖。

难道老太太出事了?

苏安若心里一跳,再也顾不得其他拔腿就往走廊另一头跑去,刚跑到病房门口就跟一个轮椅迎面撞上。

“哎哟,火星撞地球了。”

苏安若趴在轮椅上,幸好刚才反应快及时用手护住了对方的头,以至于倒下去的时候没伤到她。

“您没事吧?”苏安若连忙把简老太太扶起来,不安地上下打量她。

老太太抬头一看是个浑身湿哒哒的小姑娘,登时气鼓鼓地扭头说:“你这个冒失鬼,跑到我病房来做什么?”

“我……”苏安若咬着唇,那件事还不能说。

“不肯说,难道是居心叵测想谋害老太婆?”

“不是的,我怎么会害您呢。”

简老太太看她跟受惊的小白兔似的觉得挺好玩,继续板着脸质问:“那你来干什么?”

“我,我是来找简烨泽的。”苏安若的确也打算来找他还戒指。

简老太太再次仔细看了她一眼问:“你找他干什么?”

“我有东西要给他。”

“什么东西?”简老太太八卦地看了她一眼。

苏安若对老太太没什么防备之心,摊开手心说:“简先生把这个落在我那里了,所以我来还给他。”

简老太太拿起戒指似笑非笑地说:“这东西他一直宝贝地挂在脖子上,怎么会落在你那里?”

“我……”苏安若红了脸,刚才一时大意竟被老太太套了话也不知道。

“找到老太太了吗?”突然旁边传来保镖的说话声。

小说《简先生,我们订了娃娃亲》 第6章 未婚夫找上门来了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