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科幻 > 第六个纸扎人

更新时间:2021-03-26 03:42:08

第六个纸扎人 连载中

第六个纸扎人

来源:微小宝 作者:逆风点灯 分类:灵异科幻

精彩试读:“嘭……”顾小琴扣动扳机,我居然看到一颗灰色的子弹快速朝着张灵玉疾速飞去,张灵玉的动作在这一瞬间似乎被放慢,就好似放慢几十倍的慢镜头一般。我想抬起我的手,推开张灵玉,却发现我的手好似有千斤重,就算我用尽全力,也只能像蜗牛一样,一点点的往上台。子弹穿过张灵玉的身体,子弹快速的旋转,将本就是灵魂状态的张灵玉搅动的一阵不稳定,当子弹穿过张灵玉的身体,射入墙中,我还能看到张灵玉的胸口有一个洞,虽然那个洞在快速的修复,可张灵玉的身体已经开始有大量的灰色气体散出。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六个纸扎人:开打

我惊讶的看向古望舒,我们原本还打算去找他的,没想到他自己就过来了。

“顺子,我们修道真的是为了长生吗?那只是你偏激了,生死乃是天地大道,即便是那些已经飞升的前辈都不敢说自己能长生,你以为凭一些旁门左道就能跨过天地大道?”古望舒说着往前走了两步,把我们三个护在身后。

“古望舒,你这人就是太正直,太认死理,以前留下的话,留下的东西就是真理?任何想要推翻他们的想法或者做法就是旁门左道?我从来不认为仙就比人强一截,那些所谓的仙,不过就是一些藏头藏尾的骗子。”顾顺子语不惊人死不休,似乎仙对他而言,也不过是一个碍眼的阻碍而已,他对任何的神仙圣人都没有一点点的敬意。

古望舒看顾顺子的眼神已经含有一些恐惧和悲哀:“到底是谁迷惑了你的心?”

顾顺子却大手一挥:“没有人迷惑我,只是我自己看清楚了一些事实,而这些事实,在你们眼中却是邪门歪道,什么是正道?什么是外道?我想知道,你们这些人,自己心里清楚吗?”

“为天下性命者,为正道也;为明而不求恩者,为到正业……”古望舒一连说了十几个。

顾顺子却嗤之以鼻:“这些东西无非就是那些老家伙以前教你的,你还真的信以为真啊?”

古望舒也不在争辩,套出两张符箓,道:“顺子,今天他们两个我肯定要带走。”

顾顺子冷哼一声,道:“当年我不是你的对手,你以为我还是当年的我?”

顾顺子说着缓缓抬起手,我瞬间就感觉四周的空气变得不一样,好像变得有些粘稠,呼吸有些许的苦难,甚至连动作似乎都受到了一定的影响。

“哦……那我倒要试试了!”古望舒说完,微微回头,用很小的声音说道:“找机会就跑!”

古望舒的话才刚说完,他手里的两张符箓就甩了出去。

顾顺子随手一挥,两张符箓在空中顿时自燃,当飞刀顾顺子面前时,已经化成灰烬。

“你的符箓倒是长进不少,但还是太弱了!”顾顺子说着,身体朝着古望舒冲了上来。

顾顺子一动手,他的女儿顾小琴也动了,随手掐了一个法诀,刚才被沈惜晴和张灵玉甩出去的两个纸人也跑了回来,六个纸人再次将我们三个人围住,让我们没有逃跑的机会。

“疾……”古望舒大喝一声,十几张符箓甩出,十几张符箓像是长了眼睛一般,将我们三个围在中间,刚好形成一个圆。

“自身难保,还想救人!”顾顺子冷声说道。

我回头一看,刚好看到顾顺子一掌印在古望舒肩膀,不过古望舒也不是好给与的,反手一掌符箓就贴在顾顺子的胸口。

顾顺子胸口被贴上一张符箓以后,胸口的位置开始冒出大量的黑气。

古望舒皱眉:“顺子,你用死气练功!”

顾顺子伸手撕掉身上胸膛的那张符箓,道:“死气乃是至阴之气,我发现吸收死气比吸收天地中的灵气更加快速,而且死气更加容易利用,我放着这么好的东西不用,我干嘛还要去吸收更没用的灵气?”

“你……没救了!”古望舒似乎已经动了怒火,说话的声音也有些变了,变得更加决绝。

“还不知道是谁没救了!”顾顺子喝了一声,再次朝着古望舒冲了上去。

而我们三个被那十几张符箓围成的圆圈护在中间,那些纸人拼命的想要扑上来,但却被什么东西给挡住了,只要达到符箓所在的圈子,立刻就会被反弹回去。

“这些符箓撑不了多久!”张灵玉沉声道。

“有没有办法解决掉这些纸人?”沈惜晴问张灵玉,他们两个完全把我给排除在外了。

“没有很好的办法,我们两个的灵魂都不全,实力不足全盛时期的十分之一,想要快速解决这些纸人不容易!”张灵玉说着瞄了一眼和顾顺子打在一起的古望舒:“古望舒那边估计也撑不了多久。”

“就算不是好办法也要试试!”沈惜晴说道。

“鬼哭幽冥!”张灵玉沉声说出了四个字。

“把这东西的运气方法告诉我!”沈惜晴想都想都就说道。

张灵玉和沈惜晴两个人都是说干就干的人,两个张灵玉跟沈惜晴说了两次运气的方法,沈惜晴就已经全部掌握。

我不知道这个速度算不算快,但是看张灵玉的表情,这个速度应该是很快的。

“古望舒,给赵南贴一张散阳符。”沈惜晴大喊道。

古望舒那边已经被顾顺子压着打,但还是痛快的应道:“好!”

‘好’字刚落,就甩出一张符箓,那张符箓直射我的胸口。

当那张符箓贴在我的胸口,我居然感觉四周的温度似乎变高了,变的有些许的炙热,四周似乎也失去了颜色,变成了黑白灰三种色调,我看在场的每个人,以及这六个纸人都有了变化,我们这边每个人身上都散发着或大或小的灰色气息;而顾顺子和顾小琴还有那六个纸人身上都是黑色的气息。

“呜……啊……”沈惜晴发出一声像是哭泣的声音,那声音有些尖锐,但是那个声音响起,边上那些纸人身上的黑气就要消散几分。

“想的倒是简单!”顾小琴冷笑一声,抬手拿出一把手枪,道:“这些子弹都是我经过特殊处理的,里面的硝石掺夹了符灰,单头上刻了符文,无论是打人还是打鬼,都有不错的效果!”

“嘭……”

顾小琴扣动扳机,我居然看到一颗灰色的子弹快速朝着张灵玉疾速飞去,张灵玉的动作在这一瞬间似乎被放慢,就好似放慢几十倍的慢镜头一般。

我想抬起我的手,推开张灵玉,却发现我的手好似有千斤重,就算我用尽全力,也只能像蜗牛一样,一点点的往上台。

子弹穿过张灵玉的身体,子弹快速的旋转,将本就是灵魂状态的张灵玉搅动的一阵不稳定,当子弹穿过张灵玉的身体,射入墙中,我还能看到张灵玉的胸口有一个洞,虽然那个洞在快速的修复,可张灵玉的身体已经开始有大量的灰色气体散出。

速度再次恢复正常,张灵玉脸上虽然还是没有什么表情,但是从她身体上快速散发出去的灰色气体就知道,张灵玉现在也不好受。

“怎么样?滋味不好受吧?”顾小琴显摆的晃动了一下手里的手枪。

“呜……啊……”

张灵玉发出一声和沈惜晴同样的‘哭泣’声,四周那些纸人已经快要撑不住,动作已经变得很缓慢,似乎随时都有可能倒下一般。

“还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你们想用这声音找来四周的鬼物,但是在四周那些孤魂野鬼赶来之前,你们已经死了!”顾小琴再次抬起手,枪口对准了张灵玉。

“嘭……”

又是一声枪响,这次没有像上次一样,但是我能看到张灵玉身体剧烈的晃动了一下。

“有本事你冲我来啊!”我实在忍不住了,我承认我怕死,我也怕那不长眼的子弹,但是我更加讨厌现在这种无能为力的感觉。

“你不用着急,等我收拾了她,我会让你们两个生不如死。”顾小琴说着就要再次扣动扳机。

以张灵玉现在的情况,更本不可能再撑一颗子弹,这一颗子弹下去,她十有八九得全部散散掉。

沈惜晴默默的往前走了两步,站在张灵玉前面,道:“我对你还挺有好感的。”

我咬咬牙,站到沈惜晴身前。

“我能挡两颗的,没事!”沈惜晴说话的声音没有什么感觉,好像这就是接住两个包子一样简单。

我嘴里发出‘嘿嘿’的笑声:“我总不能老躲在你们两个女人的身后!”

“你们应该才认识不久吧?哦……应该说见面,就能以命相护了?”顾小琴说着发出‘啧啧’的声音:“没关系,我不弄死你们两个就好了!”

顾小琴的话才刚说完,脸色猛的一变,猛的转头就拍出一掌。

顾小琴这一掌拍出,刚好一个男人冲了上来,撞上顾小琴的这一掌。

男人的身体看起来并不结实,顾小琴这一掌顿时就把男人的身体给震散,变成一道道‘气’消散在空中。

这个男人一冲上来,后面接二连三的有人冲进来,都好似不要命一般,虽然这些‘人’挨上一掌肯定会消散,但是他们却像不知道恐惧一般,还是前仆后继。

“这里是医院,死人最多的地方之一!”张灵玉虚弱的说道。

顾小琴狠狠的说道:“哼……是我大意了,忘了这是什么地方,别以为这些东西来了,你们就能逃走,你们今天走不了!”

“那就走着瞧好了!”沈惜晴淡淡的说了一句,然后扶住张灵玉:“你能不能走?”

张灵玉勉强点头:“鬼魂嘛!没那么娇气,我自己能走,不过刚才那两枪让我元气大伤,我不知道能撑多久!”

第六个纸扎人:处处怪异

“那我们出去!”沈惜晴说着就朝外面冲去。

“想出去,没那么容易!”顾小琴再次踢散一个扑进来的鬼物以后,抬手就朝着沈惜晴开了一枪。

“嘭……”

子弹快速穿过沈惜晴的身体,沈惜晴的的身体顿了一下,然后继续往前。

顾小琴没有时间再开第二枪,刚才开那一枪都是拼着被后面扑进来的鬼魂咬了一口。

“玄科禁祝,谨咒曰:天有三奇日、月、星,通天透地鬼神惊,若有凶神恶煞鬼来临,地头凶神恶煞走不停。天清清,地灵灵,弟子奉三茅祖师之号,四方孤魂,八方野鬼,具服吾令,急奉祖师茅山令,号令万鬼,急奉太上老君令,驱服万魂,急急如律令,敕!”顾小琴的神情已经完全变了,嘴里念咒,手上法诀连掐。

沈惜晴在前面开路,扑进来的众鬼都纷纷避让,主动让出一条路来,我们和顾小琴交错而过。

顾小琴的咒语一念完,手上的指诀往外一推,所有鬼魂就好像看到了什么特别恐惧的东西,纷纷四下逃走。

“我看你们还有什么手段!”顾小琴的声音已经很愤怒,快速朝着我们冲了上来。

如果真的比跑步,我还真不怕顾小琴,但是张灵玉现在受了重伤,速度完全快不起来。

“你用那些法术什么的我打不过你,轮拳头我还怕你?”我心里想着,转身就朝着顾小琴冲了上去:“你们先走,我挡住她。”

“不要!”沈惜晴本来扶住张灵玉走在前面,虽然张灵玉说自己可以走,但她的速度实在太慢。

我现在已经完全不听沈惜晴的话,我实在是太憋屈了,我这两天,一直都想要反抗、反抗,可是这两天我发现,即便我有了勇气,我想要反抗,对手一个个都太过于强大,或者他们用的术法,都是我不了解的东西,根本无从反抗,一直都被人吊打,这种感觉放在谁身上都很憋屈。

如今,这个顾小琴打算近战,我还怕她一个女人不成?

然而,事情还是出乎了我的意料,顾小琴上来就朝我一拳打过来,我看顾小琴那一丁点大的拳头,着实没有什么威胁,而且速度还不快,我随便往边上一躲,同样一拳照着她的脸打了下去。

就在我的拳头距离他的脸还有五厘米的时候,我腹部传来一阵剧痛,还有一股很大的推力,直接把我推飞出去。

当我的身体倒飞出去,我看到了顾小琴的一只脚。

“嘭……”

我重重的摔在地上,这样摔在水泥地板上的滋味着实不好受,感觉全身都快要散架了似的。

“你没练过拳脚,不是她的对手!”我刚摔落在地,沈惜晴就说道。

我突然发现,这些人论打架一个个都超出常人太多了,无论是拳脚,还是那些根本让人捉摸不到的术法。

“我靠!”

我忍着身上的疼痛站了起来。

原本朝着我们冲来的顾小琴突然停了下来,看着我们身后,眉头微皱。

“这位女士,你为什么会我茅山的术法?”一个男人的声音从我身后传来。

我回头一看,只见一个穿着青色道袍的中年道士面带微笑,朝着我们走来。

顾小琴没有说话,只是看了看正在和古望舒交手的顾顺子,她是在征求意见。

顾小琴很快就回过头,却还是没有说话,只是一挥手,身后那六个已经快要撑不住的纸人其中三个朝着中年道士扑了上去,其他三个分别朝着我们三人扑来。

就在我们忙于应付这些纸人的时候,顾小琴转身就朝着窗户的位置跑去。

顾顺子也赶紧强攻,拼着被古望舒打了一拳,也要撤退,同样朝着窗户边跑去。

“两位,偷学我茅山术法,可不能这么轻易就走了!”中年道士说着连续三拳,把那三个之人全部砸碎,然后一张符箓甩了出去。

符箓的速度很快,快到我的眼睛都看不真切,只是看到一道黄色的影子快速射到病房的窗户。

“我的眼睛现在看东西都是灰白黑,这东西怎么会是黄色的?”我心里奇怪,但是当我看到中年道士身上的‘气’就明白了,原来中年男人的‘气’居然也是黄色的。

顾顺子和顾小琴两个人冲到窗户前,却没有办法快速打开窗户,中年道士和古望舒这时候已经冲了上来。

“两位是如何偷学到我茅山术法的?”中年道士出手奇快,他没次出手,我都已经不太看得清他的手,只能看到一道道幻影。

“偷学?就你们茅山那点东西,我还看不上!”顾小琴不屑的说道。

“哦……那刚好,请把我茅山术法还回来!”中年道士说着大喝一声,只见一道金色的气流直射顾小琴。

眼看那一道金光就要击中顾小琴,一个突兀的声音响起:“哼……想伤我的人,得经过我的同意!”

话音未落,就有一道黑气从窗外射了进来,穿玻璃,却丝毫不影响玻璃。

黑气撞上中年道士的黄气,虽然没有爆炸声,却发出一阵强烈的推力,早就做好准备的我也被一股推力退飞好几米。

黑气穿过玻璃,窗户上的那一张符箓也轻轻飘了下来。

顾小琴和顾顺子两人钻进路边的一辆车里,在路灯下,隐约能看到那一辆车呼啸而过,只留下一个车尾。

“刚才那个人是谁?”我问道,现在牵扯进来的人越来越多了,而这些人都跟十八年前的事情有关。

就算是这个中年道士,我都不认为他是真的只是路过,恰巧发现这里有什么异常,他是赶来斩妖除魔的。

“张灵风!”古望舒看了一眼窗外漆黑的夜晚说道。

张灵风,这是我今天听到最多的一个名字,我爷爷说起他,张灵玉也说起他,现在他来了!

张灵风,张灵玉,只要听名字就知道,他们十有八九是一家。

“田道长,你来的及时啊!”古望舒说着看向那个中年人,特意把‘及时’两个字念得特别重。

中年道士微微一笑,丝毫不在意古望舒这话里的意思:“恰好路过,发现医院里有异常就赶来看看。”

“龙虎山上一辈的道长已经很少下山,大多都是新一辈的弟子在外游历,田道长这次还真是恰好啊!”古望舒说话的语气有些阴阳怪气,明显就是不信任这个田道长。

田道长完全装做没听出古望舒话里的意思:“新一辈的弟子不争气,发现了一个成了煞的鬼物也解决不了,我只好跑了一趟!”

古望舒也不在挤兑:“既然田道长有事,我们就不耽搁田道长了。”

田道长却摇头:“刚才那个女人居然会用我龙虎山的术法,我现在打算暂时留下来,看看他们到底是怎么得到我龙虎山秘法的。”

“那田道长慢慢查,我们先走了!”古望舒又对我说道:“小南,我们先走!”

我们离开的时候,田道长也跟着出了医院。

而医院的人似乎完全没有发现刚才那一件病房里的事。

上了小货车,古望舒的脸色有些不好看,张灵玉反倒是好了不少,虽然看上去还是很虚弱,至少她的‘身体’看上去一件稳定了许多。

“古老爷子,你怎么会来这里?”我虽然以前没有见过这个古望舒,但是张灵玉认识,从张灵玉和古望舒之前的对话来看,这个古望舒绝对错不了。

“是周存善给我打的电话,周存善算到这里会有事,就让我赶来了。”古望舒说到这,又是一声长叹:“没想到,顺子居然跟张灵玉走到一起了。”

“古爷爷,当年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知道古望舒十有八九也不会跟我说,但我还是忍不住问了。

“这事情,还是你爷爷跟你说比较好,我不知道你爷爷为什么一定要瞒着你。”古望舒的回道果然还是没有出乎我的意料。

我也不再追问:“那我们现在是去找两位梁老爷子?”

古望舒却摇头:“不用去了,回你爷爷的店铺,他们都会去店铺那里,你周爷爷肯定会通知他们。”

“好!”既然古望舒都这样说了,那应该不会错。

我现在对周爷爷也很好奇,他到底有没有死?如果没死,当时是怎么骗过我的,还有那一群警察。

一路上我们都很少说话,就在我快到县城的时候,我的电话响了,是爷爷打来的。

我接通电话:“喂……爷爷,怎么了?”

“把声音调到最小!”电话那头传来爷爷的声音。

我把声音调到最小,爷爷这是怕其他人听到,从之前的一切来看,爷爷应该是相信沈惜晴和张灵玉的,那他现在防的就是古望舒。

“爷爷,已经调到最小了。”

“别信古望舒和周存善的话,从现在开始,除了沈惜晴,最好谁都不要信,即便以后我给你打电话,也不要轻易相信。”爷爷那边也压低了声音,我要仔细的听才能听清爷爷说的话。

“爷爷,到底怎么回事?”

完本试读结束。