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异能 > 花都极品邪医

更新时间:2021-03-26 03:42:13

花都极品邪医 已完结

花都极品邪医

来源:微小宝 作者:水月天 分类:都市异能

精彩试读:不过,对于一眼看破病情的赵阳,慕青瑶还是抱有希望的……或许是大多数病患者的侥幸心理。“理论上可以,但结果如何,我不敢保证。”想了一阵,赵阳皱了皱眉,轻声道。记得有人说过,聪明人永远不会把话说满。刚才神目的透视之下,已经看到慕青瑶的病症所在,至于施行医治之法,理论上赵阳有不下十种。传承的医道学识中有述:先天寒毒之源,因在母胎中受寒,加之出生之地极阴极寒,体内脏腑与骨骼之中遍布寒毒,日久成灾。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5-邪医神目

总裁办公室在八十八楼,大厦的顶层。

轻敲三下推开门,示意赵阳进去后,张秘书才轻身退了出去。

刚刚进门,还未来得及打量这间装潢气派的豪华办公室,目光就被坐在落地窗边沙发上,这道堪称“绝美”的画面吸引过去。

或许是脱下外套的缘故,捧着书的慕青瑶少了一些咄咄逼人的凌厉气势,多了一丝温婉恬静的书卷之气,修长婀娜的身段下,女人的魅力展现得淋漓尽致。

不过,此刻赵阳的目光已经被白衬衫下,那几乎要撑破纽扣的“神峰”吸引过去,没办法,他对此物一向没什么抵抗力。

如此美丽的画面,赵阳相信公司上下,能看到的估计也只有自己了。

美景之下,赵阳的双目忽然有些炙热,瞳孔深处,一缕幽蓝之色一闪而逝。

几乎在刹那间,赵阳觉得眼前的景象变了,变得前所未有的“清晰”,包括眼前看着的慕青瑶。

此刻,慕青瑶身上的白色衬衫……加上内里的衣物,统统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具羊脂白玉般精雕细琢出来的完美“艺术品”。

恩,无论是身材还是别的,都完美得几乎没有瑕疵。

“哼!”

就在赵阳沉醉在透视神目中一脸幸福之时,耳边响起一声冷哼。

被赵阳盯着足足看了一分多钟的慕青瑶,不知何时已经满脸寒霜,正目露不善地瞪着他。

“哦,总裁的办公室真好看。”有些尴尬地掩饰一句,赵阳收回目光,做人不能太过分啊。

不过,第一次运起透视神目,还是让他心中压抑不住的兴奋,太神奇……太有用了。

“这是……”

就在收回神目之时,赵阳的眼角的余光忽然留意到,在慕青瑶肚脐下一点的位置,居然有一团漆黑如墨的气团。

这个发现,令赵阳轻轻皱了皱眉,面色有些古怪。

“坐吧。”慕青瑶冷声道了一句。

幸亏她涵养极好,加上一些别的因素。否则,以她的性格被一个男人盯着看半天,下场比医院那位高管好不到哪里去。

但即便如此,在电梯口被贴上“流氓”标签的赵阳,再次被慕青瑶加了个“无赖”的恶标。

“谢谢。”赵阳点点头,在慕青瑶对面的沙发坐下,笑问道:“慕总,找我上来有什么事吗?”

这一“平视而坐”的孟浪举动,令慕青瑶皱了皱眉,但最终没有出声。

这会儿,两人相距不过三米余,鼻子能清晰捕捉到慕青瑶身上飘荡出的阵阵幽香,赵阳很不客气的大口吸气,似乎并没看到对方越来越冷的俏脸。

其实他看到了,但又怎么样?老子出了这个门,就不再是公司的人了。

“你信不信,我让你这双狗眼看不到明天的太阳!”慕青瑶的声音清脆动听,如珠落玉盘,但却透出丝丝的杀气。

“别误会,我的目光里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单纯的欣赏。”赵阳解释一句,耸了耸肩,“大家都很忙的,有事就直说吧,叫我上来干什么?”

无耻!

心里再加上一个标签,慕青瑶皱眉沉吟了一下,盯着赵阳道:“把手掌伸出来!”

“你想干嘛?”

赵阳下意识地往旁边躲去,一脸警惕地问道,似乎怕对方非礼一般。

混蛋!

看到这一举动,慕青瑶强忍住把书砸过去的冲动,压抑着怒意,沉声喝道:“伸出来!”

这娘们似乎是认真的,赵阳想了想,缓缓伸出了右掌。

事实是他想多了,慕青瑶只是轻轻举起左手,伸出晶莹如玉般的修长食指,轻轻触碰了上来。

温软温软的感觉,微微传了过来,将赵阳平静的呼吸打乱,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和这种祸水级的美女零距离接触呢。

这令赵阳更加肯定,是桃花运来了没错。

很快,慕青瑶就抽回手指,细长的剑眉微微皱起,脸色变得古怪起来。

“不要误会,我只是为了确定一件事。”

慕青瑶想了想,冷声说道:“现在看来,是你的身体出了问题,我建议你能去集团的私人医院做一个全身检查,放心,是免费的。”

这就断定我有病?也太草率过头了吧,赵阳一时间竟无言以对。

“你确定,是我有病?而不是你?”

“我很确定。”

望着一副信心十足的慕青瑶,要不是自身继承了邪医之道,赵阳差点就信了。

“恕我直言。”赵阳摇头轻笑一声,说道:“慕总,有病的是你,而不是我。”

“你说我有病?”此一刻,周围的温度瞬间下降,慕青瑶杀意四溢的目光狠狠盯着赵阳。

自懂事开始,她除了讨厌接近男人外,还有一样,就是别人说她有病!

“别误会。”

赵阳摆摆手,目光平静地望着慕青瑶,说道:“有病并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据我的观察,你的身体的确出了问题,而且……还是一种罕见的阴寒之毒。”

阴寒之毒!

听到这话,慕青瑶的眼中闪过一丝异色,俏脸也浮现出一丝惊容,看向赵阳的目光也瞬间变了。

正如他所言,她的身体的的确确患有一种十分罕见的寒毒之症,还是先天性的。

这种病,令她自小就无比厌恶男人,包括家里的男性长辈,基本没怎么相处过。

以慕家的财力,当时就找遍了各地名医上门诊断,但可惜,他们只能看出这是先天寒症,却根本束手无策。

这么多年来,赵阳是她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接触过后生不起厌恶之感的异性。

电梯口相撞,慕青瑶就察觉到异常,眼下再次确定后,她觉得或许研究过赵阳的身体后,大概就能找到治疗自己的方法。

但现在赵阳语出惊人,顿时就把她镇住了。

“你是怎么看出来的?”惊讶过后,慕青瑶皱眉问道。

“能怎么看?我会医术,自然就能看出来了。”赵阳投去一个白痴的眼神,这娘们该不会是智商有问题吧?

“你!”

察觉到赵阳的眼神,慕青瑶惊中带怒,这家伙进来还不到十分钟,这么快就看出来了?

“你什么?先别急着质疑我的话。”

说了半天,赵阳也有些口干了,起身过去打开冰箱,拿出一瓶冰镇苏打水灌了几大口,才重新坐下说道:“你体内的寒毒日积月累,以至于你的生理期和一般的女生不一样,正常是来几天,而你只有一天。”

“你……”

如此直白的大实话,令慕青瑶有些尴尬,即使以她的修养,俏脸也禁不住升起一丝红晕。

但也确定一件事,这家伙并不是在吹牛,而是的的确确看出来了,本事还不低。

“看来你精通的是中医,而且医术造诣很高。”

压下心里的羞涩,慕青瑶快速分析了一遍,正了正脸色,问道:“那么,你为什么还要进来当一个小小实习生?”

不知不觉间,她的好奇心被勾了起来。

你以为老子愿意啊!

心里嘀咕一句,赵阳不想谈论这个尴尬的话题,话锋一转,说道:“体验生活罢了,怎么?慕总难道不是应该关心,自己的怪病要怎么治吗?”

“你有办法治?”听到这话,慕青瑶眼前一亮,语气也不自觉地加重。

但随即,她就醒觉到自己的反应过激了,她看过中西的名医无数,包括有“中医圣手”美誉的张闻道大师,却也只是压制寒毒,而不能根治。

不过,对于一眼看破病情的赵阳,慕青瑶还是抱有希望的……或许是大多数病患者的侥幸心理。

“理论上可以,但结果如何,我不敢保证。”

想了一阵,赵阳皱了皱眉,轻声道。记得有人说过,聪明人永远不会把话说满。

刚才神目的透视之下,已经看到慕青瑶的病症所在,至于施行医治之法,理论上赵阳有不下十种。

传承的医道学识中有述:先天寒毒之源,因在母胎中受寒,加之出生之地极阴极寒,体内脏腑与骨骼之中遍布寒毒,日久成灾。

这种汇聚“地利人和”的怪病,百年难得一见,要彻底根治的话。可难,可不难。

慕青瑶是何等的冰雪聪明,自然听出了赵阳的话中之意,美眸中闪过一丝希冀:“你可以试试,只要能治好,我给你两百万。”

“两百万?”赵阳嘴角一阵颤抖,神色愕然。

听这语气,好像说两块钱一样,赵阳望了这位名副其实的女富豪一眼,很想问一句:美女你钱是多得花不完?跟钱有仇?

“少了吗?恩,要是你真能治好的话,我还能加钱。”慕青瑶很是认同地点点头,要是真能治好自己这个怪病的话,两百万确实不多。

“额,够了。”

因为自小家境不好的缘故,赵阳对有钱人的世界一无所知,两百万对他来说,天文数字也不为过。

“想说说你的病吧,由于先天性的,寒毒已经年深日久,想根治绝不是一早一夕的事。”赵阳一边回想脑海中的疗法,一边说道:“估计,差不多要维持一年。”

“一年啊……”慕青瑶低头沉吟片刻,随即抬头道:“可以,不过我要和你签一个合同,治好之后,我给你两百万。”

下意识地,她把这次当成了一次买卖,或者说是一次交易。

高达两百万的诊金,赵阳没有理由拒绝,当即点头答应。

两百万具体是多少钱,口袋里从来没有超过两千块的赵阳没有什么概念,不过这丝毫不影响他兴奋的心情。

看来,除了桃花运之外,他的财运也登门了。

“你打算什么时候开始?”谈妥后,慕青瑶就有点迫不及待地问道。

或许是赵阳太年轻了,年轻到让她没有多少信心。

“现在就可以。”赵阳笑着点点头。

“那我给医院那边打个电话,让他们准备一下。”

慕青瑶站起身,拿起手机就要拨打电话,“需要准备哪种设备器械,多少人手配合,你尽管提。”

“不用去医院这么麻烦的。”赵阳摇摇头,摆手制止了她的动作。

“不用去医院?”慕青瑶更疑惑了,望着赵阳,俏脸上满是不解。(30)

6-慕青瑶的尴尬

“不用过去,这里就能治。”赵阳十分肯定地点点头。

慕青瑶脸色满是惊讶,中医看小病小痛的确不用去医院,但她这可是多年的顽疾,绝对开不得玩笑的。

没有医疗器械的协助下,她并不放心。

看她脸色的怀疑,赵阳笑着解释道:“慕总,要是那些玩意有用的话,你的病早就好了,你说是吧?”

“恩。”慕青瑶微微点头,也认同这句话。

“所以,请放心好了,特殊的病就要特殊的疗法,现在请你在沙发坐下……把上衣掀起来。”

前半句慕青瑶是很认同的,但听到最后一句,顿时就怒了,娇喝了一句“流氓”挥手猛抽上去!

“稍安勿躁!”赵阳眼疾手快地抓住慕青瑶的玉手,快速道:“都说了我的手法特殊,不是耍流氓。”

“哼!别以为我不懂中医,你分明就想占我便宜!”慕青瑶体内寒毒翻滚,浑身寒气凛冽,目光如两道冰刀!

“懂不懂是你的事,不过我的手法就是这样。”赵阳双手一摊,有些无奈:“如若必要,我也不想这样,我还不想砸自己的饭碗。”

或许是赵阳的表情让人信服,慕青瑶也微微冷静下来,这家伙的话也不无道理,两百万对他来说不少了,且自己的病确实特殊。

只不过,要掀起上衣治病,对慕青瑶来说很难接受。

“你的寒毒主要集中在小腹,也就是肚脐那个位置,有这么难接受吗?”赵阳低声说道,现在的社会风气,露个小腹什么的正常得很。

而事实上,慕青瑶虽然是国外高等学府毕业的,但思想加上身体原因,十分传统。

“那就看吧。”想了一阵,慕青瑶深深吸了口气,神色莫名地扫了赵阳一眼,转身在沙发上坐下。

“恩。”赵阳点点头,对她的妥协并不意外。

随即,赵阳也在慕青瑶的身边坐下,几乎是条件反射的,慕青瑶微微颤抖了一下,身体随即绷紧。

“放松点,我们现在是病患关系,把上衣的扣子解开吧。”

察觉到慕青瑶浑身的不自在,赵阳尽量保持沉稳严肃的语气,轻声道。

“啊。”或许是赵阳的语气起了左右,慕青瑶的身体稍微放松了一些,俏脸浮现一丝红晕,低声道:“不解能不能看?”

“可以,不过疗效会事倍功半,一年变成十年。”望着这个冰山总裁露出羞涩,赵阳强忍住笑意,一脸认真地道:“我是无所谓的,不过这样一来……”

长痛不如短痛的道理,慕青瑶很果断选择后者。

当下,她也不再废话,略微定了定心神,便开始解开衬衫的纽扣,只是动作十分缓慢。

只是,一个大美妞当面解衣扣的场景,诱惑力是巨大的,道行不够的赵阳瞬间就邪火升腾,还好是坐着,不至于露出“马脚”。

侧面望去,是慕青瑶修长妙曼的玲珑曲线,玉颈粉腮,峰岭融洽的魔鬼身段,堪称当代美女之典范!

如此一个天使与魔鬼的极品结合体,纽扣半解之下,令赵阳的“马脚”越露越大了。

“为了两百万,要淡定……”赵阳低下头,暗暗告诫自己一句。

不过,要是把她泡到手,岂不是有很多个两百万?

忽然,脑海中鬼使神差地冒出这个荒唐的想法,随即就果断否决,这点自知之明他还是不缺的。

即使没有癞蛤蟆,天鹅还是看不上青蛙的。

这会儿功夫,慕青瑶已经解开了衬衫下面三颗纽扣,掀起来就露出小腹了,她扭头面无表情地道:“要是治不好,这两百万,我会用来买你双眼!”

“那先多谢了。”赵阳淡然一笑,调侃道:“不过我很好奇,以你的性格,以后是不是要建一间尼姑庵?”

“什么尼姑庵?”慕青瑶神色一滞。

“废话,像你这样凶悍的性格,张口就要别人眼睛,能嫁的出去吗?别人敢要吗?”赵阳理所当然地撇嘴道。

“你!”慕青瑶剑眉一竖,狠声道:“闭嘴!我嫁不嫁得出去不关你事,再多嘴半句,让你好看!”

“OK,看病看病。”赵阳一摊手,今儿个不知怎么回事,胆子大得都不像自己了,连老总都敢调侃。

稍微定了定心神,赵阳撸起右手衣袖,伸出手掌,往慕青瑶洁白如玉的小腹贴上去。

入手冰凉,还蕴含着无法言语的细腻感,慕青瑶微微颤抖,俏脸上不自觉地浮现出羞红,不敢相信,对男性无比厌恶的她,居然在和一个认识不到半天的异性零距离接触。

要是不小心被别人看到……她不敢想象。

但女人的思维注定是发散性的,很快慕青瑶就变得紧张起来,如同做贼般的目光往门口瞄去。

“你太紧张了,放松点。”赵阳低沉的声音响起,属于男性的气息扑面而来,令慕青瑶更加心神不稳。

此刻,赵阳反而镇定下来,瞳孔深处闪烁着丝丝的幽蓝,神目透视开启。

近距离之下,慕青瑶体内的情况一清二楚,赵阳的目光锁定在小腹处,在那里,一团拳头大小的墨色寒毒,正盘缠不散。

当然,其余脏腑与骨骼间也有,但小腹处是最严重的,都快凝成实质了。

情况比想象中要糟糕很多,赵阳眉头轻皱,虽然身怀邪医之道,但缺乏实战经验啊。

用体内的……道气试一试?

体内那一股来历不明的气体,赵阳暂且称之为“道气”,按照运气之法,将一丝道气缓缓汇聚在手掌上,渗进慕青瑶的小腹。

第一次干这个,赵阳不得不提起十三分精神,那位称为邪医,那留下这一缕道气估计也带有一定的邪性吧。

随着道气源源不断地渗透进去,赵阳的额头也布满汗珠,右掌也禁不住微微颤抖。

有人辛苦,自然有人享受。感受着小腹上的温暖,慕青瑶脸上的紧张之色尽退,取而代之的是不可描述的舒坦与惬意。

“哦……”终于,慕青瑶低吟出声,充满销骨的魅惑。

这一刻,赵阳忽然生出一种老黄牛的错觉,低声嘟囔道:“慕总,注意形象。”

此言一出,瞬间将慕青瑶拉回现实,俏脸羞得通红,没想到自己居然那样……丢大人了。

都怪这个流氓,治病就治病,还学人按什么摩,慕青瑶狠狠瞪了赵阳一眼,“你刚才什么都没听到,听到没有?“

赵阳很认真地点点头:“明白的。”

只是,因为强行忍住缘故,赵阳的憋得很难受,脸上的表情也很精彩。看得慕青瑶是又气又羞,当又无可奈何,干脆眼睛一闭,来个眼不见为净。

温热的道气缓缓驱散寒毒,半个小时的运气下,令第一次运功的赵阳无比难受,浑身的颤抖也越发巨大。

在这种难言的舒坦中,慕青瑶沉沉睡去,直到察觉按着小腹的手离开后,才骤然惊醒。

“喂,你怎么了?”

一睁眼,就被眼前的一幕吓了一大跳,此刻赵阳正满脸苍白、浑身颤抖地斜躺在沙发上,额头布满冷汗,虚弱的样子十分吓人。

“没什么大碍,冰箱里有红牛吗?麻烦给我来一罐。”

第一次施展邪医中的“道气渡体”,加上一直运转透视神目,赵阳的精神和体力已经严重透支。

慕青瑶闻言二话不说,快步上去拿出两罐红牛饮品,拉开拉环亲自送到赵阳嘴边。

“嘘~谢谢。”一瓶红牛下肚,赵阳才稍微舒坦了些,说道:“慕总,你的病比我想象中要严重,本想一周两次的,现在看来只能一周治疗一次了。”

“一周一次?”慕青瑶楞了楞,面露难色。

不过,刚才的疗效她真真切切感受到了,非但没有丝毫痛感,还无比舒坦。

这家伙,的确是有真本事的。

“可以,你先躺着休息一阵,合同马上就好,我先给你……两成的诊金。”说话间,慕青瑶快速穿好衬衫,恢复原本清冷的口吻。

这个娘们,辛辛苦苦给你治病,多谢也没有一句。

心中暗暗腹诽一句,赵阳运气调息了一圈,精神也逐渐恢复,沉声问道:“慕总,你以前学过功夫吧?”

“不关你的事,别多嘴,我们只是合作关系。”慕青瑶不悦地瞥了赵阳一眼了,冷声警告。

这句纯粹是多余的,刚才道气流转之下,赵阳就发现慕青瑶骨骼筋骨异常强壮有力,显然是个练家子的,手脚功夫绝对不弱。

难怪能把那个男高管一脚踹断几根肋骨。

“赵阳,你的医术这么厉害,为什么要来公司当实习生?”慕青瑶始终对这个问题耿耿于怀,看向赵阳的目光也带上一丝疑惑。

“我说过了,是体验生活。”换了个舒服的姿势,望着眼前这位秀色可餐的大美妞,赵阳淡声道。

“哼。”

慕青瑶自然不信,冷冷瞪了双眼乱瞄的赵阳一眼,浑身不自在地回到老板椅上坐下。

当然,对于这家伙的医术她十分认可,她这个病看过的名医不下百位,连享誉全国的中医圣手张闻道也只能做到压制,偏偏年轻的赵阳有办法治,说不好奇是假的。

这家伙的医术,到底是在哪里学来了?

想到这里,慕青瑶心中一动,沉声道:“我们集团正缺一个首席医师,你要是有兴趣的话,我可以安排。”

“首席医师,好高大上的名头啊。”赵阳楞了楞,皱眉道:“你就直说年薪多少吧,太低我可没兴趣。”

“最低两百万。”慕青瑶想了想,报出一个惊人的数目。

“两百万?还是最低……”赵阳心脏猛地一阵剧跳,果然是有钱人的世界啊,出手就是阔绰。

看来,她是被治疗先天寒毒这一手镇住了。也难怪,以慕家的实力,估计已经寻觅过无数名医了。

想通这一点,赵阳意识到自己不知不觉间已经成了香饽饽……可以吊起来卖了。

小说《花都极品邪医》 第5章 邪医神目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