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科幻 > 鬼契

更新时间:2021-03-26 14:34:55

鬼契 连载中

鬼契

来源:微小宝 作者:雾中消雾 分类:灵异科幻

精彩试读:每团黄金大概半斤重。小美瞪大双眼,不可思议的指着石狮说:“这狮子摆在这里几十年,每天与我朝夕相处,你是怎么知道里面藏了黄金的?”我呵呵一笑说,就是感觉石狮的眼睛奇怪而已。小美说他爸爸曾经提起过,十年动荡的时候,他爷爷曾经一夜之间将家里的金器全都藏了起来,任谁都没有找到。后来她爷爷去世,那批金器成了永远的谜。万万没有想到金器竟是被融成了黄金藏在石狮里。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鬼契第5章试读

“吴主任刚刚说正好也有事找我,不知道什么事?”我问道。

“哦,也没什么事,就是找你聊聊天。你看你都入职一个多月了,我作为你的领导,还没找你谈过心,所以就想找个机会了解了解你的工作和生活,作为组织对你的关心。”

哇,吴主任今天这态度转变的可以啊,原来可是连我汇报工作都要站在门外的,说怕我把晦气传给他。

“你今年多大了?”

“18了。”

“哦,18了。处对象了吧?”

“没有。我刚高中毕业,还没找女朋友。”虽然觉得奇怪,但我还是如实回答。

吴主任问这些问题的时候,表情和蔼,态度亲和,有那么一瞬间,我还真以为这是上司对下属的关心。

直到他的下一句话,暴露出这家伙心里到底有多变态。

“不是问你有没有女朋友,是问你有没有男朋友。”

啥?

我没听错吧?

一个男上司问一个男下属有没有男朋友?

“没关系,别不好意思。其实我也喜欢找男性朋友的。”

我去!

这家伙是个gay啊,摆明了想泡我!

不对,我想起上午他差点强行小美的事。

卧槽,什么gay不gay的,这货特么的男女通吃!

“那个,吴主任,我还有事,就先下去了。”

毕竟没见过什么场面,发现吴鑫鑫是个变态后,我竟只想着赶紧逃离现场,完全忘了其实我是来要挟他的。

“你走!”见我要溜,吴变态大喝一声,“你今天走了,明天就不要来了!”

这死变态脑子秀逗了吗?不要来?你说不要来就不要来,殡仪馆是你家开的?

“你今天在火化室里顺走了一样东西,你还记得吗?”

火化室?

糟了!我顿觉不妙。吴鑫鑫负责后勤,每天都要对当天的监控进行查看,他肯定是发现我带走了那只玉镯。

“馆里的工作守则你应该知道吧,严禁私拿死者的私人物品。你违反了工作守则,如果我向馆长反映的话——。”吴主任架起二郎腿,肥硕的身躯抖了两下,好像已经吃定我似的:“如果你从了我的话,我就把你偷拿死者物品的视频删掉怎么样?”

来馆里火化的死者,家属通常都会在其身上放一些具有纪念意义的物品表示思念,其中不乏一些比较贵重的财物。

馆里对这一块管理很严格,凡是私拿财物者,一律开除。

完了完了,果然有把柄抓在他手上。

等等,把柄?

我踏马怎么就忘了,我也是来拿把柄威胁他的呀!

我一下镇静起来,很从容的坐在吴鑫鑫对面的沙发上:“我有个提议。”

“你说你说。”吴主任喜笑颜开,以为我上钩。

哼哼,我冷笑两声,从兜里掏出手机,调出上午拍的照片,在吴鑫鑫眼前晃了一下:“吴主任上午走了之后,我在你电脑里找资料,突然发现很多什么avi啊,MP4的视频文件,一不小心我给点了进去……”

“你,你想干什么?!”吴主任腾的站了起来。

“你手上有我的把柄,我手上也有你的把柄,不如我们做个交易。”

“什么交易?”吴鑫鑫脸色铁青。

他怎么也不会想到,我这个最底层的小人物还敢要挟他,肥腻腻的脸上气的一抖一抖的。

“我可以把照片删了,前提是你要把视频删了,再把殡仪馆内摆放的玉器给我。”

“你这要求是不是过分了点,一事抵一事,你删照片,我删视频,还想要玉器,没门!”

吴鑫鑫是个人精,这么明显吃亏的事情,我早就料到他会拒绝。

我当即对他说,这些玉不白拿,我买。

吴鑫鑫最终同意将玉卖给我。

他没有拒绝的理由,玉是单位的,而且本来就要做销毁处理。对他来说,这是一个不需要成本的买卖,他要做的就只是顺水推舟。

无本万利的事情,吴鑫鑫不会拒绝。

不过让我恼火的,是吴鑫鑫竟然每块玉要收我200块钱。

这个王八蛋真敢狮子大开口,谁都知道馆里买的玉都是批发货,每块雨的平均价格不会超过20块,现在他直接涨了10倍。

“吴主任,你这价格开的有点离谱了吧?”

“对,就是高的离谱。”吴鑫鑫点了点头,“我就是狮子大开口,那你要不要?你要是要不起,那我只能按照老规矩,销毁处理啦。”

这货算准了我不可能不要,故意往高了喊。

而且这几天刚好就是馆里换玉的时间,如果出手慢了,那这批玉可就真的浪费了。

“要,我要!”我一咬牙,最终妥协。

没办法,我现在很需要这些玉。

馆里的摆玉一共30个,全部收下,我必须支付吴鑫鑫6000块。

可是我没有这么多钱,我在殡仪馆打工,一个月的工资才1500块,我要4个月不吃不喝,才能全部收下这些玉。

我当场给了吴鑫鑫1000块钱,先买了5块玉,剩下的,吴鑫鑫答应给我留一个礼拜,一个礼拜之后,要是我拿不出钱,他就将玉扔进火化室里去。

5块玉蕴含的阴气实在太少,我吞噬了之后,脚底下的鬼痣只是恢复了些许生机。

不过聊胜于无,能恢复生机总比一直休眠好。

下午下班的时候,我接到了小美的电话,让我帮忙搬家。

我这才想起来,小美家的房子之前被她爸卖掉了。

其实小美要搬的东西并不多,像家具之类的大件物品,根本搬不走,就算搬走了,也没地方放。

我知道,小美并非真的喊我去帮忙,而是想找个人陪着而已。

短短几天时间,父亲入狱,住了十几年的房子也没了,我都无法想象,小美要怎么独自面对这些突如其来又接二连三的打击。

我赶到小美家的时候,小美已经将她的东西打包整理好了。

不多,只装了2个行李箱,外加一个双肩包。

明天,这个房子的新主人就会让人把这里的旧物品全部清理掉,到时候这个房子就真的再也不属于小美了。

我们一人拉一个行李箱,走到门外的时候,小美回头看了眼房子,终于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

我嘴笨,不会安慰人,有些无措地站在小美身边,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小美的祖上是大户人家,房子是她爷爷传下来的,直到现在,七、八十年过去了,这老房子除了有些破旧外,依旧看得出当年的气派来,否则山里乡间的,房子也不可能卖到50万。

大门处立着两只大石狮子,在那个年代,只有大户人家才摆的上这东西。

只是让我奇怪的是,右边的那只石狮的眼睛明显比左边石狮的眼睛要大,看上去很不协调。

石狮摆在门口是为了显示主人家的身份和地位,不可能出现眼睛不对称这种低级失误,有那个土豪会把一对残次品摆在门口做门面呢。

我盯着石狮的眼睛,忍不住想要看个究竟。

就在我尽力想要看清石狮的眼睛的时候,我一不小心驱动了脚下的鬼痣。

一道金光突兀的在我的脑子里闪了一下。

契鬼和我心意相通,当我极力的去做一件事情的时候,它也会尽力的帮我完成。

透视功能启动,石狮灰暗的表面下竟然金光闪闪。

是黄金,石狮的眼睛里竟然包裹了一大团金光闪闪的黄金!

“小美,小美。”我拍了拍还在哭泣的小美,“你们家有凿子的吧?”

可能因为太伤心的缘故,小美并没有听见。

见小美没反应,我丢下手里的行李箱,冲进小美家的房子里找出凿子和铁锤,朝着石狮的眼睛抡圆了凿!

两个小时以后,我将两团金光闪闪的黄金递给小美:“你并不是一无所有,看,你爷爷可是给你留了一大笔财富呢。”。

每团黄金大概半斤重。

小美瞪大双眼,不可思议的指着石狮说:“这狮子摆在这里几十年,每天与我朝夕相处,你是怎么知道里面藏了黄金的?”

我呵呵一笑说,就是感觉石狮的眼睛奇怪而已。

小美说他爸爸曾经提起过,十年动荡的时候,他爷爷曾经一夜之间将家里的金器全都藏了起来,任谁都没有找到。

后来她爷爷去世,那批金器成了永远的谜。万万没有想到金器竟是被融成了黄金藏在石狮里。

我将黄金放到小美的书包里,然后跟她一起到镇上找了个回收黄金的金铺。

店主以“成品黄金的价格是260元一克”、“你们这黄金不是成品”、“也没有证书”、“我收了还要加工费”等等巴拉巴拉说了一大堆,最后开价150元一克,同意他就收,不同意就让我们拿走。

我跟小美对黄金价格都不懂,基本上店主说多少就多少。

两团黄金一共508克,总共76200元,直接打到了小美的卡上。

黄金卖出后,我继续送小美去学校。重回学校,小美很开心,心情愉快了不少,脚步也轻快了许多,身后的马尾也一晃一晃的跳跃了起来。

到达学校门口的时候,我鼓励小美加油,明年一定考个比今年更好的学校。

我跟她说,以后你在学校被欺负了需要帮忙了,你就找我,你爸不管你,我管你。

我怎么也不会想到,就是简简单单的一句“我管你”三个字,会让小美视若珍宝。

多年之后,当我被那些所谓的正道人士追杀的无路可逃的时候,小美义无反顾的站在了正义的对立面,她学着当年我的口气说——

别人不管你,我管你!

鬼契第6章试读

小美走进学校不久,我就收到两条短信。

一条是收款信息,显示我的工资卡里转进了38100元。

还有一条信息是小美发的,只有一句话:见者有份。

钱是小美转我的,她之前见过我的工资卡。38100元,正好是卖掉黄金钱的一半。

看着手机里的到账短信,我心里唏嘘不已,3万8,对于我们这种农村家庭可不是小数目,我记得我父亲干一年的农活,收入也就2万块上下。

小美倒好,说分一半就分一半,将近4万块的巨款,连眼都不眨一下就打给我了。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没有给小美回电,就算打了她也不会同意我把钱退给她的。

小美就是这样,单纯但又倔强,她决定的事情是不会轻易更改的。

由于在小美家凿狮子和卖黄金耽误了时间,我往回家赶得时候,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我看到很多商贩推着小车子不断朝学校门口聚集而来,很快就在学校门口摆了一条很长的夜市。

这些商贩的对象都是学生,基本以小吃为主。待会儿里面的学生上完晚自习出来,这里将会成为主要的觅食场所。

我顺着这些摊贩往外走,突然有些怀念之前读书的日子。

之前我读高三的时候,每次上完晚自习,我就喜欢穿梭徘徊在这些小吃摊前,虽然吃不起,一饱眼福也是好的。

走到摊贩的最外围的时候,一个蹲坐在地上的身影吸引了我。

这人也是在这摆摊的,不过摆的不是小吃,而是玉。

都是一些吊坠、饰品之类的,价格基本在3块到5块钱之间,说是玉饰品,其实都是些玻璃做的小玩意儿。

摊主将玉饰品摆放在一匹红布上,然后席地而坐。见到别人从摊位走过,既不吆喝也不动弹,好像买不买都跟他没关系似的。

好一个佛系卖家。

吸引我的不是他的这些玉,也不是他完全无所谓的佛系态度,而是他左手上的纹身。

没错,即使我跟他的距离并不算近,即使是在光线并不算好的晚上,可我仍然看到了他手上的纹身。

而且看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他手上纹的是龙。

不是1条,足足有5条。

左手的5根手指,每一根都纹上了张牙舞爪形态各异的龙。

五龙压棺!

我心里暗暗震惊,真没想到,竟然在这里见到了传说中的五龙压棺。

五龙压棺是一种盗墓者才会使用的手法,盗墓者进入墓中后,用纹有五龙的手去开棺,借助龙势,压住棺内的主人,以此达到顺利开棺的目的。

盗墓分为柔盗和霸盗两种,所谓柔盗,就是在墓主人不反对的情况下,开棺取物。具体做法就是在开棺前点一蜡烛,若蜡烛熄灭,则说明墓主人不同意开棺。这种情况下盗墓者必须马上撤离,否则惹怒了墓主人,后果不堪设想。

霸盗就相对简单粗暴一点,没那么多顾忌,也没那么多弯弯绕绕,不管你同不同意,直接强行开棺。既然已经是盗墓了,也就不用跟墓主人讲什么道理了。五龙压棺就属于霸盗。

这种手法过于强硬,容易遭受怨念。五龙压棺就相当于强拆,你想想,本来你在家睡觉睡得好好的,突然冲出来一群人把你绑了,然后掀了你家房顶,你虽然动弹不得阻止不了,但肯定恨得牙痒痒,恨不得跳起来咬他们一口。

所以经常使用五龙压棺手法盗墓的人,身上或多或少都带有一定的死亡气息,这是由于强行开棺时墓主人在其身上留下的怨念所致。

眼前的这位摊主,阴气逼人,一看就是盗墓的老手。

这个摊主原来是个扒坟墓的盗墓贼。

我心里突然一阵窃喜,我现在急需蕴含有阴煞之气的玉器,没准这位盗墓贼手里就有。

“这位小哥,要买你就赶紧,不买就请不要妨碍我做生意。”

就在我怔怔发呆的时候,摊主突然发话了,声音沙哑难听。

“谁说我不买了,我刚好需要买些玉呢。”我走近摊位,蹲下来说道。

摊主伸手一指,说道:“10块钱3样,3样10块钱,你随便挑。”

“你这些都是玻璃做的假玉,我不要。”我将身体凑近对方,轻声道:“我要阴玉。”

从墓里带出来的玉,就叫阴玉。

唰!

摊主全身一震,猛的看着我。黑暗的环境下,我看不清他的脸,却可以感受到从他身体里发出的浓浓的杀意。

盗墓是个见不得光的职业,所谓盗墓贼盗墓贼,盗墓的都是贼。我当着他的面说阴玉,就等于接人家的老底,犯了大忌了。

“你说什么?!”对方冷冷的问道。

“你这摊位上没有我要的东西,能否让我看看你从坟里扒出来的玉?”

“你什么人!”对方瞬间将左手握成爪形,横在胸口部位。

这个时候如果我攻击他,他的左手可以及时进行格挡,如果我后退,他又可以随时发起进攻。

好一个攻守兼备。

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这是个名副其实的高手!

我头上沁出了细细的汗水,对方左手握爪的同时,启动了手指间的五龙,我的身体里有阴魂,自然抵抗不了他这强势的龙威。

“别紧张别紧张,我没有恶意,我是真的想跟你做生意而已。”

“说,你怎么知道的?”

“你是说你的职业?”我摸了摸额头上的汗水,“五龙压棺虽然少见,但也不是什么隐世绝学,能看出来也不奇怪吧?”

“恩?同行?”摊主稍稍松了松左手,强大的威压瞬间散去不少。

呼——

我长长的出了口气,五龙压棺这种手法真的很霸道,活人都受不了,更何况死人?

“不是同行,是道友。”我正了正身子,“我不做鸡鸣狗盗之事。”

摊主盯着我看了好一会儿,然后说道:“你真的要买阴玉?”

“是。”我点点头。

“要什么样的?”

“分量重一点的。”我回答道。

我说的这个分量不是普通的分量,这个分量指的是阴气。

我是在告诉他,我要阴气重一点的玉。

摊主想了会儿,沉声道,你在这等会儿。

说完就离开了,连摊位上的饰品都没有收拾。

我在原地等了大概半个小时左右,摊主终于回来,不过没有回到摊位来,而是站在较远处的一个僻静的角落里,向我招招手。

我走上前,对方递给我一个玻璃瓶,说道:你要的东西在里面,你自己打开看。

玻璃瓶是透明的,我能看到里面装的是个虎形玉佩。

玻璃瓶的瓶盖上贴了张血红色的符咒。

“不用看了,开价多少?”我接过玻璃瓶,说道。此刻,我脚底下的鬼痣高速旋转,在我的脑子里一遍一遍的反映着一个信息——

“收下它,收下它……”

从鬼痣对虎形玉佩ji渴难耐的渴望程度,根本用不着看,就可以判断出这块玉佩绝对是个好东西,最起码绝对符合鬼痣的胃口。

而且我对玉并不十分了解,就算看了,我也看不出个道道来。

摊主明显愣了一下,估计他也奇怪,这世上竟然还有我这么随随便便的买主。

“5万。”对方伸出5根手指。

“2万5。”我直接砍了一半。

我并不清楚这块玉到底值多少钱,但是讨价还价的技巧我倒是掌握了一些。

父亲教过我,买东西的时候如果心里没底,那就不管对方喊多少价,直接砍一半。

反正对方不同意的话还可以慢慢加的嘛。

“不卖。”对方不按套路出牌,根本不给我加价的机会,扭头就走。

“3万。”我冲上去拦住他,直接加了5000。

对方仍然没理我,一副不接受讨价还价的样子。

“除了我,你这玉不会有人要了。”我跟上去,继续说道。

这句话好像说到摊主的心坎里去了,摊主终于停下脚步,看着我。

呵,有戏!

我趁机继续说道:“货虽是好货,但我敢打赌,没人敢要你这东西。你这玉佩吸收的阴气已经超出它本身的承载极限,开始外溢了吧?所以你才在瓶盖上贴上血符,对吧?”

阴气外溢,谁买谁倒霉。

之前殡仪馆送来的那具无主尸,就是因为戴了阴气外溢的玉镯,才遭致飞来横祸。

“3万5,要,你就拿去。不要,我就摆家里自己收藏。”

“要,要要要。”我连忙回道。对方终于松口,为了不让他反悔,我当场把钱转给了他。

钱当然是用小美转我的那笔付的。我并没有打算把这笔钱据为己有,本来打算帮小美存着。只是现在情况特殊,暂且先挪用一下。

“你不是来买玉的,你要的是里面的阴气,对吧?”交易完成,对方突然问道,“我很奇怪,阴气这东西人家避之不及,你要这东西作甚?”

我还没来得及回答他,对方好像意识到自己失语,马上说道:“我们这行的规矩,买家不问出在何方,卖家不问用于何处。”

对方一躬身,说道:“不好意思,是我多嘴了。”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