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奇幻 > 妃本倾城:这个妖君我收了

更新时间:2021-03-27 10:27:51

妃本倾城:这个妖君我收了 已完结

妃本倾城:这个妖君我收了

来源:微小宝 作者:夏五月 分类:玄幻奇幻

精彩试读:林青依无奈的摇摇头,抚了一下琴弦,就开始勾起弹奏。墨榕闭着的眼睛慢慢睁开,嗜睡?他只是在修炼罢了,要不是为觉醒血脉,自己也不会在人间逗留至此。随后一阵阵悦耳的声音传入了他的耳朵。忍不住的耳朵微微抖动,他看着林青依的眼神有些惊讶,心中不免感叹,没想到这女子弹出来的乐音竟如此悦耳,听了让人忍不住的心境平和。“呦~这不是青依姐姐吗?怎么不在你清风苑好好待着休养歇息,跑出来在这里做什么妖。”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妃本倾城:这个妖君我收了第1章试读

轰隆隆。

天空乌云密布,传来一阵阵雷声,一道闪电划过天空,照亮了这片土地。

本是丛林中鸟语的山间,此刻却寂静无声,一只通体银白色的老虎匍匐在地上,周身围绕着阵阵白光,它仰头看着天空,暗紫色的双眸涌着莫名的波动。

随着白光越来越亮,直至白虎看不见踪影,才逐渐变淡。

只见一个男人站在白虎刚刚匍匐的地上,他身穿一袭银色长衫,黑色的长发高高绾起,随风自动,轮廓分明的五官深邃而迷人,他深黯的眼底充满着冰冷。

手腕粗的雷电从天空中降落,他眼中毫无一点恐惧。

墨榕手掌翻飞,做着奇异的手势,手中的波动一圈圈的往外扩散,感受着雷电的淬炼,他眼神有些莫名,这次的雷劫,仿佛……

他咬破舌尖,吐出一口鲜血,鲜血围绕在手掌周围,缓缓凝聚。

“给我破!”

天空闪过的亮光,让坐在寺院中的女子微微侧目。

她轻皱眉头,不知为何,突然想起刚刚在寺院中主持算的卦像,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裙摆,慢慢的推开院门,超着刚刚发亮的地方走去……

第一章

“来人呐,小姐中箭了,来人呐……”

一个静宜的午后,一声尖锐的嗓音划过空中,紧接着原本安静的小院,就响起了匆匆忙忙的脚步声,隐约还能听见茶杯打翻和慌乱的脚步声。

林家小姐中箭的消息,约莫半盏茶的功夫就传遍了整座林府。

林青依迷迷糊糊的看着前方,努力的想看清眼前的人影,只是眼前一片模糊,仿佛被蒙上了一层薄薄的白纱,不管再怎么努力都看不真切。

耳边隐约听到仆人惊慌失措的叫着大夫,她紧抱着怀中的小兽,嘴角轻轻上扬,只要它……无碍就好,随后便闭上了眼睛,之后的事情,就一概不知了。

林夫人坐在林青依床边,看着她眼睛紧闭,一脸苍白的模样,就故作心疼的掉起了眼泪,手中的帕子压了压眼角,很快就被侵湿,只是眼中的恶毒让人不免得心生凉意。

林老爷站在一旁,一脸心疼的看着哭泣的女人,轻声的哄着,胸前的衣服很快就被湿透,林老爷看着跪在地上的婢女,轻挥衣袖,怒道:“采荷,这是怎么回事?”

采荷脸色煞白,颤抖着身子跪在地上,急急说道。

“今日本是去栖霞寺上香,小姐觉得寺内烛味过重,胸中憋闷,奴婢就扶小姐在后院歇息,小姐这时突然想要一些茶水,奴婢就去找小和尚讨要,等再回来时,小姐就不见踪影。”

采荷说着说着生怕林老爷责怪,便无声的就掉起了眼泪。

林老爷皱着眉头刚想问些什么,大夫就从门口疾步而来,站在门口喘着粗气,抬起衣袖擦着额头的汗水,缓过神来之后就走到林青依的床边,轻掀青纱。

青纱帐中躺着一名女子,倾城之颜,脸色却略显苍白,巴掌大的小脸满是痛苦,双目紧闭,轻皱眉头的模样让人忍不住心疼。

大夫从医箱中拿出手帕,附在林青依的手腕处,边摸着胡子边查探脉搏。

大约半盏茶的功夫,大夫睁开眼睛站起身,走到桌椅前,拿起笔写着药方。

林夫人用手帕抹着眼泪,从林老爷的怀抱中站出身,看着大夫颤声的说着:“余大夫,小女她……”

余大夫吹干纸上的墨水,看着林家主母恭敬的说道。

“箭矢擦着小姐的肩膀而过,伤口随看着恐怖,却也没什么大碍,只是小姐身体本就虚弱,才会昏迷不醒,好好包扎,喝半个月汤药就好,注意事项和药材已写在纸上,好好照顾便是。”

林夫人点了点头,想到林父就在身边,林家主母眼睛滴溜溜的转着圈,不能白白浪费这么好的表现机会,她仔细的吩咐着婢女,确保万无一失之后,才扭头看向床上的林青依。眼泪很快的涌出了眼眶,娇弱的身躯还有些微微颤抖。

哭泣的林夫人让林老爷忍不住的心疼,连忙抱入自己怀中,拍着她的背安慰。

“你就别哭了,青依虽不是你的女儿,你却把她视若己出,这么多年,真是苦了你。”

林夫人用手帕压着眼角,眼睛被泪水冲刷过后,眼睛红的犹如小鹿一般,她冲着林老爷娇弱一笑,原本清秀可人的样貌,就显的有些艳丽而勾人。

“老爷这是哪里话,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只是青依她……”说完之后,眼眶的泪水就顺着脸颊滴落。

感觉到了林老爷呼吸的急促,她有些微微脸红,明白现在不是胡闹的时候,微微侧目,突然一个异物闯入了她的眼睑。

“采荷,这是?”

跪在地上的采荷抬起头看了一眼,摇摇头,怯懦的说道:“奴婢不知,貌似找到小姐的时候,它就一直在。”

林母压了压眼角,推开了林父,就走到床边想把它抱出来。

却不想手刚靠近,小兽就睁开眼睛,喉咙中发出低低声音,充满着威胁之意,林夫人有些灿然,默默的缩回手,心中忍不住的犯起了嘀咕,果然和这妮子一样讨人厌,畜生就是畜生。

看它闭上了眼睛,卧在那里乖巧的模样,林母也就不在意的随它去了,转身和林老爷出了房门。

在众人手慌脚乱之时,却没看到,林青依的身侧处,那只小兽缓缓张开了眼睛,眼底闪过一丝人类的情绪。

他抬起头,复杂的看着身体上方的女人,想起刚刚在林中发生的事情,他半眯着眼睛,打了一个哈欠,随后调整了一下卧姿,又缓缓合上了眸子。

等林青依再有意识的时候,已经是好几天之后的事情了。

林青依迷迷蒙蒙的睁开眼睛,看着床顶帐幔的缓缓回神,她捂着肩膀的伤口,艰难的坐起身。

感觉到身侧的异物,她有些呆愣,想起昏迷时……

林青依微微侧目,就看到床的角落处,有个银白色的小兽卧在那里,随着呼吸的波动,身体微微起伏。

她不顾身体疼痛,温柔的抱起怀中的小兽,举到自己眼前轻笑:“为你我差点丢了性命,你倒是睡得开心。”

墨榕正在修炼,就感觉有人靠近自己,他心中杀念一过,猛地睁开眼睛,就看到面前的女子微微一笑,眼眶里因为疼痛泛起的泪水波光潋滟,苍白色的面容仿佛突然就生动了起来,分外动人。

林青依看着手中小兽乖巧的模样,用头慢慢靠近和他对视,眼中的温柔暖意几乎溢出眼眶。

直到……

“啊~皮毛真的好软~”

林青依把头窝在他的脖颈处,深深的吸了口气,还用脸颊轻轻的摩擦。

不知为何,本来打算挣扎墨榕,突然就有些呆愣,任由林青依揉搓,毕竟,从小到大,还没人敢对他如此放肆,过了好一会之后,才感觉面前的女子放开他,耳边还传来了一声轻笑。

林青依想起在丛林中发生的事情,就忍不住的轻皱眉头。

“猫咪,以后不准去那么危险的地方知道吗?要不是我正好路过,把你抱起,箭就是射在你身上了。”

“猫咪,你是不是也是一个人?”

“猫咪,你是不是无家可去?”

“猫咪,以后……和我作伴可好?”

“猫咪,以后唤你……小白可好?”

随着林青依一句句低喃的话语,传入墨榕耳朵,他眼中冷光一闪而过,自己堂堂一只神兽白虎,猫咪?

墨榕就这样静静的看着林青依,她白嫩的脖颈,脆弱而又纤细,仿佛自己的牙齿只要轻轻滑过,就会咬破。

妃本倾城:这个妖君我收了第2章试读

墨榕想到在林中发生的一切,他心中就忍不住的发笑,自己为觉醒上古血脉,遭遇雷劫,却不想被雷劫压制的现了原身,更是感觉体内有一种力量在皓制着他,想到自身血脉的怪异,他正准备好好炼化。

直到感觉有一丝冷光在对着自己……

墨榕又睁开眼睛看了看林青依,救?明明他可以躲过,她却正好出现,抱起了自己,挨下了那一箭,给自己涂添痛苦。

墨榕晃着尾巴,抖了抖耳朵,想到了那个男人,眼中翻了一丝冷光,又看了看林青依,他缓缓闭上了眼睛。

罢了,性命留着就是,何况……神本身就不能决定人类生死。

更不能插手人间之事,否则就是有违天道,受轮回魂灭之苦。

感受着林青依抚摸着他的脊背,墨榕窝在林青依的怀中,调整了一下卧姿,又开始继续修炼,以弥补雷劫对自己身体的损害。

采荷端着药一进门,就看到自家小姐抱着猫,呆呆的看着窗外,不知在想些什么,眼中闪过的情绪,是她不懂的忧愁,犹如在水中晕开的墨,浓重的让人压抑,无法呼吸。

这样的林青依让采荷心慌,不由的忍不住的轻唤了一声:“小姐。”

林青依听到声音缓缓回神,抚摸着怀中小兽的手有些停顿,她扭过头看着采荷微微一笑。

采荷害羞的低下头,走到林青依身边,把药吹的稍些凉后,才端给林青依。

林青依看着黑乎乎的汤药,眼神有些变化,嘴角甚至都抿紧了一些,停顿了一会,她才端过采荷手中的汤药,一口口的喝掉。

嘴中的苦味迅速蔓延,让她忍不住轻皱眉头,明明从小喝汤药长大,却还是不喜欢这种苦涩的味道。

因为这个味道一再提醒着林青依,她的身体,柔弱不已。

采荷收掉药碗,端过一盘蜜饯,笑着说:“小姐,您吃个蜜饯压压嘴中的涩味吧。”

“不了,过一会嘴中的涩味就淡了。”

采荷点了点头,端着托盘,微微欠身:“那采荷先下去了,快到中午了,午饭应该快好了,采荷去给您端。”

林青依点点头,看着采荷的背影微微出神,喉咙的痒意让她忍不住的咳嗽,直到采荷消失不见,她才低下头看着墨榕。

在林青依喝药的时候,墨榕就睁开了眸子,看着她眼神的变化,尽管极致压抑,却还是捕捉到了她对汤药的厌恶,讨厌苦,却不吃蜜饯,这人……很是奇怪。

“涩?苦?只有这些东西,才能证明自己……还活着吧。”

直到林青依说出这句话之后,他才明白,原来不是不想吃,只是心境让她压抑着自己,墨榕打了个哈欠,眼中全是漠然。

只是……和自己又有什么关系?凡人而已。

吃过午饭之后,林青依看着窗外落下的花瓣,她抱起在床上窝着的小白。

“采荷,把我的琴拿来,我想去花园走走。”

“小姐,您的身体。”

“无碍,外面的阳光很好,出去走走晒晒太阳,也有助于身体的愈合。”

采荷一脸担忧的看着林青依,最后还是拗不过她,转身拿古筝去了。

林青依抱着小白在园中的凉亭坐下,她把小白放在桌子上,顺了两下毛。

“别乱跑,知道吗?”

墨榕看都不看她一眼,耳朵动了动,晃了下尾巴又合上眸子。

“真不知道你怎么会这么嗜睡。”语气的柔和让墨榕又抖了抖。

林青依无奈的摇摇头,抚了一下琴弦,就开始勾起弹奏。

墨榕闭着的眼睛慢慢睁开,嗜睡?他只是在修炼罢了,要不是为觉醒血脉,自己也不会在人间逗留至此。

随后一阵阵悦耳的声音传入了他的耳朵。

忍不住的耳朵微微抖动,他看着林青依的眼神有些惊讶,心中不免感叹,没想到这女子弹出来的乐音竟如此悦耳,听了让人忍不住的心境平和。

“呦~这不是青依姐姐吗?怎么不在你清风苑好好待着休养歇息,跑出来在这里做什么妖。”

尖锐的声音突然响起,林青依停下了弹奏,轻拂琴弦,但眼神却不分林芷白半分。

林芷白翻着白眼走到林青依身边,不屑的上下打量着她,看到林青依即使苍白着面容,都显得那么美貌,让她颇有些不是滋味,咬牙切齿的说着。

“既然身体不好,就别出来,小心身体啊,吃不消。”

林芷白恶毒的话语,丝毫没有让林青依表情有何变化,到是采荷忍不住的出声。

“二小姐,你怎么可以这么说我们家小姐,太过分了!”

林芷白挑了一下眉毛,看着采荷笑出声:“过分?我还有更过分的!”

说完就举起手,对着采荷挥了一巴掌。

林青依眼神突然变的冷冽,她把采荷揽在身后,直视着林芷白,冷冷的说道:“林芷白,你不要太过分。”

“呦,终于抛弃你那云淡风轻的模样了?那我可真是开心,毕竟看着你那讨人厌的模样,我就觉得恶心!”

林青依皱着眉头,冰冷的目光直穿林芷白心底。

“道歉。”

林芷白呆愣,回过神来就不可置信的看着她,甚至尖叫出声。

“你说什么?你让我给一个婢女道歉?林青依,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

林青依直直的看着林芷白,一字一句的说着:“林芷白,以前的事情,我都可以不管,这次,你必须道歉!”

林青依的目光,让林芷白有些气愤,甚至有些失去理智。

终是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林芷白看着这张可恶的脸,忍不住的动手挥去。

采荷害怕的闭上了眼睛,甚至连趴在桌上的墨榕,都睁开眼睛,微微侧目。

林青依看着眼前这个面容丑陋的女子,费力的握住林芷白挥来的手腕,眼神中的冰冷,宛若实质。

“怎么,现在这么控制不住自己?”

手腕的温热提醒着林芷白,这不是幻觉,一直很漠然的温语初,居然为了一个婢女而反抗自己,林芷白呆愣一下。

回过神后就看到了林青依眼中的嘲讽,心情激动的开始挣扎。

尖锐的嗓音让林青依耳膜有些发疼。

“你放开我,让我给一个婢女道歉,你休想!”

林父一进花园就看到两个女儿在对峙,“你们在干什么!”光天化日,真是丢尽了他的脸面。

林青依听到林父的声音后,就松开了握着林芷白的手,她拢了一下袖子,一脸冷漠,只是袖中微微颤抖的双手,让她苍白了脸色。

林芷白看到林父,娇俏的小跑到林父身边,挽着林父的胳膊,一脸委屈。

看着小女儿一脸委屈的模样,林父不由分说的对着林青依就回了一巴掌。

林青依低着头,青丝遮住了面容,让人难以看到她的神色。

“怎么又欺负你妹妹?你是长姐,怎么就不能多让让她?她还小,很多事都还不懂,你也不懂吗?还和她计较!”

说完之后,林父就轻声哄着林芷白,带着她走了,只是快到林青依看不到的时候,林芷白扭回头看着她,眼中充满着挑衅。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